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基督教与民主政治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原则上说来,基督教与政治无关。这是基于耶稣基督的启示:“上帝的东西归上帝,凯撒的东西归凯撒。”“我的国不属这世界。”这明显不是奥古斯丁式样的“双城记”,不是那种列宁主义式样的“提前进入共产主义天堂”。
    

    进一步说,基督教更与民主政治无关。这是基于“上帝主权”与“人民主权”根本对立,无法调和;无论怎么说,罪人的主权都是无法让人进入天国,甚至无法进入理想社会。
    
    但是,从历史的发展看,基督教与民主政治确实还是有些关联的。
    
    《BBC》新闻杂志网站日前发表文章说,今年6月,世界将庆祝《大宪章》签署800周年。但今年也是另一个可能更重要的日子,英国民主史上的里程碑——威斯敏斯特非常国会召开750周年。当年英格兰每个郡和主要自治城镇首次获邀选出代表,出席被史家称作“英国国会下议院萌芽”的非常国会。由于在1265年1月首次召开,因此又被称为“一月国会”。这是英国民主史上最辉煌的事件。国会代表由每个郡两名骑士,每个自治市镇两名自由市民组成。这种形式后来一直沿用到20世纪,为现代选区打下了基础。
    
    然而“一月国会”的重要性,在学术圈里却鲜为人知。部分原因可能是,这一朝向代议制统治发展的重要步骤,被1215年问世的《大宪章》的光芒遮掩而失色。但正是1265年的非常国会,在构建英国民主政治的进程上,从《大宪章》迈出了一大步。《大宪章》是首部成文宪法,但主要是为贵族写就的宪章。在1215年《大宪章》问世,到1265年邀请百姓代表出席“一月国会”之前的五十年中,类似于国会下院的东西连影子都没有。虽然1265年之前,所谓国会已然存在,但那只不过是国王及其经挑选的顾问的传统贵族精英会议。1254年也曾召集骑士出席国会,但仅为讨论税收问题。
    
    “一月国会”代表郡县和自治城市,议事范围广泛得多,不仅仅只讨论税务。所以“一月国会”的召开,是英国政治发展上划时代的事件。这一激进改革,是理想主义、实用主义和野心驱动的一场典型中世纪革命和叛乱。大约从1250年开始,受够了英王亨利三世暴虐统治的贵族,在莱斯特伯爵西蒙·德孟弗尔(Simon de Montfort)领导下,起兵反对亨利三世。1264年5月,德孟弗尔在刘易斯战役击败并俘虏了亨利三世及其继承人,后来的爱德华一世,夺取了国家控制权。他作为寻求国家重大改革的政治集团的领袖,召开了“一月国会”。
    
    但多数贵族并不支持德孟弗尔,他缺乏国家有效统治者的权威,必须尽可能争取社会各界广泛的支持。非世袭贵族的骑士和自治市民有助于制衡贵族,将改革意识带回各自的社区,形成支持德孟弗尔政权的社会基础。德孟弗尔的动机不仅为了掌握权力,也有意识形态因素。他受到教士很大的影响,他们期望他成为关心穷人的伟人,为广大社会谋福利的统治者。他在1259年的遗嘱中承认,曾经压迫过自己领地上的农民。“一月国会”重申了德孟弗尔在刘易斯战役胜利后草拟的宪法,他也企图攫取更大权力。但他的重要盟友格罗斯特伯爵投向王党阵营,德孟弗尔的短命统治开始终结。1265年8月,他在和反对势力交锋的伊夫夏姆战役中阵亡。
    
    不论德孟弗尔的动机如何,他召开非常的“一月国会”,为自己在全球赢得了民主支持者的声誉。他的改革与后来美国革命时“无代表,不纳税”的口号遥相呼应。拿破仑称他是“最伟大的英国人之一”。德孟弗尔还赢得了“下院之父”的绰号。维多利亚时期的学者称赞说,“代议统治的理念经他之手而臻于成熟”。总之,他的“一月国会”为后世树立了楷模。
    
    既然基督教原理与民主政治无关、“上帝主权”与“人民主权”根本对立且无法调和,那么在实际发展中;为什么基督教与民主政治的发展还是有些关联呢?
    
    这就得考虑其他多种因素的综合存在,例如海洋文明的要素,封建政治的影响,城邦传统和王国现实的复合作用,等等。所以说,“德孟弗尔的动机不仅为了掌握权力,也有意识形态因素。他受到教士很大的影响,他们期望他成为关心穷人的伟人,为广大社会谋福利的统治者。他在1259年的遗嘱中承认,曾经压迫过自己领地上的农民。‘一月国会’重申了德孟弗尔在刘易斯战役胜利后草拟的宪法。”正因为这样,英格兰王国拥有了比意大利城邦更为适合的代议制度发展的土壤,基督教才能把关心底层民众的慈爱精神化为现代议会制度的建设,从而发展出东欧和亚洲的基督教社会都无法发展出来的代议制民主政治来了。当然,这种代议政政治也就能超出城邦范围,整合出英国那样规模的王国和美国这样规模的联邦/帝国。而且还有可能从中发展出一个全球框架。
    
    这是任何一个严肃考虑中国前途的人,不得不正视和思考的。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10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马云洗脑最厉害的10句名言》的遗漏
·谢选骏:中国进入十字军时代
·谢选骏:债务经济与十字军东征
·谢选骏:“香港民族论”是毛泽东思想的残渣余孽
·谢选骏:期待新的天子及新的仆从
·谢选骏:豪宅与死亡——圣弗兰西斯的恐慌
·谢选骏:第三中国的首都应在嵩山周围
·谢选骏: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谢选骏:美国国会图书馆纪行
·谢选骏:打破论语(论语本文升级版@下)
·谢选骏:敲打论语(论语本文升级版@中)
·谢选骏:你有宗教感的生理基础吗——兼谈无神论和预定论
·谢选骏:向孙海英致敬兼驳“军报记者”
·谢选骏:屠杀精英的金蛇狂舞
·谢选骏: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谢选骏:大众永远是错误的
·谢选骏:毛泽东如何压榨学徒工?
·谢选骏:教宗可以上天堂吗?
·谢选骏:美国内心的荒野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