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章文:网上召开政协会议?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31日 转载)
     章文 知名评论员
    
    章文:网上召开政协会议?


    在中国,政协委员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一种荣誉。
    
    最近有两桩新闻使得本来声誉不佳的政协「雪上加霜」:一桩是山东省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通报称「十一届二次会议以来共有40件提案涉嫌抄袭」,另一桩则是东莞市政协会议分组讨论时工商联界委员小组不时陷入尴尬冷场,最长沉默期达20分钟。
    
    「花瓶」之喻政协,以上两桩新闻再次应证之。不了解中国的外邦人士视政协为参议院或者上院,实际上从来不是这回事。1949年因为来不及召开人代会,中共就召集民主党派协商建国事宜,所以那一年的政协起到了临时人代会或者临时国会的作用。等到1954年人代会召开后,当时就有人提议废掉政协。但中共为了统战和面子上的需要,将政协保留下来并给它定位: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政协成为协商机构,而不是决策机构,甚至还不是咨询机构。
    
    既然是协商机构,就没有决定权。现任政协主席俞正声说得很清楚,「政协主要的功能是『说话』」。在很多时候,说了白说,或者因为说得太冒头招来打压。特别是一些企业家出身的委员更不敢放言批评政府部门。因此,不少委员也就懒得说,出现上述东莞政协会议分组讨论时的冷场。也因此,有些委员就懒得自己用心思提案,抄一抄交差了事。
    
    在中国,政协委员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一种荣誉,知名运动员为国挣了光,知名企业家为国纳了巨额的税,国家也要奖励他们。最近一些年更加变味,一些人为了当上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居然使用大量金钱去交易。
    
    因此,大多数人当上政协委员后也就到此为止,内心里不会把履职当回事,而是简单理解为每年去会场走个秀,至于两会前不得不交的「作业」——提案,通常就是胡拼乱凑或者找人捉刀。再加上各级政协机构对提案也不重视,于是两者之间形成了某种恶性循坏。
    
    政协委员抄袭提案,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从全国到地方均不乏其人。前两年就有一个比较「著名」的案例:深圳市一位政协委员抄袭上海的一份调研论文以作自己的提案,结果因为抄袭不用心,文中居然保留了「外来人口在沪居住成本」的措辞。
    
    相比抄袭提案的委员,我倒是肯定那些干脆缺席的委员。既然那么无聊,干脆不去参加得了,何必硬着头皮浪费时间呢!君不见每年的政协会议也多以花絮为主,李鹏之女李小琳就因她的一身名牌以及带领众女委员做健美操,成为好几年媒体两会报道的焦点。
    
    我看到媒体在讨论对这些「抄袭委员」该怎么追究责任的问题,心里很不以为然。本来就是一个荣誉,就是一个过场,非得搞得那么严肃认真,估计就没人愿意当政协委员了。我料定这不是党所乐见的。尽管政协以及人大多年来饱受诟病、形像大损,但是有一块遮羞布总比没有强。
    
    作为中国纳税人的一分子,我是非常反感每年从下到上召开的各级两会。然而令人郁闷的是,我的反对无效。在承认不可能取消的前提下,我倒是建议以后的两会(人大和政协会议)改到网上召开,建一个代表、委员微信群,不说空话和废话,集中两天时间讨论几件事关国家发展、百姓权益的大事,既省时间更省金钱。把省下来的钱拿去投资教育,譬如给贫苦偏远地区多建几所学校改善一下学生伙食,多好!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905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章文:「吃人」的体制 (图)
·章文:官员性欲为何这样强 (图)
·章文:当的士司机渴望「两党制」 (图)
·章文:反腐败和「党政分开」 (图)
·章文:在自由与暴力之间 (图)
·章文:没有自由,哪来创新? (图)
·章文:粗鄙时代下的社会人心 (图)
·章文:靠什么粉碎「政变」 (图)
·章文:「官不聊生」也不正常 (图)
·章文:如何杜绝冤案 (图)
·章文:为什么冤案必须追责? (图)
·章文:革命语言死不休 (图)
·章文:是谁将周永康「带病提拔」到党中央? (图)
·章文:宪法顶个球? (图)
·章文:曹思源的「宪政梦」 (图)
·章文:无人敢把互联网办成局域网 (图)
·章文:「外交为民」有待进步 (图)
·章文:向高校老师下手前奏——驳《辽宁日报》
·章文:北极熊这次又要「趴下」了 (图)
·章文:推荐三本书,推荐《家国天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