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徐永海:在中共建立94周年时我要说我要上访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7月01日 来稿)
    2015年7月1日星期三
    
    今天7月1日(中共建立94周年)星期三。在星期一(6月29日)我来到北京市政府门前的街心公园,每到星期一这里都会有更多的访民,他们在进出“市政府信访办”登记(上访)前后,都会在这里待上更多的时间。都到星期一上午,这里都会成为访民的“集市”,热热闹闹,大家称之为“快乐上访”,“欢乐维权”。
    
    在这个星期一的上午,我在这里见到了叶国柱、叶国强兄弟二人。2003年他们的家被强拆,叶氏一家开始上访维权,那时他们一家曾在此地露宿过。当年作为同为强拆上访者,我也曾与他们一家一起在此流落街头。2003年弟弟叶国强跳了天安门前的金水河,被判2年。2003年哥哥叶国柱及刘安军等访民也曾被抓;到2004年又被抓,此次他们被判了刑,叶国柱4年。2003年我也同样被抓,后判2年。
    
    今天在此相见,我们在原来露宿的地方合影留念。
    
    叶国强、叶国柱、徐永海
    徐永海:在中共建立94周年时我要说我要上访
    
    在这里我还见到了北京访民中的两位老大妈,高玉清大妈和陈风东大妈。这么多年,他们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还在上访。我还见到了张洪斌,他是明显变老了。在2003年,张洪斌和他的父亲张歧山老人,也时常到此上访,我们时常在市政府门前的街心花园相聚。没有想到在我坐牢期间,张歧山老人被人砍死了,死的不明不白,案子至今没有破。在这里我还见到了不少当年的老访民,这些多年来,他们的问题依旧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他们依旧一直在上访维权。
    
    高玉清大妈、陈风东大妈、叶国强、叶国柱、徐永海、张洪斌(照片)
    徐永海:在中共建立94周年时我要说我要上访


    
    在2003年,因拆迁维权,我几次到中南海和人民大会堂,曾被治安行政拘留13天。在之前的2000年,辽宁鞍山一些基督徒被抓,被罚款,被酷刑,被劳动教养。为此我曾写了《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给我曾经的大学儿科学老师、当时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为此,2003年11月,在我到人民大会堂上访几个月后,以3年前的我们帮助过鞍山基督徒这件事,我们被抓了,后我被判刑2年。
    
    出狱后,我失去了原有的医生工作,并且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因此这么些年来,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生活十分苦难。我曾到最高法上访,说申诉必须去浙江(我是被抓到浙江,在浙江判刑,坐牢)。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到辽宁去鞍山去取证,这些基督徒是如何被酷刑的。我们揭露酷刑没有罪,我要到浙江去申诉。
    
    可是,这一北一南,需要不少路费,而我没有。我曾写公开信救助,希望得到帮助,尤其是希望得到“对我们坐牢有一定责任的”教会(机构)的帮助,可是一直没有。为此,我的申诉(上访)一直没有实质进行。
    
    去年,因为在一起学习《圣经》,我们13名基督徒及慕道友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以“非法集会罪”被刑事拘留1个月。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来拿去心中的恨,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我们没有罪。
    
    《集会游行示威法》第二条:“本法所称集会,是指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我们仅仅是不多的十来个人在我们自己的家里学习《圣经》,并没有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更没有到露天公共场所来发表意见、表达意愿。我们与“非法集会”扯不上任何关系,以“非法集会罪”将我们刑事拘留一个月左右,毫无道理,完成错误,完全违法。
    
    为此在从北京第一看守所出狱后,我们要求国家赔偿。我们到通州区公安局,他们书面说,他们做的“合法”,不给赔。到市公安局复议,他们支持区公安局。到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国家赔偿决定书》说到:“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徐永海因涉嫌非法集会罪,通州分局对其实施刑事拘留措施,后又因系结伙作案,据此延长拘留期限,均有相应的事实依据,符合相关法律规定”。
    
    “均有相应的事实依据,符合相关法律规定”这是明显的胡说八道。如果说公安机关在法律方面还不是权威,还情有可原;而作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可以说是法律方面的权威,做出如此结论,应当就是不可原谅的了。为此,我要申诉、上访。我不知道谁管法院;对了,人民代表大会。为此,在星期一,我到了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用手机自拍器在此给我自己留了个影,我将要找人民代表大会和人大代表讨个公道。
    
    徐永海(照片)
    徐永海:在中共建立94周年时我要说我要上访


    
    多年来,我,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生活十分苦难,有病也不能及时去诊治,现在将面临着没有饭吃,我必须为自己讨个公道。我也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帮助。为此我前几天也了一文《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向您求助》,望您给予支持、帮助。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向您求助:
    
    2000年辽宁鞍山一些基督徒被抓,被罚款,被酷刑,被劳动教养,如“让侯荣山弟兄蹲在地上,不许坐,四面又无靠,在侯面前放一电烤灯,侯的眼睛烤的受不了,就要挺起脖子仰起脸,马毅等人在电烤灯的后面用竹竿打脑袋,随时纠正姿势······直至休克为止”。因为写文章揭露这件“基督徒被酷刑”等事情,我们被判有期徒刑。
    
    作为基督徒,因基督信仰,因维护信仰权益,我先后曾被劳动教养2年、治安行政拘留13天、被判有期徒刑2年、监视居住2个多月、剥夺政治权利2年、刑事拘留1个月,至于传唤、跟踪、监视、软禁那就无法统计了,如2006年1月我有期徒刑出狱后,有关部门就在院门口盖了一间监视房,一直有联防(协警)在这里上班,来监视我。
    
    虽然因为基督信仰,我经历了很多苦难,但是我并没有放弃基督信仰,而是信仰更加坚定。《圣经》上说:“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提后4:2)。为此,多年来我一直坚持家庭教会,坚持向良心犯及家人传福音,坚持向民运人士、维权人士传福音。
    
    25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一直以良心犯为主。这些主内肢体出狱后多失去工作,没有收入,生活十分困难。因此,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不要弟兄姊妹的奉献(经济上的奉献),这些主内肢体在其他方面(如民运、维权、信仰等)上已经为信仰、为公义做出了很多牺牲。
    
    由于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以良心犯为主,因此我们与其他教会(包括海外的教会、机构、团队)也没有什么联系,更没有得到过什么资助,人家怕与我们接触受到牵连、带来麻烦。好在我们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支出,较大的支出就是在聚会结束后,我(这些年来聚会一直多在我家)请大家吃一顿面条,夏天茄子面,冬天炸酱面。
    
    2006年1月出狱后,我失去原来的医生工作,因为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我一直无法正常生活、工作,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有病也不能及时去诊治。虽然面对如此的艰难,我依旧坚持基督信仰传福音,并且继续坚持科学研究,如对脑科学的研究,并完成了论文《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科学研究成果报告)。
    
    在此,我请求朋友们、肢体们,来支持、帮助、参与我所进行的科学研究,如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帮助我出版《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科学研究成果报告)一书。我相信我的科研成果能够使我恢复原有的医生工作,能够使我过上正常的生活,能够使我更好地为主工作,能够使我更好地带领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215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徐永海:基督信仰无罪请您支持我的工作
·徐永海:众肢体在软禁跟踪下聚会学圣经 (图)
·双十节被抓的叶国强杨秋雨王玉琴出狱/徐永海 (图)
·徐永海:为正在坐牢的肢体们朋友们祈祷 (图)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致信海内外肢体朋友
·感谢澳洲孙立勇对陈天石的救助/徐永海 (图)
·明天我一个良心犯终于能去住院动手术了/徐永海
·感谢秦永敏兄一个坐牢最长的良心犯/徐永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海内外民运朋友/徐永海
·今晚警察院门外站岗来禁止我外出/徐永海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申请国家赔偿北京法院已下判决 (图)
·望众教会支持我们上法庭去申辩家庭教会无罪/徐永海
·因两会教案蒙难者多人被抓或送原籍或关派出所/徐永海
·因两会我们教会很多教友遭软禁/徐永海 (图)
·2015两会被软禁者徐永海致信两会/徐永海
·杨靖挺住因为你是民运老战士又是老基督徒/徐永海 (图)
·徐永海:民运老前辈杨靖弟兄突发心梗紧急抢救中 (图)
·北京市公安局维持对徐永海长老不予赔偿的决定 (图)
·主持康国雄追思会后回家时被抓2小时/徐永海 (图)
·徐永海疑主持追思会被押2小时
·徐永海:明天康国雄追思会今日警察上我家门
·明天康国雄追思会今日警察上我家门/徐永海
·就教案的国家赔偿申请在首个宪法日里遭拒绝/徐永海 (图)
·首个宪法日基督徒徐永海呼吁依宪治国 (图)
·徐永海:成功看望患难中的倪玉兰、董继勤 (图)
·徐永海:访民基督徒王素娥被警察抓走
·北京家庭教会成员徐永海将30天禁食祈祷 (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徐永海 (图)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图)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图)
博客最新文章:
  • 走向大自然大清律比中国现有法律更适合中国国情
  • 毕汝谐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七毕汝谐(纽约作家)
  • 李芳敏1440003他們與鄰居說平安的話,心裡卻存著奸惡。
  • 邱国权《老鼠和才女的故事》:老鼠有资格与人对决?笑!
  • 穿越精神的戈壁洪顺强:等我做好才信耶稣﹐对吗?
  • 点滴人生舊文一篇:為什麼一定要林鄭
  • 邱国权《才女美屄赋》:巴山老狼千古奇文重写中国文学史!
  • 谢选骏有仇报仇有冤伸冤
  • 毕汝谐16天2086万点击量!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
  • 台湾小小妮174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上帝
  • 吴倩你们的耶稣:你们只可坚持真理,因为我就是真理。否认真理就
  • 苦难的中国致所有关心莹颖下落的太平洋对岸的先生、女士
  • 千载云不讲道义良知,如何占据道义的制高点?
  • 谢选骏黑猩猩为何不能享有人权
  • 张杰博闻陕西汉中张扣扣是当代武松吗?谷开来免死为何他必须死?
  • 毕汝谐才女之子毕汝谐对决妓女之子邱国权之六毕汝谐(纽约作家)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