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小平头: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4)(上)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25日 转载)
    
    四、大老潘拒炸覃连芳大楼
    
    (一)大老潘与“钢青近”
    
    讲到“钢青近”,就得先介绍介绍一下绰号“大老潘”的潘敬行。
    
    五角星上漫画大老潘声名远播
    
    话说1968年4、5月间,“联指”红色区的五角星挂着一幅巨大的宣传画,吸引着过往行人的眼球。
    
    标题是“土匪大军钢青近罪行图”,画面是一个标明“司令大老潘”的瘦长高个子的主,满脸横肉,上衣打开,显露长长的胸毛,肩上扛着一杆带刺刀的步枪,刺刀上吊有几只鸡,长满手毛的一只手拖着一条张开血口的大狼狗,后面隐约可见几个暴徒押着几名衣冠不整、披头散发的少女。这幅画下边写有一段文字,格外醒目。上曰:“土匪大军钢青近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暴徒,他们打、砸、抢、抄、抓无恶不作,欠下我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笔笔血债,号称司令的大老潘还是强奸妇女,杀人成性的刽子手!”
    
    这幅漫画的作者是谁,不得而知。虽说功底远不及造反大军之“听惊雷战团”王培堃的漫画,但好歹算是少有文艺人才的联指派的一份杰作。根据这幅画又油印了十六开大小的黑白宣传单,广为散发。平头当时作为小学生集体组织参观位于鱼峰山下工人文化宫举办的,六八年九、十月在红色政权——柳州革委会建立后举办的阶级斗争展览会上还展出过。大老潘从此便声名鹊起名扬整个柳州。
    
    一时间,在联指控制区域,柳州造反大军钢青近这个名字臭名昭著,不明真相者,提到钢青近,如闻公园的老虎跑上大街。连扛枪抬炮的,联指最狠打的“一反到底”、“红剑兵团”,包括扛枪进城剿匪的农伯们,听到“钢青近”这三个字,无不心惊肉跳、两脚筛糠,不少胆小的居然弃枪而逃。当然,联指头头们是不怕死的,他们恨不得抓住大老潘、小老潘之流,恨不得把钢青近一网打尽,全部千刀万剐,斩尽杀绝。
    
    “钢青近”的由来
    
    “钢青近”(全称:钢铁青年近卫军)其前身是“12.26”红农造反兵团,由一帮柳州市最早一批上山下乡插队的知青、待业青年和产业工人组成,领头的是1964年初中毕业插队鹿寨雒容竹耳村的潘敬行(绰号:大老潘)、潘思再(小老潘)。
    
    读者也许要说,知青上山下乡运动不是1969年以后的事吗?在此,有必要啰嗦几句。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国发生了令所有当代中国人和家庭无可避免地卷入其中的两大政治运动,即文化大革命和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知青下乡文革前全国有三百多万人之众,文革中高达一千七百余万,而周恩来是上山下乡运动的始作俑者。
    
    知青运动远去,知青研究渐热。法国汉学家潘鸣啸(MichelBonnin)先生的《失落的一代》(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09年中译本),乃“知青学”集大成专著。知青研究再演“敦煌故事”(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国外)──知青运动在中国,知青学在国外。
    
    若非读到此著,将终身不了解这场运动的全局性信息。如从一九五六年起上山下乡就和解决失业“结合”起来了;一九六三年周恩来计划十八年内动员三千五百万知青下乡。上山下乡乃是中共政府在实践中摸索出来的解决失业之策──借助红色意识形态,将无法解决的失业大包袱甩给农村。
    
    “钢青近”和另一支“狗牯连”(青年近卫军,由一帮血气方刚的狗牯仔组成。柳州方言“狗牯仔”意即悍勇斗狠的小青年)是造反大军直属战斗队,都是一支纪律严明、敢打硬仗的劲旅,令“联指”闻风丧胆。在反围剿、反镇压、反屠杀的绝地反击战中,续写了一个又一个传奇。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构成了有力威慑,是造反大军非对称条件下战胜对手或遏制对手战略冒险的中坚力量。
    
    “钢靑近”下属有警卫团、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有一纵队、二纵队、四纵队,主要头头潘敬行(大老潘,负责武卫)、刘和鸣(大老刘,负责文攻)。主要骨干:阿柳(莫柳福)、小老潘(潘思再)、胡子、黄龙贵、李木希、冯四眼、小四眼,以及从都安、宜山、忻城、罗城被迫害逃到柳州的韦老黑、莫祖德、黄四龙、欧阳等等,一个个有绰号身手敏捷,侠肝义胆,古道热肠,好似《水浒》里走出来的英雄豪杰。
    
    (二)水厂保卫战旗开得胜 “钢青近”一战成名
    
    镜头反转,拉回到1968年的柳州,局势继续恶化。
    
    1月11日,“联指”又借故进攻设在手工业局宿舍的造反大军总部。
    
    2月3日,“联指”为了争夺位于铁桥北端的自来水厂,挑起水厂大规模的武斗,继而企图占领位于映山街的大军总部,把大军从柳州河北片打跑。几经拉锯,但被造反大军颇有传奇色彩的“钢青近”击退。
    
    第一次恶仗发生在2月3日、4月22、23日,位于河北雅儒路的水厂,本是造反大军统辖的范围,附近的染织厂、郊区政府和手工业礼堂,一直都是大军的据点。2月3日晚,夜雾正浓,漆黑一片,“联指”突然从柴场方向进攻铁桥口的郊区政府,因为大军麻痹大意,加上势单力薄,防不胜防。“联指”武斗队很快直插到水厂、染织厂、手工业礼堂,守铁桥的部队装聋作哑,躲在小楼上看热闹。
    
    而在映山街房屋修建队的造反大军总部,此时头头们却心急如焚——最怕的是“联指”控制了水厂,随时可以对映山街、中山西路一带大军驻地停水,面临的是几万人被渴死的危机。于是大军总部便成了水厂保卫战的临时指挥部。廖伟然、梁定国等复员军人是正、副指挥员。他们调兵遣将,组织反攻队伍。“钢靑近”作为直属部队,理所当然地成了主攻。
    
    “上门武斗,自带棺材”
    
    大老潘临危受命,组织精干力量,跑步进入雅儒路口的阵地,在向手工业礼堂发起进攻时双方交火。年仅24岁的李木希中弹身亡,血染雅儒路石桥。23岁的赵柳宝被打穿了肠子,失血过多也“出师未捷身先死”。目睹亲密的战友倒在眼前,大家只有一颗复仇的心,什么也挡不住了。大老潘率领他的战友们,眼睛差点滴血了,轻重机枪、冲锋枪、炸药包全部上,拿下手工业礼堂,直夺染织厂,逼近水厂,背回战死的白先义(年仅22岁)的遗体和其他受伤的战友,取得了水厂保卫战的胜利。
    
    此后,水厂收复后又失守,从2月3日起到4月23日,拉锯战打到4月28日,这在柳州文革史上可谓是最激烈的恶仗。
    
    后来平息了水厂一带的武斗之后,在“5.19”造反大军全部撤退到河南片之前,“联指”再也不敢越过铁路这边那块“钢靑近”写有“上门武斗,自带棺材”的大横标语牌一步。
    
    (三)大老潘抗命拒炸覃连芳大楼
    
    下面说说柳州武斗绕不过去的覃连芳大楼。该楼现已拆除,莫说如今的八0后、九0后不知,就连文革当年过来者也未必真搞清楚覃连芳,一句“旧中国军阀”的脸谱标签,未必能概括覃连芳作为桂系抗日名将以及实业家丰富多彩的一生。
    
    那是教义和概念中的覃连芳,抽象的概念一旦进入历史就会显得格外的具体和丰富。同样是将军治省,象新桂系的黄绍竑、伍廷飏、覃连芳对柳州城建的贡献,是壮佬韦国清难望其项背的。现摘录一二以钩沉往事:
    
    柳州古称龙城,华南工业重镇。桂系时代,广西是当时少数几个能够建立工业体系的省份,柳州的重工业全国有名,其实在30年代末其工业已成型。中共建政后,八桂通衢的柳州作为湘桂、黔桂、枝柳铁路的交通枢纽,柳州铁路局成为全国八大铁路局,唯一不在省会城市的铁路局。
    
    “穿在苏州,玩在杭州,吃在广州,死在柳州”
    
    柳州地处广西中北部,柳州市区青山环绕,水抱城流,柳江如黛呈U形蜿蜒绕城而过,有上抵融安、三江,下达梧州、广州,直抵香港的舟楫之便。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柳江河上百舸争流,从沙街到东门城楼一带的江面货船连成一片。自古就是八桂物资商贸的集散地,有"八桂商阜"之誉。
    
    北宋时期柳江上游的龙江以及融江地区之间的大量木材沿江而下于柳州集散,柳州木制品从此闻名于世,尤以柳州楠木棺材最为著名,成为后来柳州棺材相关谚语:“穿在苏州,玩在杭州,吃在广州,死在柳州”产生的历史背景。柳江北岸江滨沙街旧时有条专售棺材的街市,整条街都是棺材铺名唤长寿路(如今柳州的旅游纪念品就是一方小小的棺材,取“升官发财”之意)。
    
    抗战时期,张自忠以上将衔集团军总司令职亲临前线,战死沙场。噩耗传出,举国震悼。1940年5月28日,当时国民政府发布国葬令,以张自忠与学界泰斗蔡元培先生共享国葬殊荣。蒋委员长就令时任广西省长的黄旭初在柳州准备上好的楠木棺材运往重庆入殓英雄。
    小平头: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4)(上)
    图1:柳州全景图。1934年的柳州——桂系统治下的一座繁华的商业城市,“桂中商埠”早已形成。柳江上百舸争流,货船连成一片,这是后面图片中难得一见的!
    小平头: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4)(上)


    图2:1964年的柳州——文革尚未开始,柳州城显得平静祥和。但柳江上已鲜有货船的影子。有网友将各个时期的柳州全景图来对比,结果发现,同是将军治省,新桂系治下三十年代的柳州,要比韦国清治下六十年代的柳州还要繁华而富有生气。
    
    覃连芳大楼就鹤立鸡群地屹立在长寿路后边的河岸上,正好位于从南至鱼峰山、北抵人民广场的柳州中轴线上,正在修建的柳江公路大桥从其楼边经过,是柳州当时少有的高楼,被誉为“柳州第一楼”。
    i
    图3:位于河北柳江桥头新桂系覃连芳将军的私宅“芳园”。
    
    覃连芳其人其事
    
    覃连芳是新桂系的柳籍中将将军,著名的实业家。即当年闻名天下的桂系“钢七军” 二十四师师长(新桂系名单中有不少人是参加过抗日战争的爱国将领,如著名的台儿庄战役,带兵参战的柳州籍将军就有覃连芳、徐启明、秦镇、陈烈等多人)。
    
    覃连芳字武德,壮族,生于清朝光绪21年(1895年)十一月初三,祖籍湖南衡阳,他的先辈很早就迁入广西马岭,后来迁移到今柳江县百朋镇琴屯村金陵屯(原马平县四都金陵村),曾祖父覃少海是清代当地名士;父亲覃魁元,前清朝秀才,有妻三房,共生七子三女,覃连芳为谭氏庶母所生,排行第四。
    
    覃连芳幼时随父读书启蒙,甚为勤奋,少年时代进马平县立两等小学,1910年毕业后,考入桂林广西陆军小学(辛亥革命後陆小停办,改为陆军速成学堂),与桂系巨头李宗仁(1907年考中第2期但因入学报到时迟到十分钟,被取消入学资格。1908年再考中第3期)、白崇禧(1907年入学,后因病退学)、黄绍竑(第4期)(于文革中惨遭迫害,1966年8月31日含冤自杀)、黄旭初、桂军名将廖磊、李品仙、俞作柏、夏威、锺祖培、周祖晃、张淦、苏祖馨、叶琪、徐启明、尹承纲等为先后期同学,而后升入武汉的湖北陆军中学,恰值辛亥革命爆发,武昌新军起义,覃连芳随新军参加了对清军的作战。民国成立后,考入保定军官学校,保定六期步科毕业。
    
    1918年,覃连芳到广州七总裁府谋职,任中尉差遣,后回到广西,担任旧桂系省防军连长,不久进入南宁讲武堂担任区队长,中队长等职务,广西“民十政变”期间,覃连芳投靠刘震寰部担任统领,随刘部进驻广州。当时覃连芳的三哥覃连升在沈鸿英部任职,兄弟二人常有书信往来,而沈恰恰又是刘的死对头,刘震寰疑心覃连芳通敌,将覃连芳革职扣押,后被释放。1924年,覃投奔李宗仁部,历任营、团、旅、师长等职。
    
    1931年第七军驻柳州期间,覃连芳兼任柳州建设处处长,曾主持开辟了柳州城内由西大路起,连接庆云路,直通东大路,贯穿城外东台路的大马路,还扩建柳侯公园,建筑公园门头,修整罗池,重修柳候墓等,又修立鱼峰南面上山石级直至山顶。并亲自设计修造安放在柳候公园的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七军阵亡将士纪念塔,整个塔的造型尤如一柄刺向苍穹的利剑,象征着所向披靡、横扫千里的第七军雄风。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爆发,覃连芳被李宗仁委任为三十一军副军长,兼一三一师师长。同年6月,他因“徐州突围”有功,升任八十四军中将军长,后自持有功,与上司李品仙不和,被蒋介石下令撤职查办。1941年6月,覃连芳出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战区军风军纪巡查团主任委员,蒋介石特准他挂上将军衔。后因他大刀阔斧处置蒋帮嫡系将领,被蒋帮军政要人群起攻击,蒋介石又以“滥用职权”的罪名,将他撤职,并通报全国,永不录用。覃连芳被撤职后,不久就回柳州开设“芳记”和“英记”两个锯木厂,在私宅“芳园”接待亲朋旧友。1947年,覃连芳以广西机械工会名誉理事长身份,当选国民代表大会代表,次年3月,他到南京出席国民代表大会。1959年,覃连芳老死在香港。
    
    小平头: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4)(上)


    图4:负责设计修造纪念塔的第七军二十四师师长覃连芳
    小平头: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4)(上)


    图5: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七军阵亡将士纪念塔
    
    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七军阵亡将士纪念塔位于柳侯公园东北端,坐北向南,塔基为八角形,塔高四十英尺,塔的四面,上刻有七军将领的题词以及李宗仁、白崇禧撰写的碑文。正南面是廖磊军长的手书:“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七军阵亡将士纪念塔” ,正东面题字为“护党救国,虽死犹生”。塔座有李宗仁、白崇禧序记,塔身有黄旭初题字:“捐躯报国,气壮山河,千秋万载,式是巍峨”。整个塔的造型尤如一柄刺向苍穹的利剑,象征着所向披靡、横扫千里的第七军雄风。负责设计修造纪念塔的是第七军二十四师师长覃连芳,纪念塔于1932年10月奠基,1933年4月落成,同年10月10日(双十节),全市军民在此举行盛大的落成典礼。图片上与塔紧邻的是柳州著名的柑香亭。中共建政后,将碑文铲除改成“柳州解放纪念碑”。
    
    扼交通咽喉要津的覃连芳大楼
    
    1968年初,柳州市唯一的一座柳江公路大桥尚未完工,高高的几个桥墩从江中耸起,宽畅的桥面已从江南铺向江北,只是接口处尚未合拢连接起来。没有枪声的时候,南来北往的行人,一般是从柳州铁桥火车轨道外两边一米宽的人行通道过。或从闹市五角星下的培新路直通连接河南太平西街的浮桥过河。1968年的“4.20”事件后,浮桥被“联指”拆去一大段,于是,曾为柳州百姓服务了近百年的浮桥成了顾影自怜的摆设。火车不通了,两派在南北桥头各设有沙包工事,武装把守。行人也是不敢再走铁桥通过。
    
    于是,柳江边上的船家佬的小船成了人们过江的唯一交通工具。因为此时北岸的中山西路到航运局,南岸的谷埠街码头都是造反大军的“解放区”。从水路走花几分钱也落得个安全。谁知后来“联指”有高人指点,马上武力抢占河北柳江大桥旁的覃连芳大楼,并加盖了一层,成为名副其实的“炮楼”。
    
    加上广西军区暗中给“联指”狙击手提供部队都未装备的新式狙击步枪,这可苦了两岸百姓和大军人员,严重威胁了柳江两岸、映山街、中山西路及曙光中路一带的造反大军驻地的安全。从此江面上再无民船敢冒险。因为,白天“联指”武斗人员从高楼的枪眼往柳江河面打冷枪;晚上,几盏探照灯交叉反复射向河面,稍有动静,“联指”狙击手格杀勿论。
    
    命运的无常在这座城市中展现得淋漓尽致,甚至有些无辜的普通百姓穿过街口,或走在街上就无端地被大楼居高临下的“联指”枪手冷枪毙命。白天“联指”可从飲食大楼封鎖小南路囗、光明路口;覃連芳大楼封鎖車渡马头和沙街及柳江河面;邮电大楼封鎖莲塘路口;新华书店封鎖青云路口。所有上述路口只要发现有人通过就开槍射击,他不管你是不是大军的人,还是广大的平头百姓。从五月九日至十九日共打死打伤共七人,死者因外围被“联指”包围封鎖无法到郊外埋藏只得埋在市二中的足球场内。
    
    某晚,天马派出所的兰姓民警有急事需过江,船家佬不敢开船,他自恃游泳功夫了得,一个燕子甲兰刀子姿势优美地纵身下水,只游出几十米,探照灯扫过发现有人“偷渡”,覃连芳大楼上枪手就是一枪,可怜兰警官年纪轻轻就血染柳江,枉送了卿卿性命。
    
    大军李定余麾下的“工总”宣传队女兵表现军民鱼水情的舞蹈《洗衣歌》是保留节目,可姑娘们在柳江边洗衣遇袭逃跑则没那么姿势优美了——她们白天到小南路巷子下面的河边沙滩洗衣服,覃连芳大楼枪手几个点射,吓得姑娘们花容失色,只恨爹妈少生一条腿呼啦啦跑得辫子都直,连遗弃的衣服、锑桶都不敢再回去要了。
    
    造反大军上上下下恨得牙痒痒的,尤其“钢青近”司令“大老潘”当时正“杀拐”(谈恋爱),其女友就是“工总”宣传队一员。“为拐死,为拐亡,为拐跌进莲花塘”(拐,即蚂拐,青蛙,柳州江湖黑话切口,意即女友。男泡女称为“杀拐”;女追男为“杀蛇”。温情脉脉的谈恋爱,在龙城男女口中竟是如此豪放的比喻,可见柳州民风之剽悍)“大老潘”平时就对女友极尽骑士风度护花使者之能事,覃连芳大楼“联指”枪手的公然挑衅行为,无异于在愤怒的公牛眼前挥舞红布头,“是可忍孰不可忍!”覃连芳大楼在大军血性汉子眼中,早就是眼中钉肉中刺,必欲拔之而后快。
    
    大老潘抗命拒绝炸楼
    
    于是,大军作战部做出决定,炸掉覃连芳大楼。从军事决策来看,无疑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再说,炸掉这座大楼也不难,作战部思来想去还是选中“钢青近”,让大老潘去完成这个任务。大老潘二话不说,白天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一吨TNT炸药、雷管、引线和满罐的两个氧气瓶,板车都样样俱全,只等夜幕降临就动手。
    
    大老潘挑了冯四眼等几个精壮汉子,详细分配了各自的任务,从小南路照相器材门市部楼顶看着不远处的覃连芳大楼,心想没几个钟头这座大楼就要夷为平地了,老百姓坐船过河就安全了,多么神圣的使命啊!
    
    晚上十点正,“钢青近”炸楼小分队准时出发。大老潘以身作则,拉着装有炸药和氧气瓶的板车,悄悄地从曙光中路靠近覃连芳大楼。正在这时,潘敬行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立即悄悄地向大家发出撤回去的命令。几个小兄弟莫名其妙,傻呼呼地推着板车回到大军作战部,搞不清潘司令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作战部的梁定国和廖伟然以为大老潘还没有准时出发,因为按时间要求,这时早该听到一声巨响。谁知大老潘临阵退了回来,他理直气壮地说:“莫炸了。炸了覃连芳大楼,肯定会把柳江大桥炸塌,柳州人盼了多少年,才盼到这座桥,毁了这座桥,有罪呀!到时我们会成为全柳州人民的千古罪人啊!”
    
    大老潘这么一说,使在场的头头都受到震撼,没有谁敢回答,但也有个别头头还是坚持炸掉该楼。大老潘动情地说:“实在要炸,我服从命令,但我有一个请求,你们下个书面命令,签上你们的名字,大桥毁了由你们负责。我一个人去炸,炸药一响,我就不回来了,我有了女朋友,就在工总宣传队,麻烦你们关照她。”(1)
    
    牛皮不是吹,大哥不是推。关键时刻,大哥要罩得住兄弟,以身作则。《天下无贼》中黎叔有句经典台词,“大哥心里要容得了兄弟”——此言不虚。
    
    一席话掷地有声!哪个敢下这道命令,哪个敢签这个字呀!结果,覃连芳大楼始终没有炸,柳江大桥当年年底通车,至今成为柳州人南来北往的主桥。覃连芳大楼后来也因柳江大桥人行道加宽于上世纪九十年代难逃拆除之运。
    
    当晚在覃连芳大楼据点的柳州“联指”及县份民兵祖坟冒青烟,逃过被一锅端一劫,事后额手相庆得给大老潘烧高香“感谢不炸之恩”,要不是大老潘一念之差及时醒悟,成吨的炸药一声钝响,覃连芳大楼灰飞烟灭,楼内的众生岂不都死翘翘上西天?!
    
    可一个多月后的“6.24”造反大军据点河南柳铁长楼大爆炸,大军则死伤惨重,谁炸的?因何而炸?想达到什么目的?至今仍是一桩扑朔迷离的无头悬案。暂且按下不表。
    
    欧致富坐镇覃连芳大楼放大军一马
    
    鉴于河北保卫战此等弹尽粮绝的局势,造反大军常委开会作出从河北撤退的决定。
    
    就在大军濒临绝境之际的1968年5月18日,广西军区司令员欧致富、55军副军长霍成忠率十人工作组到柳州“解决武斗问题”。制止“联指”对造反大军赶尽杀绝,并有意放造反大军一马,从而为军方创造在柳州布下一盘更大棋局——让濒临绝境的造反大军于5月19深夜、20日凌晨乘夜色撤过柳江,被各县进城民兵包围压缩在河南谷埠街置造反大军于死地一隅,于是,在柳州上演了一出由军方导演的造反派“5.21”劫军列及“5.25” 部队配枪被抢事件的连环好戏。
    
    据白鉴平说,20日白天,欧致富对白说:“知道你们大军要撤到河南,我亲自坐镇(位于河北柳江边上的)覃连芳大楼,不准联指向你们开枪,你们才没遇到什么麻烦。”(《难忘的岁月——广西柳州文革纪实》。中国文史出版社。2013年8月内部出版。第254页。)
    
    接着发生了震惊全国柳州造反派“5.21”劫军列事件,以及“5.25”调动部队“空枪围剿”拱手送枪造反派的连台好戏。
    
    题外话:李杰姨爹的假牙
    
    1974年的夏天,家住河北桥头的李杰姨爹带我们一帮豆子鬼到覃连芳大楼前的柳江游泳(当时该楼还驻有持枪守卫大桥的“工纠”),给我们这帮愣头青讲述了这段文革中覃连芳大楼的传奇。
    
    李杰姨爹祖籍广东,高挑的个子玉树临风一表人才,与姨娘当时在汽车总站是公认的郎才女貌的一对。当时我只知李杰姨爹是造反大军的成员,为此吃了很多苦头,如他在游泳中,将满口假牙卸下来刷洗,真牙全被“联指”“七三”布告后秋后算账给敲掉了。
    
    而豁达的李杰姨爹对当年的苦难只字不提,直到四十年后从事文革研究的今天,我从刘贵宝(造反大军作战参谋)处核实,当年在箭盘山旁军营关押造反大军排级以上“战犯”集训队五十人员名单中与白鉴平、廖伟然、大老潘等大军头头排名的“李杰”,就是汽车总站的李杰姨爹,曾经在造反大军68年天雷地火般绝地反击韦国清军事围剿中,有过如此壮怀激烈的表现。如今他已届年逾八十安度含饴戏孙的晚年。
    小平头: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4)(上)


    图6:柳江大桥(背景是马鞍山)。1963年,柳江大桥由上海市政工程设计院设计,由中国著名桥梁设计大师林元培先生主持设计,时任市政院副总工程师的刘作霖担任了柳江大桥的总设计师。桥梁全长:608.04米,1968年10月建成,从1968年12月26日柳江大桥通车至今已有近50年的历史。
    
    柳江大桥也象个行业标杆使后建的偷工减料腐败的“豆腐渣”工程之壶西、壶东两大桥相形见绌:1998年1月24日,由柳州市委书记刘知炳亲任“指挥长”兴建,建成后又被评为“优质工程”的柳州市“壶西大桥”的行人道及护栏轰然倒塌,导致四人死亡,三人重伤;2000年7月7日晚,雷雨交加,一辆满载乘客的柳州市公交公司6路公共汽车,由西向东驶向漆黑一片的壶东大桥(路灯的保险丝被雷电击断),因撞在施工的隔离水泥墩上(当时大桥刚启用两年正在进行维修桥面的施工),致使汽车失控,向左冲出,撞坏大桥护栏,倒扣沉入柳江主航道约4米深的江水里,酿成死亡79人的空前惨案——这就是震惊全国的柳州“7.7”特大交通事故!
    
    (未完待续)
    
    《观察》首发
    
    (联络本文作者请发邮件到:[email protected]
    
    本文节选于小平头长篇文革密档揭秘《破解文革柳州惊天大案谜局――“七.三”布告出笼的台前幕后》
    草稿于2011年3月29日于挪威北极小城Honningsvåg
    完稿于2014年4月15日于丹麦哥本哈根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817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小平头: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2)(下)
·小平头: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1)毛左借助韦国清僵尸还魂 (图)
·小平头: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下)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美贸易战——一场转嫁“原罪”的战争
  • 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 借助川痞贸易战,习二世掀起新义和团狂潮
  • 浮云遮望眼拨云见青天
  • 大家只能围观中美恶斗
  • 天子观念是如何被篡改的
  • 不畏浮云遮望眼拨开云雾见青天
  • 不畏浮云遮望眼拨开云雾见青天
  • 华为是一个军工单位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毕汝谐(作家纽约
  • 敢不敢攻台考验习近平能否超越毛邓
  • 巩俐没有葫芦娃
  • 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毕汝谐(作家纽
  • 亚洲和平是原子弹造就的
  • 亚洲和平是原子弹造就的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習近平中共和全人類是野蠻和文明的衝突
  • 黑色的花朵贸易战漩涡中的跳梁小丑
  • 思芦尴尬碰瓷秀
  • 更的的空間平等贸易互惠互利
  • 台湾小小妮151
  • 独树一帜美国发起“贸易战”的三个误判
  • 一沐文稿预解直播
  • 谢选骏从洗脑到洗肺
  • 邱国权驳特有理“针对六四,故意的装傻与装傻的故意”文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金镳假喜讯与真噩耗
  • 语丝中国中美贸易战
  • 王先强著作《香港杂事》8.八九民运
  • 平宽译室美國是否正在成為共產中國的殖民地﹖
  • 小乔极限施压,注定无用
  • 韫泽中国经济的信心所依
  • 罗勇泉中美贸易起波澜---"黑华"伪学者的春天
    论坛最新文章:
  • 陈小雅评邓小平和赵紫阳
  • 解放报:天安门-镇压之夜的30年后
  • 王全璋被囚1410天不让见家属 其妻怀疑酷刑
  • 习近平赴赣向中共红军长征起点献花 察稀土
  • 孟晚舟抱怨受限 两名加拿大北京囚徒情何以堪
  • 韩表示将争取尽早通过800万美元对朝援助
  • 法新:特朗普禁令 华为和其全球客户危矣
  • 中国观众对刁亦男影片有何评论?
  • 陈小雅:成败皆萧何的实用机会主义者邓小平
  • 经贸分歧大日美首脑会谈将不发表联合声明
  • 台友邦在WHO提案要请台参与世界卫生大会
  • 德银行没有将特朗普一家的可疑交易上报审查
  • 芯片将断炊又遭谷歌狠甩 华为海外手机堪忧
  • 特朗普封杀华为是科技之战更是一政治决战
  • 陈小雅:历史应该有一种精神 但谁来把握?
  • 刁亦男就黑色影片选题与方言的选择回记者问
  • 印大选结束 民调莫迪可望连任并扩大议会优势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