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反思占中(二)/胡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26日 转载)
    胡平更多文章请看胡平专栏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51期 2015年2月20日—2015年3月5日
    

    (接第150期)
    
    今年2月1日,香港民阵发起“唔要假民主,我要真普选”大游行。这是占中运动之后不到两个月的首次大型示威活动,但可惜只有1万3千多人参加,远远低于发起者预期的5万人。民阵召集人陈倩莹分析说,人数少并不代表民众接受政改方案“袋住先”,更可能是部分民众,尤其是年轻人对游行的效果感到疲倦,有更多的人倾向于以公民抗命的方式来表达不满或者以其他更激烈的方式抗争。
    
    我同意,参加人数少不代表民众接受当局的政改方案,但是它确实表明民众的挫折感、无奈感和斗志消退。至于陈倩莹分析说那是表明更多的人倾向于采取公民抗命等更激烈的方式抗争,我以为这种分析不符合实际。证据之一就是,在游行结束后,人群随即散去,并没有发生事前不少人估计会发生的占领运动或其他形式的更激烈的行动。
    
    去年占中刚结束,就有人预言不久将发生新的占领运动,例如在圣诞节,例如在元旦。我当时就指出这不可能,在短期内,香港都不可能再发生大的占领运动。道理很简单,要发生新的占领运动,谁来发起呢?有多少人会响应呢?
    
    这次占中运动结束后,占中三子之一的陈健民给自己打分,他给自己在启蒙方面的成绩打满分,但是对自己在社会运动方面的成绩只打零分。要发起占领运动,如果响应者太少,不成阵势,固然是失败;如果响应者很多,但就像这次占中那样,人一多就失控,发起者本人就被晾在一边,甚至很快就形成无组织、无领导、无中心的局面,那就很难取得任何成果,同样也不是成功。
    
    更严重的是,就算有人发起新的占领行动,会有多少人响应呢?一般人都会想,这次占中,有几十万人参加,持续了70多天,尚且无功而还,空手而归;如果再去占领,参加的人不可能更多,持续的时间也不可能更长,自然更不可能取得什么成果。既然如此,再去参加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知道,占领行动不同于一般的集会游行。在香港,人们还享有集会游行的自由,不会因参加了正常的集会游行而受到惩罚,不去白不去,就算去了也白去,白去也要去,因此仍然会有不少人参加正常的集会游行。可是,占领行动不一样,占领行动是公民抗命,参加者有风险,很可能吃官司,如果去了也白去,那又何苦去呢?
    
    另外,有这次占中的先例在,如果再发生占领运动,一般人都预期当局将重施故伎,就是不会让步。于是到头来,就算有人再度发起占领行动,只怕也不会有多少人参与。这就是说,在近期内,大规模的占领运动不可能发生。
    
    我先前反复强调,占中运动原本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只因学生不肯见好就收,一味坚持占领,导致民意逆转,反倒把到手的成功丢掉了。有些人的观点和我正相反。他们认为,占中运动之所以遭受挫败,是因为领导者太温和,错失把运动升级的最佳时机。
    
    去年11月19日,有部分抗议者试图冲进立法会大楼,未果。由于冲击者有打砸行为,还招致了泛民和一些学生领袖的批评反对。有些激进派很不服气。按照这些激进派的看法,占领立法会的威力远远大于占领街道:如果不是拖到11月中下旬占中运动已经失去初期的规模和声势,而是在更早的时候就去占领立法会,那就很有可能迫使当局做出更多的让步,比如说在学联与港府对话后,因为港府没做出实质性让步,那时大家就趁势冲进立法会,使运动升级,那就很可能取得更大的成果。
    
    不消说,这些激进派的看法是受到台湾太阳花运动的影响。他们希望香港的占中运动能复制台湾的太阳花运动。可是在我看来,香港的占中运动根本不可能复制台湾的太阳花运动。
    
    应当看到,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长达20多天,这在当今世界发生的各种占领运动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有人说,美国也发生过占领议会的事件。2011年2月11日,美国威斯康星州新任州长、共和党人沃克宣布削减政府雇员工会的集体谈判权,引起该州政府雇员工会和民主党方面的强烈反弹。成千上万的民众涌向威州首府麦迪逊,举行抗议集会,很多抗议者进入议会大厦,占领了议会大堂和走道,有几百人干脆在大堂打上铺盖卷过夜。但是和台湾的太阳花运动不同,美国威州民众占领议会大厦,占领的只是议会大厦里的大堂和走道,并没有占领议场,没有妨碍议会正常运作。就在占领期间,州议会还经过60小时听证会通过议案。因为议会大厦是公共场所,是对民众开放的,所以政府拿着占领民众没办法。后来,还是地方法院出面,下令要求议会大厦晚上下班后关门,闲杂人等清空,这才把占领民众赶出议会大厦。
    
    台湾的太阳花运动不一样。在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主要占领的就是议场,并因此造成立法院的瘫痪。按理说,议场是不允许占领的,政府有权动用警力清场。事实上,占领立法院事件发生不久,马英九政府就提出清场,但立法院院长王金平不赞成动用警力清场;时任台北市长的郝龙斌也不赞成强制驱离学生,主张加强沟通,让事件和平落幕。由于国民党内部对占领事件的立场很不一致,这才使得占领行动得以持续。直到20天后,王金平进入立法院探视学生,以立法院院长的身份承诺做出更大让步,学生表示接受,于是在几天后自行撤离现场。
    
    由此可见,台湾学生的占领立法院行动之所以能持续那么长时间,能赢得政府的一再让步,实际上是和执政的国民党内部发生公开分裂分不开的。美国威州的占领事件,由于执政的共和党(包括州长和共和党占优势的州议会)观点一致,都拒绝让步,最终硬是通过了相关法案,反对者虽然坚持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无功而返。
    
    回到香港的问题上来。香港和台湾不同。台湾虽然缺少国际承认,但毕竟享有事实独立;香港却只是一国之下的行政特区。尽管港府不是铁板一块,立法会中的建制派也不是铁板一块,在香港,民主派的力量比保守派大,但问题是,人大831决议不是出自港府,不是出自香港的立法会,而是出自中央,出自全国人大。如果北京拒绝让步,那么,在大陆还没发生大规模的民间运动的情况下,单凭港人的抗争,是不足以迫使北京改变的;泛民议员可以否决当局的政改方案,但却无力将之改变。这就是说,如果港人效仿台湾的太阳花运动占领立法会,也不可能取得什么进展,反而倒有可能招致更严厉的打压。因此,从更激进的立场,批评这次占中运动过于温和,其实是不成立的。
    
    (完)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810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反思占中(一)/胡平
·胡平:试论作为民主活动政治家的陈子明——追思陈子明(下) (图)
·胡平:试论作为民主活动政治家的陈子明——追思陈子明(上) (图)
·胡平先生的“好坏论”及香港“占中”/一平
·重读赵紫阳5∙17书面讲话/胡平
·胡平:不应指望89年的赵紫阳去当91年的叶利钦 (图)
·胡平:呼吁当局尽快释放于世文等人 (图)
·重读赵紫阳5∙17书面讲话/胡平
·胡平:谁要是不信 可以去再采访他们——依娃女士《寻找大饥荒幸存者》一书的独特价值
·2014回顾:中共反腐为哪般/胡平
·曹长青:中共领馆为什么给胡平送烟?
·胡平:香港占中运动和退出机制——破局与转型理论研讨会(视频)
·曹长青:胡平王丹“为占中港人争诺奖”何时开始?
·胡平:找出占中成果 以后做得更聪明 (图)
·巩固占中成果,防止失败主义/胡平
·胡平:占中并不是没有获得成果
·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 (图)
·假如你们认定当局的承诺没有用处 ,还要求他们作承诺?/胡平
·思念曹思源/胡平 (图)
·环球时报胡锡进用“胡平”名笔评佔中?
·胡平:从两份内参看89年的政治氛围
·胡平:四中全会若提前召开 表明习近平处境不妙
·广西平南民警胡平因故意杀人罪一审被判死刑 (图)
·纪念胡赵基金会"中国宪政改革"研讨会:胡平、洪朝晖的讲话/视频
·胡平:对陈光诚事件的几点分析
·哗众取宠 可以休矣——评胡平《不比不知道》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