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易言诚:从天津大爆炸事故的仓促应对看包子如何“露馅”
请看博讯热点:天津大爆炸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8月16日 转载)
    

    从表面上,中共执政当局是处理各类灾难、事故的“好手”、“奇葩”,无论是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还是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他们都能得心应手,应付自如,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屡屡把灾难办成喜事,习惯成自然,几十年如一日,今天更不例外。

     8月12日晚二十三时许,天津塘沽开发区即滨海新区危化品仓库发生大爆炸事故,整个13日全天爆炸不断,毒气肆虐,爆炸引发的化工品火灾一直都没能扑灭,而且伤亡人数至少在千人以上,但天津当局,乃至中南海当局,并没有把重点放在最重要的事情上,他们不是第一时间派防化部队或无人机侦察现场侦察;不是第一时间启动有效可行的防护、救援预案,提醒市民减少外出,尽量避难;不是第一时间报道伤亡真实情况,随时公布真相,24小时电视直播,而是第一时间告知公众“空气质量良好”,第一时间把爆炸事故定性为“大火”而不是“大爆炸”,更是第一时间阻挠新闻记者采访,以至于美国CNN的直播记者都被现场驱逐,甚至这些阻挠人员还冒充伤员家属,污蔑CNN记者掀开白布对着死难者遗体拍照。其实CNN记者连医院大门都没有进去,他只是对着自拍杆镜头上镜直播,此外还有台湾的记者因为现场采访被安保人员强令交出相机储存卡,安保人员要求他下跪才能还给他储存卡。


    如此荒唐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当局并非不知道,而是故意而为,不但自己没有能力救援,也没有一套切实可行的周密预案,更是不让真相外传,他们第一时间派出网上删帖队伍火速删帖,第二天公布的死亡人数仅为“17人”,第三天才更正为“50人”,如此定性就构成对第一时间救人、如何正确救援和及时决策的不利影响,结果第一批派出去的消防队员“白白”送死——事后当然可以赐他们“烈士”荣誉。但这次引起大爆炸的是危化品,用水浇化工品无异于火上浇油,还会引起第二次、第三次大爆炸,消防员哪知道这些常识,就被上级下令者派到前线送死。直到13日中午,公安部才派出防化部队进入,算是对之前违反常识的一次修补,可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灭火、救援时间;此外,还有更多失踪人员的名单,至今都没有公布出来。事后还发现,事关生命安全的那些所谓“完美”安全生产事故预案,居然一样也不顶用,避不了灾,逃不了命。更为“奇葩”的是,灾难发生后,天津卫视仍然在播放韩剧,以至于网民质疑“全世界都在看天津,天津却在看韩剧”。全世界都在看天津新闻,可天津本地却沦为“一个没有新闻的城市”。

    凡此种种,可见特大灾难、事故发生后,中共执政当局除了隐瞒真相,坚决不让“包子露馅”外,连一般的处置事故的基本常识都缺失,其灾难应对能力和预案执行,基本上处在纸上谈兵阶段,甚至有时候连纸上谈兵都说不上,天津爆炸后第一场新闻发布会,记者问滨海区区长“危化仓储区与住宅区之间的距离,实际上有多远,而法律上规定又是多远”,区长居然回答“蛮远的”,其实是爆炸区域距离居民区只有区区600米的距离,按照最基本的化工、石油区与居民住宅区的距离至少要超过1千米,局长居然回答不上来。这只是一般常识,区长居然不知道。既然是化工区,周围有居民住宅,那么这些危险化工品储存仓库的“环境评价书”又是如何顺利通过的呢?一个项目的环境评价至关重要,若不能通过环保专家及机构签署的环境评价,就无法办理营业执照,可这家物流公司居然顺利通过了“环境评价”,而且这个没有危险化工品储存、物流资质的企业居然畅通无阻地从事危险化工品仓储和运输,这不是连最基本的底线都突破了吗?法律、规定、强制性条例,在利益驱动面前都统统变成了“0”,到底是谁在统治中国,难道不是这些危险分子在统治中国吗?仅八月份,中国各地就有多起爆炸事故发生,这难道是“海外敌对势力”派人侵入中国来破坏中国、抹黑中国,而不是中共自己的执政队伍天天在破坏中国、抹黑中国吗?

    中共执政,其实它们并没有选拔一套适合执政的精英人才队伍去执政,更没有建立一套受法律约束、全民监督的政治制度,而是任由腐败分子去执政、去祸国殃民,天津“8.12”大爆炸事故,至少暴露出这么几点问题:

    一是天津塘沽滨海新区的整个规划、审批、建设、开工运营等环节无人认真负责,各项审批都是人浮于事,流于形式,走过场,整个新区就等于建立在危险化工品仓储区的“火药桶”上,不仅海关、公安、消防、市场监督、安全生产部门沦为摆设,包括所有居民都被动沦为陪绑的“牺牲品”;

    二是一切都是腐败分子开路,特权、寻租,钱权交易,司空见惯,整个开发区背后是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或是“太子党”的“小金库”,或是天津本地“官二代”的“聚宝盆”,导致开发区开办以来所有遇到“红灯”的地方都变为“绿灯”;

    三是一旦发生事故,中共天津当局当即启动对新闻报道的封杀预案,跟踪记者,对记者围追堵截,禁止记者在自媒体、微博、微信自行发布信息,禁止天津官方媒体采用自媒体内容,要求媒体报道以新华社、天津北方网为准,结果导致8月13日当天出版的《天津日报》推迟到当天上午八点才开始付印,并关闭当天《天津日报》电子版第一版的内容,确保臭包子“不露馅”;

    四是“安全生产无小事”,天天开会讲得头头是道,结果成了“安全生产是小事”,此爆炸发生前的8月10日,天津副市长还专门召开安全生产企业参加的“谈心”会议,要求贯彻习总书记相关讲话精神,严格按照预案执行,不料话音刚落,塘沽就发生爆炸,这说明整个安全生产环节,都是纸上谈兵,所谓“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不过是一句动听的口号而已。

    五是要想臭包子不“露馅”,不是把包子包得更严,也不是美化臭包子,而是必须去除产生臭包子的整个机制,把政权还给民众,谁适合执政,由选票说了算;谁执政合格,由法律说了算;当法律可以约束权力,当选票可以选举和否决政权,当新闻自由可以监督政权,政权就可以真正为民服务,对权力负责,民众也不用担心天天睡在火药桶上随时送命了,这个国家才能回归常识,回归法治,民众才能真正安居乐业了。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203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易言诚:认清中共的“共私党”和“家族党”本质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
  •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
  •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与妻书》与"写给我的蓝丝母亲"
  •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天堂的失落
  •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 明天香港二十三条立法与双直选二者缺一不可
  •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 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 博客最新文章: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无我无相
  • 谢选骏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 北京周末诗会胡石根作品之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 曾节明为什么当了权的太监和女人,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 李芳敏14400021惡人必被惡害死;憎恨義人的,必被定罪。
  • 金光鸿武力改变不了人心
  • 谢选骏中国模式就是没有模式
  • 北京周末诗会胡石根作品之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 台湾小小妮支持香港抗爭到底
  • 胡志伟為蔣介石說句公道話
  • 陈泱潮《民主墻運動的理論基礎和指導思想《特權論》不容抹殺》附
  • 张杰博闻将有大事发生香港人在为中共挖一个大坑
  • 谢选骏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 张成觉八十感懷(修訂版)
  • 吴倩你们的耶稣:天主不会再传授其他教义,因祂的圣言早已给了
    论坛最新文章:
  • 鼠疫惊传内蒙源地今夏已经鼠患成灾
  • 美国欲彻查中国千人计划渗透 FBI后悔未防堵
  • 落马贪官可组亿元俱乐部 19大后大老虎减少
  • 猪肉荒压 第一块人造肉在南京问世
  • 日众院批准日美贸易协定 并指禁止国家要求企业公开密码
  • 香港真假信息战 仇恨恐惧与不解
  • 扎克伯格遇麻烦夹在美国会人权批评与中国雇员爱国怒火中
  • 理大遭封锁 纽时指抗议者父母上前呼"不要杀我的孩子"
  • 中国呈第二强经济体 获援助贷款利息亦涨
  • 联合国人权机构关注香港理工大局势望和平解决
  • 法国彩票私有化民众购股热情高于政府预期
  • 香港建制派学招发动群众清路障 未见轰轰烈烈
  • 显北京仍挺香港 阿里巴巴持9988吉号港股二次上市
  • 进入理大只为拯救中共高干亲戚?曾钰成抵死不认
  • 津巴布韦忽略中国巨额援助惹怒北京
  • 郑文杰秘寻庇护 该案引动中英外交抗议
  • 法官称国际新闻已很多香港报道遂禁止黄之锋赴欧演说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