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缅北是形成民主势力的第二个延安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5月09日 来稿)
    
    ——率先强大起来才最是当务之急
    

    不管什么人,谈到缅北是形成民主势力的最佳处女地,就有一些网络蠢人摇唇鼓舌地跳出来大持否定意见,特别对号召华人帮助果敢地方武装的同盟军抗拒缅甸政府军的呼吁使一些一知半解之流认为是在鼓动中国人去缅北做那无谓的炮灰,已使真正在实际斗争中获取民主硬件实力的同仁大跌眼镜。那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思想认识的人却无法知道,没有战火中的洗礼,很难在独裁地域里给人民养出现时代的属于民主范畴的中坚力量。
    
    更不清楚,任何地域,只要能用战争发展民主势力,都可以被我所用。甚至是,中共独裁者害怕的事,那些中国所谓的民主信仰的文弱书生也跟着紧张,而且还有些不屑的心态。是的,鄙人也不否认,简单地为独裁的彭家(同盟军)做战士,是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果敢同盟军不外是彭家培养的一支为彭家效力的地方武装(土匪)。
    
    同时,我们所看到的是什么人来缅北发展?如何发展?首先我们不赞成分裂缅甸,更不赞成牺牲缅北利益,我们所该做的是如何强化缅北的经济实力和拥有完美的经济王国。这一点的不同也就必然在缅北立住阵脚。并能够按照我们的民主思想进化缅北地区的民主制度。因为缅北今天不外就是没有什么正规的国家制度,仅仅的是军头说了算的相当地微妙。
    
    当然,我们需要做的是在缅北如何得到话语权。而且,过去的一味的与某些独裁势力叫阵的形式应该改变。我们最最需要的是如何强大起来?一旦拥有了势力,我们能获得到话语权后,对独裁者可以说“不”的时候,再在政治上阐明自己的观点也不迟吧?
    
    特别是,作为弱势群体的我们,在中国境内,不论如何力争,也无法获取到经济上的主动权,而在缅北却能够获取到主动权。这是因为缅北地方势力几乎没有什么经济基础,他们不得不依靠外来的经济实力来帮助他们把经济搞起来。所以我们如果有一些经济基础,把其转移到缅北来,首先在缅北发展属于我们民主圈子里的经济王国,不是什么神话。而且利用经济这个武器,完全可以取代缅北地区的寡头控制。
    
    关键是:我们具备什么智慧?拥有什么人才?能否看得到未来?如何把缅北变成不可被动摇的延安第二?
    
    大家都该知道,当年共产党与国民党共进退,最后从弱小走向了强大,不就是因为有了国民党的外衣吗?国民党虽然在形式上消化了共产党,可是共产党人不还是最后走向被废除、被镇压以后最终取代了国民党的成功之巅吗?如果作为有政治思想的人连这一点道理都不能接受,还能说是什么政治家吗?就怕连政客的称谓也不配!
    
    不论什么地方,不论什么人,只要是从独裁的统治中跳不出来,而且依然助纣为虐,那么迟早都会被历史淘汰。缅北的同盟军也好,中国的共产党也罢,缅甸的军政府也在包括,只要不接受民主硬件,最后被铲除绝不会再是玄虚。也就是说,今后被历史淘汰的不是某一个人的问题,也不只是某一个党的问题,而是一个不适合群体利益必须被淘汰的根本问题。那种陈旧的统治手段被新生的民主纲领所取代,已是社会政治发展的需要。
    
    但是,不论在哪里,新生的力量强大不起来,就想取代陈旧的国家镇压机器,都是纸上谈兵。
    
    眼下,鄙人仍然也提倡在缅北发展,首先利用同盟军需要人力资源之时,来到缅北,立足缅北,共同发展,那是因为在中国我们没有合法的、不受禁锢的发展土壤。而我们这些有民主思想的人,在缺少经济实力的前提下,除了用命无它可代之时,就只有利用各个基础,集中在缅北地区、并生存下来,就是一大成功。
    
    民主人士如果能在缅北具有几万人立足的话,缅北将是什么状况?所以,我们提倡在缅北搞活经济,就是想利用缅北这块自由的土地发展、聚集和改造民主信仰的人们和一些不具备民主思想的人为民主事业而奉献。
    
    在果敢,同盟军不过千人,就能令缅甸军政府大大地头痛,而我们若是有几万人呢?退一步说,我们也有千人兵马呢?缅甸军政府会对我们什么姿态呢?即使中共对我们又会是什么姿态呢?那么势力的倾斜以后,我们的话语权将是什么样子?中共对我们的看法会是什么样子?
    
    而在中国,甭说聚集几万人完全不可能,即使聚集起来,不被中共的伞兵武装或什么特种部队剿灭?更不要说能令中共缴械投降了。而在缅北,由于我们的政治纲领先进,人文素质高了许多,缅北不入我手?还能在谁手上?
    
    当然,来缅北发展,就需要有一定的思想转变,首先要改变那种反共的言论,反共的激情,反共的理想,而是脚踏实地地为最后占领缅北做好前期经济发展工作。
    
    大家首先要清楚,整个缅北地区,地方武装不过5万人,又不过是些虾兵蟹将,没有什么思想,没有什么信仰。在未来的争锋中,岂能是我们这些怀抱家仇国恨、并有远大理想的民主信仰者的对手?
    
    更况,中国拥有民主信仰的人何止百万之众?一旦被我们聚集起来,那是什么政治情景?
    
    (缅甸政府军之所以连这五万兵力的地方武装都收拾不了,那是因为缅北不仅有复杂的地理和民族,还有的是政治纲领已经不适合缅甸人民的基本需求。而我们来缅北,能够统治缅北,就是有先进的民主思想改变缅北。甚至,我们不力求改变缅北的旗帜,但使缅北率先实现民主制度,就能从独裁地域的中心开花结果,直接影响独裁者改变他们的顽固立场)
    
    也就是说,我们不仅仅是不为做果敢同盟军的炮灰而来,也不是为做缅北地方武装的炮灰而来;我们是有理想、有抱负的群体,更有先进的民主思想。仅这样选择,我们就能在未来的生活与工作中,发展中,为改变缅北政治理念拿到我们的话语权!只要我们是真心为缅北人民率先走向民主社会而来,我们的目标还会远吗?
    
    一旦我们在缅北拥有了民主、自由环境,中国的民主、自由环境还难打造吗?
    
    如今的缅北,在我们的权威影响下,率先走向了民主,那么,于缅甸、于中国,难道不是好的影响吗?
    
    过去,我们在国内一味地对抗,一味地对立,一味地我行我素,一味地揭露共产党的丑恶,可我们得到了什么呢?还不是一再地受害,一再地失败,一再地前程渺茫,一再地怀才不遇?是的,共产党在民主群体的直接影响下,是到了强弩之末的时刻了,可是,不说事业未竞,就说若是共产党倒台以后,我们该为国家做些什么?甚至我们为人类社会再做些什么呢?
    
    鄙人之所以也提倡中国有志青年到同盟军去与同盟军战士并肩战斗,并不只是作为同盟军的一员去接受战火的煎熬,而是看到民主壮士能够在这一残酷的战争环境里、更能凝结出战斗的友谊,形成自己的有生力量,制造成具有势力的民主身份。虽然是这种力量的形成,很难说能不能演化成更加利于中国民主事业的力量,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些人很容易拥有武器,成为民主力量的主要生成部分。
    
    只不过,赤裸裸的与中共捉双放对在今天未免是螳臂当车,虽然也应该有一些人去那样做,但我们所该做的与那种不同却依然是为了实现民主事业就不可以自己形式地存在了么?所以,我们提倡来缅北发展的意图其中就消除了与任何势力为敌的想法,特别是不与中共为敌也摆在了我们发展日程中来——我们也不反对一些民主人士继续与共产党叫板,但只要想在缅北做大,我们就决不会参与反对中共的任何事,也不会允许任何人借助我们的条件去做反对中共当局的任何事。这不是说我们不愿意与中共为敌,而是一样地连做梦都想独裁者早日寿中就寝,然不与中共为敌是政治斗争的需要,我们要做的是率先在缅北强大起来。
    
    以后,我们不做空谈家,也不想做失败者,我们需要与大家一道,真正地走起来。过去,我们奋斗了20余年,独裁者不仅没有被铲除,我们却成了最大的受害者,不仅如此,我们的人民,所蒙受的损害越来越多。而民主信仰者到今天依然是一盘散沙,这是为什么?难道不值得我们反思吗?
    
    退一步说,我们之所以能被独裁者处处强奸意志,那是因为我们仅仅具备被强奸的条件而无实力反抗。如若有一天我们也具备了与独裁者一样强奸的条件以后,我们不做强奸的事就够了。不仅如此,我们还要颁布法令,完全杜绝强奸他人意志的人能够无法强奸。
    
    现在,在缅北现实中,发展自己的势力,直接服务于缅北,那是可行的具体策略,也是一种战略上的正常转移。一旦我们在缅北成功,我们就有了话语权后回过头来给中国独裁者说一些我们的想法,甚至在实力上能够影响独裁者的政治决策,同时还能影响缅甸军政府的决策。何况,要我们凭现在的状况去影响任何独裁集团按照人性的轨迹发展,那是对牛弹琴,人家也不“鸟”我们?
    
    而在缅北,虽然缅北土地上的人们思想落后、经济贫穷,但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地来缅北发展,不仅能帮助缅北人民发展富强,还能在体制上加以我们的影响。
    
    一句话,我们来缅北的主要目的就是必须得到话语权。
    
    之所以选择缅北发展,是因为我们在缅北按照自己的实际模式并不违反缅北的游戏规则、就不会受到流氓阻拦,更不会有被叫停或被抓捕的影响。因为这里原本就是能成长可繁衍新生力量的处女地,而不是在中国,大家在一起吃一餐饭,喝一杯茶,就被成了“颠覆分子”,无辜地被绑架到监狱里去。
    
    是的,同盟军是彭家一手创建的,也成过一时的气候,但今天的彭家依然是鼠目寸光地控制着同盟军,令我们看到的是:凭着我们的政治智慧,完全有能力改变同盟军的政治纲领。这是我们帮助同盟军的主要原因。况且,他们彭家的对手尽管是缅甸政府军,但这个缅甸政府军由于也是独裁政府,更没有什么远谋,才有利于我们能继续与之变相抗争中立足缅北。
    
    如果缅甸政府军是缅甸民主政府的军队,那么还会有独立武装的缅北地方政府吗?作为我们,虽然怀有国仇家恨,如果缅甸进入了民主社会,那么我们所承受的福祉还会是假的虚的吗?所以,我们选择来缅北,不是为恶化缅北的社会环境,而是借助我们自身的条件,来完成我们的光荣使命——缅北率先实现民主社会。
    
    回过头来,我们在网络上,看到:整个《动态网》版面,首要位置基本都是“法轮功”信息,尽管我们对这种声音落有微词,或嫉妒,但不得不承认,“法轮功”的影响,大于任何民主的声音。中共镇压“法轮功”信仰者,就是因为“法轮功”的影响如雨后春笋。而共产党的腐臭恰恰与“法轮功”相互间产生了微妙的互动。共产党更是如那过街的老鼠。
    
    而在国内,“法轮功”信仰者的执着令我们这些民主信仰者十分地汗颜。如果我们的信仰者能够把私心放在后面,全力为民主事业献身,那么我们还会像今天这样无所事事吗?
    
    如今,共产党每月烧掉一千亿美元自救,无法在经济上自救,更改变不了四处是敌的状态,就有人为之惋惜,有人为之忧虑,有人为之微笑,更有更多人盼望着独裁统治的结束或倒掉。总之,独裁者很有钱,但必须无奈地烧钱维稳度日,所以对收刮民脂民膏方面是不遗余力的。
    
    而我们民主信仰者就是因为没有钱财,才导致了我们做不成许多事情。中共流氓当局最害怕我们拥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并对我们正当的经济活动也大加阻挠,使我们无法正常地发展与生活,更不要说追求了。
    
    文明时代在中国需要一些时间,起码还要独裁者完全被消灭。当年共产党就是以消灭独裁政府为借口而诞生的,结果得势以后不但没有消灭独裁体制,反而继承了独裁的衣钵,更甚者比旧时代的独裁者还要卑鄙与残暴,使中华民族所蒙受的损失也就更巨大,并超乎了人类任何国家,任何受害人口的总和。
    
    而我们,虽然不会像中共那样无耻,但是我们至今拥有什么硬件势力呢?为什么不能拥有呢?这是因为,我们只是着眼中国而忽视了在中国地域以外,我们能强大起来,也就影响了我们的民主进程。
    
    那么如何才能形成民主的势力呢?公开的人在国内合法地活动基本被独裁者屏蔽掉了,不公开的也就成不了气候,因为国人的愚昧不知道怎样才能走出困境。其实,有人思考着缅北发展,就是最好的发展机遇,只不过尚不清楚如何地适应环境而已。
    
    任何势力,在任何地域,都需要遵守适则生存的规则,只有遵守这一规则的任何人,才会有成功的可行性。
    
    那么缅北地域为什么会有成功的几率呢?首先我们应该知道,缅北地区原本不在中国范畴,它是缅甸的一部分,又实际独立地拥有自己的军事武装,同时这里的人们的思维相当地落后,我们作为新的民主思想者,在智慧上他们不得不承认,“三个人也追赶不上(一司令语)”了。
    
    中共当局虽然不愿意中国人在缅北坐大,但是直接的干预是不可行的,不过,只要是民主人士在缅北有点名头,中共当局也会使用其它流氓“罪证”到缅北来引渡,所以,有人质疑在缅北坐大不是没有道理,不同的,缅北的可行性是国内无法比拟的了。
    
    在缅北,我们不提倡与中共对立,其实,若想在缅北有所发展,与任何势力都不能为敌。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才具备条件在缅北坐大,否则,只能是被扼杀在摇篮之中。只不过谁是扼杀者还说不定罢了。
    
    “法轮功”的兴盛不是在中国境内,中国境内的法轮功信仰者虽然还很多,但他们不得不低调做他们愿意做得事情。记得02年时,我与一法轮功信徒同居一室,他对我说中共就是烂鬼,只要大家都在12时念咒5分钟“法正乾坤,邪灵全灭,法正乾坤,现世现报”,每天12时不分昼夜地念咒,就这么大家都在心里念嘟念嘟,中共就不出5年也就灭亡了。
    
    13年过去了,中共虽然更不景气了,但他们的邪恶政权依然存在,可想而知,中共独裁政权不是仅仅的念嘟几句就能铲除的了。然而,在现实中,采用任何铲除的手段都会受到残暴的镇压。这也是鄙人不提倡在国内活动的根本原因。
    
    但是,即使在缅北,若想竖起大旗,为铲除中共独裁政权而呼啸,一样的会被独裁的中共当局扼杀在摇篮之中。
    
    那么,我们如何才能发展起来呢?如何能为中华民族早日进入民主社会奉献出我们的力量和智慧呢?鄙人认为:只有自己率先强大起来,才能在势力上震慑独裁者。而且,这种强大起来的选择,要符合缅北实际状况,又不影响中共独裁当局在现实中继续流氓统治,同时,还不能影响缅北的实际利益;不分裂缅甸土地地进行战略思考。
    
    没有政治智慧的人,是看不到这里面的奥妙的,只有具备政治家的胸怀的人,才能够从实际从发,早日在缅北率先实现民主的中坚力量!
    
    2015-5-9
    
    巴克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815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章小舟:就缅北之事回复巴克先生
·人民盼望被侵略应该是这个国家政权的悲剧/巴克
·巴克:习近平有大猛却不会有大智
·孑木:与巴克见面的一点感慨
·巴克:中国心情
·巴克:中国为什么不缺少阿谀之徒
·巴克:国民党惨败是我们预料中的事情
·巴克:习近平的无奈
·为什么香港政府也愿意与港民对立?/巴克
·巴克:独裁党是否已是不堪一击的势力?
·巴克:伟业的成败不在于人民而在于领袖
·巴克: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巴克:遵守游戏规则才更能战胜对手
·巴克:给孙林先生一言
·巴克:挟持中国政权者已都是流氓
·巴克:邓玉娇还是要坐牢
·巴克:邓玉娇再次印证邓家制度确实是流氓制度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中共爪牙与中国“刁民”以及缅北都已产生了共生关系/巴克
·巴克莱:中国房价或跌15% 楼市衰退将至明年
·中国官媒批评星巴克之后又指责三星
·星巴克:售价高因中国客人一待就是几小时
·央视批星巴克暴利 网友:要便宜喝雀巢
·巴克: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巴克:钓鱼岛恐怕是最终被日本占有
·星巴克美式咖啡中美价差75% 内地不差钱催高定价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巴克
·星巴克低调撤去宣传单 与灵隐寺“保持距离”
·星巴克进灵隐寺:您要大悲还是大慈大悲
博客最新文章:
  • 康正果打油詩一組二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十一)——社会的文明结构(1)/乾坤草
  • 谢选骏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 少不丁人民解放军能在武汉干什么?
  • 谢选骏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 严家祺连载《人生列车》7《学问高过金岳霖的沈有鼎》
  • 谢选骏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 李芳敏14400023人的腳步是耶和華立定的,他的道路也是耶和華喜悅的。
  • 少不丁“没有最衰,只会更衰”,十几年我来如是说
  • 陈泱潮20.習近平當前面臨兩條道路、兩個前途、上天入地、天壤之
  • 台湾小小妮北大專家王廣發:我沒帶護目鏡、、.
  • 谢选骏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 台湾小小妮共匪一慣阻撓我進WHO……
  • 谢选骏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 陈泱潮19.中共國免於民族大殺戮大流血四分五裂的唯一道路,只有
  • 谢选骏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 上官天乙“颜色革命”终需退场,香港人民亟待安宁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