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巴克:对付没有底线的独裁者采用任何斗争的形式都是正确的
请看博讯热点:习近平观察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4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国是否实现民主制度已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也即广大弱势群体的利益;任何国家和地区的独裁制度却仅仅是为维护独裁者利益而设立的,最多放大到维护极少数的利益集团利益。

    
    中国在中共承诺的实现民主制度以来,从来就没有过民主情节,因为真正的民主不是共产党决定国家命运,而是人民决定国家命运。这种党民所具有的无法妥协的矛盾在共产党的意思形态里是不能调和的。
    
    也是说,共产党党徒得势一天就不会有实现民主制度的一天。而共产党打败国民党的政治口号却是“铲除独裁专制、实现民主共和。”
    
    共产党是孽生在纷乱的中国晚清民初时期,开头就是一具没有正能量的恶魔怪兽,它所采用的斗争手段几乎不存在任何斗争底线。在他们的斗争纲领里,没有任何不可逾越的界线,只要能推翻蒋介石的国民党独裁统治,可以运用一切可行的手段。哪怕这个手段是极其恶劣的、反人性的,也可在所不惜。
    
    甚至,传统正能量的思想也被赤裸裸的内部斗争所打破,尽管传统文化中的主体思想也是给予人民的精神枷锁。但独裁者虽然打破类传统文化底蕴,却没有删减愚忠与绝对服从的毒素。
    
    因此令我们这些追寻正能量的民主信仰的群体,在这独裁与民主即将交替的关键时刻,不得不反思一些客观实际的问题,那就是:为了铲除独裁统治,完全可以放弃传统的文化,也不再完全依靠正能量打击独裁者。
    
    而用请君入瓮似地采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谋略去战胜独裁者已经是势在必行。
    
    客观现实里,那种继续讲究仁义道德的儒家思想的人,最不适合与中共独裁者较量,特别是那种逆来顺受的人们,过分地拘泥在道法原则上。甚至许多正人君子只因为对独裁者说“不”就已被关进监狱里去了,自己还没有弄明白为什么自己所选择了正统却会成为囚徒?不知道,在这个流氓无赖统治时期,正人君子作为他们必须打压、排斥的群体关到监狱里去,才能独裁专制下去的实际意义。因为独裁者们已经不是善类!
    
    习近平所代表的共产党党徒虽然在对付弱势群体的时候非常勇猛,但对付所有的人民时,他们也知道不能光用屠刀,也杀不过来;懂得官民调和与相溶对他们的执局大有好处。究于此,一般能欺骗与调和的矛盾基本上就用欺骗、调和的手段,以至于不惜用钱财收买与拉拢,而不能收买、欺骗所能调和的事件准会用蛮霸的流氓手段加以扼杀。
    
    所以习近平所代表的共产党这个法西斯魔党一边假装温文尔雅一边屠刀还在其手里不停地摆姿用来恐吓反抗者,对于那种不畏惧恐吓的也就自然大开杀戒了。
    
    在民主国家里,没有什么政府控制人民的事,也就不会有屠刀效益,更不会反弹屠刀效应。每一个国家公民都有监督政府官吏言行的权力和义务。
    
    而在独裁的任何国家里,政府控制或绑架人民是家常便饭了——哪个老百姓能管得住野蛮官吏的言行?
    
    原本,在民主国家里,人民控制政府官吏,不用花费多少经费基本上就能做好了;而在独裁国家里,政府控制处处受害的人民,就得用大把大把的钱来收买地痞流氓社会混混充当恶棍打手甚至是做罪犯科的凶手,当然,主子们更做那无畏的杀戮与财力资源大浪费。
    
    也是说,独裁国家的自相残杀、危害民众的多发事件,都是独裁者本身或雇佣的流氓恶霸制造的。
    
    在民主国家里,国税是大多数纳税人甘愿缴纳的,也就是纳税人养育着为人民辛勤服务的公务员;而在独裁国家,独裁者的意思形态是“给予”人民活路,人民应该向他们纳贡献媚,或应该受到独裁者的任意驱使或奴役。
    
    中国到了新的纪元里,也可以说,独裁者很想与人民走在一起——再烂的独裁者,都想与人民走在一起,只不过是他在前面人民随后簇拥着才行;民主国家里,总统再有权威,人民完全可以选择与总统背道而驰的路走。
    
    而独裁国家里,独裁者不管给其什么路,人民必须走才能获取原本就能获取的实际利益,否者就很难获取。而在民主国家里,只要人民不违反国家法令,就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确实也不会影响其获取实际利益的行为。
    
    既然知道中共为什么不实现民主,大家就想到了如何的变革?现实实践中,许多践行者又知道了中国社会在中共流氓统治下的变革是多么地艰难?朝独裁者骨子里分析,难就难在独裁者所引领的利益集团的贪婪本性不能进入自然泯灭上。好在,历史总给独裁者开一个足以令独裁者死亡的玩笑——民主人士已有了理由采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实际可行的手段针锋相对,或请君入瓮。
    
    再加上:中国社会的权力基层官吏几乎被心黑手辣的人占有,中共那伙原本就不是善类,也因为物以类聚的原理导致了中共不得不与恶类同聚一窝,更况,共产党人其本身就是心黑手辣的坏类组成的,这是他们自身的能度不会完全采用外科手术来解庖的根本所在。因为他们既然都是一丘之貉,岂能不是蛇鼠一窝地蠢蠢欲为呢?
    
    现在,中国被中共掌门人折腾的经济大衰退,相当地不景气了,大家都知道,钱难赚,税收可更加高了。
    
    既然社会经济不景气,就会自然产生更多的悲剧和矛盾。这些悲剧的积累与矛盾的激化,直接挑战着独裁势力的“维稳”手段,最后不得不导致民主的幽灵在躁动中姗姗地到来。
    
    现实中,有钱人匆匆外逃,国外在华投资商忙碌着抽资,也已经影响了中共的经济运营。李嘉诚全部撤资、甚至还把香港的资产转移到欧洲去,更是给中共经济雪上加霜,这一举动大大震动与影响了在中国境内投资的中外商人。
    
    有经济成就的人们都知道,在中国境内财产多寡,由于政局不稳,中共还在邪恶独裁,达到的变态无底线的程度,再利用其鬼魅魍魉大捞黑钱的岁月虽然即将不在,但再像过去那样闷声大发财可能有些艰难。再说,习王咬牙切齿、磨刀霍霍地面向来获取不义之财的势力人、利益集团中人、不义之财的拥有者。
    
    也是说,在中国利用独裁者捞取黑钱的这一伙人,此时此刻,谁也保证不了谁是谁不是习王刀下的祭品。
    
    何况,廉价的工人在中国已经没有了,到是东南亚国家廉价工人还在太多。
    
    特别是,东南亚的政府尽管愚昧,但没有中共政府邪恶、无故地还能害人。
    
    也就是说,在中国,没有生命财产的安全保障,不溜之乎也,难道还想做被共产党独裁者借用法器杀死的袁宝景、刘汉等第三不成?
    
    外逃是所有利益集团中人的最佳选择,那群人众不要以为谁已向独裁者献媚就保证了生命财产不被侵犯或掠夺掉?习王在这方面是没有底线的。特别是利益集团的财富几乎都是非法掠取的,谁能保证在独裁制度里不会成为牺牲品?在国内,任何人,说不定,一不留神,不仅钱财两空,人也有了牢狱之灾时,再不走出中国,等死不成?北京的袁宝景、四川的刘汉故事谁不晓得呢!这样的结局鬼也恐惧呢!
    
    大家都清楚,利益集团中的人,有几个不是与江家帮有一点情况不同却有相同的渊源?这方面或许扯不上,那方面就很难说扯不上。只要扯得上,江家帮是习王最必须解决的流氓体系,而如何处理,到了谁,不是什么按部就班地下手,而是取决于习王的肠胃。也因与此,利益集团中人,表面上虽然镇静,骨子里谁不后怕呢?
    
    在西方社会,权力再大,总统的肠胃再需要,也决定不了国家和人民的命运,乃是人民决定着总统和国家的命运;任何公民,只要不违法,就不会去“填”总统的“肚子”,或遭到陷害栽赃这种意想不到的灾祸。
    
    所以,我们刻意追求的民主社会制度,并不是想与什么人过不去,而是想拥有最起码的法律保护,受到公平的社会待遇,不至于被无端地遭受灾难。这种需求也是我们受到中共党徒迫害以后才自然产生出来的。而能拥有民主社会制度的唯一方式就是彻底铲除独裁者。
    
    同时,中共独裁者的胡作非为,自身的残暴与强大的武力,也影响了中国人尽能力跑到国外去躲避灾祸,不再做流氓的砧板上的肉。而作为弱势群体,跑到国外去,人生权力不容易丧失,谁的“肠胃”再需要,也很难抓其“充饥”。所以,一方面,躲开了中共独裁者的肠胃需求,或其它感官需求,也能融入异国他乡、民主良善的大家庭;另一方面,还能更好地进行新的民主生活。
    
    眼下朝鲜的百姓被金家绑架着民不聊生,国际社会虽然给予了一些人帮助,但都是杯水车薪。真正能帮助朝鲜人民的国际维护民权组织也是力不从心。也就是说,国际社会,总不能把所有的朝鲜人都拯救出来吧?虽然是解救朝鲜受苦受难的人,救出一个算一个,但这不是解决朝鲜全国人民苦难的最有效办法。
    
    解除朝鲜人民苦难的唯一法则就是铲除朝鲜的独裁统治!把国家权力交给朝鲜人民!
    
    美国这个“国际警察”,在国际上虽然做了一些有利于其它国家人民的事,但达从奥巴马登台以后,这样的优良姿态越来越不明显,受益的国际民众越来越少。他这个美国总统,与美国的历届总统比较,不仅最差,也很不合格,因为他没有做好几件利于国际弱势群体的事,也许这与他的认识肤浅有关。
    
    胡锦涛在中国,做独裁者巨头十年虽然行政懦弱,但也给予了生活在最底层的中国农民一点恩惠——土地不再交公粮。尽管农药化肥飞跃着涨价,然每亩地的政府补贴基本上把涨价的部分买了单。
    
    习近平就不是了,他做了几年的“更始皇帝”了,还没有见到他给予国人什么好的条件获取到更多些的好处,反而物价飞涨,毒害更多,污染更重,税务又再飙高,不但弱势群体的收入更少了,甚至中层收入的人群也少了许多。中国被他们搞得是一塌糊涂、民不聊生。到了这步田地,他再不弄出一点绩效给予弱势群体,他的政治“开明”怕是污点连连了。
    
    有人却说,对于习近平我们要理解他,他面对着与江家帮生死存亡的较量,没有精力给予弱势民众福祉。与江家帮的恶斗,我们不认为与我们有什么关系,狗与狗的撕咬关老百姓什么鸟事?我们就知道,老百姓也需要与独裁者一样的人生权力,但他们至今没有给予我们。
    
    眼下的中国,发展了三十余年了,老百姓的日子仍不好过,尽管绝大多数不至于饿死,都吃得上饭,但看不起病、买不起药、住不起房子的尚占绝大多数,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还是多数。整个中国资源,由于被利益集团控制着,加上习王的抓捕,令其缩手缩脚地不敢再拿出更多地消费,老百姓的收入也就大大减少,倒是肥了一些发达国家。
    
    据说,最近几年,已有15万个亿流出中国,转到发达国家里去了。而中国的弱势群体,拿着千元的薪水,购买世界最昂贵的物品、食品,不仅遭受着各种毒素的侵害,还要遭受着独裁者的压榨与欺凌。
    
    四川的大富豪刘汉已经被执行了死刑,其实刘汉早就该离开自己的国家到海外去投资,若是那样,他还会被抓被杀吗?
    
    往往是:谋略不够总要败落,这是自然的法则。还在:刘汉如果有前瞻意思,把所有的资金用在民主事业上,那么他的未来将会被改写,人不至于被注射毒药死亡。
    
    中国境内,已经有不少的有钱人悄没声响地拿出一部分资金支持民主维权运动,如果这种政治商人把资金用在了制造民主更激烈的运行轨道上来,那么中国独裁者的丧钟被敲响还会遥远吗?
    
    在中国,有多少个刘汉故事依然存在,不同的换了形式、投靠了新主子而已。刘汉的悲剧就是用黑手捞取社会资本的样子,同时害死了不少的人。不管他害死的是什么人,他刘汉都是有罪恶的。但是他的罪恶与独裁者相比,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那些至今还用黑的手段栽赃陷害、仅仅是为了立功受奖的恶人、特别是握有生杀大权、能无故置于他人牢狱而不顾的流氓恶棍,都难免是刘汉的后来者,不同的是变了个形式而已。这种人,受制于自己的原始本能,没有什么做事讲分寸的智慧,更不相信换位思考地友好共处。所以,今天他们可以无故害人,由于他们就是存与这样的群体里,被害的几率就非常地大了。
    
    展望过去,共产党人的冤假错案,自己的人被杀害的,被关押的,被靠边的,被诬陷的,不都是因果关系吗?
    
    所谓成立了黑社会,在中国,并不是弱势群体能够建立起来的。现实社会里,没有持枪的、弄权的保护,哪个中国人在中国能“黑”得起来、别说社会化了?查查“黑社会”的近代兴衰史,还有不粘上官权的“黑群”吗?而最后为了形势的某种需要,每个“官方”都会率先出卖的就是这种流氓恶棍构成的黑社会团体。
    
    在中国,不仅黑恶势力完全渗透了基层政权,也更使共产党的真面目浮出了水面,就更危及着弱势群体的公共安全和实际利益。
    
    而且是,中共独裁者利用黑社会的人帮助地方原本充斥着恶人的地方政府做事成事已经是社会普遍的现象,这样的独裁者所拥有的流氓群体也只有直接与弱势群体对立,才能彰显他们的强霸,其结果,岂有不影响执政根基的道理?
    
    不论在中国的任何角落,只要是有共产党在,就有黑恶势力在;有经济开发的项目,就都有“黑”手段上位。那种“黑”的手段除了对付老百姓外,对付政敌的事也屡见不鲜。而对付政敌采用卑劣手段是最愚蠢的事了。
    
    大家是否还记得?江家帮当政时期,安徽省有个副省长王怀忠,就是因为用“黑”手段对付政敌,虽然政敌被搞倒了,自己也上了断头台。
    
    今天那些帮助习近平王岐山打老虎拍苍蝇的人也要小心一些,习王手杀顺了,你们前面没有人做盾牌了,屠刀不砍你们还会砍石头不成吗?退一步说,甭到头来,拔出萝卜带出泥,你也许也成了苍蝇老虎的崽崽了。
    
    国内局势不稳并不是老百姓吃饱了撑的闹事,但是有一些专门靠给中共独裁政府搞事的人活动在民间,已经是越来越多了。说穿了,这种人的应运而生,也是中共独裁的坏人太坏而逼出来的。
    
    在国内,中共独裁者一方面欲拉拢人心,一方面又不停地制造更多的对立者。这也是中共无可奈何地产生着自取灭亡的自然基因之所在。
    
    例如中国许多的家庭好端端的只因利益集团开发的需要,无辜地被掠夺,甚至是没有一点道理地被霸占了财产,给予人家的理由最多也是你的财产挡道了。这样的受害者,开初很相信共产党能给其做主,就不停地上访,多次失败后还认为是下面的人干的,江胡习王们并不知道,所以还是傻傻的不顾抓捕坐牢地继续上访,如祥林嫂诉说阿毛故事地四处罗嗦,当他们多次坐牢见识了独裁者的真面目以后,大多数人便逐渐地成了民主人士了。
    
    也就是说,在独裁者那里得不到公正权益的人们,颠簸流离了一些年,有的甚至十余年,二十余年,三十余年,便逐渐悟出了不铲除独裁统治,就不可能得到应该得到的公民权力或正义被伸张。所以他们便会积极投入到实现国家民主洪流之中了。
    
    民主阵营门槛很低,任何人都可以进来,好人也好,坏人也好,特务也罢,五毛也可以,只要想来就来,想忽悠就忽悠,大家发发牢骚,骂骂共产党,真正的建党组团那是不可能的,许多建党组团的人被关押起来,历来反对建党组团的开明人都被中共混混“煽颠”了后也进入了牢狱,中国的政治气候呛死人,大家几个人在一起吃顿饭,喝杯茶,若不留意自己的身份,很有可能像湖南的谢长发一样,成了必须把十三年牢狱岁月坐满的“煽颠”罪犯了,何况能成局的建党组团还能形成吗?
    
    而推动民主进程,没有团队的群体就没有凝聚力,没有凝聚力就不可能与中共匪徒产生极限较量的胜利。
    
    所以,我们的民主阵营,原本是自发地形成的没有规则、没有具体章程,没有约束力的民主阵营,大家按照各自的想法做事,只要是对推动民主进程有利的都可以说是正确的,虽然实际当中有问题,可也只能说是瑕不掩瑜的事情了。
    
    在客观现实中,既然习近平不会推动民主进程,也只能依靠推动民主进程的人来完成建立起来民主社会这个大目标。
    
    同时,我们并不认为,只有民主阵营里的同仁才能推动民主进程,其实中共独裁者也在被动地推动民主进程,只不过这种推动是他们的愚蠢造成的实际结果而已。也就是说,真正能推动民主进程的我们反而不如习王等独裁者所做的更有绩效。这是最滑稽又最现实的发展态势。
    
    我们还认为,大家不能急于求成,走一点算一点,最多是我们熬不过独裁者,我们的后来人能;后来人熬不过,后来人的后来人肯定能够胜出。这不是独裁者能够完全左右了的发展态势,虽然他们极力破坏民主信仰者的躁动,萌动。但是他们自己病入膏肓的寿命决定了他们的归宿,同样,合理的社会制度定将来到中国!
    
    最后话:不择手段对付不择手段的独裁者原本就已正确!
    
    2015-4-17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907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章小舟:就缅北之事回复巴克先生
·人民盼望被侵略应该是这个国家政权的悲剧/巴克
·巴克:习近平有大猛却不会有大智
·孑木:与巴克见面的一点感慨
·巴克:中国心情
·巴克:中国为什么不缺少阿谀之徒
·巴克:国民党惨败是我们预料中的事情
·巴克:习近平的无奈
·为什么香港政府也愿意与港民对立?/巴克
·巴克:独裁党是否已是不堪一击的势力?
·巴克:伟业的成败不在于人民而在于领袖
·巴克:坏人只所以要这么歇斯底里地坏
·巴克:遵守游戏规则才更能战胜对手
·巴克:给孙林先生一言
·巴克:挟持中国政权者已都是流氓
·巴克:邓玉娇还是要坐牢
·巴克:邓玉娇再次印证邓家制度确实是流氓制度
·巴克:中国民运的发展形式
·巴克:关键是能掌握住度
·巴克:奥运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中共爪牙与中国“刁民”以及缅北都已产生了共生关系/巴克
·巴克莱:中国房价或跌15% 楼市衰退将至明年
·中国官媒批评星巴克之后又指责三星
·星巴克:售价高因中国客人一待就是几小时
·央视批星巴克暴利 网友:要便宜喝雀巢
·巴克:从强势的梦鸽恬不知耻到看弱势的陈新平受冤害
·巴克:钓鱼岛恐怕是最终被日本占有
·星巴克美式咖啡中美价差75% 内地不差钱催高定价
·2009—2011年劳教所狱中/巴克
·星巴克低调撤去宣传单 与灵隐寺“保持距离”
·星巴克进灵隐寺:您要大悲还是大慈大悲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真實的恐怖災難片
  • 李芳敏14400028因為耶和華喜愛公正,也不撇棄他的聖民;他們必永遠蒙庇
  • 台湾小小妮我在北京大家都草木皆兵嚇得半死!
  • 少不丁都是这班科技专家乱臣贼子惹的祸!
  • 苏明张健评论此次肺炎疫情的扩散,责任在习蠢货
  • 谢选骏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 毕汝谐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毕汝谐(纽约作家)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十三)社会的文明结构(3)
  • 谢选骏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 金光鸿武汉人,再来个首义如何
  • 曾节明习共当局掀起对湖北人的空前歧视,湖北同胞当如何自救?
  • 严家祺连载《人生列车》8《『学部』文革初期景象》Oxford大学出
  • 谢选骏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 毕汝谐用黑格尔反击下流话毕汝谐(作家纽约)
  • 李芳敏14400027應當離惡行善,你就可以永遠安居。
  • 少不丁谣言满天飞与有组织有预谋地生存
  • 独往独来猛料来了,武汉肺炎的来龙去脉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