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光:周永康案虎头蛇尾之政治解析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6月26日 转载)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6月11日,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王”、“维稳沙皇”周永康的案子经过天津一中院秘密审理,一审作出宣判:以受贿、滥权、泄密三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出现在央视荧屏的周永康老先生再无往日奕奕神采,显得面容憔悴、神情萎靡,尤其是他那一副白发苍苍、步履蹒跚的衰老模样,与其既往“光辉形象”形成极大反差,令人百感交集。没人知道周永康的满头白发是在被捕之后焦虑过度一夜白了头,还是以前就白了,却被他染得乌黑锃亮。一年半不见天日,周永康不光是变老了,也变得柔弱、温顺了,他当庭作俯首贴耳状,“认罪悔罪”如仪,服从判决、不上诉,甚至还强打精神,发表了一篇赞扬“我国司法进步”和讴歌当局“对我问题的依纪依法处理,体现了全面从严治党、全面依法治国的决心”的即席“重要讲话”,让人“感觉怪怪的”。平民子弟和红二代高官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与周永康的老友薄熙来相比,不能不承认,法庭上的薄熙来还是原来那个气宇轩昂的薄熙来,而法庭上的周永康却让人恍如隔世,不敢相认,只有最后这几句吹捧当朝的官话,才让人又找回了政治局常委的感觉。

    
    周永康案堪称惊天巨案,就这么骤然收场,黯然落幕,一审判决的消息居然都没能上官方主流媒体头条,这多少有些出乎意外了。因为周永康案是习近平、王岐山反腐败打大老虎的突破性事件、标志性工程、经典性案件,此案一出,凯歌高奏,举国欢腾,举世瞩目——习近平之威望陡升,王岐山之声誉日隆,十之七八,就建立在此案之上。打个比方,若说薄熙来案是胡温旧政之墓的最后一锹土,周永康案则是习王新政之碑的第一块基石,因为王立军薄熙来事件对胡温是一个出其不意、突然爆发的丑闻,而周永康落马则是习王先发制人、反腐建功的天大喜讯。
    
    为了打下周老虎,习近平、王岐山曾经“也是蛮拼的”:从“四川帮”、“石油帮”到“秘书帮”、“政法帮”,李崇禧、李春城、郭永祥、谭力、冀文林、李东生、李华林、蒋洁敏、余刚纷纷落马,我牵出你、你扯出他而中箭倒下的省部级高官有三四十人之多,光石油系统与周永康有私人交情、有利益关联的国企高管就被接二连三拿下了一百多人,甚至连一众央视美女也花容失色,被周案惊天动地的声势吓得不轻,更不必说周氏亲随党羽、周家亲戚六眷,早已经被悉数拿下。其间经过了多少周折,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啊!费了这么大的劲,难道就是为了今日之悄悄审判、草草了事?
    
    中纪委办周永康的案子,简直办成了一场战役,一场势如破竹的打虎围剿战。王岐山的智谋、胆略令人叹为观止,中纪委的形象、声誉一时达于顶峰。官方媒体甚至总结出了“剥洋葱”战法、“先打外围、后取核心”战术,可惜,此种战术只是一条试纸,用过作废,下次无效。到了围剿令计划一役,原本也是要采用剿周战法,从“西山会”、“山西帮”成员入手各个击破,但对方已有防备,外围尚未肃清,位于核心层的令计划之弟令完成望风而逃,逃跑时不忘携带出去数目不详的巨款和数目更加不详的党国核心机密,于是乎,“剥洋葱”战法也就没法完成了,不得不临时改成擒贼擒王老战术。令案办得远不如周案那般精细,那样利落,而令案之后,虎情反转,打虎行情一日不如一日。“庆亲王”一触即跳,加倍反击,岂容你从容布置、先外后内?其反击范围之大、效率之高,实不亚于习、王出击的力度。周永康案锤炼出来的反腐战术似成绝响,今后只怕再无用武之地。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集权无度,内凶外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其内政外交乏善可陈,而习在民粹中间的正面形象与高大上声望所从何来?说来说去,尽在打老虎一事而已,而打老虎的成功与胜利,则集中体现于围剿周永康一役。由此可见,周案对习近平、王岐山的个人声望和政治走向具有重大意义。故此,人们原本以为,周永康案是一篇大文章,习、王一定会大作特作,要做成铁案,做成“依法治国”的样板,做成“不信邪”的经典,才肯善罢干休。大好的题材岂能虎头蛇尾,轻易放过?
    
    就在三个月前的“两会”期间,高法、高检的领导也曾经信心满满地公开预告,周永康案将“依法公开审理”,且“不排除微博直播”。“人民群众”于是翘首以盼,希望看到一场精彩与激烈程度不亚于薄熙来案的庭审肉搏大戏。这样的民意期盼非常廉价,完全合理,顺乎天而应乎人。这是习王新政最大的广告、最好的宣传品啊,公开审理周永康有什么不可以呢?两年多了,就这么一点儿拿得出手的政绩,习近平有什么理由不把周永康案大张旗鼓、轰轰烈烈地审下去?审出威风,审出高潮,一俊遮百丑,何乐而不为!
    
    所以,当周永康该审未审之际,人们的疑惑仅在周案为何延期、要延到何时,很少有人想到,习近平已经改了主意,周永康案公开庭审被悄然取消,就连不公开审理应提前三天公布理由和开庭日期的法定程序也一并悄悄取消了。好嘛,到底是红二代,有毛泽东传下来的“红色基因”(此为习近平语),说打虎,人家就敢打虎,说不公审,人家就敢不公审,只要无法无天的毛脾气一上来,“依法治国”的招牌可以摘下,司法程序的过场也可以不走。
    
    有些人认为,是薄熙来有惊无险的当庭翻供让习、王丧失了公开审理周永康案的勇气,我以为不然。正因为有薄案在先,当局理应早就吸取了教训,做好了准备,做足了功课,已经有了从容应付、正常化解周永康当庭翻供的多套预案才对。次者,与薄熙来案只抓夫妻二人、放过薄氏家族不同,周永康的一家老小和他所有的亲信党羽几乎全都抓在中纪委手里,即使周永康胆敢当庭发飙,谅必也会投鼠忌器,其翻供或“揭发”言论不至于出格,其法庭破坏力应在当局可控范围之内。再次者,以薄熙来案公开审理的效果而论,薄熙来在法庭上突然翻供,而法院不改初衷,仍然不加掩饰将庭审过程及时以微博公布,此事于中国司法和中共当局的形象而言,不仅丝毫无损,反而大有加分之效。公开意味着自信,透明意味着公正,毫无疑问,一个在法庭上对自己自证其罪、对政敌歌功颂德的周永康,比一个在法庭上慷慨激昂、高声狡辩的薄熙来,前者对中国司法公信力的打击更大,这是一清二楚的。有被告人当庭翻供是正常不过的事情,而若所有被告都唯唯诺诺、认罪服法,倒是极不正常——如果每个大老虎都成了周永康这样,那还要司法审判干什么,直接由中纪委包办代替就可以了。
    
    综上所述,几乎可以肯定,习近平之所以取消周案公开庭审,其所顾忌者,并非公审的不确定性对于舆论、民意和国际观瞻所产生的不良公共效应,而是担心公开庭审在羞辱周永康等习、王对手的同时,也极有可能将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真相和习、王本方的弱点公之于众;再者,公开审判周永康必物伤其类,对中南海某些已经对周案进展深感不安、极其不悦的幕后大佬——尤其是对于传说中的“庆亲王”、“铁帽子王”——产生不必要的刺激。又或者,习、王处理周永康案的方式已经受到了政治老人的苛责,回避公审是迫不得已之事。无论如何,两年多来一直以高姿态反腐的习、王终究是放低姿态了,看起来,笔者关于“打虎已近收场时”的预言大概是不幸而言中了。
    
    周永康的受贿金额比薄熙来多五倍,因其权力之大、职位之高,使其犯罪性质比薄熙来更加恶劣,但周和薄一样领受无期徒刑,而不是与其巨大的贪腐数额和严重性质更加适宜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此种轻判的理由,我认为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借此机会重申:不管犯了多大的罪,“入局不死”是党的铁规矩,即使只判死缓也不行。而且,就周案而言,政治老人若要尽快“捞”他出狱,就必须为周永康保外就医提前创造法律条件。依现行法律之禁止性规定,死缓犯人在两年缓刑考验期内不得减刑、假释,也不得保外就医,而其他任何刑罚均可不受入狱时间的限制以“身患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或“年老多病,已失去危害社会可能”等理由立获自由,所以,不排除周永康的无期徒刑判决专为免除周氏牢狱之苦而设;如是,则必定是政治老人干预司法审判的结果——而干预周案判决的政治老人,想必就是素有“讲义气”名声的“第三代核心”江泽民和江的老搭档曾庆红。
    
    想当年,黄菊的案子已经暴露,却被强行压下;程维高的案子引发河北官场地震,其树敌众多,声名狼藉,河北同僚几乎人人痛恨,却只以开除党籍、行政降半级结案,而且还故意放走了他儿子程慕阳及其巨额赃款;江泽民的秘书、忠心侍奉江氏数十年之久的贾廷安虽是大老粗烧锅炉出身,毫无军队资历,治军一无所长,但并不妨碍此人获授上将军衔,且在军委颐指气使、权势熏天,习近平、王岐山明知贾廷安是王守业、谷俊山的靠山,却拿贾一点办法也没有——江泽民执意庇护的人习近平仍然是不敢动的。这些事情都是因为江泽民念旧情、“讲义气”,是一位体恤部属的“好上司”。周永康是江泽民亲信,但周案事已至此,已成习、王打虎的象征,江泽民救不了周永康的人,减不了周永康的罪,只能让周少受几天牢狱之灾,这也算是“讲义气”的了。
    
    周案判决书另一个奇异之处,是除了周氏家人之外的其他涉案官员只提到了蒋洁敏、李春城二人,其余的同伙、党羽虽然早已落网,想必也早已招供,却于审判中一字不提。判决书不仅对民间盛传的周永康与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结成“新四人帮”阴谋从事“非组织政治活动”的问题予以回避,对早已为国人共知的周永康在王立军事发后试图包庇薄熙来蒙混过关,在令计划儿子令谷车祸身亡后帮助令计划掩盖真相、干预调查等犯罪行为未置一词,对周永康利用中共维稳政策大肆扩张个人权力,任用私党、巧取豪夺的行为也完全无视,甚至对周永康为李崇禧、郭永祥、谭力、冀文林、李东生、李华林、余刚等亲信部属谋求官职,为四川黑社会老大刘汉等人提供司法庇护,为其央视诸位情妇谋官、谋利也全都放过······这些事情均涉嫌滥用职权无疑,详查严审,以儆其余,这是绝好的机会,可是,习近平为什么要悄悄绕过,置之不审呢?
    
    真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抓人的时候,恨不得掘地三尺,一个不留,把周永康的亲信爪牙抓了那么多,审判的时候,却又装作那些人与周永康案件毫无瓜葛;起诉之前,官方媒体对“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口诛笔伐,万炮齐轰,咬牙切齿,恨不得食肉寝皮,审判之际,却又试图让全国人民相信,周永康只是个独行侠,除了老婆孩子和一两个亲信,其他官员概不勾搭。如此这般,习近平、王岐山不是自打耳光吗?
    
    前年处理薄熙来案,将已经暴露的路线问题贪腐化、政治问题司法化,习近平已经白白浪费了一笔天赐的反左资源。如今虎头蛇尾处理周永康案,重抓轻审,把司法程序当儿戏,习近平糟蹋了自己辛苦挣下的反腐资源、法治资源。不因薄案反左,或许出自习近平的本意——薄、习二人虽是政敌,但对局部复辟毛体制的立场却大同小异;而不以周案强化司法反腐机制,则预示着习王新政濒临破产。过了这村没这店,像周永康案这样的大好机会,在习近平余下的政治生涯里,未必还有第二次。
    
     2015-6-12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018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金家父子的“艺术天才”与习近平的“文艺座谈会”/杨光
·巴东警方,该拘捕的可不止邓玉娇/杨光志
·杨光远手表这么快就鉴定出来了?/刘善祥
·四川省军区大换血 杨光跃升任司令员 (图)
·杨光跃少将任四川省军区司令员 李亚洲不再担任 (图)
·湖南上栗县人大原主任杨光明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云南交通厅原厅长杨光成非法持有枪支弹药被起诉 (图)
·原云南交通厅党组书记杨光成被采取强制措施
·云南交通厅书记杨光成被查 曾公开要求配好车 (图)
·江西上栗县人大主任杨光明涉严重违纪被查
·杨光:“六四”不平反,改革没希望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张志新获奖与杀鸡儆猴
  •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浦志强自相矛盾
  •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 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 穆斯林不能回家
  •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 要求国务院中央军委向人民公开国庆活动账单
  • 博客最新文章:
  • 少不丁吃中国这口饭(林夕)
  • 陈泱潮習近平必讀:中共國【聖君立宪-光榮革命】64条理念與政纲/
  • 谢选骏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 徐永海10月17日被上岗的徐永海致信肢体朋友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养生
  • 谢选骏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 高洪明美国有虚伪的言论自由而中国真真无言论自由
  • 陈泱潮祭先父趙紫陽百歲冥壽文(文:趙家兄妹)
  • 曾节明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 金光鸿赵紫阳是大丈夫
  • 陈泱潮視頻:邓聿文、裴毅然、罗慰年:香港局势分析中国模式批判
  • 谢选骏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 李芳敏14400012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
  • 井中蛙我也要信耶稣(小品)
  • 胡志伟卜少夫傳
  • 谢选骏ABC神学的蔓延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务实务虚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熟食名厂进攻零防腐剂美味熟食市场
  • 墨西哥警方遭重武攻击后 释放大毒枭古兹曼之子
  • 脱欧协议关键时刻:英国下院明投票表决
  • 耿爽:中国政府从来没要求NBA开除莫雷
  • 被责支持香港示威者 苹果下架软件 总裁赴北京晤高官
  • 中美合拍雪人奇缘出现九段线招致亚洲多国不满
  • 中俄支持马杜罗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蓬佩奥称是笑话
  • 赵紫阳辞世14年后被安葬北京民间公墓
  • 台湾逾四分之一F-16战机躺在工厂等候改装
  • 引爆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男子同意返台湾受审判
  • 受到北京瞄准的香港亿万富翁
  • 反修例刺激素人参选 区选罕见无人自动当选 战情激烈
  • 施政报告评分历年新低 林郑月娥首与网民沟通反应不热
  • 扎克伯格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 谈及政治广告、中国网络审查
  • 林郑参与脸书直播被问“五大诉求”:其他四项诉求难以答应
  • 岑子杰遇袭后呼吁成立独立调委会 林郑谴责暴力袭击
  • 委内瑞拉获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的席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