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笑侠陈云飞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4月17日 转载)
    (之一)
    
     上回陈云飞来过以后,他那随时背在身上的两块公益广告牌已经被没收了许多次。大概春节前后一次朋友聚会,他来了,一看,新作的广告牌硬纸板质地很差,皱巴巴的。庆华说“云飞,我给你找点好的硬纸板吧。”“你不知道,就是这样才好,装在包里不容易发现。”

    
      看到他,想起一次跟庆华电话聊天聊起给他拍照的事,说:有一张拍出来上下身不成比例,开始以为是我没取好角度,后来发现是他穿的那件旧西服出奇的长。我夸张了一下:“都快到膝盖了。”她笑问:“你注意到他穿的什么鞋没有?”我说没注意。但听她口气知道肯定好笑。这会儿大家都坐在一起,问庆华:“你两次问我注意他穿什么鞋没有,什么鞋啊?”她笑而不语。饭桌上另一位说:身上西服,脚下草鞋!我低下头看,他很不好意思,连连解释:“夏天才穿草鞋。”刚才发话那位又说:“他为了保护草鞋,还把草鞋脱下拎在手里,光脚走路。”笑侠马上纠正:“下雨了,才脱的草鞋。”后来知道,他拎着草鞋赤脚上公交车,被拒上了。为这事,他控告过市长。
    
      昨晚,一位多年不见的老朋友约我和另几位聚会。这位同样有侠士之风的朋友特别要见的是笑侠陈云飞。陈从新都赶来,还是那一身,还是挎个最大号的环保袋,袋里装的还是公益广告。这次的内容是抗议公立学校以“改制”为名化公为私、高收费。这事,他去年就在为灾民出头投诉、控告。
    
      我说要拍一张,老朋友更是眼睛一亮,马上取出相机。陈有点腼腆,只让拍广告牌,我们坚持人和牌子不分离,他只好让我们拍。我们各自准备拍时,他自我解嘲说“茄----子”,我玩笑道:“严肃点!”他马上收起笑装严肃。
    去年在派出所也来过一回“茄----子!”他进城总是身背公益广告,经常骑着车在省、市政府周围不停来回移动。我以为他这方法很保险——不是没停下逗留吗?谁知,还是被“挡获”了。原来,那次没骑车,背着牌子在省政府那条街转悠,派出所突然窜出几人,于是,被“请”进去了。讯问后就拍照。 “他们凭什么给你拍照?”
     “说我扰乱治安!”
     很逗的是,那种情况下,他坚持拿着牌子照,否则不让照。警官居然答应了。拍照时,冲警官喊:“一、二、三,茄-----子!”
     “你看到照片了吗?”
     “看到了!”
     “照得怎样?”
     “照的好!”
     我不走脑子就发问:“给你了吗?”
     他很认真的回答:“怎么可能?那是人家的证据!”
     2007年5月35日,因为在成都晚报登了14个字向遇难者母亲致敬,当天就被请进局子。大概关了十来天,收获有司奇文一份:“鉴于、可能判有期······,(所以)管制半年”。人是回家了,可行动受限了。但凡离开他家所在派出所管辖地,都需派出所同意。可读书会朋友说,只要读书会讨论,他几乎一次不拉,都来了。
    
      有一次到派出所请假说要到成都,派出所问:“去作什么?”
     他老打老实说:“参加读书会。”
     派出所:“好好好,去好好学习!”
     后来大家知道这个情节,笑坏了。
     半年管制期一过,为了被关数日被剥夺行动自由半年,他把警方告了。还真开了庭,地点在新都。他找了个丐帮人士做他的公民代理人。庭审一结束,就对被告方说,“吃午饭时间了,一起去吧。下来就是朋友了。”被告方几位不理他,对前去旁听的读书会周先生等人说:“你们看,他是不是有点‘天’!”
    
      有人说,这家伙奇招怪招层出不穷。我看,其实是老实人用老实办法,却常常搞得有司一头雾水。有时也搞得人家恼羞成怒。一回,被请“喝茶”后送回新都路上,不知说了什么话把警官惹火了,立马赶他下车,绝尘而去。那地方前不巴村后不挨店,离家远着呢。他居然想得出打110报警,而且成功了,搭110警车回去了。我一直很好奇,他用什么名目报的警?被劫持了、又给扔了?
    
    (之二)
    
     别看他永远笑眯眯的,可很认真、很执着,有些事记得特别牢——这些事,应很重要的民族记忆,但人们大多遗忘或正从忆里淡出。他却年复一年,一直当成自己的事。今年春节一过,他一如往年,忙着为死难者扫墓,看望死难者家人。只要能力所及,都一一走到,献上一份心意。
    
     除了为死难者扫墓、致意,也没忘了用种种办法提醒某些部门:我们记住呢!
    
      再有十来天,又是5.12了。这回,专门为教育行政部门准备了金额为5.12元的“红包”——亏他居然能币——,提醒他们,两年前的这一天发生了什么!
    
      他经常为这类事破费,但跟他接触多的人都知道他平时有多节省。而他那个家,可以让城里人对“家徒四壁”四个字有最直观的了解。昨晚饭桌上,石D先生说:岂止“家徒四壁”,根本就“四壁不全,到处透风”。我去过一次,有同感。两年前跟一群朋友受邀去他的苗圃,房子又小又破,像过去乡下瓜熟季节农民搭在地头的守瓜棚。家具,没有!记得就几条木凳,有些还缺胳膊少腿。
     昨晚,我悄悄问他苗圃经营情况。他乐呵呵:“可以。交了租金,饭还是吃得起的!”
     公益诉讼也是他的经常性事务。4月6日,到乐山参加“链子门”开庭,这个从不在外面过夜的孝子,晚上滞留乐山没能回家陪伴老母。
    
      “链子门”原本发生在成都。一群权利受侵害却维权无路的人自己给自己双手带上链子以示抗议。事后多人被抓、被起诉。陈云飞为他们联系了公益律师,自己则做他们的代理人。但有关部门把开庭地点选在了乐山,这就在地点上为关注者设置了障碍。不仅如此,临开庭前,司法局还给有的律师打了招呼,不让出庭。
    
      尽管这样,很多关心这件事的人还是各自想办法去了。只不过都被拦截了。最倒霉的是蒲F,讲价讲了一个便宜10元钱的载人摩托,结果中招。摩托径直开进便衣包围圈,一停,立刻被多个壮汉按到,蒲连连解释:“我是来旁听的。”壮汉们说:“等的就是你!”然后审讯,劈头一句:“是不是海外给你经费?”问话者蠢得出奇。如果有经费,哪里会为了少花十元钱而上了雷子的摩托?
    
      陈云飞那天一大早就赶到,而且“混”进去了。我猜,一定是他憨厚的模样没引起上百维稳者注意。虽然被赶了出来,但不能弃那些无助的受审者不顾。不料,庭审长达九个小时,晚上还在审。结果,家是回不去了。本来是邀请了夏律师第二天苗圃做客的,也没成。莫看他的家在旁人眼里不过一破屋,可在快乐侠客心目中好像皇宫似的,一到花开季节,就兴冲冲邀请一拨又一拨朋友去作客。那地方,让人很轻松。
     2010年4月27日星期二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310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云飞、谢丹:被害人公民代理声明 (图)
·中秋团圆话黄琦/陈云飞
·狱友征集/陈云飞
·方政、葛洵等民运和维权人士旧金山中领馆前示威要求释放于世文、陈云飞 (图)
·陈云飞整个刑侦阶段禁见律师
·维权人士陈云飞拘留期间不得与外界接触 (图)
·苏昌兰丈夫诉南海公安分局开庭 律师会见陈云飞受阻 (图)
·张国庆:憨逗囚徒陈云飞!
·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失踪”10天后遭刑拘 (图)
·著名民主人士陈云飞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 (图)
·陈云飞3月26日被四川新津县警方刑事拘留 (图)
·为陈云飞呐喊
·陈云飞失踪9天家属报案不受理
·冉律师新津县公安局寻找陈云飞无果
·陈云飞被失踪已经六天 成都新津县公安局不承认关押 (图)
·纪念六四死难者陈云飞至今下落不明 (图)
·陈云飞因六四扫墓被抓至今 家人未收到任何通知
·陈云飞为“六四”遇难者扫墓被抓 有可能被刑事拘留 (图)
·维权公民陈云飞给六四遇难者扫墓被抓至今无消息 (图)
·民主人士陈云飞已在成都市公安局门口等候超过15个小时 (图)
·成都维权人士陈云飞报警遭殴打注射毒针 (图)
·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被警方打毒针 (图)
·失窃报警反被殴 陈云飞被扎毒针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林郑报告避重就轻 议员继续抗议闹场
  • 圣让德吕兹 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婚庆之地
  • 赵紫阳冥诞百年 亲人故旧撰文呼吁中共改弦更张
  • 台湾空军:失踪幻影战机的黑匣子找到 将送法国分析
  • 欧洲峰会:英国脱欧协议的悬而未决
  • 地图又惹祸! 迪奥紧急道歉
  • 香港立法会开局次日 林郑再遭泛民议员抗议 议程中断
  • 台湾三对军方同性伴侣不堪压力退出三军联合婚礼
  • 时隔两年半 安倍内阁有大臣参拜靖国神社
  • 香港人获提诺贝尔和平奖:争取民主自由事关全球
  • 赵紫阳:台港成就源于自治 望中央放权地方
  • 岑子杰再遇袭 议员和学者忧为取消区议会选举铺路
  • 美要求中国官员通报在美接触对象 中使馆回应
  • 华为第三季收入重回高增长 5G合同多来自欧洲
  • 菲律宾外长呼吁民众抵制涉南海争议动画片《雪人奇缘》
  • 软禁中的赵紫阳谈中国政治改革
  • 无锡高架路坍塌官方消息姗姗来迟受批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