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宝胜:广州三君子是中国基督徒的楷模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6月27日 来稿)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广州三君子”唐荆陵、袁新亭及王清营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件于6月19日在广州中院开庭,引起境外众多媒体关注和报道。开庭现场也有近百名公义人士前去声援,驻广州的一些外国领事馆也派人旁听、表达关切,刘正清、张雪忠、葛文秀、常伯阳、隋牧青、李贵生六位律师也组成被誉为“最强阵容的律师团”在法庭上作出了精彩辩护,举世点赞。广州三君子不仅是不畏专制的维权斗士,更是践行上帝公义的当代基督徒的楷模。
    
    据原在广州的家庭教会牧师确证,唐荆陵、袁新亭及王清营都是非常虔诚的基督徒,虽然他们因为公义行动而被广州的一些家庭教会所排斥,但他们一直都有规律性的信仰生活。根据唐荆陵弟兄在狱中所写的感恩见证,可知他是一个生命不错的基督徒:“今天辩护律师刘正清来见我,带来我妻子的一则小消息,说成都秋雨之福教会的弟兄张国庆特意在感恩节那天打电话给她,向她表达感恩和祝福。一般人或许难以理解这似不经意的举动对我们的意义。刹那间,我心中感动和记忆的闸门打开了。就象行走在幽谷之中,有百合的馨香沁入心脾。这些可爱的弟兄姊妹身上,散发着基督的香气,即使我们这小小的家庭正受到来自似乎强大无比的暴政的围攻和打击,处在令人恐惧的惊涛骇浪之中,这香气似围绕着我们。这是他们美好的见证。他们正是‘在爱中没有惧怕’的人,是‘我下在监里,你们来看我’的人”。
    
    不仅信靠耶稣基督,唐荆陵、袁新亭及王清营比一般基督徒更为杰出的是,他们是执着于将上帝的公义行在地上、“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阿摩司书5:24)、“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弥迦书6:8)的好弟兄,值得海内外华人基督徒效法。也正是三位弟兄做了众多践履社会公义的事情,终于招致专制者和黑暗势力对他们的惩处和牢狱之灾。
    
    根据唐荆陵、袁朝阳、王清营起诉书(广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 穗检公一刑诉[2014]604号)写道:“自2006年开始,被告人唐荆陵出于对中国现行的民主、选举等制度和社会现状的不满,为了宣扬、传播‘公民不合作运动’理念,被告人唐荆陵、袁朝阳、王清营等人,通过发起、组织、参加‘穿文化衫爬白云山’、‘4.29’林昭纪念日、‘5000天告别专制倒计时’、‘六四二十周年追思会’、‘八毛钱赎回选票’、签署‘08宪章’、‘公民不合作筹款’、‘民心片行动’等一系列非法活动以及在互联网上发布《粉碎邪恶轴心》、《草根群众组织》等具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公然鼓动他人参与‘公民不合作运动’的非法活动”。
    
    我们看到,黑暗势力最为嫉恨的是广州三君子发起和实践“公民不合作运动”,而此运动不仅是追求真理和公义、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的义举,而且也非常符合《圣经》的道理和耶稣基督的教导。唐荆陵先生在他著名文章《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作为中国民主化的核心战略》一文中写到:
    
    “人通过他自觉的不合作就开始了重建,重建自己、重建社区、重建政治、重建社会。否则,所有的挣扎都只是在同一哲学下继续轮回以前的命运”。
    
     “非暴力抗争不过分依赖参与者的体力或者军事技能,而需要参与者有信心、勇气、耐心,能严守纪律,参与者之间以及对外部都拥有最大的信息公开,所有这些都是在直接行使天赋人权并进行民主与公民合作的实践。他们所做的一切或者是不被法律所保障,或者是不被流行观念和当局所容忍,或者甚至为法律所反对,但他们仍然乐意这么做并坦然承受代价”。
    
    “非暴力抗争可以对国民进行最大限度的动员,也必须对民众进行最大限度的动员。这样的抗争行动就不可能被滥用来争夺权力,而只能是改变权力的性质和面貌使之回复到公义和人道的轨道上来”。
    
    “我们需要知道的是,公开地、光明地、自豪地推进不合作运动,是我们走向民主、走向自由、走向有尊严的个人生活的捷径。在这逐步脱离邪恶的过程中建立了公民之间的爱、信任和合作,就奠定了国家自由的根基”。
    
    根据以上论述,我们看到唐荆陵等弟兄发起的“公民不合作运动”完全符合圣经的教导,是一个基督徒公民面对不义政权理应采取的行动路径。“不合作运动”符合使徒行传5:29:彼得和众使徒回答说:“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也符合罗马书13章中基督徒对政权的态度:顺服公义的、神喜悦的政权;但不顺服践踏公义、亵渎神的不义政权。
    
    就公民不合作运动的方法论——非暴力而言,也极其符合耶稣基督的教导。耶稣在上十字架的前夜,教导门徒:“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马太福音26:52)。“逼迫你们的,要给他们祝福,只要祝福,不可咒诅”(罗马书12:14)。除非万不得已、忍无可忍、山穷水尽,暴力的方法并不是一个被推崇的方法。非暴力不合作,就是以温和、不使用暴力的方式来应对、消解不义政权,不参与邪恶和腐败,放弃与它同流合污,“以善胜恶,而非以恶抗恶”、以光明来战胜黑暗。
    
    不仅有这些基于圣经的理念,基督徒唐荆陵、袁新亭和王清营三位弟兄和众多主内肢体,还展开了一系列的不合作活动,重建人们对公义、自由和真理的信心,唤醒了主内外中国人的爱心和公义心。他们也因为这些非暴力公民不合作行动,累次被当局抓捕,但他们矢志不渝,早已做好牺牲自己的准备,他们分明是在效法耶稣基督,敢于为爱和公义而献上自己,他们已经成为中国基督徒关怀社会公义的象征,更应该成为中国基督徒的榜样。
    
    环顾当下海内外华人基督教界,大部分基督徒都以“顺服掌权者”或“政教分离”为借口,远离社会公义、远离推进中国社会进步的公民运动,教会成为逃世遁世的“世外桃源”,而对主张社会公义、反抗黑暗势力的主内外人士视为洪水猛兽而嘲讽拒斥,轻则流言蜚语,重则打击报复,对自己的弟兄避让如同避让麻风病、艾滋病人一样。众多华人教会不仅没有成为公义人士的庇护所,反而成为攻击公义人士的专制者的同谋。基督徒唐荆陵、袁新亭和王清营三位弟兄在广州也饱尝被众多教会排斥、误解的苦果,但他们义无反顾,只要一切都践行在上帝的公义之中,就无所谓世人的误解和苦毒。
    
    主基督在开始传福音时宣告:“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虏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路加福音4:18-19),我们作为基督的门徒,真正应该效法的是主耶稣基督救人助人、匡扶正义的行为。但愿华人基督徒能从唐荆陵、袁新亭和王清营三位弟兄身上看到耶稣基督匡扶正义、舍己为人的影子,从而效法基督、关注社会之公义。我们也殷切盼望海内外华人教会也能为同信一主、同感一灵的三位肢体献上祷告,求神保守他们狱中的生活,免受苦害,早日获得自由;求神使中国当局释放他们、不要再“流无辜人的血”。我们更盼望众多的华人基督徒、教会,能够理解他们、褒扬他们甚至效仿他们。
    
    最后,我们谨以唐荆陵弟兄的圣诞祝福祷告作为结尾:“150年以来,在中国人民看见和走向自由的艰难历程中,今天已近黎明。镣铐和锁链不能夺去我们对自由的向往,更不能夺去上帝的应许和祝福。如同摩西站在山顶远望那将得为业的希望之乡,我也祈祷自由的光辉早日照临这东方的大地。 祝福那一切为此而奋斗、而牺牲的人们,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也祝福那似不肯放下流人血之剑和锁链的同胞,因奴役人的,自已也不得自由,基督向你们敞开了怀抱。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愿我的祖国砸碎锁链!愿我的同胞互相携手,在太平洋畔、漠河之滨、天山脚下、喜马拉雅之巅,自由地呼吸!阿门!”(据张国庆先生新浪博客)。
    
    附1: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作为中国民主化的核心战略
    
    唐荆陵
    
    “自从甘地通过非暴力行动领导印度获得独立以来,就有一个陈词滥调,说非暴力只有在反对一个像英国那样的议会民主国家时才能成功,而当反对一个极权政府,如斯大林的苏联或希特勒的德国时就会失败。”
    
    就在Jonathan Schell写下这段话后不久,波兰人民的非暴力抗争运动就瓦解了共产专制。今天,卡廷空难后的选举已经向世界展示了一个成熟的宪政波兰。最近的半个多世纪以来,无论是在社会运动的领域,还是在政治的领域,非暴力行动都越来越具有影响力,并给世界的面貌带来极大改变。
    
    不同类型的非暴力转型
    
    对非暴力行动瓦解专制的有效性的非难,最常见的是说,在某个特定的国家,比如中国大陆,你无法或者不能实施那些曾在某些国家,比如印度、美国、波兰,或者其他任何国家发挥过标志性作用的那些非暴力不合作或者不服从行动。
    
    这种观点的失误在于它以为非暴力行动是某些特定的行动,如果这些特定的行动不能实施,那就是非暴力行动不能实施。他们对人类最近数十年的政治变迁史中充满了各种不同类型的非暴力转型的事实视而不见。
    
    非暴力行动并不是某些确定的行为类别。世界上不同国家的人民都可以享有自由和民主,但他们的法律和生活状态却各不相同。由于文化风俗和信仰、制度、社会心理乃至经济结构和发展水平的不同,必然也会有不同的非暴力行动模式。
    
    非暴力行动从哪里来呢?活泼和富有生命力的非暴力行动发源于非暴力的信念。这样的信念可以是宗教信仰,也可以是非宗教性的信念。在甘地和金牧师那里,对这个词汇都有清晰的解释。当我们内心有对上帝真实的信仰,或者有坚定的信念,无论我们处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都可以对不公义进行不合作或者不服从。这里,又产生了另外一个迷思。
    
    有人声称中国人没有特定的信仰,所以不能开展非暴力行动。但是甘地曾经告诉我们:“我不能要求别人消化吸收它的全部含义,甚至我也不知道。军队里的士兵不懂完整的军事科学,同样萨提亚格拉哈战士不知道完整的萨提亚格拉哈学问。”只是,在开展非暴力运动的整个过程中,让每一个参与者深刻理解和信仰非暴力仍然对行动的成败有重大的影响。
    
    一个真正遵循非暴力行动原则的人是顺服上帝的人,他当然会尽力了解情况和谨慎筹划,但无须知道事情的全部,只将自己全然交托,并努力去履行自己的职分。
    
    今天,对非暴力行动的研究已经成为一门影响广泛的学科。其中,吉恩。夏普先生的成果具有十分重要的实践价值。他在《非暴力行动政治学》一书中将他收集到的各种非暴力行动归纳并分类,列为非暴力抗议与说服、非暴力不合作、非暴力干预三个类别共198种,在今日的社会现实中,其中的大部分行动都可以直接运用或者稍加变通后适用。
    
    以不公义法律对待部分国民(或者殖民地居民)的开明政府和一个践踏一切人的极权专制政府有很大的不同。相对开明的政府固然能够承受更明显的批评和烈度更高的反抗,极权专制政权对有效反抗的耐受却更脆弱,因为前者政权基础更广阔,后者的权力却往往早已丧失了合法性,仅仅因为民众的犬儒而残喘。开明政府的门前经常可以见到各种和平的抗争,一个小小的可见反抗却足以引致专制政权的垮台。
    
    无论政府采取何种组织结构,人都是国家的根基。自由的人民可以被杀害,但不可以被奴役;奴隶建立的政权也只是个新的奴役,所以,不同信念的人们会构建不同的制度。如果制度和社会体系的每一个细胞不在他原来的位置上,就会有最根本的重建。
    
    而自由的制度相信人可以通过个人的努力来更新自己的心灵和行为。这个位置首先是心灵的位置。人通过他自觉的不合作就开始了重建,重建自己、重建社区、重建政治、重建社会。否则,所有的挣扎都只是在同一哲学下继续轮回以前的命运。
    
    滕彪在夏俊峰一案的辩护词中也指出:“我们每一个人的选择,形成了这个制度的全貌。···我们处在苦难和罪恶之中,我们必须去行动,去记录,去抗争——与其说为了一个自由民主的理想,为了我们的后代免于恐惧、免于野蛮,不如说为了我们自己,我们要自我救赎。”专制固然在我身之外,却也在我身之内。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
    
    一个政府,不论是善政,还是恶政,总是要靠公民的积极支持、消极合作和默默容忍才得以支撑。一个身在专制奴役下,愿意通过非暴力不合作恢复自由的人,就是一个愿意悔改的人,他将经常地和仔细地省查自己的生活,看他的所作所为是为专制高墻添砖加瓦,还是为自由扫清道路。
    
    这样的人永远不会没有努力和改善的余地。他还将竭力影响身边的人和社区,并因此而改变世界。他不能等待别人来不合作了之后才开始他自己的不合作,他要做的首先是他自己要开始。如果他要等到什么外部条件具备了,他将永远不能开步。
    
    在非暴力抗争的情况下,人们的抗争行为本身就是在履行人民主权的原则,因此,非暴力抗争的手段和建立真正的人民主权的宪政制度的目的之间是充分适应的。
    
    非暴力抗争不过分依赖参与者的体力或者军事技能,而需要参与者有信心、勇气、耐心,能严守纪律,参与者之间以及对外部都拥有最大的信息公开,所有这些都是在直接行使天赋人权并进行民主与公民合作的实践。他们所做的一切或者是不被法律所保障,或者是不被流行观念和当局所容忍,或者甚至为法律所反对,但他们仍然乐意这么做并坦然承受代价。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儿童,或者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都完全可以成为优秀的非暴力战士。非暴力抗争可以对国民进行最大限度的动员,也必须对民众进行最大限度的动员。这样的抗争行动就不可能被滥用来争夺权力,而只能是改变权力的性质和面貌使之回复到公义和人道的轨道上来。
    
    非暴力原则是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核心原则
    
    回顾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历史,非暴力原则也一直是一个核心的原则。早期的民刊运动,就是在新闻出版领域开展的非暴力不服从行动,一大批勇敢的先行者打破当局对言论工具的垄断,自办报纸和刊物,这些努力有力推动了1980年代的改革,并为整个80年代自由思想的广泛和深入传播奠定了基础。
    
    89年广泛发生的公民运动中,在如此大的规模上和未经训练的情况下,也守住了和平非暴力的原则。90年代中后期的组党运动中,非暴力也是众人公认的行动原则。
    
    非暴力行动开始深入中国社会大致起始于法轮功反对迫害的一系列运动,由于人数众多的修炼者的人权遭到践踏,许多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了持续和勇敢的非暴力抗争,他们卓越的努力对突破信息封锁、对确立信仰自由的原则都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
    
    网络的逐步扩张也根本地改变了中国社会的生态。这样一个将言说和传播集于一体的新媒介开创了自媒体的新疆界。专制权力试图降服这块地方,但遭到网民顽强抵抗。即使面对失去饭碗、骚扰、监禁乃至杀害的危险,网民始终没有停止自由的言说,并不断迫使被当局严密控制的媒体也逐步跟进。
    
    这是一个几乎完全自发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如此广阔,难以捉摸和预测,甚至没有谁去有意识地发起和推动,却逐渐扩大了言论自由的空间。
    
    在民间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中,最广为采用的维权方法也多是非暴力行动。只是脱离专制,走向自由与民主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并不会自发地产生。有志于推动中国民主化的人们应该向人民提供更清晰的行动路线和规划,并不断动员民众来参与,如此才能开辟出埃及的自由之路。
    
    就我个人的经历而言,我在过去的数年中致力于推动各种不同的非暴力行动,不少行动取得了一些效果。一直以来,我所开展的不合作运动都是坚持做小事,我甚至是有意将我所开展的不合作行动限制在所谓“小事”的范畴内。
    
    我确信,我所做的任何一个中国人都能做到,因为在开展这样的行动时,我曾经同样经历那些苦难同胞遭遇的许多困苦和阻碍。我通过我的经验可以看到我的同胞是否真的想自由。我的看法是:如果他们想自由,他们就能自由。
    
    非暴力不合作大都不是政治运动
    
    非暴力行动大都不是政治运动,本质上来说,非暴力不合作和非暴力不服从是信仰和良心运动在政治领域的介入和体现。所以,我们看到无论是甘地还是金牧师,或者达赖尊者,他们带给人们的启迪并不限于政治领域。
    
    同样,非暴力行动虽然可以改变政治,却不是单单在政治领域开展行动和带来改变,他可以在任何领域开展。这让他成为相对安全的公民运动。
    
    专制统治的思想控制中很重要的一环是对教育领域的控制。许多人对反抗的绝望是因为此。对于那些在教科书中以前毒害过我们,现在还继续毒害孩子们的错误、虚假、违反人道、人权的内容,为人父母者不该将它们列出来吗?不应该要求教材编写者更改或者删除吗?
    
    尤其是在一个实行无选择的教材的国家,父母们不更应该谨慎和警醒吗?一个合格的父母,能容忍心灵上的三聚氰胺继续毒害自己的孩子吗?我们却是默默忍受了这些东西这么久!
    
    如果我们在自己的生活中只是关心孩子的动物性成长,而不是孩子的灵魂,我们在社会治理的层面就会收获同样的政府治理模式。
    
    让我们脱离“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的诅咒。
    
    为了满足孩子的物质需要,中国的父母们敢于付出多大的牺牲和爱啊!如果我们愿意将这种奉献和勇敢精神转而用在为孩子的灵魂、孩子的自尊的成长上面的,我们是可以很容易脱离这个诅咒的。我相信我们能做到。
    
    明白这个道理,我们将不再愿意在任何地方作灵魂搅拌机上一个麻木、机械的齿轮,比如:管制言论的官僚和公务员,谎话连篇的教材编者和发行人,传讲洗脑课程的教师,掩盖或者阉割真相的记者、编辑、律师等。我们将愿意尽力通过各种方法反对那些洗脑教材,乃至拒绝再参加洗脑课程的考试等等。
    
    不合作的道路就是如此,为了自由和尊严,愿意承担不便甚至艰难。
    
    在经济领域开展不合作也同样具有重大意义。今天中国城市居民许多沦为房奴或者连成为房奴的资格都没有,另一方面,城市郊区的农民在土地被低价征收后由开发商出售,自己沦为血汗工厂的农民工。
    
    推动和开展三年不买房,或者拒绝按揭购房,或者只购买农民自建房的经济不合作运动(我称之为“土房运动”),这个行动得到充分开展的话,将让城乡经济共享繁荣,而不是象目前这样彼此对立,互相伤害。开展这个行动的最安全方式是农民合作建设房屋,城市居民则可以团体购买。
    
    普通民众广泛不合作的结果将重新塑造社会舆论,这将使社会其他阶层的人员开展不合作或者不服从的风险发生改变甚至逆转。比如,对城管粗暴执法行为的广泛批评已经引起了这个职业自豪感的降低。
    
    同样,对军警屠杀和平民众,或者军警违反中立原则干预政治的严厉和普遍批评以及这种批评的深入和广泛的传播,将极大改变其关键时刻的行动选择。
    
    即使要就我本人的经验要列出重要和可行的非暴力不合作行动,那不是这么文章可以写完的。况且,还有很多人在各自的领域正在和我一样进行着他们更卓越的努力。
    
    我们需要知道的是,公开地、光明地、自豪地推进不合作运动,是我们走向民主、走向自由、走向有尊严的个人生活的捷径。在这逐步脱离邪恶的过程中建立了公民之间的爱、信任和合作,就奠定了国家自由的根基。
    
    北京之春
    
    附2:公民不合作运动入门训练(版本日期2013.4.25)
    
    唐荆陵
    
    本训练可以自我完成。你可以会同5-15位好友,按3-5人的规模分组,选取一本关于公民不合作(非暴力抗争)的经典著作,对照问题先各自独立地完成书面(务必按此操作)的回答,再依次进行小组内和小组间的交流、探讨、说服,然后对照经典进行对比,修正认识中的错误,寻找最大的共识,最终在你们的整个学习小组中形成共识就成功了。
    
    应该注意,这不是有标准答案的考题,而是指引我们寻找共识以及提高行动能力的训练方法。
    
    1、你所理解的民主化的必要和完整的指标有哪些?你认为中国该如何实现民主化(或,你将指引中国人民如何实现民主化?)?
    
    2、你个人将如何参与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扮演什么角色?
    
    3、关于公民不合作运动,你所理解的定义是什么?
    
    4、你所知道的最权威的定义来自哪里?是什么内容?
    
    5、你的个人理解符合通用的定义吗?公民不合作运动的核心原则是什么?
    
    6、请你在中国49年之后的历史中指出5个类别的公民不合作行动,个人的和集体的请至少各举出一例,自发的和自觉的各举一例,请你估价这些行动的意义。与你的分组成员讨论并确定你们的结论,推举一位发言代表与其他组分享和辩论。
    
    7、在中国的语境下,你如何判断一个具体的行动是属于公民不合作还是属于与邪恶和不义合作的范畴?每个小组的一个成员提出三个类别且分属于不同社会领域或阶层的行为,与你的分组成员讨论并确定你们的结论,推举一位发言代表与其他组分享和辩论。
    
    8、中国目前规模最大,取得行动效果最显著地公民不合作运动是在哪些领域发生?主要行动的模式和精髓是什么?是自发行动还是自觉的行动?你的理由?
    
    9、中国49年之后持续最长的公民不合作运动是哪个领域和群体的?效果如何评价?
    
    10、49之后中国最具有自觉性的公民不合作群体有哪些?各自特点和因由分析?价值评价?
    
    11、当前中国最富裕的公民不合作运动是什么?具有什么特点?
    
    12、当前中国最活跃的自发性公民不合作行动是什么?在2013年有一件取得全国性的显著效果的公民不合作行动,是什么?有哪些特点?
    
    来源:对华援助协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312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郭宝胜:严判曹县家庭教会为那般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一)
·郭宝胜:连李鹏都不如的冷血梁振英
·郭宝胜:对“见好就收”说两句
·郭宝胜:对香港时局的分析与预测
·郭宝胜:“中国特色神学”是什么货色?
·基督教中国化的实质是非基督教化/郭宝胜
·与狼共舞者必祸及自身/郭宝胜
·六四26周年祭天安门双亲弟子郭宝胜
·郭宝胜新著《拆不毁的十字架》揭示中共强拆十字架原因
·郭宝胜:拆毁三自教会教堂十字架,中共宗教政策出现文革化趋势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 卜少夫傳
  • ABC神学的蔓延
  • 香港需要放放血
  • 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 香港运动延烧大陆人发声为何那么难?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国庆还是国难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9.軍委主席行【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理應兼國家元首,兩職
  • 胡志伟介紹《國共名將風雲錄——抗戰篇》
  • 谢选骏共产党有多少钱
  • 陈泱潮8.中國光榮革命所要建立的【聖君立憲民主共和憲政体制】六
  • 曾节明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疾病、健康
  • 谢选骏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 陈泱潮7.中国唯有【聖君立憲-光榮革命】,才能为万世开太平
  • 曾节明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 姜维平薄熙来秘书车辉何以成为监狱贵族
  • 谢选骏毛泽东集团的“弃程”诈骗——新民主主义论
  • 陈泱潮6.党天下和家天下一样寿命有限,不可能为万世开太平
  • 李芳敏14400015他是那創造眾人的心,了解他們一切作為的。
  • 谢选骏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 陈泱潮總論5
  • 谢选骏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梦、梦境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国防官员:不寻求与中国脱钩 新兴国家崛起不意味对抗
  • 中国外长谴责香港的暴力是“无法接受的”
  • 王毅:法中将签数十项合作协议 中欧无根本冲突
  • 陈同佳案:管浩鸣政协委员身份疑复杂化了
  • 惊传泰国王突剥夺新王妃头衔
  • 潘基文率国际众名人参观韶山毛泽东故居引猜想
  • 超美又一例 胡润说最值钱新创公司在中国数量也超美
  • 法德在是否允许英国推迟脱欧日期上存在分歧
  • 外交暗战急 美大使呼吁北京松盯美国外交官
  • 威廉与哈利王子哥俩感情真的不好了?
  • 韩美关系败象? 美大使官邸遭亲平壤人越墙侵入
  • 台湾质疑港人杀港人为何香港不审
  • 香港反送中的“蝴蝶效应”
  • 北京香山论坛官方鹰派学者警告:中国有能力摧毁美国
  • 卢浮宫举办纪念达芬奇逝世500周年展
  • 智利:社会风潮骚乱酿7死 总统称进入交战状态
  • 加泰或再学香港反送中: 蒙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