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哈雷·D·鲍尔泽:俄罗斯知识分子学会了明哲保身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8月06日 转载)
    
    
     莫斯科发布了一份“不受欢迎组织”的初步名单,称这些组织“对俄罗斯联邦的宪法体系根基、防御实力,以及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除了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美国国际民主研究院(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国际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之外,这个名单里还包括麦克阿瑟基金会(MacArthur Foundation)。

    
    这一举动是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在俄罗斯压制公民社会的行动中的一个环节,因此并不令人惊讶。然而,让人感到诧异和沮丧的是西方非政府组织和俄罗斯学者对于克里姆林宫此举总体上采取的反应。在过去20多年里,我一直密切参与改善俄美两国科学家的关系的种种努力。但俄罗斯方面大张旗鼓地终止了一段富有成果的长期合作,我却几乎没有看到人们有表达抗议的迹象。多数人的回应都是同一种方式:保持低调,希望自己不要成为受害者。
    
    在1990年代初,我在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的国际科学基金会(Inter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担任前苏联和巴尔干国家事务执行主任。我们向数以万计的科学家提供了紧急拨款,让他们能维持生计,从而继续从事科学事业。我们花费了近7000万美元,资助了该地区首次同行评议研究经费竞赛。我们还说服索罗斯,再拨款1亿美元,在俄罗斯的各个大学建立互联网中心。
    
    1995年,索罗斯的注意力转向其他地方,削弱了对基金会的支持。之后,麦克阿瑟基金会的维克多·罗宾诺维奇(Victor Rabinowitch)邀请几位参与者制定一个方案,在俄罗斯教育体系里推动自然科学的研究。曾在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供职十多年的格森·谢尔(Gerson Sher)、麻省理工的著名科学史学家洛伦·格雷厄姆(Loren Graham)连同我,提出了一项方案,在俄罗斯的大学里建立研究与教学相结合的中心。这脱离了苏联模式,即大学强调教学,而科学院和产业界的研究所开展研究。
    
    1997年,我们在乔治城大学的一场会议上,与几位俄罗斯同事共同修订了该方案。我们在1998年3月将方案提交给教育部长亚历山大·季霍诺夫(Alexander Tikhonov)时,他充满热情,表示要做出与麦克阿瑟基金会及其项目伙伴纽约卡内基基金会(Carnegie Corporation)的资助等额的支持。
    
    那年8月,俄罗斯遭经济危机重创,但我们的项目得以继续进行。我们设立了一个管理理事会,包括七位俄罗斯和外国的成员,所有决策都基于共识达成。我们选出了16家俄罗斯大学,在三年时间里向它们提供100万美元的资金。我们还在俄罗斯的大学里建立了最早的技术转移办公室,帮助俄罗斯科学家学习如何与设备供应商打交道,并资助他们参加国际会议。这些努力基于的信念是,我们可以帮助这个拥有优良科学传统的国家,继续为国际社会贡献才智。
    
    2004年至2012年的教育部长安德烈·福尔申科(Andrei Fursenko)是个坚定的支持者。随着麦克阿瑟基金会的资助逐渐减少,他要求我们提供协助,再建立四所研究教学中心,由教育部出资。之后,俄罗斯教育部又建立了很多这样的中心。2012年,谋求再度当选总统的普京在竞选中称赞它们在“俄罗斯乃至全世界,都是将科学与教育相结合的典范”,还提议在10所军方的高等教育机构中,建立这样的中心。
    
    2014年6月,我与福尔申科在莫斯科会面。他对俄罗斯科学家的态度表达了担忧,他们拒绝回应同行评议专家提出的批评和建议,对论文作出修改——这样的态度是俄罗斯科学家在国际期刊上发表文章数量下降的一个主要原因。
    
    本月早些时候,我又见到了福尔申科。我向他表达了自己对克里姆林宫最近一系列行动的担忧。他直言不讳地告诉我,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他说这是因为“美国要求合作伙伴都要像个顺从的孩子,任由父母摆布,不能容忍任何异议。”他说,俄罗斯受够了这一点。
    
    是什么导致如此剧烈的变化?有些人可能会指向俄罗斯收复失地的意愿、吞并克里米亚和乌克兰冲突。但这些是一个更大范围内的趋势逆转征兆。克里姆林宫对西方民主价值观以及它们可能带来的东西持怀疑态度,现在他们发现与之合作的风险可能会太大。
    
    反抗虽然微弱,但也并非完全没有。美国创业、革新人士肯德里克·怀特(Kendrick White)之前在下诺夫哥罗德大学(Nizhnyi Novgorod University)工作多年,上月下旬他被校方解雇,理由是他做出了“伤害”俄罗斯的行为。之后全国商业天使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siness Angels)要求对此事进行调查。当克里姆林宫将王朝基金会(Dynasty Foundation)——资助科研项目的俄罗斯家族基金会——指为外国代理人,一些俄罗斯科学家和普通市民提出了抗议。不幸的是,王朝基金会理事会已经投票决定终止该机构的活动。
    
    克里姆林宫宣称华盛顿正利用美国NGO组织在俄罗斯建立“第五纵队”。美国政府尽力避免强化这一说法,这不难理解。他们的反应非常谨慎。但这是俄罗斯学术界和其他专业组织必须进行的一场战斗。俄罗斯学者和外国NGO组织要用响亮而清晰的声音捍卫自己的工作。
    
    当凯南研究所(Kennan Institute)副所长在莫斯科国际机场被阻止入境时,他们应该鼓励其在俄罗斯的校友发起声势浩大的抗议行动,而非悄无声息地将这件事捂下去。麦克阿瑟基金会的资助项目数以千计。联合在一起,他们就可以发出强有力的声音。
    
    如果合作的支持者们保持沉默,对俄罗斯学术机构的伤害就会更加巨大,也会严重影响到这个国家的未来繁荣。
    
    哈雷·D·鲍尔泽是乔治城大学的政府与国际事务专业副教授,国际科学基金会前任执行主任,曾服务于麦克阿瑟基金会“基础研究与高等教育”(BRHE,Basic Research and Higher Education)项目理事会。
    
    来源:纽约时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109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欧盟与俄罗斯能源贸易概况/石头
·南京龙:普京正演绎新俄罗斯《罪与罚》
·俄罗斯学界对苏联解体原因的解说 (图)
·习近平为什么要朝觐俄罗斯?/姜凤林
·解龙将军:中国应该悬崖勒马 不再与俄罗斯苟合
·谢选骏:俄罗斯凭什么庆祝卫国战争?
·苏联解体16年,俄罗斯崛起为什么这样快
·“崛起”的中国与“衰败”的俄罗斯之比较?
·俄罗斯如何给房价降温/刘正山
·《俄罗斯金融寡头暨官僚资本主义探源》/张森
·《俄罗斯私有化:社会冲突与社会评价》/张树华
·半数俄罗斯人不愿与中国人为邻:我们不需要中国人
·俄罗斯理念 需要澄清的几个问题/马寅卯
·俄罗斯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
·“公正俄罗斯”党的崛起及其“新社会主义”/李兴耕
·俄罗斯“主权民主”的前景/范建中
·俄罗斯总统签署反腐败法 明确公务员须申报财产 (图)
·严家伟:俄罗斯的动向值得关注
·暂定两家 俄罗斯蒙古参加天安门阅兵
·俄罗斯航班误闯北京东三环 市民:听见巨大声响 (图)
·中国邀俄罗斯军队参加北京二战胜利阅兵 (图)
·习近平乘专机抵达俄罗斯首都莫斯科
·俄罗斯首条高铁设计招标结果公布 中国公司将参与
·中国俄罗斯合作创办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
·中铁二院竞标俄罗斯高铁设计项目
·外交部长王毅将应邀访问白俄罗斯
·卢布贬值:黑龙江进口俄罗斯液化石油气大幅上涨
·哈工大一俄罗斯籍留学生坠楼身亡
·外媒:中国拟向俄罗斯首条高铁投资320亿元
·中国北车下月竞标俄罗斯高铁项目
·法新社:北京挺俄罗斯意在奠定外交强权地位 (图)
·因携带卤水片被俄罗斯扣留的中国公民全部获释
·黑龙江省长陆昊:在黑龙江不到两年 去俄罗斯八次 (图)
·中国不再是俄罗斯唯一的希望 (图)
·卫星图显示:中国应该将土地给俄罗斯 (图)
·北京将尽力协助俄罗斯渡过难关 (图)
·北京坚决:力所能及范围内帮助俄罗斯 (图)
·中国不希望俄罗斯倒下,这谁都知道
博客最新文章:
  • 张杰博闻中国经济寒冬已至为什么30岁以下的年轻人最惨?
  • 陈泱潮總論4
  • 谢选骏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 陈泱潮總論3
  • 曾节明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
  • 谢选骏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前景茫茫
  • 李芳敏14400014從自己的住處,他察看地上所有的居民。
  • 陈泱潮總論2
  • 谢选骏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禅、无字天书、天启
  • 谢选骏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 曾节明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 陈泱潮總論1
  • 曾节明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 吴倩救恩之母:許多忠信神职人员的頭銜將被剝奪。
  • 徐沛為了韭菜不再為鐮刀唱贊歌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