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海军蓝:二十六年前的随想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6月21日 转载)
    
    作者:海军蓝(中国福建,16岁)
    

    平成二十七年,似乎血色又退了,是尘埃盖住了那暗红暗红的血迹。
    
    今天,我再次来到这里,尘埃盖住了血迹,但是空气中人漂浮着血腥,二十六年了,一直没变!
    
    二十六年前,那场风拂过整个中国,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民主自由,那场风带来了世界的期待,带来了国家的希望,那场风是孩子们吹的。
    
    然而专制者却将这风视作幽灵。这些丧心病狂的专制者让手中的恶人挥洒流言,这些流言使孩子们不忍再闻、不忍再视。可是,民主之风拂遍了全中国,自由之风随着云朵一起滋润着这土地。
    
    终于,连专制者手下的恶人们也获得滋润,反省自身,最终在风中起舞。
    
    那年的春天,有花香,有清凉。
    
    (二)
    
    专制者们震怒了!他们警惕着注视这场变乱,此后流言铺天盖地的飞着,是那么的刺耳!
    
    然而流言无人相信,反而有越来越多的御用恶人们一波波觉醒,开始和着这风声一同呐喊。
    
    孩子们用生命为代价呐喊着,为了这片土地的明天。
    
    专制者们咆哮了!他们像疯狗一样嘶吼。皇军开始战斗,把当局中的善人咬走。
    
    皇军入城了,这次没人为他们摇旗。学生和群众们拦着他们,希望通过晓之以理、斗之以情来让他们醒悟。
    
    他们成功了,但是也失败了。
    
    (三)
    
    这时皇军已经得到命令,第二天凌晨前完成清场!他们开了第一枪。
    
    枪声和惨叫声不绝于耳,坦克和装甲车碾压着人体,哀鸿遍野,这是怎样的成功!
    
    孩子们依然坚守在广场,他们没有料到当局竟然如此残暴,他们精疲力尽地在帐篷里酣睡。军人在纪念碑底座,杀害了所有不愿退缩半步的孩子们。
    
    在夜色中,哪里有怒吼,哪里就响起枪声。在反复的杀戮中皇军士兵不亦乐乎。
    
    这是一个恐怖的夜晚。
    
    攻占天安门后,北京成功地从“暴徒”手中解放了。皇军的最后一件善举是火化学生的尸体。
    
    流言再次席卷,枪声已经击破人心,留下暗红的血迹,直到王维林的出现,”螳臂挡车“的他吓坏了那些士兵,或许坦克里的士兵已经做贼心虚了吧!
    
    可是他们的作用也只是暂时的。专制者的媒体机器不断煽动着”平暴”的社论,闲人们扮演起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角色。
    
    他们不断制造恐怖,使人民群众拥护自己,这是他们——中共一直以来的手段,只是在这场大屠杀之前,他们还暂时披着人皮!
    
    一时间,所有人对这场大屠杀都只字不言,哪怕是那些心中仍然愤怒的群众。
    
    (四)
    
    平成四年,刽子手开始让空气中弥漫着金钱的味道,尘埃渐渐地覆盖了暗红的血迹。
    
    “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去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
    
    随着时间流驶,势利和媚权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共识,麻木成为国人的基本特征。或许哪天,连淡红的血色和空气中的一丝丝血腥也消失了,只留下权的色彩、钱的气息。
    
    在窒息的愚昧中,依旧传来声声呐喊,那是抗争着的声音。
    
    也许,希望正在前方。
    
    来源:纵览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04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我习近平发动二次六四 跟技术官僚拼命了/何岸泉
·从谎言到屠刀只有一夜之隔——孟浪编《六四诗选》 (图)
·余英时:共产党对六四的恐惧已超乎常情
·张思毅:五君子义薄云天 悼六四何罪之有
·时间改变不了中共屠夫的本质-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陈维健
·吴祚来:反思──激怒与被激怒在六四过程中的效应
·朱欣欣:反思六四 超越六四
·晓明:从“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事件中应该总结和反思什么?
·六四前夕当局扩大抓捕范围,国际社会继续关注/施英 (图)
·章小舟:中共之首的漫画作秀不挡六四屠城
·话“六四血卡”--我对你们的几点意见/李布然
·六四是中共被历史唾弃的分水岭
·六四:是一种思想/武振荣
·六四的日子/杨晴
·前六四学运领袖封从德:中共有4000万线人 (图)
·天安门母亲:新领导人不能再绕开“六四”
·六四国耻日,我们要呐喊!/张寿光
·“六四”二十三周年祭/风吹雨
·彭涛给政治局常委的公开信:六四23周年祭,重提北京学生七点要求
·钢琴家郎朗回避六四 枉称艺术家/祖儿
·曾参与六四屠杀的中共前领导人乔石遗体告别举行 (图)
·绝食纪念六四遭拘留 广西端启宪获释 (图)
·因绝食纪念“六四”的南宁民主人士端启宪获释回家 (图)
·支持“六四”镇压保守派大将乔石病逝 (图)
·六四关键人物乔石病逝 曾颁发屠城军人纪念章 (图)
·被指默许李鹏戒严 乔石是六四关键人物
·支持六四镇压原人大委员长乔石病逝
·人权捍卫者佩利(程婉芸)穿黑衣纪念六四遭刑拘 (图)
·尚宝军、石永胜律师会见声援六四被刑拘访民未果 (图)
·鲍彤结束六四被旅游返京 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张博树:六四事件打破了中国思想界的基本共识 (图)
·六四26周年祭天安门双亲弟子郭宝胜
·专访天安门母亲:“六四”26周年的祭奠与烛光(一)
·悼念六四多名民主人士遭秋后算帐 (图)
·北京网友韩冰纪念“六四”26周年被警带走后失踪
·广州刘少明、北京韩冰因“六四”被抓
·六四26周年期间 多名民主人士遭软禁或被旅游 (图)
·六四期间 贵州浙江多名民主人士遭软禁或被旅游 (图)
·六四当天太敏感 在京访民今天缅怀先烈 (图)
·北京公民叶红霞疑因涉“六四”被以寻衅滋事罪刑拘 (图)
·山东临沂六四期间将维稳延伸到了台湾 (图)
·成都上访维权人士何艾芩、王蓉文六四期间被强制“旅游” (图)
·六四前夕北京维权访民遭追捕 (图)
·杨光:“六四”不平反,改革没希望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六四受难者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七)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七)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