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是富士康養活了中國工人,還是中國工人養活了富士康?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26日 转载)
    文/馬森@破土工作室
    
     打從九十年代起,「老闆養活了工人」的說法就大行其道,直到今天我們都對這種說法耳熟能詳,所以就出現一種異象:從主流經濟學家到普通老百姓,都流行一種論調,認為正是因為有了富士康這樣的大資本、大企業,才養活了富士康100多萬工人——是啊,你看,如果讓他們留在農村,難道出路會更好嗎?倒不如進城打一份工,反正工資肯定比留在老家種田要高,還能在城裡長長見識。說到底,你們工人需要感恩——因為如果沒有老闆,你們哪有這樣的日子?!

    
    任何的言論都有立場,也有代言人。主流輿論糊弄我們,說是這些老闆養活了這批工人,但事實一清二楚:如果沒有工人,這些外資企業縱有再高的技術,再精良的管理,再先進的生產資料,全都是扯淡。農民工不是石頭縫裡莫名蹦出來的怪物,而是一隻國家的「有形之手」和另一隻資本「無形之手」高度合作的產物。
    
    回溯歷史,我們就知道這套論述何其荒謬:1978年後,農村改革首先解體集體經濟,帶來分田到戶、小農經營,製造出大量「剩餘勞動力」;隨後的城市改革,一方面是國企改制,造成大量國企工人下崗,另一方面則是吸引外資,在沿海開設勞動密集型代工廠,從而招募大量來自農村的「剩餘勞動力」(事實上,這些勞動力正值壯年,一點也不「剩餘」)。今天我們都知道了,這些勞動力就是農民工,中國現在有兩僱六千萬這樣的新工人。
    
    在農村,先是讓一種落後的生產方式——小農經濟重新出現,大量青壯勞力於是賦閑,無法投入於一種「工農商學兵」相結合的新經濟模式。接著用城市消費主義來吸引農村年輕人,並用各種辦法給這些農村青壯勞力貼標籤(比如「素質低」,所以才需要去城市打工「長見識」,去市場經濟裡「靠自己」),努力讓農村「低城一等」,製造沒有任何「出路」的農村——無他,為了讓農民儘快轉變為農民工罷了。這樣,在全球化的推波助瀾下,我國費盡心思「請」來的資本就「吸納」了大量「剩餘人口」,解決了大量「農村剩餘勞動力」的就業——接著告訴所有老百姓:看,資本多麼不可或缺!
    
    好的東西扔掉了,惡的事物一出現,就作威作福,這當然是階級利益在作祟。於是,還有人說:是啊,我承認事實如此,那你不能否認,農民工因此客觀得到了比他/她留在農村多得多的好處——最起碼,他們賺了錢,也在城市見識了世面。
    
    聽到這裡,我們只能呵呵了。資本不跟你講良心,只跟你講賺錢,所以才要每天把工人當牛馬而非人來使(超長工時,單一重複簡單勞動),超低工資(底薪太低,不得不加班),沒有勞動保障、五險一金甚至沒有勞動合同。是啊,作為世界工廠的中國效率真是高啊,全世界都是中國製造了,中國也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了——蛋糕越做越大,但是工人分到了多少?高利潤、高效率帶來的財富,大頭難道不是都流到國際品牌、大資本家和貪官污吏的腰包裡嗎?這麼高的效率,敢情不是為工人自己服務,而是為肉食者們服務!表面上美其名曰「創造就業機會,實現自我發展」,事實上是不留餘地的為資本積累。
    
    不妨以我們最熟悉的富士康為例。乘著改革開放的東風,富士康於1988年在中國大陸建立了第一個生產中心,隨後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不斷擴張,從初時深圳西鄉只有150個工人的全資子公司,到2014年時已佔領了三分之一的中國版圖,擁有超過一百三十人萬工人,中國大陸已經成為富士康全球生產基地的心臟地帶。中國各級政府則忙著提供土地、抓緊配套基建(如光纜、電、水、天然氣、道路、交通)、給各下級單位制定招工指標、把職業學校變成學生工基地(還要美其名曰「實習」,不「實習」不能畢業),也不知道到底是政府需要富士康,還是工人需要富士康。
    
    至於那些說工人該感恩富士康給了一份糊口工作的,我們笑而不語,只是盛情邀請各位抱此看法的朋友進富士康工廠,當幾天一線普工試試。首先,富士康一線普工只有不到兩千塊錢的底薪,只能靠「自願加班」賺多一些,如果沒有加班,兩千塊錢這個水準在城市連糊口都成問題;其次,工人每天在流水線站著,重複同一個簡單乏味的動作三五千次,人和機器一樣,看不到自己的勞動價值和成就感;其三,最勤勞的人拿到的卻最少,然後這些肉食者反倒要工人感恩,把這種「吃人」的制度說成是「天經地義」、「自由選擇」。
    
    富士康和爛蘋果,果斷扔掉!
    
    工人不是溫順的綿羊,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是亙古不變的真理。富士康工人早已發揮自己的智慧,團結起來反抗不公義、不人道的對待,從怠工、罷工、斷水斷電到集體自殺抗議,要求富士康遵守勞動法,還勞動者合理待遇。這下,我們看得更清楚了:到底是富士康養活了工人,還是工人養活了富士康。
    
    蘋果、富士康和中國工人的關係正是當今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縮影,並在此基礎上產生了一整套為之辯護的論述。所以,我們不能相信「工人必然比老闆蠢」的鬼話,也不要認為只有老闆才能最有效運用技術和管理。事實上,技術和管理作為一種勞動,不是資本家專有的特長,工人也可以有,而且應該有,主流論述把實然混淆視聽成應然,我們又要暗笑了——工人自己可以通過民主管理,自我接管和運營工廠。不信?1985年,臺灣新竹玻璃公司董事長卷款潛逃,上千員工領不到薪水,成立臨時管理委員會自行接管工廠,竟使公司轉虧為盈。直到1990年,資方元大集團承諾確保員工權益後,工人才交還經營權。阿根廷也有過這樣的先例:在2002年貨幣貶值之後,數以千計的企業宣佈崩盤破產,無數的阿根廷工人努力自救,當中最為人稱道的,就是工人佔據三百多個破產的公司和荒置的工廠,以工人合作社的方式重新操作,並成功復蘇業務。這一成就已經被拍成電影《工人當家》(The Take),毫無虛構。
    
    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但還是有人認為,工人在各方面能力比不上資本家,而且如果真的要民主管理、民主運營,工廠效率可能更低。我們承認,由於種種原因,工人自主管理和運營的工廠的效率一時無法和今天的富士康比肩,但我們不禁要問,今天富士康的效率那麼高,創造出來的財富都到哪裡了?工人又得到了多少?與其如此,我們當然支援工人奪回生產自主權,自我民主管理工廠,因為這樣的效率是屬於自己的,這樣的勞動是屬於自己的。這時候,根本不再需要什麼游泳場、心理諮詢或者愛心捐款來號召工人「愛廠為家」,因為工人們已經有自己的主體性,廠就是自己的家。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207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六盘水:富士康员工拒签“公开信”的启示
·彭兴庭:政府“媚商”,富士康血汗工厂的反扑才会嚣张
·从富士康工人访谈,探讨打工者工作和精神状态 (图)
·富士康公司一高管承认窃数千苹果iphone6手机
·富士康高管偷走5000部iPhone6
·深圳富士康3千员工要求“被辞退”
·富士康回应中华全国总工会:工人真的希望加班吗? (图)
·富士康叫板全总点名批评:希望你走基层
·全国总工会点名富士康长时间违法加班
·全国总工会批富士康违法加班致人过劳死或自杀
·曝富士康因中国工人工资上涨将大规模裁员 (图)
·重庆富士康2000工人罢工阻交通 (图)
·富士康4年13名员工患白血病 专家:低于全国平均
·山西富士康员工偷iPhone 6外壳一个卖1000获利6000 (图)
·富士康员工患白血病续:实际发病率与回应不符
·富士康回应13名员工患白血病:患者未直接接触苯
·深圳富士康13名年轻员工患白血病 鸿海否认关联
·13名深圳富士康员工集体患上白血病 5人已死亡
·深圳富士康5员工血癌亡 疑长期接触电子清洁剂 (图)
·深圳富士康两名员工发生肢体冲突致1人死亡 (图)
·深圳富士康两名员工因口角引发冲突 一人死亡
·富士康货车在巴西被抢 鸿海低调证实不评论
·富士康走了没有 / (福建女工) 黄惠娟
论坛最新文章:
  • 中美合拍雪人奇缘出现九段线招致亚洲多国不满
  • 中俄支持马杜罗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蓬佩奥称是笑话
  • 赵紫阳辞世14年后被安葬北京民间公墓
  • 台湾逾四分之一F-16战机躺在工厂等候改装
  • 引爆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男子同意返台湾受审判
  • 受到北京瞄准的香港亿万富翁
  • 反修例刺激素人参选 区选罕见无人自动当选 战情激烈
  • 施政报告评分历年新低 林郑月娥首与网民沟通反应不热
  • 扎克伯格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 谈及政治广告、中国网络审查
  • 林郑参与脸书直播被问“五大诉求”:其他四项诉求难以答应
  • 岑子杰遇袭后呼吁成立独立调委会 林郑谴责暴力袭击
  • 委内瑞拉获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的席位
  • 英欧终达成新脱欧协议 为何英首相约翰逊仍捏一把汗
  •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主席表示还将推动新独立公投
  • 美国国务院宣布两名美国公民在中国东部被拘押
  • 库尔德被攻 IS囚犯或越狱 法外长访伊谈转移法籍囚犯
  • 林郑报告避重就轻 议员继续抗议闹场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