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真正反人民的是毛皇帝——从有人说我“反人民”说起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19日 转载)
    
    有个马甲叫“红日初升6888”的网民,在我一再追讨下,不得不公开其姓名:胡晓阳。也不知真假。说不清从啥时开始,此人跑到本人博客,读到我一些文章,大概其大脑结构与我等不同,或许仍然在接受政府洗脑,于是在我新浪博客文章后面跟帖以及在他自己的新浪博客上都点名道姓说“闵良臣反人民”。还好,眼下既非文革时期,此人说的也不算,不然,本人不死也得褪成皮。既如此,也就不能不就此话题聊几句。
    

    这倒不是闵某人特别害怕有人说我反人民,而是想弄清楚,什么叫反人民?需要什么样的资格才能反人民?到底谁在反人民?本人几乎所有文章,除了极少数篇目,因某些因素没有发表外,大都已公开发表,那些文章是否“反人民”,自有公论,无须我来替自己辩解。
    
    所谓反人民,很好理解,就是不喜欢人民,批评人民,甚至与人民对着干。我们知道,一般来说,绝大多数普通人都不会反人民,因为他自己就是人民中一分子,如果他反人民,也就等于反自个。再说,反人民,总得有个理由。一个普通人,反对人民中的某个人可以说得通,反多数意义上的人民,说不通:有什么理由要反多数人民呢?人民即使做得不对,一般来说,一个普通人,也不会奋起反人民,最多不过是批评而已。因为他知道,以他普通身份,他反人民,说了跟没说一样,如果他用行动反人民,那么,如同螳臂挡车,会被人民碾得粉身碎骨。因此,一般人,即使有反人民的“贼心”,也没有反人民的“贼胆”。
    
    不过,也正因为人们通常都不会“反人民”(极端恐怖分子除外),人民在人类史上也就干了不少蠢事,坏事,恶事,有时甚至简直就是恶势力就是专制独裁的帮凶。人类走到今天,才进步到这个地步,往往就是人民在拖后腿,或者说很多时候我们看到,就是人民在阻碍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直到今天这个世界上还存在一些专制独裁国家,就与人民有很大关系,而西方“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往往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的。如果人民真地像我们有些人想像得那么好,人类社会要比现在美好一百倍。
    
    所以说,人民,有时候实在应该受到诅咒——这虽然是大逆不道的话,人民吐口唾沫也能把说这话的人淹死,但人民也不能不承认,这是一句大实话。二百多年前那场法国大革命对人类社会作出了巨大贡献,但同时,法国大革命时期一些人民的表现却也有应该诅咒的地方。这两个意思,托克维尔都认识到了,而且在他的著作中都表述了出来。
    
    人民一词,在民主国家,体现的就是“多数民主”。从这层意思上说,苏格拉底应该“反人民”,因为他就是被古希腊的“多数民主”或说被人民害死的。文革时很多中国人像苏格拉底一样,也是被人民“帮”着害死的。用徐晓的话说,遇罗克就“不只是倒在枪口下,还倒在十几万人齐呼的‘打倒’声中,倒在十几亿(这时准确点说应该是不到十亿人——引者注)人无言的沉默中”。因此,如果说这些被害死者反人民或者说反对多数民主,是说得通的。自己曾看到过一幅“老照片”,文化大革命中,东北两个企业技术人员,就因为对当时社会不满,被判出死刑,在公开宣判时,执行的军人紧紧抓住他们反背在身后的胳膊,其中一被判出死刑者面对眼前广大民众,闭上眼睛,照片下面有一行文字,大意是他再也不愿睁开眼看到这种疯狂的社会和疯狂的人民。当时自己是满含泪水看这幅照片的,甚至直至今天还时常想起这幅照片,脑海中还会出现那位再也不愿睁开眼睛而被执行死刑的国民。诸位,这种社会我们还愿意再看到吗?这样的人民,我们还会喜欢吗?
    
    除了上面所讲这些情况,既反人民,又不会被人民害死,就需要“资格”了。反人民而人民无可奈何者,一定是有资格甚至有超级资格的。没有资格,谁都不敢反人民。那么谁有资格呢?通常意义上讲,只有统治阶级只有统治者才有资格反人民,因为统治者掌握着国家专政机器,比如军队、警察。统治者说人民是对的,人民就是对的,统治者说人民不对,人民就是错的。特别在一些非民主或叫独裁专制的国家,这种情形体现得更是淋漓尽致。而最有资格反人民,最有资格说这种话的人,正是统治者中的代表人物或叫领袖,像秦始皇,像汉武帝,像朱元璋,像慈禧,像毛泽东,像邓小平,都是有资格反人民的。人民对统治者以及统治阶级,既恨又怕,有时甚至还想得到统治者的恩惠,所以说,人民往往最没有是非观,也是最容易拉拢和利用的。
    
    凡有资格反人民者,往往都会给人民带来灾难。有资格反人民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常常不顾人民死活,把人民当傻子当奴隶一样对待。一部中华民族史,往往就是统治者反人民,其后被人民推翻被人民打倒,然后迎来又一拨反人民的统治者。按这个条件或叫标准,中华民族历史上不反人民的统治者极少,即使像汉朝有“文景之治”,大唐有“贞观之治”,也不过是统治者反人民反得好一点。也就是说,没有哪一朝的统治者实际上完全与人民站在一边,统治阶级总是与人民隔心隔肺,好一点的,也不过只是“对立”,而不是“尖锐对立”。1949年后,表面上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其实就是一群官员的共和国,就是几个领导人的共和国,弄到文革时,偌大一个共和国,就是他毛泽东一个人的。大家现在翻开历史还能看到,堂堂一国之总理周恩来,左胸脯上也要佩戴毛的像章,手上还要举本小“红宝书”,这在那些正常的国家看来,简直就像到了疯人国一样。国家都是他毛泽东的,连一国之总理都在被利用被奴役,这个国家还有什么人民的份儿。
    
    说到这里,又联想到本文开头,就是网名叫“红日初升6888”而真名据他自己说叫胡晓阳的人之所以说我“反人民”,正是因为他认为我对毛泽东大不敬,不该在某篇文章中说1949年后的中国其实就是他毛泽东一个人的,除此之外,还因我在文章中引用了北京一所大学有位女学生上书中南海要求撤掉天安门城楼两边那些不合时宜的口号,其中有一句“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这个胡晓阳据此认为,虽然我是在文章中引用,但可以看出我是赞成那位女大学生的观点的,因此也就等于是我说的。既然我反对毛泽东,在他看来,毛泽东又代表1949年后的中国人民,因此,自然而然,也就等于我闵良臣反人民。
    
    你看多么好的“逻辑”。还需要驳吗?那就让我们还是来看看下面的文字,看看他毛泽东到底是代表人民还是反人民。
    
    最近读到一篇网文,意思是在中国大陆应该剥掉“无产阶级”的光环,特别是从文章有理有据的分析来看,1949年后,毛泽东才是中国人民的敌人,毛泽东才是最反人民的人。是毛泽东让中国几亿农民成了国家的“二等公民”,若是用梁漱溟的话说,即工人在九天之上,中国的农民在九地之下:
    
    “我们的宣传常说,封建社会的皇帝是地主阶级的总代表,资本主义国家的总统是资产阶级的总代表,他们是占有财产最多的统治者。那么,毛泽东作为无产阶级的总代表,应当是占有财产最少,生活最贫穷,物质最匮乏的最高领袖。不然,怎么能成为无产阶级的最高代表呢?”
    
    “从现有的资料和常识来看,毛泽东不可能是‘无产’阶级,而是有产阶级。作为中央最高领袖,享有生活和医疗的种种特供,一大批警卫、秘书、护士、厨师常年为其服务,······毛泽东的工资达到500多元,在全国不是最高也是名列前茅,是底层工人的20多倍,是普通农民的100多倍。”
    
    “还有,毛泽东拥有全国独一无二的的稿费。有人说,毛泽东去世时留下的稿费有一亿多,有人说没有那么多,毛泽东的稿费只有一百多万。就按这最低的一百多万,当时中国有几人拥有百万资产?毛泽东在七十年代的中国绝对是首富,是拥有财富最多的人,是中国最‘有产’的阶级!”
    
    “一个中国拥有财产最多的人,却成了无产阶级的最高代表!毛泽东在世统治中国的几十年间,还延续了井冈山和延安时期的说法,一直自诩为无产阶级的代表。他领导下的党的各级领导干部虽然享有种种特权,拥有丰厚的财产,却自称是‘无产阶级政党’”。“真正的无产阶级却被压在最底层受苦受难,真正的‘有产阶级’却自称‘无产阶级’挥舞大棒作威作福。这个‘无产阶级’岂不是不伦不类,滑天下之大稽吗?”
    
    从上面所引文字,足以证明毛泽东不配说他是“无产阶级”,他也确实不是无产阶级,更不是什么“无产阶级的优秀代表”或什么“伟大的无产阶级导师”。不仅如此,毛泽东不仅不配得到中国人民的热爱和敬仰,相反还应该受到中国人民特别是中国大陆农民的诅咒。因为,从1949到1976年,在中国,毛泽东才是中国人民最大的敌人;因为毛泽东,才大大延缓了中国人民真正幸福的到来;因为毛泽东,中国大陆人民特别是农民兄弟才更加受苦受难那么多年。如果说有时人民应该是受到诅咒的,那么,让人民受苦受难的人,同样应该受到人民的诅咒。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310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闵良臣:中国大陆「文明城市」不搞也罢 (图)
·闵良臣:陈丹青说了什么 (图)
·闵良臣:丧失人性的无良的马克思主义专家
·闵良臣:西方社会主义同样喜欢颠倒黑白 (图)
·闵良臣:人类越文明,越难以容忍不文明
·闵良臣:社会主义跑到资本主义卖淫说明什么 (图)
·闵良臣:经不起幽默讽刺的偶像 (图)
·闵良臣:奴性深重的人民不配称为“伟大的人民”
·闵良臣:要倒退到哪一步为止呢
·闵良臣:害怕西方文化不能害怕到这等地步
·闵良臣:毛泽东的千秋功罪当任人评说 (图)
·闵良臣:强调不容篡改不如富民强国 (图)
·闵良臣:谁是资本主义?谁是社会主义? (图)
·闵良臣:坏人就在身边
·闵良臣:就是要把公民教育喊到“甚嚣尘上”
·闵良臣:《辽宁日报》不知道党和政府在想什么 (图)
·闵良臣:吃“敌对势力”的饭,砸“敌对势力”的锅
·闵良臣:高房价的谜底终于被揭开 (图)
·高越农:对于闵良臣《中国还有很多人在等着道歉》的读后议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