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祭品王林/在野孤鸿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7月22日 转载)
      这几天网络上到处流传着“大师”王林被警方带走调查的消息,整个中国社会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终于进去了!
    
       对于王林其人,我与诸多网民一样,也只是从新闻媒体上得闻他的信息,却从未有过接触。看到大家在媒体的鼓动下,对其口诛笔伐,一致喊打,似乎只要把他打倒在地,如果还能再踩上一脚的话,中国的法制和道德就都胜利了。不过,我却持有异见,我认为这种文革式的群众运动,似乎是国家法制和道德的悲哀。因为我们看到的王林是媒体犹如贴大字报一般展示的王林,而非现实生活中的王林。愚以为,王林如果真的有罪,也必须是在法律范围内合理合法地处以惩罚,而不是被众多媒体棒杀在道德的祭台上做牺牲品。

    
      几十年前,人民以为把地主杀了,穷人便富起来了。于是,那些平素为善为仁的地方乡绅也便被一并打倒了,就连刘文彩那样造福桑梓的大善人都因为政治的原因被丑化得完全走向了另一面。那是时代的悲哀,而如今,这种悲哀却在以更加膨大和壮观的方式,在这个社会里酝酿出了一出又一出的高潮。那么,王林是不是真的就是这么罪大恶极呢?我们不要听媒体的一面之词,而得听听芦溪县的人民群众是怎么说的。事实却是,媒体的“倒林”气势却让王林在萍乡当地赢得了同情。且看看王林这些年所做的一些事情吧:
    
      中国的传统文明里,都劝人从善,为官须兴教一方,为富则必惠及乡梓,王林也不例外。首先我们看到的是他在家乡的大笔义举,在他的家乡芦溪县,全县人口30余万,但他却每年资助5000多个特困户,20多年从未间断,这在当地是家喻户晓的事。计算下来,慈善总额已达一个亿。
    
      一是关照孤寡:
      芦溪县上埠镇敬老院的院长刘庆忠告诉记者,自1997年开始,王林就在资助敬老院,每年都会送来2万元以上的物资,有米、油、肉、鱼、衣物、棉袄、棉裤等,十几年数字已无法计算。其中有一次就送来2吨米,400斤油,400斤鱼。且听听这些老人们是怎么说的:“王林就是一个活菩萨,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去年王林没有过来,我们所有的老人都非常惦念他。每次只要见到他,我们都非常高兴。”更有一位有眼疾的刘姓孤寡老人激动地说:“王林大师对我们的关照没法表述,有他我们感到很温暖。去年没见到他,很想他。”谈到王林,很多老人竟然“流下了真情的眼泪”。虽然王林远避他乡,他们却还希望王林能够回来,帮着他们把敬老院门前那条600多米的土路修好。
    
      二是救济贫困:
      记者走访了几个社区,得到了当地社区领导对王林的评价,都是清一色的好评。王林每年都坚持捐赠物资和钱财给社区困难人家,特别是低保户和孤寡老人,过年过节给他们送米送油送肉送衣送被,每次都是十几卡车送来。这样的善举,年年如此,从无间断,直到他为了避风头而离开此地。在当地人的心目中,他是这样的形象:“他善良,尊老爱幼,有赤子之心,我们都很敬佩他,我们的社会要是多几个像他这样的人就好了”、“王林对芦溪只有功没有过。他只要知道哪里有问题,就会马上跑去解决。一到过年,大家就对他有所期盼。去年他不在,大家就天天念叨他,希望他早点回来。他是因为树大招风,被有些人陷害。我们芦溪没有人讲他的坏话。”
    
      三是帮助废疾者:
      在芦溪镇的一条小巷子里,居住着低保特困户何全招(男,55岁)和黄霞梅(女,49岁)夫妇。
      黄霞梅从18岁开始得了内风湿性关节炎,20多年前手脚就已经变形,一直坐轮椅。丈夫何全招也因脑梗塞留有轻微残疾,居委会给他安排了少量的打扫卫生的工作,每月收入也就100多元。他们有一个女儿,因政府发放资金有限,所以女儿18岁开始就一边读书一边打工养自己。
      黄霞梅说:“我在芦溪县已经居住有20年了,一直受到王林的捐助,从未间断,去年不知道怎么就没有了,也没看到他回来。他人很好,很和气。”
    
      四是不忘旧情:
      2014年10月25日上午,记者来到1965年王林作为知青下放的地方——宜丰县石花尖垦殖厂,见到了当年和他一起下放,至今还生活在这里的老知青们。
    
      从他们那里得知:那个老年活动中心是王林出钱修建的。他们吃的泉水也是王林从山里引来的,并出钱修了水库。王林还自己拿钱捐建了石花尖敬老院,他经常拿钱给老人家们,有老人病了,他都要去看,这里有上千户人家享受过他的捐助,米、油、肉、衣服、被子、毛毯,他都捐助,每次都要好几十万,从2001年一直捐助到现在。从垦殖厂到生产队有一条河,当时用木板搭着,既危险又不方便,王林就捐钱修了一座桥。
    
      他给学校捐款,资助贫困学生;值知青下放30周年的时候,王林自己掏钱组织这些当年跟他一起下放的知青集体去旅游,总共旅游两次,到过庐山、杭州等地,每次都是几十万元;2008年,他把这些当年和他一起下放到这里的右派分子组织到一起搞活动,给他们每人一个2000元的红包,给当年那些所谓的右派分子每人5000元的红包。
    
      在这些旧交们的心目中:“他的好处真的是太多了。我们就是搞不明白,个别媒体怎么就听邹某的一面之词呢?王林他真的是好冤枉,受了太大的委屈!”
    
      五是报效乡梓:
      王林也曾借钱给芦溪县政府。财政局原局长吴启循说,王林借给县财政几千万,用来修路修河,利息比银行的要低。“他为芦溪的发展做出过贡献”,吴启循说。
    
      民政局社会救助管理局副局长潘忠伍说,在他任上,王林已经坚持了10多年,多时(捐)几百万,少时也有几十万。“这算得上实实在在给老百姓做了事”,潘忠伍说。
    
      六是广结善缘:
      王林捐资一亿多造建勋寺,且寺里的僧人都由他供养着。修寺庙之时,那块地方原来都是山坡和坟墓,有一千多座墓,山下还有一些小茅屋。王林出钱集体迁了墓,又出钱给小茅屋的人,让他们在别处盖了房子。2005年开始建寺,2009年建好,9月19日开的光。该寺庙的住持觉远大师对王林的评价是“大善人”,他说了这样一番话:“世界这么大,名人、有钱人这么多,我看没有几个人肯自己拿出钱来捐建寺院的,也没有多少人去捐助那些贫穷百姓的,而王林做了。所以,比起那些只说不做的人,我觉得王林要高尚得多。”而寺院的护院人李建明则说:“他(王林)是个大好人,心好善良,功德不得了。这里的人吃、住和用的,都是他供养的。他心很软,例如他看到一个讨饭的,知道人家无依无靠后,就马上资助······”
    
      2001年,王林做慈善的第一年,他给老街每户人家送了100元的肉、80元的鱼、70元的被子、70元的油,还有100元的大米。从第二年起,他给芦溪、他下乡的宜丰两个县的贫困户和孤寡老人赠送过年物资和棉衣。
    
      看到这些,我不禁大吃一惊,这哪里是“坏人”呀,这分明是一位“活菩萨”呐!孔子在《礼运•大同篇》里有这么一段话:“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而王林的所作所为,不正是这样的吗?
    
      正是基于这样的缘故,故而,当媒体集体“倒林”的时候,大师王林却在萍乡当地赢得了大众的同情,他们觉得公开报道中的王林被妖魔化了。
    
      “他喜欢做好事,你不知道他在当地做了多少好事,媒体为什么不报道?”王林的邻居,自称因王林的治疗缓解了乳腺癌痛苦的张丽娟(化名)还愤愤不平地对采访她的记者说。
    
      受捐助的贫困户们则对《南方都市报》表达了自己的担忧:“王林‘大师’究竟犯罪没?没事赶紧回来吧,年底还等着他发东西呢!”
    
      至于全国的媒体和网民都跟风似地骂王林是“骗子”的时候,我却想知道,如果真的他有行骗之嫌的话,为什么在他的关门弟子邹勇实名举报他“七大罪”之后,却无一桩罪真正的坐实过?如果仅凭他在一本叫《我是中国人》的画册里与刘志军、朱明国等人合过影就必须千刀万剐的话,可别忘了,他还跟邓爷爷合过影呢,那又作何解释?
    
      再看看到处举报他的关门弟子邹勇是个什么人?据当地人反映,邹勇是个混混出身,在当地负有恶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带领一百多名黑社会成员打砸七星酒店。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加快工业化布局,各地火电厂用煤量大增,煤炭价格飞涨,中国的煤老板们迎来了致富的春天。邹勇凭借着聪明和努力,也完成了最初的原始积累。但真正让他迎来人生的巅峰是在认识了刘志军之后。邹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王林引荐他见到了刘志军,申请下了一个货场赣西电煤集团,还批给他几条货运线路。这也成就了邹勇的巨额财富(据说有一二十亿)。
    
      邹勇则是典型的白眼狼,完全可以称之为“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在结识了刘志军之后,便认为王林没有利用价值了,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不但在媒体上公然把王林搞臭,而且还带着人公然围堵王林的家,听说,他曾在今年2月份身绑炸药来王家“找麻烦”,弄得王林只好化妆才逃了出去。
    
      从上面的事情可以看得出,至少王林对邹勇是有提携之恩的,在这个处处讲人情讲关系的社会里,倘若没有王林的帮助,哪里会有邹勇人五人六的今天?即便全世界都在骂王林了,但至少你邹勇不能骂,因为你是受过他帮助的人。在他遭遇人生剧变的时候,你不去帮他也就罢了,但你至少不能落井下石。做人必须有底线,当饮水思源、知恩图报,而与饮水思源相对应的是见利忘义,与知恩图报相对应的则是忘恩负义。相对于王林而言,我更厌恶邹勇那张嘴脸。如果你是出于公义倒也罢了,可你是出于私怨报复。我只能感叹道:在这个唯利是图、见利忘义的国度里,别说让身居高位的人讲大义,就是想让老百姓们讲小义,也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呀。
    
      关于义气之事,我倒想起了几个古人来,一是蔡邕,二是王修。
    
      王允设计杀死了董卓之后,把他的尸首扔在街道上。因为董卓很肥胖,士兵便在他肚脐眼里点了一盏灯,弄得油膏流了一地。世人都在痛骂董卓,与他有过交情的人唯恐避之不及,而蔡邕却不顾危险,跑了过来,伏在董卓的尸首上大声痛哭。士兵把他抓来送到王允面前,王允叱问他:“董卓这个逆贼,今日被伏以正法了,这是国家的大幸。你作为汉臣,不为国家而庆幸,反而为逆贼而哭,到底是什么意思?”蔡邕却回答道:“我虽然没有什么才能,但也深知大义,怎么会背叛国家而去拥护董卓呢?只是他曾于我有知遇之恩,所以才会为他而哭。”可叹的是,后来,王允却命令士兵把他拉到狱中缢死了。
    
      东汉末年,王修做袁谭的别驾官时,曾劝袁氏兄弟们和睦相处,袁谭不肯听从于他。后来,曹操把袁谭杀了,将他的头挂在北城门上示众,并且下命令说:“有敢来哭的,就要灭了他的三族。”王修却戴了孝帽,穿了麻衣,立在袁谭的头下大哭。于是,士兵便把他捉到了曹操那儿,曹操问他:“你难道不顾全你三族人的性命吗?”王修回答:“我活着时,受了人家的恩义,人家死了,不去哭他,这不是有义气的人所做的。我受了袁氏的厚恩,如果能收了他的尸首去安葬,就是一家老少都死了,我也没有什么可遗恨的!”曹操感叹王修的义行,且珍惜他的才能,为了笼络他,竟然答应他的要求,用高规格来安葬袁谭的尸骨。
    
      若以中国传统意义上的义来讲,邹勇的行为,显然不是君子和义士所为,倒是现出一副落井下石的小人嘴脸来,这是非常不厚道的行为。正是他的无义之举和屡次进逼,才为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实在是值得让这个社会上的人引以为戒呀。当然,关于邹勇的省人大代表的身份,更增加了我的鄙视,谁都知道,“人大代表”已经跟“小姐”、“同志”、“女大学生”一样成了变质的名词了,只怕有一天社会上的人骂架会骂出这样一句话来:你全家都是人大代表!
    
      且不说公德之类,至少王林在私人层面上是讲义气的,不然,哪里会有那么多的名流和名人跑过来结交他?难道大家都是傻子?我相信,光凭耍几条蛇的把戏是不可能吸引到这么多权贵们的到来的。在做人上,王林比相当多的人要真诚,,还有三件事则可以印证:一是他敢拿斧头去砍县政府的招牌,只为县政府没有及时还钱;二是他看到建勋寺的一位出家师父在吃鸡爪,他走过去给对方甩了两个耳光,打的就是出家人的不守规矩;三是他敢于对《新京报》记者直言:“有钱人多了,谁能像我坚持这么多年?我不放高利贷,哪里来几千万给老百姓?”
    
      当然,王林也不是圣人,负面的东西也或许存在。听说,他曾为某女明星在床上开光。但这即便是事实,也算不上是犯罪,这只是道德问题,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在某地区的佛教中,不是也存在着敬拜欢喜佛而男女双修的事情吗?若是按成龙大哥的说法,王林大师不过是犯了一点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对于这方面的事情,大家也只能顶多当茶余饭后的谈资一般说笑一句:好白菜让猪拱了,好屄让狗日了!
    
      别忘了,王林的身份是香港人,在香港,这样的风水大师多如牛毛。正因为王林的社交活动中存在着许多“迷信”的东西,所以当今政府便厌恶地斥责了一些官员“不信马列信鬼神”。但在我看来,在这个没有信仰的国家里,这也不完全是坏事,至少说明人还有所敬畏,害怕因果报应。而最可怕的是,有些人行起恶来百无禁忌,不守礼义,不知廉耻,什么断子绝孙的事都敢干。也别怪大家不信马列信鬼神,我爷爷那一代人信马列,结果全家差点饿死,我那抗战的叔爷欧勋(曾是方先觉第十军的特务连成员)天天戴着高帽子被批斗和游街。我父亲那一代信马列,结果不让读书,因为对这些黑五类的后代要专政,最好是令其愚化。因此我上二辈的长辈一想到那些,便会不寒而栗,而想到祭拜鬼神,则充满虔诚,心里是满满的温暖。
    
      再问,王林在当地可有恶名?答案是没有。他做的是积德行善之事,惠及乡梓旧交,5000多户的人受其恩惠呀。这完全是一个大善人呐,他是以一人之力在履行政府所短缺的那部分职能和义务。倘若他真的靠一些手段弄了一些钱的话,也是在“劫富济贫”,有一种中国野史中曾出现过的绿林好汉精神。何况,据王林本人所说,他可以很清楚地说明自己的财富来源是合法的。写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了当年要犒劳三军的首富沈万三,莫非王林获罪的原因也是如此?如是,倒有可能是在某利益集团指使下的一场杀人灭口的行为,王林不死,这天下还真的难平!或许为了等这一天,一些媒体和相关人员已经等了很久了。
    
      一犬吠影,百犬吠声,这个国家的人最缺乏的就是独立的思考能力和客观公正的评判,而是凭藉自己个人的喜恶心理。人们虽然痛恨搞关系走后门,却一旦自己有机会了,只会紧紧地抓住。一半是痛恨,一半却是忌恨。看到这么多“热心人”痛恨王林,这使我想起了《圣经》里所讲的一个故事:一群人抓住了一个妓女,要按律法用石头砸死她,这个时候耶稣来了,人们想听听他的意见。耶稣说:“你们当中有谁觉得自己无罪,就可以向她扔石头。”结果,人们沉默了,都没有扔石头,最后一个接一个散去了。
    
      这个故事流传了很久,台湾地区作家柏杨先生在《中国人史纲》里引用了这个故事后带着讽刺一针见血地指了出来:“幸亏故事发生地点不是在中国,如果是在中国,那么深受孔孟教诲的中国人为了表白自己无罪,一定是纷纷向她扔石头,没有人敢不扔。”现在的情景不正是如此吗?看吧,扔石头的人越来越多。
    
      在这样一个道义错乱、没有底线的社会里,这个社会的媒体从业人员却没有真正的职业原则,他们喜欢为了迎合大众品味而作有选择性的报道,或者是私底下有报酬的报道(记者张寒这么挥汗如雨地工作是否有此嫌疑则未可知),而缺乏“析理居正,善恶必书”的精神。在离真正的法治还任重道远的今天,法律不过是既得利益者看家护院的打手,而媒体则公然成了脱得精光的婊子,谁给的好处多便是谁的。这些媒体一窝蜂地挤上去,只为在炙烤王林的过程中分得一份“祭品”。如王林真的有罪,也必须是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由政法机关来执行,而不是被媒体和看客“杀死”!因此,我更关心的是,王林是否会被刑讯逼供,是否会受到法律公正的审判?
    
      在野孤鸿欧肇斌作于2015/7/21夜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705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林律师陈有西称王林招供报道都是谣言
·王林徒弟被害录音曝光:人已定位 800万到手马上抓 (图)
·录音曝光!黄钰刚找王林称给800万抓邹勇
·时事大家谈:王林被抓,气功大师何成众矢之的?
·马云为什么会信王林这种“大师” (图)
·老狐狸王林发达的关键 不是靠结交明星 (图)
·因案情重大 律师到看守所见王林遭拒 (图)
·代理律师陈有西称:王林招供报道都是谣言 (图)
·王林辩护律师前往看守所见王林遭拒
·媒体:王林自称为清白花3000万元 患上焦虑症 (图)
·王林与邹勇师徒反目 均称要搞死对方 (图)
·买凶杀徒 王林手印曝光狠砸1200万 (图)
·王林与杀人嫌犯见过面 关键人物合影曝光 (图)
·邹勇姐姐:邹勇遗骸一直未找到 曾称遭王林威胁
·王林家人聘请两名律师为王林涉嫌非法拘禁辩护
·王林今年5月曾聘请律师高调喊冤 称遭恶意诋毁
·王林曾花1.4亿扩建寺庙 功德碑上刻“王菲李亚鹏” (图)
·京衡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有西律师成为王林代理律师 (图)
·没想到把邹勇弄死 王林招供了 (图)
·王林多份手书承诺书曝光 全部涉及徒弟邹勇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秋季巴黎的艺术盛宴:秋季艺术节
  • 阿里巴巴双11网售 又创纪录300亿美元
  • 滴滴车又出事司机出刀 称舅舅是公安局长
  • 台湾总统大选新民调 蔡英文民意又上去了
  • 韩国瑜11月11日11时11分择吉时宣布张善政配选
  • 322个港中学生组织誓言 :花50年也奉陪港府的作对
  • 前首相纳吉遭庭宣罪成 纳吉选自辩无罪
  • 中国稀土稍宽配额 对外威胁未解
  • 存在主义的时代第七节 一个自由知识分子——萨特其人
  • 韩国瑜妻助选拿小学课本教肛交与性高潮开刀 台教育部斥假
  • 专家指美向盟国出售攻击型核潜艇可造中俄噩梦
  • 林郑双11日首度强硬斥诉求不会得逞
  • 台北与布拉格缔姐妹市因台湾称谓卡壳? 柯市长盼平顺
  • 韩国明年争取经济增长2.2-2.3%以上
  • 港警向示威者开枪 西极右翼Vox成第三大党
  • 港警开枪 美参议员斥“天安门事件2.0”
  • 香港政局忧虑升温港股收盘急挫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