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姚诚:剑兰苏昌兰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7月10日 来稿)
    
    这是我2011年10月22日在QQ(913082152)空间里发表的一篇散文,写的是我的同事苏昌兰,今天我从监狱出来,而昌兰却进去了。昌兰的身体不好,关进看守所已经8个多月了,警方千方百计的阻止律师和家人探视,不准其保外就医。企图置其于死地。
    

    作为《中国妇权》在大陆的负责人,我对当局如此惨无人道的迫害一个心地善良、极赋正义感的女子无比的愤慨。
    
    昌兰,此时此刻在狱中的你一定在照顾好自己,你的家人由我们来照顾,声援你的声音我们会传向全世界。(附原文)
    
     军校毕业时分到了海南,终日面对着大海和沙滩,天天欣赏着海滩上的仙人掌和那种叫剑麻的植物,因它象剑一般的锋利,我称之为剑兰。
    
     我自幼便喜欢兰花,因为父亲喜欢养兰,儿时家中不大的院子里却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兰花,我也没数过,大约有十多种,虽然父亲工资不高,养育一家人捉襟见肘,可我却记得,他在养兰花上却花不少钱,还有当时特稀有的君子兰。
    
     兰花看叶,有细有粗,但都是绿绿滴翠,从不曾娇柔造作,小时因为赏花写了一首五言诗赠友人,在学校被广泛传诵过:
    
     赠君一枝花
     与君观兰花
     亭亭出清水
     跷首迎朝霞
    
     在从事儿童救助期间,我有幸认识了一个也叫兰的女人,兰看上去并不算漂亮,但坚毅的象个男人,丈夫两次车祸,兰顶起了家,边做回家网,边去推销保险,边在家养殖乌龟以维持生计,虽然家门口经常有人监控,但兰从不屈服任何压力,因为兰的网名叫剑兰。
     我为有这样的同事感到自豪和骄傲,兰放弃了教师的工作,走上了为弱势群体维权之路,苦并快乐着,兰好坚强,女中豪杰。
    
     我希望回家网的姐妹们也都象兰,在这红色恐怖之下,迎风而开放,为找回失踪儿童、为被遗弃的孩子,为保护女婴健康成长,为妇女儿童争取应有的权益,让我们都象剑兰,迎着风、迎着浪,扎根在这片沃土上。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201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苏昌兰已被关押8月有余 仍不许保外就医 (图)
·苏昌兰“煽颠案”退补侦查 狱中无治疗心脏病加剧 (图)
·维权人士苏昌兰“煽颠案”退侦 狱中心脏病加剧 (图)
·苏昌兰煽颠案 检方以证据不足退补侦查 (图)
·苏昌兰案退回公安局 刘少明律师会见受阻
·刘晓原会见陈启棠 、苏昌兰后向看守所投诉 (图)
·刘晓原律师会见苏昌兰、陈启棠被刻意刁难 (图)
·律师:会见室设检查岗 苏昌兰:黑头套极不卫生 (图)
·刘晓原律师阅卷会见被折腾 苏昌兰身体状况不好 (图)
·郭春平发“六四”贴被遣返 苏昌兰被要写“悔过书” (图)
·苏昌兰再见律师未知何时起诉
·苏昌兰狱中被化名 每次见过律师都被羞辱性搜身 (图)
·在押半年苏昌兰首次获准见律师
·律师会见苏昌兰记录之二:看守所关押和身体情况 (图)
·律师终于得以会见关押半年多的苏昌兰 (图)
·苏昌兰案移交检察院
·广东佛山维权人士苏昌兰案已移送检察院 (图)
·惠州网民挺“占中”送检佛山苏昌兰5月面临起诉 (图)
·苏昌兰丈夫诉南海公安分局开庭 律师会见陈云飞受阻 (图)
·苏昌兰哥哥苏尚伟:维权金刚女 病痛被秘密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