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宪政学者源流考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7月02日 来稿)
     陈永苗 知名宪政学者
    
    陈永苗:宪政学者源流考


    于建嵘和贺卫方对宪政问题的直接表达,才是精神领袖。
    
    最近给屠夫案组知名专家顾问团,好多师友俱是着名宪政学者头衔。回头想一下,第一次被冠名知名宪政学者的还是我,《南方周末》2004年8月15号一篇文章《扼死“细节上的魔鬼”——行政许可法与宪法权利》结尾冠上的。在我之前的知名宪政学者是刘军宁,不过他被冠以政治学者,还有他不需要冠知名就很知名。
    
    我当时就想,宪政学者这个招牌,能超越共党统治的时间,抵达宪政后的未来时间,我心中窃喜,天上掉下一个大法宝。在中共统治下学术思想和传媒之间,我是看不起传媒的,学术思想穿越专制的能力更强,传媒是隔夜就发馊的快餐,更依附体制,当然从事传媒在媒体上写文章名气来得更快一些。所以由传媒赋予的,公共空间的第一个宪政学者,并没有让我沾沾自喜,因为学术思想体系中并没有宪政学者一说。要想立足下来,还必须自己坐实壮大经历学术思想界的洗礼。当宪政学者很多的时候,宪政差不多要实现了吧。
    
    2007年左右复旦大学中国思想史研究中心郭晓东博士着文评论儒家宪政主义问题,提到我说,所谓当代的着名宪政学者陈永苗批评刘军宁的儒家保守主义倾向。
    
    看不起传媒,也就有理由看不起传媒塑造出来的公知。很多学术界学者是看不起公知的。有了知名宪政学者的头衔,2005年开始反公知,推崇维权人士和维权律师。当年我本人做维权律师的阴谋在党国的火眼金睛下破了产,成为还没开始起步就吊了律师执照的第一个。2005年被网友政左经右(高扬)评为百大公知,我撇撇嘴很是不以为然,还和高扬说了一大堆。
    
    从网络写作,本科毕业,从律师和媒体身份顶着知名宪政学者的高帽,有着天然的缺陷,也深刻的体会到传媒公共表达与学术界的鸿沟,只有思想表达能贯通二者,并且弥补二者不足,传媒太快餐,学术界90年代后龟缩到学院内走体系化道路书斋里面闹革命,而我出道的网络时代网络的自由程度,足以媲美甚至赛过八十年代热火朝天的公共政治表达。网络是我的短板,也是我的优越性。
    
    所以虽然我出道之开始之2001或2002年,就可以在中国最顶级的思想类刊物,如《开放时代》、《二十一世纪》、《社会科学报》、《书屋》发表文章,但稿费太少,写作不自由,还是网络写作可以“我手写我心”。就穿越专制的能力而言,在传媒与思想学术界之间,后者比前者强,在思想学术界与网络世界而言,后者比前者强,所以我懒得转型,换下草鞋穿上皮靴,坚持网络写作。
    
    北航高全喜教授基于爱护我,劝我把文章写的好一些,学术一些,条理清晰一些。我狡猾地说等我五六十岁后再来干这个,并且以刘军宁为例,他写文章是要在公共领域搅动什么,点出什么,造出什么,而不是搞学术。
    像我这种身份出身去与体系化的学术界比拼,短板太多。如果能在网络世界以双栖的方式形成新的格局,不是能反过来引蛇出洞,让龟缩的学术界再次把脑袋伸出来吗。
    
    宪政学者身份就是邻渊而渔的大网,我可以学一只蜘蛛那样把网结开始就好了,然后撒在时局水流的前方,鱼要前游,顺应历史潮流而动,就会入网。
    
    政治转型为当代中国的唯一挂号处,在公共领域,再也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公共知识分子这一称号,本来就是学有所成的专业知识分子进入公共领域,进行表达,而且能成公知的,一定是直接或者间接地政治问题表达,支持宪政的,都是宪政学者。如今公知的领袖型人物,如于建嵘和贺卫方,正是因为对宪政问题的直接表达,才是精神领袖,而其他领域的,如经济学家或者企业家也正是婉约地碰触宪政,才成为公知的,连薛蛮子因为开始谈政治有政治态度或者立场都能公知一下。
    
    当我开始反公知的时候,就认定宪政学者是最后的,也是最高的公知,也就是能脱去共党统治下的色彩,抵达民主时代的,就用知名宪政学者身份开始一个人的征战。后来宪政学者多起来了,也更多的学术界学者进入公共领域,成为宪政学者,以其学术含金量垫起宪政学者的学者身份,不再仅仅是传媒吹起来的泡沫。
    
    在谷歌上搜索“宪政学者”,大概有于浩成、贺卫方、张祖桦、张博树、曹思源、蔡定剑、王人博,张千帆、王天成、李炜光、王军涛、李伟东、许志永、秋风、范亚峰、许医农、沈阳、谌洪果、华炳啸、张雪忠、王振民、秦前红、以及香港的陈弘毅、戴耀廷等二十馀显赫名字。
    
    记得有一次吃饭,我和张博树说,像您这样从哲学领域走到宪政领域的,好像就是一个普遍规律,康德黑格尔晚年都走向宪政领域。
    
    高全喜教授也是这样的,从黑格尔哲学研究走到宪政。有一次我在天则所学术会议上评论他的演讲说,不仅仅哲学,文学,经济学的也一样,在座的天则所经济学家也都在靠拢宪政。
    
    从具体的专业学术,走到公共政治表达,都会隐形或者明白地变为宪政学者。
    
    来源:东网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409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陈永苗:占房运动的“四人帮”
·陈永苗:“拆政府”是史上最强非暴力行动
·陈永苗:从台湾公民运动找到“兼职革命”之路
·陈永苗:民进党必将是横跨台海两岸的反对党
·陈永苗:南周“读懂中国”牌匾落下来
·陈永苗:民国回归的当下性
·中国模式具有死亡和灾难的气息/陈永苗
·陈永苗 :从“经纬案”看必须对土地权贵进行有罪推定
·75维汉冲突:更重要的是杀和平游行者的政府/陈永苗
·陈永苗:把“非法之法”悬搁起来就是当前最大胜利 —评"绿坝"软件规定推迟
·陈永苗:二批刘吉
·陈永苗:被左王魏巍告到中央军委之后的想法
·王德邦:话说"讲道理"与"抄家伙"-就陈永苗先生发言的发言
·欧阳劲、陈永苗在烟台开展中国占房运动(视频、组图) (图)
·党内民主派是白色五毛 /陈永苗
·陈永苗:我与太子党们对着干
·陈永苗:上海自贸区是催眠造梦的形象工程
·陈永苗:学界之外逆流:共同行动塑造共识
·陈永苗:用证据说话:薄熙来无罪
·陈永苗告王炳章博士书 (图)
·陈永苗:香港另嫁中华民国—-写给七一大游行
·陈永苗:别在党妈肚里装宫外孕
·陈永苗:雅安地震不捐款是一种成熟的爱国主义
·陈永苗:纪念胡耀邦是软性维稳
·沈良庆、陈永苗通信:改革派冒充反对党的弊端
·陈永苗:要么法西斯主义,要么民国当归
·陈永苗:堂堂正正的出场—三评王登朝
·陈永苗:热烈欢迎五毛上网来破局
·陈永苗:南周事件发酵了“改革已死”共识
·陈永苗:受迫害感是一种暧昧不明的方向——评南周社论事件
·陈永苗:给联署《改革共识倡议》72学者一记警世钟
·陈永苗:呼吁关注筹办民主聚会判14年的警察王登朝
·陈永苗:民国宪政派微博遭到镇压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假新闻创造历史
  • 苏明张健评论香港市民是英雄,正在造时势
  • 台湾小小妮理性
  • 谢选骏没有官方认证的新闻都是假新闻
  • 徐永海认子的连父也有了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8-1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浑沌思维
  • 台湾小小妮游園
  • 谢选骏天才不是勤奋可以达到的境界
  • 曾节明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
  • 徐文立贺信彤習近平香港之役敗局已定
  • 金光鸿中国是暴政,美国是苛政,人类出路何在
  • 谢选骏香港证明民运不需要领袖
  • 曾铮香港青年的演講與大陸留學生的國罵兩種體制天壤之別香港已
  • 曾节明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 谢选骏非法移民就是二十一世纪的黑奴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抗爭轉向
  • 台湾小小妮和平、理性、非暴力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