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赤琰:学术自由与意识形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18日 转载)
    近日,为了陈文敏会否出任港大副校长而引发有无政治干预学术自由的言论闹得沸沸扬扬,到底有无外人插手干预遴选委员会投票?如何干预?谁在干预?在事实真相仍未大白前,严肃的评论者不应沉不住气,断然下结论,如此做,很不负责任,因为这会误导大众。
    
     与此同时,还有学者借媒体对陈文敏事件大做文章,甚至义正辞严地直指全世界从来就没有大学会审查学者的政治立场,也会让学者持不同的政治立场、观点而专心研究教学,不会担心学术之外的风险,否则大学便失去其意义,也就不再是大学;类似评论均聚焦学术自由之上,认为学术自由受到严重的威胁。

    
    政府大学 矛盾关系
    
    自从由两位学者带头发起占领中环,接着由学生推波助澜占领街头以来,有关大学学者与学生藉着「关心社会」的名义群起触犯法律与治安的做法,到底有没有超越他们的学术自由?从所有的言论来看,很对立。
    
    站在参与其事的学者和学生来看,关心社会是他们学术自由的分内之事,政府无权干预;但站在身负社会安全责任的政府来看,他们走出校园外的社会骚扰社会治安,已踰越学术自由的界限,政府须一视同仁,当作违法处理。
    
    陈文敏一事紧接着占中而来,与占中没有直接关系,但社会观感却是「有人」直接走到港大投诉戴耀廷及法律学院,怀疑戴是否牺牲教学时间,走去发动公民抗命,并要法律学院作出交代;正好陈文敏曾当该院院长有年,最近学者的学术研究成绩评比刚又出炉,港大法律学院的得分给中大比了下去。
    
    更不巧的是,有关陈文敏有可能出任港大副校长的传闻在此刻见报,事件也就火上加油。总之,身为公众人物,又是新闻关注的常客,要是置身事外而不受关注的话,几难矣!
    
    如果想借学术自由作为挡箭牌,想因此化解矛盾,也非易事,因为大学与政府的关系,正有如矛与盾的关系,要盾不给矛攻破,矛与盾必须同出一家工厂,经过百般实验,证明盾可挡矛才会管用,也正是交锋时敌我分明,自己的盾挡不挡得住矛,变量很大,因此为了确保安全,国家都会有自己的意识形态,确保政府与大学在同一个意识形态下,信奉共同的核心价值,以免自己的矛攻破自己的盾,到时便国家大乱了。
    
    香港作为英殖管治的殖民地位一个半世纪,殖民地政府与大学的关系,早就在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下定位,英殖政府不会成立一所大学跟自己过不去,正如矛盾的关系,大学这支矛只能用来攻破敌对意识形态的国家及其政府;殖民地自己这支矛无论是其设计和制造,都不可能以己之矛,攻己之盾,这是政治的普通常识,要认识大学与其学术自由的本质,不能忽视这个政治常识。
    
    也许读者对笔者这个说法有存疑,要加以说明,最好拿大学出现的历史演变求证。在文艺复兴,罗马帝国崩溃,西方「民族国家」(Nation-state)兴起之前,今天所见的大学模式并不存在,为了抗拒罗马帝国时由教会主宰信仰与知识教育的做法,各国纷纷成立大学,以传授科学知识,排斥宗教迷信。
    
    意识形态 斗争不断
    
    即使如此,各国大学要彻底排除一向主宰教育与信仰的教会影响,还不是一步到位。何况新兴「民族国家」仍然未能摆脱「皇权神授」的政治思想,大学的自由即使探索科研领域的知识,也都要搭上「神授」的最高意旨,不能把知识与神祇切割;至于否定「皇权神授」的学术研究,甚至把研究落实到推翻皇权的政治行动,大学没有这个自由。
    
    以一个具体例子可以说明这种情况。当英皇的帝国统治扩展到北美殖民地时,其移民以新教徒(Protestant)为主,这批新教徒与英廷信奉的当权宗教有异,也不为见容。因此,为要摆脱英殖建立的大学(如哈佛)的思想束缚,新教徒不顾压制,毅然建立他们第一所属于思想与信仰造反的普林斯顿大学,也因此强化摆脱英殖统治的封建主义的皇权思想,从而奠定「宪法主义」(Constitutionalism)下的共和国思想。
    
    由于华盛顿等创建共和国的人也受法国革命的思想影响,而法国革命属于资产阶级革命,美国的共和国也以追求资产自由的思想建国。这批新移民占有资源丰富的印第安人的地方后,那股强烈的资产占有和私有权的思想非常强烈。一套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便落实到社会的每一个层面,尤其是政治与经济体制,更是资本主义思想挂帅。
    
    大学的学术自由也者,均不能偏离或与这种思想对立,否则连教授也会丢职,甚至有牢狱之灾,这情况尤其是当欧洲出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后,威胁到资本主义的生存和资本家财富的安全,两个意识形态的对立,到1917年信奉共产主义的列宁政府在俄国建立苏联埃联邦,一个奉行共产主义的国家成立,欧美信奉资本主义的国家也纷纷结盟,组成一个通称为「资本主义集团」(Capitalist Bloc)的反共联盟便告出现,双方剑拔弩张,势不两立,从1917年到二十世纪末,曾打过不下七百场「代理人战争」(Proxy War)。
    
    这时所见的大学,无论是「东集团」(Eastern Bloc)或「西集团」(Western Bloc),其大学的学术研究,均不可有反对自己国家信奉的意识形态的学术自由,在美国如此,以参议员麦卡锡组成的调查委员会,在大学缉拿反资研究学者最为着称;苏联也然,所有大学也因为推行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的需要,须全部彻底改革。
    
    废掉大学 例子不少
    
    双方所见改革大学的情况,不下于英国封建皇权思想下垄断的大学办学权(直至伦敦大学号称「红砖大学」的出现,也是因为皇权经过君主立宪改革后才有可能,之前的剑桥与牛津正是御用大学)的情况,也不下于美国厉行资本主义挂帅的排外情况。
    
    香港作为英殖地方,其大学有没有学术自由,只要看看港英政府百多年来对资本主义的坚持,同时也对一切反资反殖的思想与行动的封禁,便可窥全豹。香港直至中英谈判主权回归前夕的八十年代初,仍是禁止政党活动,把政党迫退到地下生存。社会如此,大学尽管美其名曰学术自由,但政党能在教授与学生之间在校内组织起来,受到大学的保护吗?
    
    港英时代,共产党作为一个政党不能在社会公开存在,只能在地下非法运作,在大学更是如此。由此可见,任何政府对其敌对的意识形态是那么视为水火不容。
    
    香港已结束英殖统治,在「一国两制」下,中国奉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在《基本法》下,香港在「两制」中,其资本主义仍可照行,但资本主义可不可以越过边界,北上推翻共产主义这个国家信奉的意识形态?邓小平设计「一国两制」时早已指出:「香港不能变成革命基地去推翻大陆的社会主义。」
    
    像港大《学苑》以一个学生组织的身份去研究发表,甚至有主张香港独立的立场,这已从个人思想的范畴,脱胎到组织宣传与主张的领域,其置国家领土于分裂对立的境地。港大自主权回归以来,不断出现类似李克强以总理身份访校时「座椅与维安」的纠纷,例如有陈巧文(摇藏独「雪山狮子旗」)、发动学生会公投罢免有大陆身份的当选学生会会长事件、有主持学运发起「雨伞革命」的学运领袖等等,这些均涉及极敏感的意识形态问题,以及国家认同的问题。
    
    大学有了这些源自意识形态矛盾的问题,不要说学术自由难保,甚至连大学存在也是个问题。除了上述论及大学起源的历史事实能证明这点之外,东西集团大学的经历,众多前殖民地独立建国及其大学也都因为原有大学的意识形态与建国的意识形态格格不入,发生连年不断的政治冲突,原有大学能改革的,遭改革掉了;不能改革的,遭废掉了。
    
    前车可鉴,香港所有的大学应有先见之明,好好认真对待在「一国两制」下,大学应如何避免两种意识形态对立的矛盾问题,好好完善实现「各取所长」(意识形态所长),更应正确看待学术自由的问题,不要无限把学术自由自我膨胀。解铃还须系铃人,要能自律,才是一切自由的根本,否则反会为自由所误!
    
    (作者为中文大学前政治系主任、华人学术网络成员)
    
    来源:香港《信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310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 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 廢帝大婚時徐世昌黎元洪各獻兩萬大洋
  • 周佛海介紹毛澤
  • 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 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 蔣介石見周佛海懺悔函潸然淚下
  • 还是高加索人种好
  • 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 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 《霸权论》连载之4第三章《国家与边界的变动》
  • 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 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 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 博客最新文章:
  • 吴倩救恩之母:天主的天使可以被请求为你们祈祷,但永不要求他
  • 陈泱潮评中共19届4中全会公报及問責王狐佞/目錄
  • 胡志伟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 谢选骏蒋介石不如项羽
  • 胡志伟九一八是李宗仁向日本借兵七七是陳濟棠引狼入室
  • 谢选骏纽约为什么成为儿童乐园
  • 生命禅院自然之道解析/雪峰
  • 胡志伟二戰初期斯大林曾計劃与日寇瓜分中國
  • 徐永海为了荣耀冠冕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12-13圣
  • 三鞠请安有感马哈迪的养生之道
  • 胡志伟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 谢选骏波兰人是要饭的
  • 陈奎德新“焚书坑儒”与“胡锡进现象”
  • 谢选骏时代革命的动力
  • 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三/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胡志伟唐蟒在日本搞第三勢力
  • 谢选骏俄国煽动中美开战阻止中国复兴
    论坛最新文章:
  • 西蒙娜·波伏娃之五 成为女人和成为自由人
  • 气候会议落幕 联合国秘书长:对成果感到失望
  • 法国新浪潮电影巨星安娜-卡里娜辞世 享寿79岁
  • 法退休体制改革:“退休先生”德勒瓦还能挺多久?
  • “撩”蔡英文后 台网红遭陆平台解约 韩出面打不平
  • 莱特希泽:协议总体完成 未来两年美对华货品出口增倍
  • 英国大选为脱欧清路 英国财政大臣预言投资热
  • 泰:透过协商解决罗兴亚人生存危机
  • 日本软实力新跑道 东京奥运与诺贝尔奖秘密
  • 法国负责退休改革的特任专员漏报利益关联
  • 东京奥运主会场国立竞技场举行竣工仪式
  • 菲律宾棉兰老岛强震 墙裂屋塌 已知1死数十伤
  • 中国中车公司在葡萄牙波尔图地铁项目中中标
  • 玻利维亚将向莫拉莱斯发出逮捕令
  • 黎巴嫩:警察与示威民众冲突造成数十人受伤
  • 屯门有人试爆自制炸弹 港警拘三人 月内第四宗
  • 3.3万受难者经历重见天日 武宜三为右派鸣冤叫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