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金芳:关注狱中良心犯的生命健康刻不容缓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16日 转载)
    李金芳:关注狱中良心犯的生命健康刻不容缓

郭盖作品;曹顺利纪念碑

    不久前传出黑龙江农垦维权人士刘杰女士在哈尔滨女子监狱服刑期间罹患肺癌,健康状况急剧恶化的消息,在其亲属及社会各界的多方努力和呼吁下,刘杰终于获准保外就医!然而,十数天过去了,由于保外就医的手续繁琐,刘杰虽然被批准可以保外就医,但她本人仍在哈尔滨女子监狱等待其丈夫付景江往返数千里为她办齐各种手续。这样的等待对于在监狱中身患癌症的刘杰来说,无异于将失去最佳的治疗期,其生命健康权在执政当局的眼里只不过是一张张表格和象征权力的红章。

    刘杰曾是黑龙江农垦集团逊克农场的职工,九十年代与丈夫一起向所在的农场申请兴办家庭畜牧场,与农场签订了合同,先后投资百万元和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创业。到1996年底,发展到有奶牛肉牛存栏69头,母猪17头,鸡、鸭无数。开垦土地860亩,种植大豆419亩,成为远近闻名的种粮和畜牧业大户。然而好景不长,在黑龙江省政府下达第二次五荒开发政策后不久,逊克农场趁机以此为由单方面撕毁合同,强占刘杰家的家庭农场。

    随后的几年中,刘杰和她的丈夫付景江走遍了黑龙江省所有的行政程序和司法程序,没有任何结果,刘杰开始了坚持不懈的上访。期间,黑龙江农垦系统的法院办案人员数次非法聚众哄抢刘杰的家庭畜牧农场,造成财产损失达数百万元。

    刘杰在漫长的上访维权过程中,不仅得不到任何公正,反而遭到暴打、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长期受到监控。因依法维权,2007年竟被黑龙江农垦当局劳教一年半。

    2013年7月,刘杰在北京与一批专家学者召开了农垦违法侵权研讨会不久,即被押回黑龙江关押,先行政拘留后转为刑事拘留,因身体原因和外界的关注变更为监视居住,但黑龙江当局最终并没有放弃对刘杰的迫害,以“诽谤罪”判处刘杰一年半有期徒刑,关押进哈尔滨女子监狱。其实,早在数月前,刘杰就出现不断咯血,但在监狱中并未能得到及时的检查和治疗,致使其病情趋于恶化。

    刘杰的遭遇并非只是个案。因公民维权和捍卫人权而入狱的良心犯们,由于所谓的“案件敏感”、“案件涉密”、“上面指示”等等的原因,常常被剥夺了律师和家人会见的权利,申诉的权利,与外界通讯的权利。他们在狱中的种种情况便很难为外界所知,因此,他们的健康状况乃至于生命安危更应该引起社会各界的足够关注。人们肯定不曾忘记——人权捍卫者曹顺利,她遭遇了被秘密抓捕、被剥夺律师会见的权利,在被羁押期间身患多种疾病,由于外界无法获知她在看守所内健康的详情,终于在被羁押整整半年时被迫害致死,而曹顺利的死因至今仍不为外界所知,参与迫害的相关人员和单位亦未受到任何形式的追责!

    李金芳:关注狱中良心犯的生命健康刻不容缓

    曹顺利为捍卫人权而失去了生命,给世界留下无尽的伤痛和悲愤!为了不让曹顺利的悲剧重演,社会各界有必要加大关注狱中良心犯的力度,尤其是要关注他们的生命健康权!

    近来,网络上屡屡传出狱中良心犯们身患多种疾病,有的甚至已经危及到生命,但在监狱中却得不到应有的治疗,保外就医遭到断然拒绝的消息。

    让我们先来关注为了追寻中国的宪政民主累计刑期长达23年的人权捍卫者陈西!1954年出生的陈西,自七十年代末就开始探寻宪政民主之路,在贵阳市组织、开展民主沙龙活动,凝聚了一批志同道合者,曾担任贵阳市沙龙联谊会会长,为此成为重点监控对象;1989年在以天安门为主的全国性民主运动中,陈西与同道一起组织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投身到声援、支持学生“反腐败、争民主”的社会运动中。六四镇压后陈西不可避免地遭到抓捕,1990年5月被控“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刑满出狱后,陈西来不及休养,又热切地献身到公民争取结社权的行动中,并着手筹建中国民主党贵州分部,于1996年3月再次被抓捕,被指控犯有“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2005年陈西第二次出狱不久,“贵州人权研讨会”又应运而生,陈西与贵阳的人权捍卫者们一起,为了推进中国的人权事业不惧打压,公开进行公民的各项维权活动,多次组织人权研讨会和纪念六四研讨会,贵州人权研讨会成为贵阳乃至中国大陆捍卫人权的标杆。然而,在风雨如晦的2011年网传茉莉花集会过后,陈西突然遭到抓捕,在短短的20多天就被法院当庭重判十年有期徒刑,贵阳当局定罪的依据仅仅是陈西几年来公开发表的《我是民主党人》、《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六四”改变了我也将改变中国》等36篇文章!由此可见中共当局以言治罪,打压迫害民主志士的残酷程度!

    现在的陈西,已经累计服刑16年之久!步入花甲之年第三次入狱,使他的身心都受到极大的伤害。陈西患有慢性肠炎长期不能治愈,不明原因的急剧消瘦,身体几近完全被摧垮。亲属多次为其申请保外就医都得不到善意的回应。毕生为中国的社会进步和民主人权事业奋斗奉献的人权捍卫者陈西,饱受牢狱的折磨,仍在贵阳市的监狱里残喘着生命!

    让我们再来了解一下同样为人权和宪政民主殚精竭虑累计获刑22年的人权捍卫者杨天水!1982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的杨天水,早在1989年就参加了南京地区的民主运动。震惊世界的六四事件后,杨天水因成立中华民主同盟于1990年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刑满获释后,杨天水仍坚守宪政民主信念,2006年5月再次遭到抓捕,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十二年,其中的罪证是因为他在互联网上发表了反对执政者的文章!

    已经累计服刑18年之久的杨天水,再次入狱导致他的健康急剧恶化,在南京监狱杨天水患有结核性胸膜炎、肾炎、糖尿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由于在监狱中无法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杨天水曾多次向监狱方提出保外就医申请,但因杨天水坚称自己无罪,他的保外就医申请无一不遭到拒绝。为了争取自己依法享有的生命健康权,杨天水数度绝食抗议,终没能唤起执政者的一点点良知。

    让我们再把目光投向杭州监狱。在那里,关押着一位三度入狱累计刑期长达16年的民主志士朱虞夫!在七十年代的民主墙时期,朱虞夫就已投身其中,因主办杭州的《四五月刊》而屡遭传唤和抄家。1989年因声援、支持学生爱国民主运动被传唤和监控。1999年因组建中国民主党和全国筹委会遭到抓捕,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获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刑满出狱仅半年,又被构陷“妨害公务罪”判刑两年。2011年网传茉莉花集会后,朱虞夫因一首脍炙人口的“是时候了”的小诗再次被抓捕,被认定的“罪证”包括:为危害国家案例的犯罪分子和家属募集资金的活动并在境外网站公布,煽动人们对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仇恨,以非法的中国民主党成员的身份发表言论和接受采访,恶意造谣和诽谤国家政权,煽动人们改变和夺取政权,以《是时候了》的诗歌鼓动人们到城市广场非法集会,煽动人们颠覆国家政权,等等。就是这样的指控,朱虞夫又一次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和陈西一样,同样已是花甲之年,同样的三度入狱,长期牢狱严重摧残着他的身体健康。朱虞夫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皮疹、腰门盘突出和持续的头疼等多种疾病,每况愈下的健康令他的亲人极为担忧,20余次的保外就医申请都遭到拒绝,因为,他坚信自己无罪!

    就在我写上面这些文字的时候,又得知被关押在湖南省邵阳监狱的古稀老人吕加平突发心绞痛摔倒的消息。吕加平还患有糖尿病、胆结石、腰椎间盘突出、腔隙性脑梗塞、支气管扩张等疾病,只因为撰写文章批评中共前主席江泽民,就被北京市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亲属长期呼请保外就医一直未获批准。

    另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农历新年之前,北京独立媒体人高瑜2月12日见到了代理律师莫少平和尚宝军。会见后,律师表示,高瑜最近血压升高,每天两次服降压药,期间去过医院治疗。当天高瑜被看守所转监仓。“见面四十分钟,高瑜现在身体不太好,她感到最痛苦的是美尼尔氏症,时不时的会眩晕。”莫少平律师介绍:“她还是血压高。看守所给她提供了降压药,基本上,上午服一片,下午一片。但是她有心绞痛,美尼尔症还是经常犯,头晕、耳鸣,当然监狱方也给她提供一些药品。前一段时间,她因为头痛,眼睛也特别痛,看守所带她去医院做了一次检查,排除了青光眼。人比以前消瘦了,她自己说,我今天照镜子,怎么我变成这样了,她自己都大吃一惊。她觉得很惊讶。”高瑜女士生于1944年,今年已年过七十。狱中条件很差,她的身体健康状况非常令人担忧!

    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还说:2月9日,张磊律师到狱中会见了广州维权人士郭飞雄。本名杨茂东的广东维权人士郭飞雄自2013年8月被刑拘,已被关押一年半,至今不得放风。张磊律师对记者说,他与当事人就“自我辩护书”进行沟通,稍后会提交法院。记者问道:“他长时间不准放风,现在情况有没有改善?”张磊律师回答:“没有任何改善。身体状况还是那样,他长时间没有放风,缺少阳光,不是特别好。”

    此时,有一个电视剧的画面在我的眼前浮现,电视剧的名字应该是《黎明之前》吧:在国民党的监狱里,关押着一批共产党员囚犯,他们长期被秘密关押,身患多种疾病,基本生存权无从保障,终于被良知媒体公开暴光,最后迫于社会各界的压力,国民党同意由独立公正的医疗机构进监狱对这批共产党犯人进行体检。故事发生在六十余年前国民党行将崩溃之际,那时尚有独立敢言的媒体和不受党国控制的医疗机构为共产党犯人医治和呐喊,这些媒体和医疗机构并不是因为什么主义,而是因为良知(当然剧情中主要是由共产党的卧底在操纵)。回过头来看一看今天的共产党治下,人权捍卫者曹顺利在被羁押期间身患重病,执政者不仅无视其亲属及社会各界保外就医的呼声,还禁止律师会见,阻止外界获知她在看守所的病情,终致曹顺利因病不治而辞世,执政者竟然没有丝毫的人道和人性,完全丧失了最起码的底线。

    生命健康权是公民的生命权和健康权两种权利的统称,是公民享有的最基本的人权。生命权是指公民享有的生命安全不被非法剥夺、危害的权利;健康权是指公民保护自己身体各器官、机能安全的权利。生命与健康是公民享有一切权利的基础,如果生命健康权得不到保障,那么公民的其他权利就无法实现或很难实现。《世界人权宣言》中明确指出:“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与人身安全”;“健康权是一种基本人权”;“人人有权享受为维持他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着、住房、医疗和必要的社会服务”。

    有鉴于此,笔者强烈呼吁有关当局抛开繁文缛节的形式主义,立即释放罹患癌症等待救治的良心犯刘杰;以人为本,依法允许陈西、朱虞夫、杨天水、吕加平等服刑多年、身患重症的良心犯保外就医;尽早释放被以言治罪的高瑜、郭飞雄、唐荆陵、浦志强等良心犯;允许人权组织和独立的医疗机构,对狱中的良心犯进行身体健康检查,依法保障他们患病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以保障她(他)们的生命健康权等一切本该享有的基本人权。

    像曹顺利、刘杰、陈西、杨天水、朱虞夫、吕加平、高瑜、郭飞雄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很多,狱中良心犯的生命健康再也不容漠视!在一个现代文明社会里,思想者和不同政见的持有者都是无罪的,他们的基本人权都会受到宪法和法律的保障。而在一个后极权的国度里,公民因维护人权和争取民主而入狱,由此他们的基本人权被剥夺殆尽,这只能让我们明白:在一个没有真正的民主和宪政的国度,公民的基本权利,不管是社会权利、经济权利和政治权利都无从谈起,任何人的人权都不会得到独裁者的尊重和保障。民主志士和人权捍卫者们为了争取自身和同胞的权利起而抗争,换来的是自己失去人身自由、健康乃至于生命!但他们唤起的是更多公民们的觉醒,坚持不懈地追随着他们的脚步,为中国早日实现宪政民主而义无反顾地向前行。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011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金芳:冲破奴役的枷锁——关注狱中的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 (图)
·李金芳:若为民主故,甘愿做楚囚——怀念杭州诸友 (图)
·李金芳:捍卫人权何罪之有?——评张安妮就学案
·李金芳:勇为农民争权益,志在合众建农协——记因“煽颠罪”获刑的赵枫生 (图)
·李金芳:人权捍卫者倪玉兰的境遇透视出中国的人权现状
·李金芳:甘当争取民主宪政道路上的铺路石——胡俊雄 (图)
·李金芳:公民维权领域的实干家赵广军 (图)
·李金芳:铁肩担道义,侠骨映仁心——记人权律师浦志强
·李金芳:碧血化巾帼,引啸为长歌——纪念杰出的人权捍卫者曹顺利
·李金芳:以悲怆的灵魂坚强不屈地抗争——关注狱中的良心犯张林
·李金芳:朱虞夫兄长,你在狱中还好吗
·李金芳:想念秦永敏——这一天,这一刻
·李金芳:丹儿特殊的成人礼(图)
·关于我的邮箱的再次声明/李金芳
·李金芳:关于我的信箱的声明
·李金芳:关注曹顺利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 人民解放军能在武汉干什么?
  •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 连载《人生列车》7《学问高过金岳霖的沈有鼎》
  •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 “没有最衰,只会更衰”,十几年我来如是说
  •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 苏轼的汉奸哲学
  • 中國維權運動這條路三博士三款命
  • 极权防疫:武汉封城恰如长春围城
  • 严家祺2020-1-20写好298页新书博客报道
  • 蔡楚:我看改革开放四十年
  • 博客最新文章:
  • 少不丁都是这班科技专家乱臣贼子惹的祸!
  • 苏明张健评论此次肺炎疫情的扩散,责任在习蠢货
  • 谢选骏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 毕汝谐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毕汝谐(纽约作家)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十三)社会的文明结构(3)
  • 谢选骏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 金光鸿武汉人,再来个首义如何
  • 曾节明习共当局掀起对湖北人的空前歧视,湖北同胞当如何自救?
  • 严家祺连载《人生列车》8《『学部』文革初期景象》Oxford大学出
  • 谢选骏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 毕汝谐用黑格尔反击下流话毕汝谐(作家纽约)
  • 李芳敏14400027應當離惡行善,你就可以永遠安居。
  • 少不丁谣言满天飞与有组织有预谋地生存
  • 独往独来猛料来了,武汉肺炎的来龙去脉
  • 谢选骏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 少不丁如何禁止野生动物交易?
  • 谢选骏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论坛最新文章:
  • 《柳叶刀》文疑武汉肺炎病毒有多个源头
  • 奥斯维辛75周年祭 法强调与反犹斗争任重道远
  • 武汉肺炎外逃500万人 行踪引疑
  • 解放军染武汉肺炎 孝感200空降兵隔离
  • 武汉肺炎或希望曙光 美研发疫苗3月后可试临床
  • 武汉肺炎:地方官员“无能”口罩戴反 网民谴责
  • “星星画会”四十周年聚首蓬皮杜艺术中心
  • 澳门跟风香港 禁湖北武汉人入境
  • 非洲或沦陷? 首例武汉肺炎疑似病例曝出
  • 武汉肺炎爆发威胁已放缓的中国经济发展
  • 阿富汗惊传一架飞机反政府武装控制地区坠毁
  • 武汉市长:因春节和疫情、500万人离开武汉
  • 马来西亚肺炎疫情陷落 谣言四飞禁中国人
  • 疫情:蒙古关闭与陆公路边界 港禁湖北人入境
  • 武汉肺炎疫情月余 市长说话了
  • 武汉通讯: 疫情下的人告知
  • 疫情前景? 港专家称年中减退 英专家认为相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