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非韩:刘汉的认罪与司法宣传
请看博讯热点:周永康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12日 转载)
     非韩 专栏作家
    
    非韩:刘汉的认罪与司法宣传


    
    刘汉死前能够见家属及受访,这样的待遇非所有死刑犯都有。
    
    富豪刘汉2月9日被执行死刑,媒体报道刘汉死前忏悔自己野心太大,认罪并警戒企业家们要「遵纪守法」,然而细心的人从新闻片段中发现刘汉死前写的是「我无罪」三个字。刘汉到底认罪没有,媒体报道他的那些忏悔是不是真的,都变得很可疑。
    
    刘汉死前能够见家属,还能接受媒体采访,这样的待遇并非所有死刑犯都有。曾成杰的家人只在领到曾的骨灰时才知道其已被执行死刑,该事件还曾引起公众的关注和声讨。死前能不能见家属、能不能接受采访并不是死刑犯的权利,而是体制根据自身需要选择性的安排。这个需要最主要的当然是看案件和犯人宣传上的价值,是为了宣传案件办理的公正、宣传办案人员的完美、宣传「依法治国」的威力等等,说穿了是体制在消费死刑犯的剩余价值(死刑犯器官当然也是可供消费的剩余价值)。那些上了媒体的死刑犯忏悔一方面是给司法的公正、判决的合法性增添正能量,另一方面也是警戒、威慑其他人。司法系统越是无法通过事实、程序、公开来确立自身合法性,就越需要宣传的力量加以弥补。张军在文强面前低头,文强在王立军面前低头,呼格吉勒图在冯志明面前惊慌失措露出马脚,媒体不断重复这类正义司法战胜邪恶罪犯的故事。刘汉的忏悔只是这种传统的延续,而这次的意外是「我无罪」的画面让这个镀金的故事掉色。
    
    刘汉到底有罪无罪?已公开的关于他的指控有多少是事实?或许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猜想,但是否选择相信体制的宣传则是另一回事。即便没有新闻画面中「我无罪」的镜头,人们也该知道司法系统公开什么是根据其自身的需要来确定的,而不是根据事实本身来确定。打造全知全能的公权力和罪有应得的罪犯才是司法公开(叫宣传更为准确)的一贯的标准。因此我们看到文强作为警察在罪犯张军面前是多么英勇智能,而同一个文强作为罪犯在警察王立军面前又是多么无耻龌龊。王立军最后又把文强的转变重演了一遍。最终只有司法公权力才是绝对正确的,然而宣传在打造这样绝对正确的司法公权力时却经不起连续的审视,只要前后对照,无论是司法还是宣传都显得那么自相矛盾、漏洞百出。
    
    人的认识是有限的,司法对事实的还原也不是绝对正确和完整的,人类经过长期的经验积累才意识到这些问题。这些认识就转化成现代司法的很多原则,比如无罪推定、排除合理怀疑、嫌疑人有权获得充分的辩护等等。很多法律学者认为中国也能顺利移植这些司法原则,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是:中国的司法是人格化的、家长式的,是永远正确的。司法作为体制的一个部分,极权化体制的自我设定司法制度都有。这也决定了基于认识有限性、相对性这些经验理性总结的西方司法原则在中国先天的水土不服。法治社会的司法原则与极权司法制度的冲突是整体性、系统性的,绝非对具体技术认识程度的差别。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507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非韩:被冻结的话题与想象 (图)
·非韩:教育部长袁贵仁大战风车 (图)
·非韩:不改初衷何其难 (图)
·非韩:没有所谓给司法独立判死刑 (图)
·非韩:纪念那个守住底线的人 (图)
·非韩:谴责暴民,谁的狂欢? (图)
·非韩:灾害绕不过的制度高墙 (图)
·非韩:让人说话真会天塌 (图)
·非韩:中国的法律不是官民的共同语言 (图)
·非韩:傲慢与屈辱 (图)
·非韩:圣诞节碍着什么了 (图)
·非韩:越斗越团结 (图)
·非韩:杀死那个倒霉蛋 (图)
·非韩:抗日神剧才是中国最大公约数 (图)
·非韩:冤案平反何其难 (图)
·非韩:2014,困局依旧的一年 (图)
·非韩:无产阶级的政治不好玩 (图)
·非韩:法制进步应该怎么衡量 (图)
·非韩:女贪官曝通奸与女权、隐私无关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