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人类越文明,越难以容忍不文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28日 转载)
    
    
     多少年了,一代又一代,也不知骗了多少人,其实呢,中国大陆与美国与西方之争,就是与世界与人类主流之争,就是民主与非民主之争,就是文明与不文明之争,就是先进与落后之争。这一点,在“东欧巨变”在“柏林墙”倒塌在苏共垮台之后,我们看得更清楚了。

    
    当然,除了看清楚是那几个“之争”之外,同时看清楚的还有,就是民主一定会战胜不民主,文明一定会战胜不文明,先进一定会战胜落后。面对不文明,文明不会退步。面对不民主,民主不会退步。苏共垮台时别说没有“男儿”,就是有,且敢于站出来,也只能是“螳臂”。现在有人唱衰西方唱衰民主,甚至认为西方文明会衰落,简直是笑话。
    
    可以说,是西方工业尤其是自由工业改变了世界经济,是西方人的思想意识改变了整个人类包括改变了中国人的认识。依靠中国这种农业大国,依靠中国人这种腐朽落后的思想意识,一万年也改变不了人类。这就是为什么要学习西方文明的缘故。
    
    改革开放以来,可以说,中国大陆的一切进步,几乎都是向比我们要文明得多的西方特别是向美国学习甚至是模仿的结果。所谓“摸着石头过河”,不过是一种不想加快改变中国国情的托词,甚至就是一块“遮羞布”。
    
    哪有中国某些人所说的那种所谓“敌对势力”。对于不民主的国家政府而言,一切倡导民主的人和“势力”都是“敌对势力”。正如哈耶克所言,在极权者那里,在社会主义者那里,只要对自己有利,就是正确的。而在我们这里,只要对政府不利,不,只要对某些人不利,就都是错误的,进而也就“名正言顺”地把你说成是“寻衅滋事”乃至“敌对势力”。
    
    与美国与西方之争的本质不是别的,说得痛快一点,就是要让国民享受怎样的民主或专制,过上怎样的生活,或是如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中所说的“命令人民向何处去”或“命令人民走哪一条路”。你听说过有哪一个民主国家像原来东德那样要建一堵“墙”来阻隔它的人民交流吗?没有。你听说过美国或西方民主国家的国民只能借助什么“翻墙”软件才能通过互联网看到世界各地的消息吗?没有。凡防范人民的都是没有实行民主的国家。只有不民主的国家才防范国民。我们今天看朝鲜,是如何地不堪,其实,去掉民间暴力去掉无法无天,今日的朝鲜也不过是所谓改革开放前中国的缩影。美国或西方“看不惯”中国大陆,就像眼下的中国大陆看不惯朝鲜。一个文明的人,一个有修养的人,总是看不惯不文明或修养较差者。一个国家也一样。没有达到某种境界,是感受不到认识不到的。
    
    1949年后,特别是文革期间,中国人痛恨资产阶级痛恨资本主义,特别是痛恨贵族痛恨得要死,其实呢,资本主义资产阶级不说,中国又有多少人懂得贵族。贵族,是一种修养,是一种高贵的生活方式。从某种意义上说,只有贵族,才真正有资格说“精神追求”。正如法国路易十六王后在断头台行刑前不慎踩了刽子手的脚仍抱歉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而中国的毛皇后江青当年在接受审判时,别说什么“贵族范”了,连一点“温良恭俭让”的影子都看不到。
    
    我们一些人常挂在口头上的“反对外来势力干涉内政”,说白了,就是反对民主干涉不民主,反对文明干涉不文明,反对进步干涉落后。只是我们看得出,后者虽然摆出个姿态,可总是不那么理直气壮,这是因为他们心里明白,自己确实不民主不文明不进步,只是不想让别人说罢了。这种不民主不文明的国家之所以还能对西方的民主文明说三道四,甚至苛求指责,同样得益于西方的文明和民主。在一个民主文明进步的国家,是一定允许你批评它不够民主不够文明不够进步,甚至可以说它不民主不文明不进步。只有在非民主国家,你反而要说它已经很民主很文明很进步了。这确实是笑话,而且是十分荒唐的笑话。
    
    社会是人类的镜子。社会越进步,人类通过社会这面镜子看到的恶,也就越多越严重。一个落后的社会,一个不文明的国家,总是自我感觉良好,反而看不到自己的落后和不文明。这很有点像一个老师跟学生讲那个无知外沿的“大圈”和“小圈”的道理一样:越是无知的人,越感觉不到自己的无知;而知识越多的人,由于圈外无知外沿的扩大,也就越觉得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很多。
    
    人类越文明,也越是难以容忍不文明。只有认识到这一点,才能理解美国每年对朝鲜对中国人权方面进行评价的“白皮书”;才能理解他们当年为什么会带走方励之,后来又为什么带走陈光诚;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会常常对我们“说三道四”。2011年9月中旬开始,美国纽约发生“占领华尔街”行动,紧随其后,其他一些城市也发生大规模抗议游行事件,而且这种抗议游行也不是只持续了三天五日十天半月——即使在当年十一月遭清场后,仍有人坚持长达半年之久,可你见美国政府要“武力解决”了吗?你见到有人流血了吗?而2013年10月,美国政府停摆数天,然而美国社会一切正常,美国政府安然无恙。这就是文明进步的力量,这就是民主国家的魅力。
    
    人类文明是朝着人性回归,也就是洛克在政府论下篇中所强调的原始自由。在洛克看来,人类原始的自然状态是一种完备无缺的自由状态,或者像康德所说,在自然状态下,人类社会完全可以存在。
    
    人类当然要改造自然,改造社会,但正如有人所讲,改造自然改造社会是为了“使它们适于人的生存与发展”(《二十世纪回眸》第165页,大众文艺出版社1999年版),而不是相反。由于人类的无知,人类走到今天,发生了很多违反人的天性的社会现象,特别是与洛克在政府论下篇中所讲的人类在自然状态下的对照来看,人类在很多方面非但不能说是进步了,而且有违人的天性,是人类的退步。人也正是从自然状态下,由于不知道什么叫“文明”而让人类经历了一些不文明的过程;后来人类真正懂得了文明,于是就逐渐纠正人类发展历程中那些不文明的道德、习俗、文化以及制度,让人类更符合人性地自由发展文明。
    
    十年前,中国大陆高等学府中大学生男女在校结婚还是希罕事,甚至受到校方严重干涉,男女学生往往因此被勒令退学或者直接被开除※。可现在,这种事已稀松平常。还有女性自慰。几十年前在中国大陆也是不可想象而难以启齿的事,现在互联网上公开支持那些没有异性伴侣或不想找异性伴侣的女性使用自慰器。还有广州有一档“夜谈”节目,主持人与几位男女嘉宾讲法国一种“高级会所”(不是我们一些人所想象的单纯“换妻”,当然如果双方同意,大约也可以“换妻”,但那所高级会所绝非以“换妻”为目的)。你可以说这是资本主义文明下的“丑恶”,可那种“丑恶”,非到一定文明程度不能接受。而我们知道,今天美国大兵外出征战,据说每人都会发一“芭比娃娃”。
    
    不到一定文明程度,对有些文明无法理解。最近有华中师范大学性学教授彭晓辉就认为他的学生彭露露出家,就是“她理解不了我理解的程度”。我们一些人现在一时半会儿大约还未必完全能理解彭晓辉教授这句话,甚至认为他过于超前。但只要符合人性自由发展,符合人类文明进步,我们将来一定会理解的。
    
    人类总是不文明向文明学习,文明程度低的向文明程度高的学习。不可能让文明向不文明学习,也不可能让文明程度高的向文明程度低的学习。文明程度高的一定知道文明程度低的在做什么,为什么会那样做,因为文明程度的也是从文明程度低的过来;而文明程度低的却未必懂得和理解文明程度高的在做什么,为什么要那样做。中国大陆一任又一任领导人从十几年前到现在,每出国门,面对世人,总不忘强调“和而不同”。和而不同当然好,但有一点需要强调,我们一定要有资格说“和而不同”。文明程度不对等的国家或社会是没有“和而不同”可言的,更不能把“和而不同”当作借口,当作不肯向比中国更高程度的文明学习的借口。不然,逞一时口舌之快,或者所谓挣足了大国的面子,但实际上却有损中华民族文明的进步。这样,就得不偿失了。特别是从前不久圣诞节期间,中国大学不许学生们过圣诞节来看,还哪里能见到一点“和而不同”的影子。
    
    人类的进步,其实就是文明程度的进步。人类文明不可能大面积倒退,更不可能全面倒退,除非出现像希特勒那样的人物,而他霸占人类的欲望又得以实现。
    
    中国人均GDP在这个世界上也不知要排到几十几位,一些所谓“民族主义者”就在幻想“中国要领导世界”。他们不知道,要领导世界,比GDP更重要的,是文化,是文明程度。只要你的文化文明不是先进的,只要你尚未真正实行民主,就很难让别的民族跟着你跑,更不说领导整个世界了。还有人认为一个国家的思想文化包括政府理念是否被这个世界接受,不在于文明不文明,民主不民主,而完全看你宣传得如何。在有些人看来,只要宣传得好,就像希特勒的宣传部长保罗•约瑟夫•戈培尔公开所宣扬的那样:谎言重复一千遍,便会变成真理。于是,纽约广场的大屏幕上有了中国大陆的“大好河山”,有了代表中国的“人物”。可有些人忘了,资本主义的强大正在于它的文明就像中国唐朝杜甫诗中所讲的“润物细无声”一样,在这个世界上“不胫而走”,甚至可以说已经不需要做任何宣传了。
    
    中国要想领导世界,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真的像我们一些伪爱国者们所诅咒所巴望的那样,西方文明真的衰落了;二是中国的文明一定要在西方文明之上。这两个条件缺一不可。可你说这有可能吗?
    
    先说经济。中国大陆可以从绝对量上创造世界经济第一,但我估计永远也不可能创造人均第一。别的不说,只把中美两国农民个体所创造的财富效益做个比较就再清楚不过了。平均每一个美国种粮的农民家庭所耕种的面积是中国绝大多数农民连想都不敢想的。还有养殖。美国的猪肉为何那么便宜,一是美国人更喜欢吃牛肉,二是美国养猪的成本低。养的数量多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人家的饲料比我们便宜。饲料便宜,是因为美国的玉米比中国便宜,为什么便宜,正说明人家的种粮效益高。
    
    再说政治。西方文明是一种自由文明,不论是从古希腊还是到后来的英国、美国。对西方的文化文明,中国几乎简直可以说是望尘莫及。中国在老子、孔子、孟子、庄子之后不久,特别自“六王毕,四海一”,秦赢政统一中国后,两千多年都是专制文化,专制文化中产生的文明是一种有毒的文明,而且由于时间实在太久,估计已经让中国绝大多数人的基因都含有奴性因子,否则,我们不会是现在这样一个社会。正如在互联网上见到有位网友在跟帖中所讲:“不要以为今天多数人的物质生活提高了,整体社会文明就进步了,其实我们离真正的文明社会还很远,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还在认同和使用强制洗脑后灌输的荒唐逻辑,很多人都还在被动或主动地接受洗脑。”
    
    综上所述,中国大陆只有继续认真学习西方一切先进文明,不再抱着什么“摸着石头过河”的态度或是打着这种幌子,不再信口开河地说要永远高举什么人的旗帜,以什么人的思想为指导,甚至不再总是去强调“和而不同”,而是实实在在地不加拒绝地合理改变国情,以适应整个人类文化文明的发展,真正与世界接轨,汇入人类文明主流,像110岁的语言学家周有光希望的那样“向民主前进”,才有光明的前途。
    
    2015年1月9日草成,1月14日修订
    
    ※ 说出来今天的年轻人很难相信,当年在北京大学读书的林昭被打成右派,而其未婚夫甘粹在中国人民大学也被打成右派,两人要求登记结婚却被拒绝,称“右派结什么婚”。你说这是什么文化文明!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909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闵良臣:社会主义跑到资本主义卖淫说明什么 (图)
·闵良臣:经不起幽默讽刺的偶像 (图)
·闵良臣:奴性深重的人民不配称为“伟大的人民”
·闵良臣:要倒退到哪一步为止呢
·闵良臣:害怕西方文化不能害怕到这等地步
·闵良臣:毛泽东的千秋功罪当任人评说 (图)
·闵良臣:强调不容篡改不如富民强国 (图)
·闵良臣:谁是资本主义?谁是社会主义? (图)
·闵良臣:坏人就在身边
·闵良臣:就是要把公民教育喊到“甚嚣尘上”
·闵良臣:《辽宁日报》不知道党和政府在想什么 (图)
·闵良臣:吃“敌对势力”的饭,砸“敌对势力”的锅
·闵良臣:高房价的谜底终于被揭开 (图)
·高越农:对于闵良臣《中国还有很多人在等着道歉》的读后议
·闵良臣:中国不可能例外 (图)
·闵良臣:十四亿国民的自由与福祉才是至高无上的
·闵良臣:谈谈资产阶级思想 (图)
·闵良臣:无民主无选举 「依法治国」成空谈 (图)
·闵良臣:「反党」是顶「大帽子」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