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基于萧瀚和张雪忠论战的信仰和非暴力探讨/王杰原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21日 来稿)
    
    
     萧瀚:熟悉我观点的朋友可能知道,数年前我就明确提出,自由先于民主,自由是民主的基石,无自由则无民主,尽可能多的个体追求自由才可能有人群的民主与共和。现在我增加一个观点,法治也先于民主,追求自由者应自觉自律地心中常怀对良法的敬畏,不存在无边界的自由,民主是结果非原因。

    
    在萧老师这个理论基础之上,我觉得可以再深入一下:在追求个人自由和遵循法治之前,当下这个社会的每个个体,急需先找到属于自己的宗教信仰,无论是佛教、基督教还是伊斯兰教(每个宗教信仰,它们的主要信条即底线操守,几乎都一样:热爱和平、关心弱者、追求平等自由、严禁抢劫杀人、强奸偷盗等)。唯有这样,才能有互信的基础,才能在类似的人生理想和追求上团结一致,建立起强大且数量庞大的统一战线,才能在推墙践行时以最小的牺牲争取到更大的胜算。
    
    否则,在微博里存在着大量伪“良知”, 他们大都热衷讨论民主自由,但却往往因为一点观点分歧或意见相左,就彼此互相撕咬、水火不容,内讧互斗,浪费公众资源。谁能保证这样的人,当他获得了话语权,得到了属于自己追求的那些“自由”和“民主”时,不会要求其他人听从于他?又怎能容得下彼此学习、平等协商、共同进步?毕竟歌名者或改良者,他们用行动甚至鲜血换来了自由、民主、金钱、名利、荣誉或权力,没有一个高尚的信仰自我约束,换成是你,你会舍得将这些免费送给其他人么?抑或传给自己的子孙后代?这其实牵扯到人性,而宗教信仰正是要限制这种丑陋的人性!当然,如果大家是先有了信仰的团结一致,再一起抱团获得,就极低可能再次出现上述人性丑陋的独裁邪魔,避免进入下一个恶性轮回!毛和周曾经寄生于GMD篱下,他们最初也讲了不少令工商界、知识分子界、平民百姓间,几乎各个阶层都振奋沉醉的甜心好话。但是最后,他和他们的子孙们获得且长期占有了那些开始说为他人争取来的一切,并没有兑现开始给民众的承诺,因为他们是无神论者,他们没有,也不允许正规宗教信仰!其唯物主义,实质就是唯利是图主义!
    
    我们每天花不少时间痛骂某党痛斥某头目。为何迟迟不见改变?某党每年吸收数百万党员,这些党员来自基数庞大的普通人之中,头目只不过混几年就换一批新人,看完电影:《让子弹飞》《热血警探》《V字仇杀队》《窃听风暴》《宾虚》《浪潮》,书籍:《1984》《动物农场》《论法的精神》《通往奴役之路》等,不难发现整个社会当下的教育就如《浪潮》和《动物农场》一样,几乎全部依靠谎言支撑,并且在不断吸收更多的骗子流氓加入这个组织。一个有8000多万D员,实际受益者可能接近4亿人的组织,谁希望它垮台而自身利益受损?反之,当下在为追求自由民主努力并实际践行的数量又能有多少?假使一些有信仰的精英、贵族、商贾和学者带头,但平民百姓和他们在信仰面前都严重不平等,因为国内被控制的信仰几乎都是有钱人的游戏(各种寺庙门票,拜师顶礼等),长期和他们对立或被对立,彼此之间连信念和生死的平等都没有,又何来互相信任的基础?进而又有什么理由能让平民跟随前者奔向黄四郎的高楼?
    
    西方社会很多都是注重逻辑推理、反思自身毛病的国家,天朝往往却是预先肯定既成事实、不愿坦诚自身毛病的虚伪小人国。这种对“错误不纠正,死好面子”的思维渗透到每个个体,当下有多少人喜欢听别人的逆耳忠言?独裁和民主两股力量长期以各种形式相互较劲,谁的信徒最多,谁就决定着整个社会的制度取向。因为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有什么样的政府就会有什么样的国家,然后当权者控制教育后,反过来又决定了有什么样的国民,恶性循环,往复不止。有人开始偷换概念了:这不就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无意义争辩么?请问,没有人居住的岛屿能组建国家么?没有民众和国家又哪里来政府?民众基于个体,国家基于民众,政府同样基于民众,没有个体的改变,就无需探讨国家的改变,因为没有个体就没有国家。欧洲比利时有过一年无政府的状态,但这期间比利时人貌似并没有失去自由、法治和民主。
    
    张雪忠:请问萧老师,1、一个少数人垄断政治权力,并用权力控制司法时,如果不打破这种权力垄断(政治民主化),人们怎么可能先实现法治?2、法治是一种包括司法独立在内的制度安排,其重点在于使权力受到法律的严格约束,而您却把它和个体的守法意识混为一谈,这真是令人感到意外。
    
    在张老师的质疑声中,不难看出他预先肯定了这么一个操蛋正腐的存在,想要正面消灭他们才能回到萧老师的步骤中去,我对他的质疑精神和“勇冲前线”的无畏很欣赏,但是我很想知道张老师看过上述电影和书籍没有?平时接触和关注过社会普通人、底层人民的生活现状没有?
    
    1.没有量的积累就没有质的改变。在当下,自由民主阵线人数少,互信基础无,且相互倾轧严重,而变相支持邪恶组织的人数众多,且看起来装备、配套、设施等均比微博、网络上吐吐口水的你我更胜一筹。因为大部分人都是看风头站队的鹅,更容易站队到旗帜下数量众多的那里。少数人冲上前即是自寻白白送死,何况喊口号者会不会优先带头上前还是蛊惑别人上前,是否自己等候分食人血馒头坐收渔利,是否成为下一个大阴谋家或被收买者,拿什么来甄别?唯有宗教信仰!
    
    2.中国当下的人性:人人恨独裁,人人有了话语权时就需要甚至是渴望他人膜拜和信奉他,容不得任何不一样的质疑和言论。完全相信和完全不听,其实是一样的愚昧,最重要的是不断争辩,因为真理只会在不断争辩中诞生。而每个个体,都需要自由的思想,独立的人格和永不停止的怀疑精神;另外,人人恨贪官,人人上了官职位时就绞尽脑汁捞取私利和油水,同时还觉得理所应得,自己高人一等。拿什么来限制人性?唯有宗教信仰!
    
    3.“你”拿什么让我相信你不会是下一个毛周?(这个“你”可以是你、我、他任何人)没有一致底线操守的互信基础,谁能证明自己不是白色五毛,不是红色五毛,不是潜入渗透这其中分裂彼此的特务?难道仅仅一句:我爱民主和自由,我也在行动,我也说了不少话?我经常被禁言?我还坐过牢?首先,你活得好好的,也在体制内工作、、、其次,谁知道你上台了会不会变成另一个独裁者?以前没有金钱女人权力时,突然间全部获得了,你会主动放弃么?另外:你的一分耕耘是今天在争取,明天你的一分收获难道不是你收获么?也许你觉得自己很委屈,但现实就是:这样的骗子,在中华大地无止境轮回了上千年!丑陋无法控制的自我劣根性,拿什么来证明和限制自己?还是宗教信仰!
    
    张老师忽视了现实状况,忽视了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更不按照逻辑推理,去避免和减少一切可能的无意义冲刺甚至是流血牺牲,为抨击而抨击,为反对而反对,也许本性你不坏,或许没有被收买,但是人们需要你自证,你拿什么自证?不是信仰?不是宣誓?在《浪潮》和《动物农场》里面,我们很容易发现,邪魔和正义,魅力和实力几乎相当,而且邪魔往往有着更强大的吸引力。邪魔能存在,恰恰就是它在面子上、嘴巴上更有宣传和迷惑的优势。同时,邪魔还有着强大的自我复制和自我更新功能,它能给出人人成为皇帝的可能,即便创立者消失掉,仍然会有大量宗教信仰缺失的人深陷其中。人人可以进这个赌场,虽然大部分人都会输得精光,但是宣传中永远不会缺失一位领头人,每一场赌局都有一位不一样的胜利者,这恐怕也是中国人痴迷赌博的另一种原因。他们就信这套,就是痴迷这个魔头,深陷魔鬼赌场,表面看似和不少人信神信佛信主一样!真正不一样的地方是:邪魔总是通过谎言和鼓吹、牺牲别人来成就自己,容不得半点质疑和争辩,让信徒永远觉得自我渺小;而神灵总是通过亲自践行和表率,牺牲自己来拯救和造福后人,并随时允许信徒去挑战去怀疑,接收补充完善,并鼓励信徒们超越他自己。(美式科幻大片:指环王、蜘蛛侠、蝙蝠侠、变形金刚、猿球崛起等都有邪恶和正义的形象区分)
    
    回看当权者,最初发展正是靠打着一种共同的信仰和追求的伪大旗帜,组织到了大量的信徒支持者,也正是大部分人分不清邪恶魔鬼和正义神灵间的本质区别(肤浅一般人来看,他们表面和形式确实很像,都有一个膜拜的对象,都有统一的规则,都可能将头目的思想灌输给其他人等)而跟上了贼船。所以,消灭邪魔就必须要从改变信仰开始,基于三大宗教的任何信仰,人人有信仰,人人有敬畏,再到人人有原则有底线操守,人人才会思考人生的真正价值,人人才会为各自的自由和法治团结起来(这里的人人是指绝大部分人,世界上确实不存在绝对事物,大部分人向善,社会就已经很不错),直至最后民主。很明显,这一行为也正是学习当权者最初起家的技巧,从内部分化组织,获得更多的群众基础。张老师这类人的观点可能是想从当权者那里开始改变,靠少数人一腔热血去争取并扳倒8000多万信徒、数百万军队的邪魔组织,这如同堂吉诃德找风车做对手。这架风车有形却又无形,而风车的建造者和维护者,恰恰是每个你我、亲朋、好友这样的个体。张老师也是刚退出的党组织,几十年的党龄有了吧?你曾经对党的宣誓呢?拿什么让大多数人再次相信你的下一个宣誓或口号呢?同时,想问张老师“当少数人冲上去时,你是带头在一线,还是在家远程遥控指挥?抑或让他们都忙着在家和你网上论战呢?改变个体,才能改变群体,最后一大群人同时走上前去,每个个体被伤害的概率都会降低,改变组织更是易如反掌因为拥有了大量的群众基础。这些其实都是很简单的逻辑推理,循序渐进、量变质变的温和进程,避免太多的个体去流血坐牢,张老师一个法律学博士,真的不懂?比我一介草民的智商都低?阴谋家?装糊涂?温和的进程虽是学习邪魔组织的技巧,但最后却要有别于邪魔,因为没有宗教信仰去限制人性丑陋,就肯定做不到合理转换。台湾转型是很好的学习对象,人人大赞蒋经国以独裁方式结束了专制的魄力,但不要忘记他可是一名基督徒,他的父亲蒋介石和国军绝大多数将领也都是各种信教徒。
    
    张老师,试想,你的亲友每七八人中就有一名党员,都曾宣誓效忠过组织,他们有不少还身在其中,多少得利?你和他们说要格调主子的命才行,他们会同意么?你会第一个冲上去么?
    
    先有个体信仰从而激发个体自由追求,进而产生个体间的平等法治,最后统一战线才能迎来整个社会和一个国家的自由法治民主。而个体间的法治和信仰上达到的这种统一(三大宗教共同恪守的部分视为统一),不仅力量强大同时很难被渗透分裂。再配以邪魔分裂别人的方式分裂邪魔内部,当人人谈论或践行时,当彼此有可靠的互信基础时,当信徒基数庞大时,当信仰追求类似的人之间都有法治时,邪魔组织自然会轰然倒塌,无论他们开始看起来是多么的强大。
    
    当下最需要做的就是:各种诉求层面之人—分清主次、避重就轻、达成一致、抱团壮大,不断学习邪魔组织的技巧,先用反洗脑的方法帮被灌输的亲戚、朋友、邻居觉醒,进而以一传十,以十变百,才能从根源上净化这个国家。当赤兔马(赤、匪徒、草泥马合称)吸收不到好贪、好腐、好色、好舔的成员时,当赤兔马成员主动策反时,高墙自然就倒了,而那时,张老师和萧老师都不一定会成为整个过程的殉葬品,这难道不是取其轻、实际可行的办法么?这一切的一切的互信基础,正是需要一个正规宗教信仰!无论你信什么,你能够当着我和周围亲朋好友的面,或面对独立媒体镜头,举手发誓:我得到你们的授权代表你们,我当上公仆后绝不贪污腐败,否则我会下18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出门被车撞死,得绝症不得善终,缺子缺孙,遗臭万年。这对无神论者来说,看似很荒唐可笑,但是奥巴马上台需要宣誓、马英九上台需要宣誓、全世界众多文明国家和地区领导人上台都需要面对独立的宗教宣誓。在他们治理的地方独裁、腐败等肮脏现象极少,时刻都在证明着“对着独立正规宗教的宣誓”十分行之有效。
    
    胡适说过一句话:“有人告诉我说要因为国家自由去牺牲个人自由,其实,追求个人的自由就是追求国家的自由,追求个人人格就是追求国家人格,一个自由而强大的国家必然不会是被一群奴隶建设起来的。”
    
    昂山素季说过:“我们感到很自由,因为我们遵循自己的良知行事,这是最大的自由”;“我不认为我们会失败,我们也不害怕尝试,这种尝试本身就是胜利”;《恐惧与自由》一书节选—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民主政治,一个有着同情心和爱心的民主政治,我们不应羞于在政治上谈论同情和爱心,同情和爱的价值应成为政治的一部分,因为正义需要宽恕来缓和。一位记者问我,‘你和别人交谈时总是对宗教谈论得很多,为什么?’我回答:‘因为政治是关于人的,我不能将人和他的精神价值分离开’”。
    
    也有网友说过:“总有人问我,我们什么时候能得到民主,我反问他,你为民主做了什么,如果你什么也没有做,那你就不配拥有民主”,不劳无获,坐享其成,幻想别人免费送给你需要的,这是何其的愚昧且有行骗市场啊!除此,马汀路德金,圣雄甘地,都是非暴力人士学习的楷模,众多人一起的非暴力,胜算大牺牲小;少部分人的歌名流血,死得不仅无辜同时也希望渺茫,如果再没有信仰自我约束更是民族自残、无尽轮回。部分极端者,甚至还会走向暴力恐怖分子的一面,明知对付不了邪魔组织,冲上去白死,为了制造效应或被听到诉求,而采取了伤害更羸弱同胞的炸车、烧车、砍人等行动,有正规信仰之人这样做的概率会大么,会成普遍现象么?至于LXB,GZS,TZR,GFX,PZQ等人都进去了,不少关了已经好多年,可是这个社会变化大么?新疆人牺牲不断,争取来一些关注和改变,真的值得么?
    
    最后,我想问张老师和萧老师两类人:你们信什么宗教?你们有什么敬畏?有什么能在法律被一个邪魔组织完全控制之下,限制住作为个体的你我他,可能存在的人性自私或丑陋阴暗的一面呢?如何让人相信,你我他(包括所有人)不会是下一个独裁者或大骗子呢?
    
    至于笔者我觉得,邪魔和正义往往是一念之间,而这一念就是宗教信仰!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301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陶君行:年轻人越来越不认同非暴力——在破局与转型理论研讨会发言(视频)
·陈景辉:泛民和勇武之外,寻找战斗的非暴力 (图)
·韩连山:坚持留守 非暴力抗争 (图)
·苏星河:极权是「非暴力」的终结 (图)
·吴国伟:警察打人与非暴力抗争战略 (图)
·守鱼:非暴力也要面对鲜血 (图)
·高胜寒:谈判是非暴力公民抗命运动失败的开始
·廖亦武: 伊力哈木,一個非暴力的維族英雄,被中共當局判處無期徒刑 (图)
·春秋戈:“非暴力”的和平主义究竟能走多远?
·章文:中国需要「非暴力革命」 (图)
·昝爱宗:从执行《宪法》层面论公民参与非暴力社会运动
·章小舟:基于网络启蒙的非暴力街头民主运动
·杨梓烨:公民抗命:公民抗命必须非暴力? (下)
·许晓光:吉恩·夏普的非暴力政治学说
·也谈非暴力 /刘冰
·巴克:我们不主张对中共暴力与非暴力
·非暴力的美德----我所见到的达赖喇嘛/秦伟平 (图)
·陈永苗:“拆政府”是史上最强非暴力行动
·维稳体制下的非暴力抗争――夏天是穿文化衫的季节 /刘飞跃
·基督徒非暴力不合作198法
·唐荆陵因吉恩夏普非暴力著作而煽颠入狱,作者夏普先生欲到案说明
·广州国保在长沙网友家查抄唐荆陵非暴力不合作资料 (图)
·唐荆陵律师的妻子汪艳芳女士举牌挺“非暴力公民不合作行动” (图)
·中国55种死刑罪名:超半数非暴力犯罪被判死刑 (图)
·秦志刚:济南,监控中的非暴力抗争
·秦志刚:山东早期的非暴力抗争
·浙大教授“造反”了 非暴力抗命新校长 (图)
·简锡阶进行占领中环非暴力抗争培训,梁国雄出席/视频 (图)
·秦永敏:民主墙时代非暴力抗争原则的确立
·维稳体制下的非暴力抗争:石玉林—团结就是力量
·刘飞跃 :非暴力维权之夏天是穿文化衫的季节
·吴邦国:取消13个经济性非暴力犯罪死刑
·非暴力维权之当你申诉无门时给对方送锦旗吧/刘飞跃
·以人体作抗争的非暴力维权方式——裸体抗议
·刘飞跃:非暴力维权之老百姓打官司有用吗?
·查建国等23名政治犯5年前的非暴力讲真话呼吁书
·非暴力拆迁时代 莲花区拆迁办最新动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