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五岳散人:聊聊公务员涨薪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20日 转载)
     写个微博说公务员涨薪,原本只是对于几十年如一日的舆论手法感到好笑,把基本工资等同于公务员收入来论证涨薪合理性,是个脑子正常的人都会怀疑,几百块钱的收入在现今这个社会是怎么活下来的。你要说涨薪、收入透明化,就直接说公务员收入低,总体收入已经不能达到社会中位数,应该多挣点儿钱,这个我个人并不反对,拿着基本工资替代全部收入说事儿未免煽情过头。
    
     其实这倒不是我写这个长微博的原因,而是舆论引导找一帮水军过来太让我恶心。有真正底层的公务员过来诉苦,但大多数就是那种水军号,平时不是化妆品就是追星的女性帐号,发言模版不超过五个,不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就是“我父母也是公务员”,直接上来骂的也有。官方现在有些舆论引导外包就会造成这种傻逼结果,比如说我说加薪要底层加的多、高层加的少居然也被骂,你都不知道他们用没用脑子赚这点儿发贴费。

    
    既然你用水军战术,我就多给你们点儿机会,让你们办公费花得有点儿物有所值。聊聊我打过交道的一些机构、见过的公务人员。
    
    首先我必须说北京的公务员这些年素质有了很大提高,与十多年前不太一样,片警帮着办户口的时候态度就很好,去政府办事也不太被冷言冷语了。
    
    但我是个生意人,打交道的可不仅仅是办个户口本、身份证的机构,而是需要面对更为有实权的政府机构,比如工商、税务等。咱们就不说各种手续难办了,那些毕竟是上面的规定,下面办事人照章办事,说点儿小的。
    
    这几年我买过不少购物卡,每张钱数都不多,几百块到两千块不等,没啥其他用处,就是送给各个管理我们的部门的办事人员。几百块的基本是逢年过节意思一下,上千块的都是有事要通融,比如街道要我的外地员工一些证件的时候,以及各种检查找你麻烦的时候。
    
    逢年过节不给行不行?说起来未必不行,但心里不踏实啊。做过买卖的知道,任何一点他们要是找你麻烦,你付出的远远不止这么点东西。而且有些时候你还要忍受其垄断性敲诈,防火给你指定公司做,不是他们做就不验收。
    
    我一个做小买卖的每年这方面都有不少支出,这么多做小买卖的加起来有多少?这些钱算不算灰色收入?是,我知道这是公务员里有实权的一小部分,但其他没实权的我们也接触不到,只能有这种印象。
    
    您说我行贿,但我有其它办法么?送上点儿购物卡、礼盒是成本最低的方式,其它任何方式成本都太高。您说把所有文件或者自己做好不就不怕了?这事儿咱们就都别装外宾了,想找找你麻烦鸡蛋里都能挑出骨头,或者在买发票的时候稍微卡你一下、发票机出问题按照最大方式罚你,都远高于那点儿购物卡。
    
    吴思老师在《血酬定律》里说过一个词,叫做“合法伤害权”,说的就是这些事儿,一切也都看着合法,但操作上又具备很大空间,这个空间就是寻租空间,想在这个空间里少受到伤害就要上供。没错,我想自己站着挣钱,如果这个站着挣钱是指面对消费者不以次充好、不去靠回扣销售,这个我能做到,但在面对某些政府机构的某些人时,我站不起来,至少站不直。
    
    而且这也不光是某些掌握公权力的公务员如此。我外甥在一所北京极为著名的重点小学读书,老师的礼物或者购物卡也是少不了的。我妹妹上次送去购物卡,人家老师还说这话:您要真心疼我,不如多给我拿点儿进口化妆品。气的我妹妹想打人。她也一样,可以不送,或者知道送了也未必如何,但不送心里不踏实。这就像做手术要给医生塞个红包一样,买的就是个安心。当然,至少北京大医院的医生都会退回来。医生这个行当说起来还是咱们这个社会整体素质最高的之一。
    
    不过也不能说没有进步,这两年去办事吃拿卡要的情况确实少了,至少在北京、上海少了很多。
    
    从去年开始,我因为陪着家人看病、疗养而滞留在日本,顺手也发展一下这边的事业。这边公务员是如何的?管税务的居然告诉我们如何合理避税!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的常态,但每次去办事,无论是役所还是其它机构,办事填写东西他们是坐着,给你递资料一定要站起来,办完了相互鞠躬道谢。没花过一分冤枉钱,走的流程虽然严谨,但绝对不会有任何刁难。
    
    所以,您说我是不是该赞成公务员涨薪?我赞成涨薪,任何人都该有个过得去的生活,可您也要让我们心里过得去,比如说财产公示、收入完全透明、压缩寻租空间,要让公务员的形象好起来才能让人心服口服。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017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到底是就业难还是择业难/五岳散人
·所有王朝崩溃时的共同特点/五岳散人
·五岳散人: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春晚
·农村人口的城市化陷阱/五岳散人
·五岳散人:什邡,对暴力失效的恐惧
·为什么官越高、越认同裸官/五岳散人
·提防公费医疗转型吞吃医保/五岳散人
·北戴河疗养院亿元亏空是特权社会后遗症 /五岳散人
·维稳费用的另外一个名字 /五岳散人
·你的娱乐谁做主 /五岳散人
·淘宝谈判 面对乌合之众的智慧 /五岳散人
·副部长们,你们是做地下工作的么?/五岳散人
·一个小贩的两次死刑/五岳散人
·一个小贩的死与生/五岳散人
·五岳散人:“政治儿童”的道路恐不平坦
·互动百科为什么会敲打百度/五岳散人
·要的就是很“二”的苹果“范儿”/五岳散人
·重庆卫视的悲剧/五岳散人
·黄鼠狼下耗子的学术腐败链条/五岳散人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