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缅甸走向更完整的联邦制/貌强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27日 来稿)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大缅族Bamar一说起自己国家,就自豪地说是Bamar 巴马国,地大物博,有一百多大小兄弟民族,千多年辉煌历史,上座部佛教发源地,蒲甘万塔文明古国,写的是缅文,讲的是缅语,三大叱咤风云盛世王朝:蒲甘王朝、东乌王朝、贡榜王朝,三大南征北战开国帝王:阿奴律陀、巴英瑙、雍籍牙······.

    
    殊不知非缅族众边区众少数民族并不如此讲、如此想。
    记得我第一次到掸邦游玩,当地人讲掸语,我听不懂。他们诧异地问“君从哪里来?”我说仰光。只听他们说“哦!怪不得听不懂我们讲掸话,原来来自Bamar Pyi(缅国)”。我一愕,老半天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认为他们生活在Shan Pyi(掸国),而我来自缅国。
    我参加过的缅甸各邦少数民族会议,他们自己人讲话时我一句都听不懂。
    
    缅甸是由大缅族区7省、7个民族邦与四大族群特区组成的:
    *中间大缅族区分7省,主要由缅族与其他各族包括华裔印裔居住。
    *南边区是孟邦文明古国,18世纪被缅帝雍籍牙消灭(仰光=敌人尽灭)。孟族拥有自己孟语孟文,信上座部佛教,一千年前缅族蒲甘王朝的佛教、缅文缅语绘画舞蹈,都是师从孟国孟民而得的。
    *东南边区是克伦邦,主要民族是克伦族,拥有自己克伦文克伦语,信基督教、佛教、自然教。
    *东边区是克耶邦(克伦尼)邦与掸邦,英国统治时期克伦尼邦是独立国,而当时英属掸联邦多达34邦。掸邦居民主要是傣族。傣族佤族德昂族都是中缅两国边民,而果敢族就是汉族。果敢区原属中国,英国时期划入英属掸邦,新中国成立后正式划归缅甸。掸邦历史文化都比缅族悠久,信上座部佛教、道教、儒教、自然教。
    *东北边区克钦邦,同族住中国那边叫景颇族,住缅甸这边叫克钦族,其野人山至今漂泊着中国远征军孤魂。基督教徒占多数,克钦族文字是由西方传教士发明给他们,用的是ABC···YZ。
    *西北边区是钦邦钦族,文字也是西方传教士所创造的ABC···YZ。
    *西南边区若开邦,若开族与缅族差不多,其少数民族罗兴迦人是穆斯林。
    *每个邦每个区,都有自己语言文字文化风俗习惯,历来都是自主自决、各自为政、和平共处。
    *众土著民族不愿自称少数民族,他们强调他们到大缅族区域Bamar Pyi 缅族国,是少数民族;在他们自己边区民族邦,缅族是少数民族。
    
    现在简单介绍一下作家兼翻译家Wai Yan Hpone 。
    他家住仰光,缅族,自由撰稿人,多年来一直为当地与国际媒体写文章、翻译。他从小生活在缅族大圈圈小圈圈,没有到过众少数民族邦穿街走巷、访贫问苦。
    他最近写了一篇Toward a More Pefect Union (走向更完整的联邦),阐述自己过去现在所见所闻与满怀感想,登于Irrawaddy新闻社。 缅甸未来主人翁培育大师温教授、掸邦民主联盟前秘书长赛万赛、克伦民族联盟领导人David Tharckabaw等,觉得大有必要介绍他的看法想法给各族人民与世界,貌强兹译其文如下:
    
     标题:Toward a More Pefect Union 走向更完整的联邦
    
    我Wai Yan Hpone 年轻时以Bamar缅族人自豪,为本民族的博大精深文化、文明、千年历史而骄傲。
    我们Bamar缅族人前后建立了三大帝国,诞生了骁勇善战开国帝王,威震四面八方。
    在政治、经济或文化领域,我们Bamar缅族人比所有土著优越,所有少数民族历来妒忌、羡慕、害怕地仰望我们Bamar缅族。
    
    现在我Wai Yan Hpone的天真无知终于粉碎了,视野与认识终于扩大了——我Wai Yan Hpone为缅族千年来压迫众少数民族而自感惭愧羞耻。
    Bamar缅族过去与现在的累累罪行,虽非我所犯,我仍然自觉必须分担。
    我Wai Yan Hpone为自己至今仍然无能为力替天行道而深感惭愧。
    
    我在仰光长大,多元化的环境模糊了我的眼帘,官方媒体与教科书蒙蔽了我的思想认识,“黄金土地”绝缘了我——让我看不到接触不到众少数民族的真实生活。
    
    我从小所受的教育如下:
    缅甸Myanmar 早在11世纪就立国,所有人民“友爱、安宁、和谐”地生活在Myanmar缅甸。虽然有时不团结、互相打斗,但基本上和平共处、礼尚往来——寻根究底,因为大家都是“兄弟”。
    是殖民主义者——使我们失去国家主权,使我们失去和谐。
    是殖民主义者——用“分而治之”战略,造成我们互不信任。
    一句话,元凶是英国——他征占我们缅甸最后王朝130年,使我国陷入世界上最长久的内战。
    紧记:缅族Bamar和其他土著,是同根生的“血缘兄弟”——同种异样,大缅族居中而立,众少数民族围站四周如众星拱月。
    故事继续讲下去:
    我们的差异仅是外形而已,实质却是毫无两样。
    知否Tamadaw缅甸军队1962年为何干政?完全是为了要捍卫联邦不分裂——那时,邪恶分子互相勾结,说要建federal 制度,其实想分裂国家。
    缅族Bamar领袖数十年来就是这样滔滔不绝告诉我们如上。
    
    我现在已接受了再教育:
    历史真相是:英国统治之前,我们从来不是一个统一的单一的民族国家。当今的缅甸Myanmar国家地图,是当年英国占领的法定区域与武断的领土界限,毫不涉及生活于其内的人民。
    其实,许多土著族群生活在他们自己的土地、各有各的王权或土司统治制度。当缅族帝国鼎盛时期,周边的其他土著族群就归附他受保护,但在漫长的一般时期,都是你管你的,我管我的,大家和平共处。
    在非缅族的众土著看来,独立后的Myanmar缅甸,从来不是联邦制,而是中央集权单一制。
    历史性的彬龙协议,至今一直被忽略。大缅族Bamar老以为众民族邦区都是他们的。
    自独立以来,历届政府以缅化政策为最优先,其他民族的价值只虚有其名,民族特征早全被缅化。缅甸是多民族国家,但缅族文化、缅族语言、佛教却是不二代表,其他众多民族、语言、宗教信仰都被有系统地强制而同化为一。
    
    就因为彬龙协议被束之高阁,众少数民族才拿起武器,对大权独揽的缅族中央政府进行武装斗争。内战不断升级,国家也就越来越军事化,缅甸军队也就有好借口紧握政权不放。
    
    在缅甸军队精英眼里,众民族叛乱部队是国家的敌人,在杀害与攻击缅甸军队与平民老百姓,而他们是捍卫者,在替天行道。
    但在众少数民族眼里,Bamar缅族就是缅甸军队,他们对众少数民族犯下一系列滔天罪行:强征土地、强盗资源、强迫劳动、强行迁移、凶杀、强奸、酷刑、苛捐杂税、集体屠杀······.无恶不作、罄竹难书。
    众少数民族忧心忡忡:因为学校禁止传授本民族语言文字,他们的语言与文化必将消失。
    边区当地人民从没见过我这样的来自缅族本区的缅族人,他们知道的缅族就是缅甸军队——缅甸军队把他们的土地殖民化了数十年,就在他们土生土长的地方,正在消灭着他们这些土生土长种族。
    
    未学过的历史
    在缅族本土进政府学校学习的我们,不会听到或看到众兄弟民族的感受。
    我们一直被灌输被教导:缅甸军队是唯一爱国专业军队,唯一抵抗国内外“叛乱分子”,唯一保家卫国的武装部队。
    真正联邦制Federalism就是巴尔干化——让国家四分五裂。
    每当国家面临危机,缅甸军队刻不容缓的任务就是——拯救国家。
    
    其实,我们的教育制度就是不给我们有机会去探索教科书之外的知识学问,不让我们挑战国家所灌输的意识形态。
    随着联邦节匆匆而过,政府一手制定的全国停火协议也渐行渐远。
    我窃以为:只有尊重与公平对待众兄弟民族被剥夺的权利,全国和平才能实现——缅甸军队与政府的决策者认识不到这点,所以全国和平遥遥无期。
    
    昂山将军的划时代名言:“缅族得一元,众少数民族也该各得一元”。就因缅族不实践昂山的允诺,现在众少数民族之间就流传着这笑话:
    “昂山访问了7个民族邦后,缅族获7元,7民族邦各获1元 = 总共7元”。
    
    我要求缅甸军队与政府内的大缅族沙文主义者反省过去——好好检查一下自己的思想与行为。
    我也要求他们扪心自问是否真的要和平。
    我们缅族独立后不守承诺,一直失信于人,一直欺骗与剥削众少数民族兄弟。我们是多数人,我们拥有权力,我们享受特权——所以我们必须容忍与同情众少数民族弱势族群,否则真可耻!
    每当我听到我们的众少数民族兄弟受苦受难,我内疚,我羞耻。
    我们如果不能证明我们缅族既文明也尊重法律,我绝不以身为缅族为荣。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822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貌强:68周年缅甸联邦节的感概
·貌强:缅甸果敢特区战火冲天
·司马成:缅甸内战殃及华人北京要管 (图)
·貌强:缅甸和谈双方须互让共赢
·赛万赛采访缅甸众民族武装组织/貌强
·吴戈:从缅甸战乱看中国国际道义困境 (图)
·梁逸飞:警惕缅甸北部被搞成「乌克兰东部」 (图)
·貌強:缅甸第67周年独立节
·周晋:缅甸未来政治展望
·貌强:缅甸莱比塘铜矿惨案
·缅甸民地武动乱缘何沉渣泛起/林锡星
·「二战阵亡日军墓」——缅甸人的亲日情节/林锡星
·当心缅甸军方势力抬头/敏辛
·昂山素季将访华,缅甸内乱何时了/林锡星
·貌强:缅甸华族看香港占中
·缅甸仰望中国巨贪巨腐/貌强
·天大巨贪是缅甸或中国将军们?/貌强
·缅甸民主改革何去何从/林锡星
·缅甸贪官震宇宙惊天下?
·缅甸果敢战争:北京可能会支持少数民族
·中国手忙脚乱 断绝缅甸华裔叛军联系 (图)
·中方回应大量缅甸边民涌入境内:已得到安置
·中国在缅甸的投资项目为何频频受挫? (图)
·纽约时报:中国大规模抢掠缅甸
·中国伐木工逃离缅甸细节:赤脚蹚河躲缅军
·中国改口承认155名中国工人在缅甸被捕
·辽宁省副秘书长魏俊星涉黑,缅甸雇凶追杀举报人 (图)
·内蒙古破获跨5省拐卖妇女案 解救11名缅甸女子
·缅甸孕妇携20公斤毒品偷渡入境 连跨5省被抓获
·李克强启程赴缅甸访问 将亮相东亚峰会
·云南警拘5运毒缅甸妇女 缴获65公斤冰毒 (图)
·云南墨江查获运毒案缴冰毒65公斤 嫌犯为缅甸籍
·中石油买缅甸天然气半年亏12亿 1立方亏1元
·中日外长会晤缅甸,关系解冻或露曙光 (图)
·中方人员武器卷入缅甸印度内部纠纷?
·缅甸华人中国“裸婚”遭弃 带女儿讨抚养费
·缅甸莱比塘铜矿纠纷被劫持中国人获释
·习近平会见缅甸联邦议会议长吴瑞曼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