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20:儒学是政治理论不是宗教/谢选骏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12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二十、儒学是政治理论不是宗教

    

    不少人认为从儒学发展而来的儒教,是“中国特有的宗教”,尤其考虑到儒学在日本、朝鲜、韩国、越南等国也有影响,甚至可以认为儒教也算一种“世界宗教”了。儒教这个国际宗教的一大特点,就是经常和祖先崇拜的仪式保持密切关联,在这种意义上,日本的神道教的性质显然是深受儒教影响的,正如其形式深受道教影响。
    
    然而我们认为,这只是一面之词。换一个观察面,即使按照中国的标准看,儒教也算不上宗教,而是类似马列主义那样的“统治着的意识形态”,马列主义也是有着许多繁复的仪式的,但人们一般并不把它看成宗教,甚至在西方也是如此。而另外一面,儒教和马列主义类似,也是无神论的,它的圣人崇拜多少是纪念性的,而不是祷告性的。这也可以解释共产党在中国的胜利,其实就是利用了儒教崩溃以后的混乱局势、为中国社会填补了一个精神真空。到头来,儒教连自己的祖国都不能保有,又如何谈得上世界宗教呢?
    
    诚然,儒教在汉字文化圈如宋、辽、金、西夏、朝鲜、日本、越南、满洲等地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但是这些影响并不均匀,实际上在西藏、新疆、蒙古、云南、缅甸、暹罗那里,占有主导地位的就不是儒教,而是喇嘛教和小乘佛教了。
    
    当然,儒教和一般的政治理论也有所不同,这是因为它容纳了祖先崇拜的祭祀系统,从而比较有效地深入到了中国民间。在我看来,汉朝以后在先秦儒学的基础上逐渐形成的儒教,于先秦儒学的主要区别就在于这一点;而类似的祖先崇拜内容在先秦并不属于儒学领域,而是属于“礼”的范围,是与当时的国家宗教一体两面的,如“天子祭天地,祭四方,祭山川,祭五祀,岁遍。诸侯方祀,祭山川,祭五祀,岁遍。大夫祭五祀,岁遍。士祭其先。凡祭,有其废之莫敢举也,有其举之莫敢废也。”〔《礼记·曲礼下》〕祭祀是一种“代表的”权利,所以“支子不祭,祭必告于宗子。”〔同上〕而平民则因为缺乏代表性而没有祭祀的权力,所以尽管《礼记·曲礼下》谈到“天子死曰崩,诸侯死曰薨,大夫死曰卒,士曰不禄,庶人曰死”,明明涉及平民〔庶人〕的宗教事务,却没有涉及其祭祀权利,可见不是疏漏,而是“礼不下庶人”的体现,因为庶人缺乏代表性。《礼记·王制》因此规定:“天子祭天地,诸侯祭社稷,大夫祭五祀。天子祭天下名山大川,五岳视三公,四渎视诸侯,诸侯祭名山大川之在其地者”,而且,“天子诸侯,祭因国之在其地而无主后者”,可见天子和诸侯还具有自己以外的更为广泛的社会义务和宗教义务。
    
    而在并不涉及代表权的葬礼和祭礼上,庶人则有其权利,《礼记·王制》说:“天子七日而殡,七月而葬。诸侯五日而殡,五月而葬。大夫,士,庶人,三日而殡,三月而葬。三年之丧,自天子达,庶人县封,葬不为雨止,不封不树,丧不贰事,自天子达于庶人。丧从死者,祭从生者,支子不祭。”“天子七庙,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而七。诸侯五庙,二昭二穆,与太祖之庙而五。大夫三庙,一昭一穆,与太祖之庙而三。士一庙,庶人祭于寝。”可见天子与庶民的“人格是平等的”,只是“代表权的不同”而致使“等级有所区别”。
    
    祭祖是祖先崇拜的体现,因为古代社会变化较慢,经验的权威得到尊重,祖先容易受到神化。经过神化的祖先俨然有力能于冥冥中视察子孙的行为,或加护卫或予惩罚。子孙们亦深信经由祭祀的仪式及祭品的供奉,可保卫后世的子孙及家族免于灾祸。
    
    距今约4350─3950年的龙山文化,其遗址如客省庄、泉护村等地,均曾发现象征祖先崇拜的男性生殖器陶且〔祖〕的塑像,可称之为中国祖先崇拜的雏形。到殷商时代,人们深信世界的一切操纵于神明之手,而至高无上的帝兴雨作旱,操纵禾黍的丰歉。但从殷墟掘出的甲骨文片,大部分还是祭祀祖先的资料,记载祭祀上帝的并不多见。这种现象除了表示殷人祖先祭祀的发达,也说明殷人深信祖先乃是代表上帝旨意沟通人世的代表,也许有点像天主教的圣徒,因为上帝和小民的接触常常需要中介。反过来,人们若有祈求,须以王室为人间的代表,透过王室祖先的神灵,才能将下界的祈求传达于上帝之前。所以殷商王室不仅是类似于政府的政治机构,也是类似于教会的宗教机构。王室祖先这时扮演的角色,已与人事息息相关。结果在中国,祖先崇拜与天神崇拜的逐渐接近并混合,且为殷商以后的中国宗教树立了规范,即祖先崇拜压倒了天神崇拜。
    
    据卜辞记载,殷朝祭其先公先王,对象往往变化不定,祭祀过程颇为繁复,明显可知尚未形成定制。而到周朝,祖先祭祀则渐趋定型,据《礼记·丧服小记》所记,“王者,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而立四庙。”尽管据近人研究,《礼记》的《王制》《礼器》《祭法》《丧服小记》诸篇,均有后世虚拟的成分,周朝祭祖虽有规制,但是并不像经书所载那般完备。
    
    而在同样不涉及代表权的家神祭祀上,平民也具有其权利,《礼记·祭法》说:“王为群姓立七祀,曰司命,曰中霤,曰国门,曰国行,曰泰厉,曰户,曰灶;王自为立七祀。诸侯为国立五祀,曰司命,曰中霤,曰国门,曰国行,曰公厉;诸侯自为立五祀。大夫立三祀,曰族厉,曰门,曰行。适士立二祀,曰门,曰行。庶人立一祀,或立户,或立灶。”
    
    《逸周书》则基于无神论,而更加世俗化、平民化了:“天子见怪则修德,诸侯见怪则修政,卿大夫见怪则修职,士庶人见怪则修身。”“庶人”已经具有与“士”同等的权利了。
    
    儒学仅仅是政治理论,抑或还是一种宗教?我们认为,儒学当然仅仅是政治理论,而不是一种宗教。尽管有些人尤其是受到佛教影响的宋明理学,企图对它进行某种程度的佛教化。但即使就是这种佛教化,也不同于一般意义的宗教化,因为正宗的佛教本来就不是严格意义的宗教,这一点不用多说,只要把佛教和婆罗门教和印度教一比,就一目了然了。
    
    但是有人不这么看待问题。这些人甚至是出身于传统上属于基督教社会的,他们甚至发现了“儒家传统的宗教特征”,例如罗德尼 L. 泰勒就是如此看问题的。但是即使是他,也不得不“对宗教给出了一种新的理解”。他提出,对宗教的定义,既要注重对作为宗教基础的“绝对”的概念界定,也要注重个体实现“绝对”的改造过程。作者认为,儒家传统的宗教基础可以在相当于“绝对”的“天”或“天理”中找到。在他看来,儒家体认“天”或“天理”的成圣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引导个体实现“绝对”的改造过程。
    
    但是我们不能同意这种看法,因为儒家传统仅仅注重注重社会人文和伦理道德,缺乏超越的概念,因此它不具备宗教之为宗教的基本特征。也就是说,缺乏超越性因素使儒家失去了宗教的基础。在我看来,儒家体认“天”或“天理”的“成圣过程”,实际上是宋儒学习佛教理论的结果,并非儒家本身的传统;所谓“一个引导个体实现‘绝对’的改造过程”完全是强加给儒家的。
    
    没有绝对的概念,宗教就没有了主题。而儒家的创始人孔子恰恰就是反对绝对观念的。
    
    先秦儒家传统中的“天”,被译作“Heaven”,但是宋明理学也就是所谓的新儒家传统中的“天理”却取代了“天”,于是被译作“Principle of Heaven”。说“在儒学整个两千五百年的历史中,‘天’或‘天理’都是儒家思想和实践的中心”,是混淆视听。
    
    实际上“天”和“天理”完全不是一个东西,“天”是实存,“天理”却是对于“天”的理解。“天理”是理性的、佛教式的东西,“天”才是自然的、儒学的真谛。事实上,儒家的思想和实践都是围绕“天”这个概念而非“天理”这个概念来展开的。对于大多数中国学者来说,用“天理”来取代“天”是勉强的、不自然的。同样,儒家传统只是勉强具有一点宗教性,任何想把它整个地看作一种宗教的企图都令他们感到不对头、不自然。
    
    有人认为儒家传统具有宗教层面的一个重要方面就在于它的“礼”〔ritual〕的实践。礼被认为是整个儒家传统的一个基本的和显著的特征。儒学的创立者们被看作是一些维护古代礼教准则的人。不错,这些礼教准则最初是与早期宗教相联的,具有某种仪式意义;但儒家传统的发展已经脱离了早期宗教,这在《论语》中已经十分明显。维护礼的重要性,已经是出于社会政治的考虑,而不是出于宗教神学的考虑。
    
    还有一些学者力图在儒家“敬”〔seriousness或reverence〕的美德中找到宗教的意义。敬这个概念被用来描述“自觉实践儒家理想的人的恰当态度”,而不同于宗教上的虔诚。因此,“敬”表现在学问、人际关系或自身生活中,而不像虔诚主要表象在人与上帝的关系中,后者才具有宗教的意义。
    
    世俗化的“敬”具有“庄重”〔seriousness〕的意味,而神圣化的“敬”具有“敬畏”〔reverence〕的意味。敬畏导致内在的虔诚,庄重仅仅导致外在的礼貌。人们对任何事情都可以采取一种庄重的态度,但只有对某个与众不同的对象才产生敬畏。难怪有人说庄重和敬畏之间的区别在于它们关注对象的方式不同。
    
    中国的“圣人”作为一个处于转化状态的人物,依赖于终极状态的实现,但他自己却不是终极状态──这是圣人与基督的根本区别。因为基督就是世界的光,就是终极状态的实现。
    
    儒家的圣人仅仅倾听天的声音,就像希伯莱先知倾听上帝的声音。但是演变的结果却使儒家之经的权威成了圣人的权威,而不再是天的权威,更不是上帝的权威。
    
    圣人可以作为仿效的典范和学习过程的目标。当孔子自己谈到圣人时,他所指的是中国文明开端时期的一群统治者。根据早期的文字记录,这些圣王是一些代表美德的最高的化身和全权透露天的声音的人。用现代观念看,圣王其实就是创造发明者、是文化英雄、是新技术的普及者。这在炎帝、黄帝的传说中都十分明显。他们之所以能够以“天的声音”的全权化身来统治,是因为他们创造了文明、技术、道德、文字、社会组织,从而给天下带来了秩序和安宁。
    
    至于宋明理学即所谓新儒家传统中的“成圣”,则与“圣王”完全无关,而是从佛教那样剽窃来的,是一件普通人得以直接学习和自我修养的日常事务。这种极端平民化的观点导致了廉价拍卖。事实上“人人成圣”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圣”的定义就是极少数。
    
    正如宋明以来的极端平民化的社会,不仅导致外族入主,而且破坏了中国文明的内在结构。人人期望不切实际的“望子成龙”、“出人头地”成为教育的首要目标,结果导致恶性竞争乃至社会自杀。“出人头地”是“成圣”的庸俗化和大众化,但出人头地在本质上和成圣一样,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蛊惑。须知“人人出人头地”、“各个都是精英”,这在逻辑上是讲不通的,实行起来只能导致你死我活、尔虞我诈的自相残杀,最后导致外敌入侵。
    
    而把人人可以学习的圣人看作是完全体现了儒家的绝对──即新儒家称为“天理”的、万事万物中统一的形而上的结构,这完全是来自于对佛教的拙劣模仿。
    
    新儒学的两个主要学派,理学和心学都以佛教式的成圣为目标,并把它当作学习和自我修养程的终点。但这不是儒学,而是佛教。
    
    我主张:政治与宗教分开;儒学与佛教也要分开。衍圣公作为可能的立宪君主,也要遵循政教分离的原则。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807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19:衍圣公出任立宪君主/谢选骏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18:中国最佳的精神领袖/谢选骏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17:毛泽东冒充精神领袖/谢选骏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16:精神领袖与立宪君主/谢选骏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15:蔡元培等容不下衍圣公/谢选骏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14:孔子嫡系何以晚婚晚育/谢选骏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13:孔子家族的殖民扩张史/谢选骏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12:受政治迫害的孔门人物/谢选骏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11:衍圣公的历史沉淀/谢选骏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10:衍圣公府的档案/谢选骏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9:内孔外孔宗族之争/谢选骏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8:南北宗衍圣公之争/谢选骏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7:祭祀孔子的释奠大典/谢选骏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6:孔府/谢选骏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5:衍圣公的国度:孔庙/谢选骏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4:衍圣公的谱系/谢选骏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3:衍圣公的演变/谢选骏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2:孔子与共和主义/谢选骏
·立宪君主与衍圣公1:孔子的现代性/谢选骏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香港是中国君主立宪的基地
  • 为香港自由奋战至死的第一勇士
  • 林郑月娥长得太像李月月鸟了
  • 解放军匪兵迟早会在香港杀人屠城
  • 六四人
  • 共产党中国是骑在中国人头上的外国政府
  • 徐文立對香港「反送中」的朋友們的建議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毕汝谐(作家纽
  • 天安门母亲为何没有谴责香港开枪镇压
  • 不自由毋宁死的香港人才可能获得自由
  • 一年前舊文:中美贸易战最佳出路
  • 六四亡灵投胎到了香港
  • 假精致就是真钱奴
  • 一份逃港“投敌叛国”民间档案(修订版)
  • 美国政府为何瞎了眼
  • 中美为何失去互信
  • 博客最新文章:
  • 倪玉兰的博客午夜12点受骗经过
  • 谢选骏大学就是杀人的魔窟
  • 悠悠南山下推翻赤柬政權後,為何越南難以說服國際社會?
  • 谢选骏梵高不自杀就无法出名
  • 中国战略分析开明:司法独立是美中贸易协议得到执行的重要保障
  • 谢选骏巴黎圣母院就值小半张假画
  • 陈奎德台港藏維蒙:離心大逃亡——劉曉波《統一就是奴役》序
  • 曾节明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 邱国权嘎子信口雌黄,引毕汝谐六百顺口溜?
  • 滕彪世界における民主主義の後退と市民社会
  • 谢选骏胡耀邦是一个假装开明的奴隶主
  • 滕彪自由不是一個禮物,而是一個任務
  • 璋㈤夐獜鏂囬泦璇翠綘鏄冪姱浣犲氨鏄冪姱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李芳敏14400018求你看看我的困苦和艱難,赦免我的一切罪惡。
  • 谢选骏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 台湾小小妮林鄭月娥下台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力挺林郑 挺到黑天鹅飞来
  • 梵高自杀手枪本周在巴黎拍卖
  • 任正非承认低估美制裁 预计华为手机大幅减产
  • 中国朝鲜边界发生地震 疑试爆所致
  • 在生态应急的标签下 第53届法国航展开幕
  • 香港雨伞运动首领黄之锋出狱促林郑辞职
  • 美国注视着香港
  • 北京欲保香港金融地位 “反送中”为美国添筹码?
  • 尽管当局让步 香港200万示威者仍挑战北京
  • 日本对美所说日本油轮遭袭为“伊朗所为”深表怀疑
  •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本周将访朝鲜
  • 凡尔赛2019莫里哀戏剧月 年轻人的首创剧是重点
  • 美企拟听证会反对再提高3000亿中国商品关税
  • 核武器报告:全球核弹数量减少但更先进
  • 黄之锋刑满出狱 誓言续争撤送中例 促特首辞职
  • 200万人上街官媒称北京撑特首 学者指林郑已失威信
  • 间选澳门特首的选委会诞生 98%候选人自动当选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