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乔木:听话出活的大学教师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13日 转载)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乔木:听话出活的大学教师


    
    大学的大在于大胆的学、大量的学、和大师学。图为北京大学。
    
    最近中国教育和舆论气氛诡谲。当局发布加强意识形态思想教育的文件,提出要实行高校教师注册制。教育部长在宣讲文件时,又提出要抵制西方价值观,加强对教材和教师的审查。更有官媒发表许多文章,点名批判一些主张自由民主的教师。
    
    不管是大学的价值观之争,还是采用何种教材,最终都归结到大学教师的导向问题。
    
    大学教师是如此的特殊和重要,以至于其他任何学校的教员都叫教师,只有大学的老师被叫做教授,即使是资历和学识低一点的也会是副教授、助理教授,而绝对不会叫教官、教练、教头。而其他行业的最高级人才,往往也会被叫教授级医生、教授级工程师,或享受教授待遇的专家、经济师、政工师。
    
    教授到底是什么?
    
    它不是教导、授业的字面意思那么简单。就像现代意义上的大学来自西方一样,教授的称谓也来自西方。英文教授professor的意思是公开表示信仰的人,或声称某种宗教主张的人。它是历史上神学院中有信仰的人,或者社会上拥有不同主张的人,不盲从政治,研究阐述自己的观点,联络同道,汇聚跟随者,和不同观点的人辩论,形成各种思想流派、不同风格的大学。
    
    容纳教授的一定是大学。大学和中小学最大的不同在于:前者是观念开放、思想多元、学术自由、没有标准答案的教学与研究,后者是封闭、单一、有标准答案和统一要求的规范训练。中小学有升学、统考的压力,有统一的课程和标准,属于基础教育。而大学没有升学要求,没有全国统考,课程因院校、教授、专业和社会发展而设置,属于开拓教育。
    
    大学的大,绝对不是因为比高中多一年而大,否则高中完全可以设高四、高五,何必要上大一、大二?和高中的规范式教育,或其他技能培训学校的经验式训练不同,大学的大在于大胆的学、大量的学、和大师学。正如民国时代清华大学的校长梅贻琦所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强调的正是大学教师的重要。
    
    大学教师是如此的重要,以至先进国家不仅理念上把学术和政治分离,学术无禁区,研究有自由,而且在实践中实行教授终身制,不会用合同、项目、政治考核等限制教授,让他们有充分的自由和空间,总结历史教训,对不合理的政治提出异议,探究社会发展的各种可能。
    
    反过来,任何控制人们思想和言论的社会,最终要控制引领思想、探究知识的教授,让他们只有一个声音,或者提供政治的标准答案让教授们去诠释宣讲,或者用高压和收买让他们保持沉默。
    
    只是这样的地方,早已不是「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的大学,而是标榜「实事求是」的党校。这样的教授,其实就是现在清华大学盛行的「听话、出活」的师傅、技师。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606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乔木:中国网络党:聚集变革的观念和力量 (图)
·乔木:中国崛起的三个问题 (图)
·乔木:民主转型才能增强国家认同 (图)
·乔木:中国制度的由来与改造 (图)
·乔木:教材上的社会进退 (图)
·乔木:政协会议无人发言:「两会」又添笑话 (图)
·乔木:谁的意识形态有危机 (图)
·乔木:公务员加薪要减员透明 (图)
·乔木:官媒大楼外的民意 (图)
·乔木:有宪法无宪政能否江山永固 (图)
·乔木:恶炒姚贝娜去世的背后 (图)
·乔木:心中有党与执政为民 (图)
·乔木:在三个“自信”的中国,加税就是这么任性 (图)
·乔木:左右都攻击的两个人 (图)
·乔木:海外追贪难在哪里 (图)
·乔木:暴富与雅贿的收藏乱象 (图)
·乔木:波涛胸涌罩不住媒体管控 (图)
·乔木:官贵民贱的踩踏事件 (图)
·乔木:司马昭之心的正能量 (图)
·胡乔木之女等近千红二代聚北京开新春团拜会 (图)
·胡乔木之女:少数"红二代"破坏革命后代形象 (图)
·全国人大代表名额的60年变迁 胡乔木曾提出减少到1200人
·乔木:中国特色的官员博士 (图)
·胡乔木之女:衷心希望红二代认清形势支持中央 (图)
·胡乔木之女赞中央打虎:苏区好作风又回来了 (图)
·胡乔木之子晒其请客的照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