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莫哲暐:教宗方济各就任两周年 —— 改革尚未成功,教会仍需努力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16日 转载)
    
    本年三月十三日,乃教宗方济各就任教宗两周年。两年前,方济各步出圣伯多禄大教堂的阳台,随即令人眼前一亮。两年间,其大力宣扬神贫、俭朴、包容、怜悯等信息,革新教会形象,并力求教廷改革。其一举手、一投足,皆成为世界焦点。其有关同性恋的言论,甚至获《明报》头版报导。有教会人士称之为「方济各效应」(The Francis Effect)。但同时间,有右翼和保守派人士批评教宗但求讨好群众,摒弃原则;亦有自由主义者及左翼人士批评其口惠而实不至。本文将略略探讨并评断过去两年内,教宗方济各之种种言行。
    

    原则不变开新局
    
    教宗由取名方济各(Francis)起,已经奠定其牧民焦点。教宗解释取名方济各,乃因为其好友巴西主教Claudio Hummes枢机在其当选一刻,低声在其身边耳语:「不要忘记那些贫穷人。」圣人方济各亚西西(St. Francis of Assisi),本为贵族之子,后摒弃财富,安贫乐道,并创立修会,宣扬神贫理念。传说有谓,圣方济各某次在一间破烂教堂祈祷时,听到上主说道:“Francis, rebuild my Church which you see, is falling down.” 圣人随即动工,重建眼前的破教堂。但后来圣人发现,上主不是要其重建眼前教堂,而是整个教会(The Church)。教宗取此圣名,乃要继承圣人未竟之志。
    
    教宗透过不少行为姿态,尝试建立模范,教导信徒如何生活简朴,关怀大众,并关爱处于社会边缘者:例如其选择住在梵蒂冈的宿舍圣玛尔大之家而非教宗府、主动亲吻患了神经纤维瘤病者、拥抱残障男童、在菲律宾安慰受风灾打击之女童,以及为囚犯洗脚等等。
    
    其中,教宗对同性恋者之态度,最获世界关注。教宗访问巴西时,被传媒问道有关同性恋者的议题,教宗响应谓同性恋者应获融入社会,并说道:“If a person is gay and seeks God and has good will, who am I to judge?” 往后教宗也数次论及此议题,例如强调父母应该接纳同性恋孩子。亦有媒体报导,一位西班牙变性人被当地教会排斥,于是写信给教宗。教宗亲自致电该人士,并在梵蒂冈与其会面。至于在离婚议题上,教宗也多次表示教会应该接纳离婚人士,反对将其排拒于外。
    
    然而不少左翼人士批评,教宗虽然采取较为开明之态度,但无改变教会基本立场,是做show多于真改革。教宗坚决反对同性恋婚姻及堕胎,并多番重申教会重视一夫一妻之家庭价值。例如在菲律宾,教宗批评所谓「意识形态对家庭之殖民」(ideological colonization of the family)。今年年头,斯洛伐克就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举行公投,教宗公开表示反对。
    
    确实,教宗并无改变任何信理,教会的立场始终无变。然而称之为做show,乃忽略了语调(tone)转变对教会而言其实非常重要。同一套道理,用何种语调、方式(approach)讲出来,效果可以大相径庭。同样反对同性恋婚姻,但牧者可以选择多番批评同性恋者、恶言相向,也可选择关怀包容、寻求对话。重申道德标准,但以关爱取代严格批判,足令教会变得更有人性、更包容。此外,教宗以「贫穷」为牧民焦点,用较多时间关心贫困者,也令不少地方教会跟随其后,重提信仰之社会幅度。如此转变,非常真实。
    
    此外,家庭议题之改革,也不是教宗一人「话事」。上年教宗召开世界主教会议第三届非常会议(Extraordinary Synod on the Family),由开明派德国Walter Kasper枢机主持,推动教会内家庭牧民方针之改革。其中对于离婚及再婚者可否领受圣体圣事之问题,与会主教无法定断,再待研究。另外有关同性恋者之议题,会议中期报告之草稿本来包括强调同性恋者之“gifts and qualities”,以及确认同性伴侣能为对方提供“precious support”,但定稿却变成“People with homosexual tendencies must be welcomed with respect and delicacy”。可见主教内部意见分歧极大。教宗以透明为名,决意公开报告每段落的投票数目,令公众更能了解当中争论。
    
    教廷改革初有成
    
    荣休教宗本笃十六世两年前宣布退下来,震惊世界。不少人猜测原因之一,乃教廷内斗令本笃无法在驾驭。此外,处理教会性丑闻及财政混乱,也令本笃心力交瘁。二〇一二年爆发所谓 “Vatileak”,本笃的私人管家向传媒涉密,令本笃非常痛心。在教宗选举前,来自世界各地之枢机举行多次会议,教廷改革成为焦点。有谓美国及德国等之枢机早已对把持教廷之意大利枢机非常不满,认为他等管治无方,令教会蒙羞。美国枢机数次要求延迟选举,乃要给予各人更多时间辩论,兼互相了解。当时外界视米兰总主教Angelo Scola枢机为改革派之首,与教廷派角力。最后枢机院选出局外人、来自阿根廷的方济各。教廷改革在望。
    
    方济各上任后,委任教廷驻委内瑞拉大使Pietro Parolin总主教(后获擢升为枢机)为教廷国务卿,取代原国务卿Tarcisio Bertone枢机。Bertone在任七年,被多方批评缺乏外交智能,用人唯亲,且管理不善,打击内部贪污不力。
    
    教宗又绕过教廷各圣部(Congregation),成立八枢机组成的枢机顾问委员会(Council of Cardinal Advisors),成员包括来自洪都拉斯的Oscar Rodriguez Maradiaga枢机以及孟买总主教Oswald Gracias枢机。(后来国务卿Parolin枢机加入成为第九名成员。)委员会负责就改革议题为教宗提供意见。暂时提出的建议方案包括精简教廷架构,成立「正义及和平部」及「教友及家庭部」,把现有某些委员会归于其下。
    
    另外,教廷财政一直备受批评。其中梵蒂冈银行时不时便传出协助洗黑钱之传闻。本笃十六世为了改革财务,成立了内部监察组织Financial Information Authority(AIF),虽有进步,然步伐缓慢。方济各由于不满改革进度,于上年革除整个AIF之管理层,并成立新的Secretariat of Economics,委任澳洲雪梨前总主教George Pell枢机领导,负责继续财务改革。Pell就任后,获得重权,推动多项措施,例如关闭多个梵蒂冈银行内之可疑户口,并与美国及德国等签订合作协议,互相交换数据防止逃税及洗黑钱等。Pell之改革触动了不少既得利益,因而在教廷内不断树敌。早前有教廷中人向传媒涉密,批评Pell生活奢华,与教宗宣扬之简朴生活互相冲突。虽则批评应为事实,但涉密者之动机不难估计。
    
    至于神职人员性侵犯丑闻,方济各多番谴责性侵犯行为,并成立专责委员会(Pontifical Commiss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Minors)处理此问题,由美国波士顿教区总主教Sean O’Malley枢机领导。今年年初,教宗特别委任两名受害者加入委员会。另外,早前有传媒报导,一名西班牙格拉纳达教区的青年去信教宗,谓曾被神父性侵犯。教宗不久便亲自致电该青年,鼓励该青年找主教投诉,并下令调查案件,要求绝对公开透明。然而,不少受害人组织仍然不满教廷有关此议题之改革多流于表面,至今仍未有主教因掩盖真相而被撤职。
    
    教宗非左亦非右
    
    方济各来自阿根廷,对于社会不公、贫富悬殊等有切身经历。这两年间,教宗多次抨击资本主义之祸害,也斥责全球化令贫富越趋悬殊,令更多人饱受饥饿困扰。教宗又慨叹,股票市场点数之升跌可以成为新闻,但有人三餐不继却无人理会。其甚至狠批所谓的「滴漏效应」(Trickle-down effect)并无事实根据,而只是某些人幼稚盲目地相信现存之经济结构。
    
    现时不少教徒甚至神职人员也出现所谓中产化之现象,把信仰视为私人事情,只注重个人灵修与得救,忘记了教会有关社会议题之训导,忘记了自己有推动社会公义之责任。教宗批判现存不公,强调公义,犹如对各地教会之当头一棒,打醒了不少沉醉自身的教徒。教宗吁请神父不要呆在洁净的教堂,而要走上街头,走到边沿。教宗访问菲律宾时,公开要求该国政府打击贪污,以及终结可耻(scandalous)的社会不公。
    
    教宗对于资本主义之批判,获得自由主义者以及左翼人士称许,但同时被不少右翼人士批评为共产主义者。教宗对此等批评不以为然,表明关心弱势及贫苦乃基督徒之责任。
    
    一般论者喜欢用左右翼之分野作为检视政治议题和人物之标准,然而此二元框架却不适合用于检视教宗以至整个教会之立场。教宗方济各固然在经济议题上偏向左翼,但不代笔其就是左翼教宗。例如反对同性恋婚姻,就是一般而言的右翼立场。不少教会人士一向刻意避免以政治意识形态为自己或教会定位,拒绝被政治框住。教宗也是如此。例如早前教宗宣布确认立场偏左的萨尔瓦多前总主教Oscar Romero为殉道者,外界解读为教廷对解放神学的立场软化。然而教宗其实同时确立了三位被左翼游击组织「光明之路」(Shining Path)杀害的秘鲁神父为殉道者。因此教宗不是左翼,只是不怕因宣扬基督信仰而令自己某些立场与左翼人士接近。
    
    教廷外交转积极
    
    教宗方济各的外交政策也比本笃十六世积极。先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任时,教廷也会主动参与某些国际事务,调停冲突。一九七八年,阿根廷和智利就Beagle Channel附近之岛屿发生领土冲突,教宗若望保禄派遣特使尝试调停。到了七九年,两国正式共同要求梵蒂冈负责主持谈判,教廷因而提出解决方案。双方最后在八四年达成共识。至于教宗本笃则较少主动介入国际冲突。其曾派遣来自加纳的宗座正义和平委员会主席Peter Turkson枢机到科特迪瓦调停冲突,但不成功。
    
    教宗方济各由于来自拉丁美洲,因此较能在该区施展外交力量。其中美国与古巴破冰,即为教宗亲自牵线促成。传媒报导,方济各曾去信美国总统奥巴马及古巴领袖劳尔,吁请两人对话。奥巴马访问教廷时,教宗又再提出此事。教廷更曾主持会议,供两国代表团谈判机会。
    
    另外,教宗也尝试调解以巴冲突。其访问圣地时,邀请以色列总统Shimon Peres及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到教廷会晤。两人其后与教宗一同在梵蒂冈花园内祈祷。可惜以色列政局由鹰派总理Benjamin Netanyahu主持,而阿巴斯也不获巴解分支哈马斯(Hamas)支持,故此会晤对解决以巴冲突帮助不大。
    
    中梵关系难破冰
    
    教宗访问韩国时,曾表示热爱中国,也很希望可以到访。教宗出身耶稣会,而耶稣会由利玛窦开始已经希望能在大中华地区传教,因此教宗的中华情意结可想而知。有内幕消息指出,中梵双方在上年起多次密谈,中方固然希望建交以提高国际地位,教廷内部也有人为个人荣誉而希望促成中梵建交此历史「伟业」。早前也有报章报导,教廷为了促成谈判,下令香港教区神职人员减少就社会议题冲撞中国政府。当中真假,难以判断,但绝非不可能。
    
    然而本人相信,中梵建交在短期内也不会有大进展,皆因双方始终无法就主教任命权问题达成共识。按教会训导,只有教宗有权任命主教,但中共统领之爱国教会坚持要「自选自圣」。假若中国主教由梵蒂冈的教宗任命,岂不是「外国势力干预中国内政」?近日教廷发言人Federico Lombardi神父又再提出所谓的「越南模式」,即由政府提交主教候选人名单予教廷,然后由教廷从中拣选。其实在本笃时期,也曾经采取温和路线,尝试与中方协议主教候选人名单。但结果在一轮尝试过后,中方又再无视教廷,自行非法祝圣主教。本笃因而转趋强硬,把数名非法主教逐出教会(excommunication)。因此「越南模式」难以在中国实行。加上习近平上任后(与方济各同日上任),集权中央,手段强硬,中梵建交更渺茫。但这对本人而言,反是好事。为了建交而向中共妥协,必定后患无穷。
    
    争议时刻需关注
    
    教宗方济各虽然作风亲民,获得赞赏和敬爱,但其言论也曾惹来抨击。
    
    本年年头,伊斯兰极端分子对法国巴黎的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发动恐怖袭击,血流成河,各国领袖均谴责暴徒,并表明保卫言论自由。教宗也谴责暴徒,并狠批其利用宗教名义使用暴力。但其一番话却引起极大争议:其以较不严谨的例子,说明人不应侮辱他人之信仰:“If my good friend Dr Gasparri says a curse word against my mother, he can expect a punch.” 此话被多方演绎为把宗教暴力合理化。教宗其后澄清,赞同人人皆享有言论自由,但应该懂得慎重(prudence),不应侮辱他人信仰,并再次重申反对以宗教名义使用暴力。
    
    另外,近日教宗也再次卷入争议。其就父亲之角色发表演讲,提及一位他所认识的父亲曾向他说:“I sometimes have to smack my children a bit, but never in the face so as to not humiliate them.” 教宗赞许该父亲:“How beautiful! He knows the sense of dignity!”此话惹来极大回响,多人批评教宗支持体罚。教廷发言人后来澄清,谓教宗不支持暴力对待孩子,只是强调家长有责任“correct without humiliating”。
    
    谁来继承方济各?
    
    教宗方济各近日突然表示,自己可能只会担任教宗四至五年便退下来。假若真如是,究竟谁会继承其志向?
    
    方济各作风破格,且在某些伦理议题上偏向开明,已经令不少保守派不满。这在家庭主教会议上已经非常明显。此外,其念兹在兹的教廷改革,亦触怒不少教廷既得利益者。因此假若数年后要举行教宗选举,保守派以及教廷中人必定会尝试重夺主导权。然而方济各在位两年,委任了多名来自世界各地之枢机,他等来自的国家包括缅甸、海地、尼加拉瓜、乌拉圭、汤加、莫桑比克及维德角等,使枢机院变得更国际化,削弱了欧洲(特别是意大利)枢机之控制权。
    
    此外,方济各当选,打破了欧洲人垄断教宗之位之传统,固然会令某些欧洲枢机希望夺回控制权,但同时也令某些枢机更乐意考虑来自其他地区之人选。非洲和亚洲或许会是来届之焦点所在。而在亚洲,菲律宾的天主教徒人口比例最高,其总主教Luis Antonio Tagle枢机因而举足轻重,而且其现年只是五十七岁,属于年轻一辈。
    
    教宗方济各仅仅两年内已经改变了教会的牧民焦点及方向,其作风也获得不少教徒赞许,因此不论谁继任,都难以走回头路,公开与其分庭抗礼。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803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莫哲暐:教会,你为何不争气? (图)
·莫哲暐:要公投就请光明正大——浅谈中大退联公投之争论 (图)
·莫哲暐:道术将为天下裂?—— 论港大学生会退出学联所带来之反思
·莫哲暐:汤家骅议员不变之议会精英情意结
·莫哲暐:羅梅洛總主教的鮮血,與師恩祥主教的忠貞
·莫哲暐:自决原则与国际政治——以科索沃为例
·莫哲暐:向香港电视讲两句
·莫哲暐:中东石油国之移民政治 (图)
·莫哲暐:求学笔记(一):种族联邦制及国家解体 —— 苏联作为「典范」
·莫哲暐:忧患是心境 —— 再响应王卓祺教授
·莫哲暐:法治既逝,维权须启——香港需要维权律师
·莫哲暐:二〇一四年香港十大疯人榜
·莫哲暐:制度不改,真相未明,何以修补裂痕? (图)
·莫哲暐:所谓忧患意识——响应王卓祺教授 (图)
·莫哲暐:在占领后论民主运动、理想现实,及微观政治——响应沈旭晖教授
·莫哲暐:「温和泛民」的黄昏 —— 从汤家骅的言论说起 (图)
·莫哲暐:身處遠洋看我城 —— 淺論警察施暴、價值衝突,及鳥籠時局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新加坡vs香港--金融中心
  • 冥想者(诗歌)
  •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 DecodingthecracksintheChinesemodel
  •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 题申纪兰
  •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 哲学就是对话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 英国女王为何坐马车而不坐汽车
  •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九七憶往(十)(完)
  • 谢选骏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 徐沛連載完畢,全文在此:
  • 张成觉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 移民秘笈在美国追求经济利益不影响庇护申请
  • 谢选骏穆斯林不能回家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夫妻婚姻家庭
  • 谢选骏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族千里共嬋娟明月
  • 高洪明要求国务院中央军委向人民公开国庆活动账单
  • 金光鸿要瓦解共匪,政治上的成熟是根本
  • 刘蔚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谢选骏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 曾节明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
  • 金光鸿各国要重新确立主权在民原则
  • 谢选骏“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论坛最新文章:
  • 寻找脱贫之道 美法3经济学家共获经济诺奖
  • 航天强国关注“清除空垃圾 ”
  • 官警二代死刑逍遥引高层动怒 滇孙小果案再审
  • 法彩票公司将开放股权 政府鼓励个人购股
  • 突尼斯将高票迎来法学教师新总统严打腐败
  • 公安局长疑戴名表视察无锡桥塌现场 网民不太信
  • 德国5G不排斥华为给平等竞争
  • 经济紧与人民币贬 游日中国客不再疯买了
  • 中国新款汽车叫哈佛 俄人或最爱
  • 赵紫阳百岁冥诞出记传 透露曾吁为六四平反
  • 韩法务部长辞职 文在寅能否消弭危机前景未卜
  • 腾讯清早偷偷恢复NBA转播 惹网民酸骂
  • 日本台风灾难扩大 国际阅舰式取消
  • 赵紫阳百岁冥寿 子女发文谈中国精神困局
  • 传统左派学校也反禁蒙面法 逾百人雨中组人链声援及抗议
  • 反蒙面法第二周:警滥捕旁观市民 示威者袭警手段趋烈
  • 选票变天 突尼斯民众狂欢干净总统问世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