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韩尚笑: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8月20日 来稿)
    同胞们,大家好!
    
     首先,请允许我做一简要说明。

    我没有收到任何邀请,不请自来,更确切地说,是被“撞进来”的,也就是被迫的意思。因为,我要讲演,很简单。
    
    我是一个普通的澳籍华人,一个曾经的中国臣民。四分之一世纪前,挣脱了中共的奴役,第一次成了欢乐而自由的中国人。
    
    一直以来,我的胸口闷的慌。这不只是因为七十年前日本侵略者所造成的外伤,也是因为中国共产党统治后所造成的内伤。我迟到的出生,竟没来得及,在中共执政前,给国人上最后的一课,对不起。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仍在中国监狱服刑的刘晓波先生,我荣幸的东北老乡,曾有一篇举世闻名的力作 “我没有敌人”。我认真地读了好多遍,理解上仍有不小的差距。我应当努力,学习和提高。以下是我在这方面不成熟的尝试。
    
    没有敌人,是伟大和崇高的。可我,毕竟世俗,仍有敌人。我恨日本侵略者,他们让中华民族耻辱。他们侵略了我的故国,对中国人民实施了惨不忍睹的消灭和奴役。
    
    我也同样恨中国共产党,他们让中国人民蒙羞蒙难。他们不仅仅占领了中国大陆,而且在肉体和精神上实施了全面的摧残和奴役。在本不该进入的领域,人的灵魂里,闹了半个多世纪的革命。
    
    让我们先尸体解剖一下,以探究竟。
    
    日本侵略者,日本,外国也;侵略者,历史也。外国和历史,当然不能忘记,这也是我们今天集会的目的和意义。
    
    中国共产党,尽管有气未尸,仍可同样处理,反正不是“活摘”,只为确诊。中国,故国也;共产党,现实,现在完成时。顺便,给大家普及一下英语学习的ABC。一般人会认为,此处应该用现在进行时,其实是错误的使用。
    
    英语中的现在完成时,是动作发生在过去,持续到了现在,却对现在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种影响可能仍会持续下去,当然,也只是可能而已。换句话说,现在完成时强调的不是动作本身,而是动作所造成的影响。
    
    所以,大家想想看,我把现在完成时,比做中国共产党,是不是 Calling a spade a spade. (事实求是)呢?唯一的区别是,现在完成时,本身并无贬义。而中国共产党,大家怎么认为呢?I doubt. (我怀疑。共产党的说法是,你懂的。)
    
    囘到上面的话题。这样一来,区别出来了:后者的中国共产党,更残酷。它对本国人民的凶残,基于熟悉,便于玩弄,而非陌生的不好下手。俗话说法是,“熊瞎子扛枪,专门窝里横!”
    
    这要比无知的陌生更可怕。因为无知充其量是零,而熟悉则是恶意的动机,是偏见,是负数,在零的下面。此其一。
    
    其二,共产党,表面一看,挺不错。大家平分共产,社会公平,社会正义,皆大欢喜。这也是无数中国知识学人被欺骗了(另有一说是中国知识分子,主动与狼共舞,我倾向此一说法,暂略。)的险恶之处。
    
    其实,大家都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共产党,是自称先锋队的一伙人,为了分赃的目的,走到一起来了,有黑帮的性质。他们要抢夺的东西,人人都想要,比如,金银财宝,女人权力,名誉地位,舒适的生活,等等。可这伙人,根本没有同大家共赏共享的意思,完全独呑。这,就是今天中国权斗的全部内容。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搞团团伙伙。
    在以上的分析中,中国共产党是现在完成时。那么日本侵略者呢?人们或许会说,既然抗战是在1949年之前的事儿,也就是过去的过去,应该使用过去完成时,对吗?也不对,应当使用一般过去时。
    英语中的一般过去时,只表示过去动作的发生,不在结果。不是共产党所宣扬的那种 “树欲静而风不止”,让我们的心像一根弦似的,总绷着,其它的弦全断了,直到死。死了也不止,还有下一代。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在纪念抗战的庆典上花时间来学习和了解英语的时态呢?我认为,过去我们一直以史论史,钻空子耍小聪明的人不在少数,以致于争来辨去,不是越来越明白,而是越来越糊涂。不少人糊涂得最后选择了放弃。
    
    相比之下,英语的时态问题,就有了优势:可以有疑问而没争论,只要想学,就一定能理解。这对过去历史和现实进程的认识,大有裨益。
    
    纪念抗战到底纪念什么?抗战的胜利到底给中国人民带来了什么?喜悦到底在哪里?
    
    如果日本侵华的这一过去的动作,迄今为止仍没结束,仍在持续,像今天中共不停地为转移国内矛盾所刻意误导的那样,那么,就有了悖论:日本侵略者取代了中共,成了现在完成时。
    
    那么中共跑哪儿去了呢?先别高兴,中共仍在那,它不可能自动退出历史舞台。我们知道,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不可能同时存在两种对立事物,除非双方同流合污而互补。
    
    中国共产党和日本侵略者,是这种关系吗?当年是,现在不是。因为日本侵略者已被打败,赶出了中国。
    
    中共却不同,从来不承认败,尽管中国的现实已经无数次地证明了中共统治的失败。然而,他仍胡搅蛮缠,不尴尬,不道歉,仍固执地相信,中国人民需要中共这样的骗子!
    
    中国人民真的需要骗子吗?
    
    事实是,日本并没有取代中共,中共是现在完成时,日本是过去时。因为今天的日本,并不是中共所刻画的那样,它已完全发生了质变,走上了和平民主的道路。这从中国人在日本疯抢马桶盖报道中,可见一斑:连这种自由,中国人都得到日本去满足,抗战的精神变成了阿Q 精神?!
    
    与日本的进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共则一直没有发生质的变化,只是质量变了:变的越来越腐化,越来越腐朽,无可救药,来日无多。用英语说就是 Their days are numbered.
    
    在中国看不淸的东西,换个角度,到外国去,就清晰了。有诗为证:
    
    横看成岭侧成峰,
    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芦山真面目,
    只缘身在此山中。
    
    这最后一句,不就是因为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在大陆吗?古人早知道的事,而相当一部分的中国人,𨚫仍不识芦山真面目!
    
    我个人半个多世纪的经历证明,苏轼的判断成立。
    
    中文的信息肯定不行,因为中宣部环球时报在掌控,那为什么不学英语呢?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大家,通过英语看,不要太清楚噢!
    
    另外,Brevity is the soul of English. (简洁乃英语之灵魂。— 韩尚笑译) 可见,英语不喜欢啰嗦,来干的。英语重逻辑讲推理,侦探小说很流行。中文善于归纳,归纳来归纳去,把你归纳到本不属于你的位置。中文也注重形容,常不着边际。比方中国共产党,前面形容词竟连续放了三个,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
    
    这些消费上的误导,要特别感谢中国的文人墨客!没有他们,就没有中共统治下的新中国!这些知识分子,一直很忙:壮年唱赞歌,老年又忙起了回忆录,混吃而不贵,位高而人卑!
    
    另边厢,中国农民大老粗,也得活,不能等死。所以,没办法,只能去当人不人鬼不鬼的释永信和王林了?!
    因为今天是纪念抗战胜利,所以话题必然既要反抗日本侵略,又要反抗中共压迫。既要击退外族的屠杀,又要声讨中共的屠城。我们不能前门赶走虎豹,后门引进豺狼!
    
    我们在前面已弄清了,日本侵略者是过去时的动作。这一动作,就是侵略,毋庸置疑,不能忘记!但是,不能忘记并不等于必须时时记忆。而时时记忆,想必另有目的,这也是我们在纪念抗战中,需要提醒注意的。这种提醒,长期以来,不是足够,而是根本没有。
    
    中共不停地,把日本过去的侵略,渲染成今天的所谓军国主义。把道歉的缺失,当做复活的武器。
    
    这一切谎言,把今天大陆人民对中共的不满,转换成了对昔日日本侵略的仇恨。在不停地佯装的正气凛然中,掩盖了中共对迫害致死数以千万计中国人民的残暴。
    
    我想问的是,在日本的沉默里,难道大家听不到中国大地冤魂遍野的哀鸣吗?
    
    奇怪的是,中国领土完整是神圣的。可比领土更起作用的,中国人灵魂的完整而不被侵犯,难道就不重要?不神圣吗?
    
    没有灵魂,领土何用?何神?何圣?
    
    这个问题,有人想过吗?有人问过吗?有人想问过吗?
    
    在我们谴责中共欺骗的同时,我们实际上疏忽了一个可悲的事实:如果人民不需要骗子,骗子会有市场吗?连上床都骗,中共还有什么不能骗的呢?
    
    公共舆论的一片死静,比死更可怕。可怕就可怕在它的不可预知性。不可预知性增加了可怕的变异性。可怕的变异性接近于可怕的无限性。
    
    中国人,在某种意义上,仍处于认识的原始萌动期(注意,此处不是卖萌,没萌可卖,也没那么可爱)。这一启蒙,路漫漫。它不仅仅反映在对日本侵略者和中国共产党两者本质的认识上,也表现在生活与生命的哲理上。
    
    我不得不说出我本不想说出的那十分熟悉又陌生的中国人印象:
    
    活时忘乎所以,面对死亡时哭天喊地失态的不知所以。
    
    生与死两者之间的落差,大大超出了正常的心理承载。一个不能面对生命自然规律的民族,不算成熟。
    
    纪念抗战胜利,本来是喜庆。我却很难高兴。其实这有悖我愉悦的天性。只因近日的大陆新闻说,躲在延安不抗战,伺机大打内战的中共,设宴与当地村民彻夜狂欢,庆祝抗战胜利!
    
    我在想,不抗战的高兴,会不会有什么不幸?
    
    我刚收到“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大会”的通知:“鉴于此稿之标题连“胜利“两字都没有,可见基础,文化知识之低。经研究,原稿退回,不赘。”
    
    对不起,折腾了大半夜,我只好权做 “观察”。
    
    唯一欣慰的是,这并不是我的 THE LAST CLASS (最后的一课)。
    
    可我最后的问题是:
    
    在我们大家为历史的抗战胜利而欢笑时,
    也可以同时为今天中共的统治而哭泣吗?
    
    作者为澳籍华人,知名不同改见者,批评家,评论家,教授。
    
    来源: 作者博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510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韩尚笑:习近平“顾问”一席谈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系列
·韩尚笑:不得不说的话
·韩尚笑: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
·韩尚笑:中国人有勇气面对历史吗?
·韩尚笑:东郭先生和狼?(启蒙系列)
·韩尚笑:“妇女能顶半边天”
·韩尚笑: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韩尚笑:我的观察和判断
·韩尚笑: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韩尚笑: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韩尚笑: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理想与现实
·韩尚笑:腐败是政敌还是政敌在腐败?
·韩尚笑:整肃《炎黄春秋》及其他
·韩尚笑:宪政真能解忧吗? (图)
·韩尚笑:谈中国,不“投鼠忌器”难!
论坛最新文章:
  • 南海对峙时 中国农业部长低调访越引关注
  • 香港街头抗议首现自制炸弹
  • 揭秘 德银行进中国市场疑靠向江泽民温家宝送礼
  • 猪肉价格上涨推升中国九月通胀增至六年来最高
  • NBA事件找上姚明加州酒庄 抗议者指姚明忘恩负义
  • 黄之锋回应参选政审查问:不港独 拥护基本法
  • 陆9月份CPI创6年来最大涨幅 猪肉价涨近7成
  • 西最高法世纪诉讼轻判加泰独派照惹抗议
  • 英国脱欧进入关键周 前景依然不明朗
  • 欧洲应如何面对一带一路规划
  • 批香港反送中 官媒新靶子: 医管局沦“帮凶”
  • 李克强罕指经济困难企业压力大
  • 人民微博悄声下线 胡锦涛曾实名登录
  • 港示威持续:近半数美资感悲观 逾两成考虑撤资
  • DQ风云再起 黄之锋等四名参选人被问政见
  • 港示威首现自制炸弹 警称似恐袭 评论吁克制
  • 英女王议会复会演讲:要务是在10月31日脱欧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