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方绍伟:致贺卫方先生的第二封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21日 转载)
    
    来源:新浪博客

    贺先生好,
    
    记得2011年4月“重庆模式”最红火的时候,我写过一篇《致刘仰、贺卫方的一封公开信》,专门讨论了中国现实政治分析中的逻辑问题,这次应该算是第二封信了。由于要讨论的问题依然具有公共学术的性质,所以我再次以公开信的形式发表出来,希望莫怪罪。
    
    要讨论的问题将延续2011年底《中国人是不是忠君?》一文的话题。在那篇文章里,我评论了你对忠君爱国问题的看法。三年多过去了,也许我们的观点大致没有变化,也许会有一些新的补充,但结合当前对宪政问题的争论,问题的重复讨论也许还是有必要。
    
    贺先生当时提出了三个连环问题:中国人是不是忠君?中国人为什么不忠君?“忠君的道统”与“不忠君的政统”如何可能与西方制度结合出新文化?三个连环问题的答案既简单也不简单。皇帝当然想让臣民忠君,臣民在大多数时候也确实忠君,但中国人在关键时刻,还是不像英国人或日本人那样忠君,所以才有中国历史上的“朝代循环”,所以“中国人不忠君的原因”与“朝代循环的原因”就几乎是同一个问题。
    
    朝代循环的原因可以归结为两个要点:一是世袭终身制导致王朝持续统治能力的丧失,二是 “天命观”导致中国人重政治绩效、重暴力革命、轻世袭规则。按照这个观点,不忠君其实也是中国人的一种道统,中国人不忠的是无能之君。这里的“无能”可能有两个含义,一是无政治绩效,二是无政治实力。考虑到无政治绩效的君主在历史上几乎是普遍现象,无政治实力就变成了问题的要害,而这反过来正好表明:中国人只“忠权”、不“忠君”。
    
    这个“君权崇拜论”有点说服力,它强调中国的“君位”没有英国和日本那样的“宗教神圣性”,而中国的“君权”却相反具有极大的“世俗神圣性”。由此,君权强大时根本没必要“立宪”,所以有“戊戌变法”的失败和“预备立宪”的不彻底;君权虚弱时则根本没机会“立宪”,所以有清廷的“逊位诏书”和“洪宪帝制”的崩溃。
    
    但是,中国人的政治信仰实际上有两部分,一是“君权崇拜论”所强调的“君权神圣性”,二就是“天命观”所包含的“权威一元性”。所以,中英政治发展的差别主要是“权威多元性”的差别,而中日政治发展的不同则主要是“君主神圣性”的不同。中国的政治信仰不仅缺乏“君位神圣性”,还缺乏“权威多元性”。清末民初君主立宪的失败,是缺乏“君主神圣性”和“权威多元性”的政治信仰失败;而辛亥革命之后“共和立宪”的失败,则是缺乏“权威多元性”的政治信仰失败。
    
    同样重要的是,在分析辛亥革命之后“共和立宪”的失败原因时,不少人都强调了“临时约法”和“内阁制”的制度因素,其实这可能是错误的认识。中国人的问题不是宪法和制度,而是“单一权威”是否存在时的不同“制度运行”。从“单一权威”的崩溃,到缺乏“单一权威”的混乱,再到“单一权威”的重新确立和争夺,中国近现代的历史实在是太能说明问题了。所以可以说,中国人忠的是“单一权威”,当“单一权威”崩溃或不存在时,“单一权威情结”就派生出“内斗情结”。用更通俗的话说:中国人有奶就是娘,有权就是爹;权威强时中国人“谋生”,权威弱时中国人“谋反”。“忠君”绝不是中国人的个性。
    
    按照这个逻辑,我当时说贺先生的第三个问题就几乎变成了一个“天问”:“忠君的道统”与“不忠君的政统”,还怎么可能与西方制度结合出新文化呢?
    
    这里的微妙之处有三个方面:一是“忠君的道统”与“不忠君的政统”的对立;这意味着在同一时点上“忠君”与“不忠君”会同时存在,既得利益和社会不满会同时存在。二是“单一权威”的存在与否;当“单一权威”很强大时,“忠君的道统”就会压倒“不忠君的政统”;而如果这个“单一权威”不与西方制度进行全面对接,想象中的“新文化”就绝不可能出现。
    
    但更微妙的是问题的第三个方面: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君”已经“西化”成了现在的“党”,而且这个 “党”还进一步从“终身制”的传统“西化”成了现在的“限任制”;尽管“单一权威”的实质没有变,但结构确实已经有所变化。也就是说,从“单一权威”看,中国依然没有“新文化”;可从“制度结构”看,中国确实有了“新文化”。
    
    更重要的还有两点:一,如果这个新的“制度结构”强化了政权的持续统治能力,历史上的“朝代循环”是否还可能像以前那样重演?二,中国的“新文化”问题是一个“单一权威”的“客体问题”,但是否同时也是一个“单一权威信仰”的“主体问题”,是否是一个“抱着大树喊砍树”的问题?
    
    中国也许“心地善良的人还是比较多的”,但如果这些心地善良的人都身不由己地怀有“单一权威信仰”,想象中的“新文化”可能根本就不会出现。中国人的意识可能已经很发达,可我们的潜意识就是跟不上,在缺乏“单一权威”的地方,我们就本能地惴惴不安、不知所措,甚至习惯性地陷入一盘散沙的地步。毋庸置疑的是,“限任一党制”的“新文化”也令人不愿承认地强化了中国的“单一权威”和中国人的“单一权威信仰”,所以说:辛亥之后的宪政失败,归根到底是中国人在“抽象制度信仰”和“多元权威崇拜”上的失败,而对当代的宪政来说,“信仰革命”革的将是中国政治精英和中国人自己的命。因为,当我们潜意识中的“权威信仰”还依然挥之不去时,我们意识中的“制度信仰”却已经召之即来,结果自然是潜意识压倒了意识,“权威信仰”坚定不移地压倒“制度信仰”。
    
    最后要补充的只有四点:
    
    一,“心地善良的人还是比较多的”这一点似乎靠不住,这不仅是因为他们的“单一权威信仰”没有变,而且是因为他们根本就处于“纳什均衡”般的“囚徒困境”中,在那里,善良永远会被具体的博弈情景消磨掉,逆淘汰因而似乎更主流。
    
    二,大家固然“不能说悲观到什么事都别做了”,但能做的是一种“刷存在感”或“存在主义”的做,还是一种真正避免了“进一步、退两步”的做?
    
    三,欧洲和中东的乱局,使中国似乎又撞上了可以延续新世纪以来“有利的国际外部环境”而拼命发展自己的时候,以前是“救亡压倒启蒙”,现在是否又进入了“发展压倒新启蒙”了?
    
    四,如果说宪政是“夺权”,改革是“分利”和“分权”,中国的现状是否还是“分利”和“分权”压倒“夺权”?如果老埋怨中国老百姓没出息,回避现实逻辑的中国知识分子又是否更没出息呢?
    
    草草成文,望多赐教。另祝新年快乐!
    
    方绍伟,2015年2月11日。

(Modified on 2015/3/21)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22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贺卫方:警察权与法治
·贺卫方 :警察权和法治 (图)
·贺卫方:温家宝真诚推动政改
·贺卫方:红歌之忆
·拿破仑的治国理念/贺卫方
·贺卫方:地震与法律
·贺卫方:中国足球困境的宪政透视
·点名贺卫方陈丹青 她说:我扛得住! (图)
·中共党刊点名批贺卫方陈丹青抹黑中国 (图)
·贺卫方:我为什么揪住聂树斌案不放
·自由派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广东省委讲课撑宪政
·《辽宁日报》批评老师“呲必中国” 贺卫方:““辽报”诸公真可笑! (图)
·北大教授贺卫方质疑“爱国爱港”法理 (图)
·茅于轼和贺卫方驳斥中纪委官员“被境外势力渗透”说 (图)
·北大贺卫方反击社科院中纪委官员“歪理” (图)
·贺卫方、章诒和四手联弹谈新疆
·对话贺卫方:司法独立还需领导层观念转型 (图)
·贺卫方告别微博 新年舆论继续收紧
·学者贺卫方关闭微博 原因不明
·贺卫方:宪政让国家政权更有力量
·贺卫方欲为习近平指明道路?
·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与网友讨论夏俊峰案
·财讯网就转发文章批网络大V传谣 向贺卫方等道歉
·王功权被刑拘 公盟顾问贺卫方遭国保人身控制
·贺卫方:答薄熙来案的几个问题
·贺卫方教授关于薄熙来案五日庭审相关问题的回答(节选)
·贺卫方谈王书金案:两案均应遵循疑罪从无原则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