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债务经济与十字军东征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18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一)
    
    2011年8月19日的英国《金融时报》有篇文章《通胀无法化解债务危机》说道:
    
    我们正在经历金融恐慌。美国债务评级下调,导致流动性恰恰向那些被调降评级的资产流动。归根结底,市场偏执的“解药”只能是强劲的经济增长。几位评论人士建言通过一轮急剧的温和通胀,来重启美国和工业世界的经济增长。他们说得对吗?
    
    要理解疗法,我们首先必须弄清症状。从导致资产负债表杆杠率过高的危机中复苏的步伐较为缓慢,通常不受传统宏观经济刺激措施的影响。由于过度负债,家庭无法支出,银行无法放贷,政府则无法出台刺激政策。那么,为何不暂时让通胀上升呢?这将令愿意以低利率发放长期贷款的固定收益贷款机构感到意外;将降低债务的实际价值;还将化解债务“危机”;并刺激增长。然而也有一些担忧。有着反通胀信誉的各国央行,能够在低利率环境下让通胀急剧抬头吗?这是否会取得预期效果?可能会出现什么意外后果?还有什么其它更好的选择吗?
    
    日本央行曾试图让通胀抬头,但未能成功。银行非常乐意持有央行回购债券时所释放出的准备金。或许,如果央行宣布提高通胀目标,同时以无息准备金为资产购买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并坚持直至实现目标,这种做法可能会有些效果。不过更有可能的是:任何目标一旦可以改变,就会丧失可信性。市场参与者可能会猜测,一个项目一旦达到令人担忧的规模,就会遭到抛弃——而此时目标还远未实现。
    
    此外,央行需要通胀快速、大幅上升,以迅速降低债务的实际价值。如果通胀缓慢上升,效果将非常有限,因为放贷机构在债务展期时,将会同时要求更高的名义利率和通胀风险溢价。但大规模通胀可能难以控制:如果一国央行为了增长而放弃通胀目标,市场会相信央行愿意承受扼杀增长的高利率、以降低通胀吗?
    
    下面再回到这种做法能否奏效的问题。对于持有浮动利率债务的实体(许多在接近繁荣顶峰时借贷的家庭)或相对短期债务的实体(银行),通胀起不了什么作用。债务存续时间为四年左右的美国政府,不太可能从通胀的意外上升中获得太大好处,除非通胀升幅巨大;美国政府的大部分承诺涉及社会保障和医疗保健领域,这些不可能通过通胀消除。这甚至可能对借入长期资金、陷入困境的家庭更为不利——失业可能减弱名义薪资增长的效果,而食品和燃料价格上涨会削减可支配收入。
    
    此外,通胀显然会令债权人的处境更为不利。这包括受股市暴跌惊吓而转投债市的养老金领取者、必须进行资本重组的银行、已大幅跌破账面价值的国家养老基金,以及某些不得不在索赔方面违约的保险公司。通胀只能转移问题,而问题仍将继续吗?在理想情况下,遭受损失的将是拥有充足准备金的外国机构,但美国可能需要它们为未来的赤字融资。只有在一个虽然让投资者承受了惩罚性通胀、而央行仍保持信誉的世界里,才不存在任何问题。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什么也不能做。在19世纪和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时期,美国不时经历债务危机。它的应对之策是迅速推出针对性的、加速的债务减免——往往通过执行临时的破产法律实现。按照这种思路,最近关于推动抵押贷款债务再谈判的建议*,可能有助于缓解家庭债务危机,并避免在没有政府补贴的情况下出现破坏价值的止赎行为。目前不太清楚的是:将银行和政府债务负担转移给其他机构,是否有助于经济。
    
    我们有太多问题,源自于对以往的复苏步伐缺乏耐心,以及对冒险的宏观政策回应过于自信。相对于宏大的宏观经济计划,我们更需要许多微观经济行动。遗憾的是,我们忽视了这些行动,原因正如丹尼尔·伯纳姆(Daniel Burnham)所言:它们无法让人血脉贲张。
    
    、、、、、、、、、、、、
    
    上面的看法是我想到了将近九百年前的十字军东征(1096年),那场历时二百年之久的战争,虽然是出于基督教欧洲的垂死挣扎,但还是有债务经济的阴影在其后面的。
    
    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历时将近两个世纪,动员兵力数十万,战争涉及欧亚非三大洲的许多国家和地区,堪称为中古时期的“世界大战”。战争结果对参战双方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国际关系等方面,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现在世界,再次站到了“十字军”的十字路口。
    
    (二)
    
    十字军东征的经济原因
    
    十一世纪,随着西欧封建制度的确立,小农生产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占主导地位。但是,由于商品货币经济的发展和城市的兴起,日益冲击着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基础,加剧了封建社会内部的矛盾和分化。封建主受商品货币经济的刺激,地租收人日益不能满足他们的生活需要,以致负债累累,进而变本加厉地剥削农民。特别是那些没有土地的破落骑士阶层,四处抢劫,肆意掠夺,是社会的一种极大的不稳定因素。加之西欧各国政治不统一,封建主割据一方,彼此攻代,战乱不已,社会无序,动荡不安。
    
    罗马教会是西欧最大的主权实体和巨大的国际中心,对西欧日益恶化的社会危机深感忧俱,竭力鼓动和策划十字军东征。通过十字军东征既可以解决西欧封建社会内部的矛盾,克服当时的社会危机,还可以利用十字军的宗教狂热扩大教廷的政治影响,将东部的希腊正教置于自己控制之下,并通过掠夺东方国家的土地和财富以加强教廷的实力地位。此外,意大利的威尼斯和热那亚商人为了独占东地中海的贸易特权,也积极支持十字军东征,并为之提供资助。
    
    东方世界(包括拜占廷和中东)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商业兴旺,文化发达,早已让西欧封建主垂涎三尺。只是由于条件不成熟,未敢妄动。十一世纪末,据有巴勒斯坦、叙利亚和小亚细亚等地域、奉行伊斯兰教的塞尔柱突厥帝国分裂,削弱了力量。而拜占廷帝国在和突厥人塞尔柱帝国的战争中,一再失利,国土日蹙,处境窘迫。这就为西欧十字军援助东方兄弟的反击行动,提供了历史机遇。
    
    当东方的穆斯林开始迫害基督徒,破坏圣地的朝觐,为了援救基督徒、解放圣地,教皇许诺凡参加十字军者可以获得免罪,灵魂得救,欠债者免还债务,农奴获得自由,并以获得丰厚的战利品相诱惑。
    
    无力偿还债务的农民和城市的贫民,可免付欠债利息,出征超过一年的可免纳赋税。这真是一个解放的号令!于是,急于摆脱农奴身份的数万农民首先响应,但他们没有装备和给养,又缺乏组织性,绝大部分人死于非命,幸存者徒劳而返。但是十字军东征对西欧来说,其积极影响是巨大的。
    
    首先,十字军建立了耶路撒冷、拉丁帝国等一系列的十字军国家,通过战争获得大量土地和财富,极大改善了西欧社会经济状况,不仅克服了社会经济危机,并且促进了农业、手工业和商业的发展。十字军把东方的许多产品和生产技术,如棉花、水稻、西瓜、丝织、印染、制糖等传人西欧,大大丰富了物质生产,提高了生产力水平。在商业方面,意大利商人取代了阿拉伯和拜占廷商人在东方贸易中的垄断地位,独占了地中海商业霸权,有力地推动了西欧的商业发展。十字军东侵结束时,由东方输往欧洲的商品比以前增加了10倍。贸易的发展,促进了城市的繁荣和市场的扩大,从而推动西欧社会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代。
    
    十字军东征期间,封建领主为筹措战费急需金钱,曾让部分农民以金钱赎买自由,或减轻部分封建义务;有些封建主在战争中死亡了,他们的农奴也往往得到了自由。另一方面,由于商品货币经济的发展,货币地租日益取代劳役地租。这一切“发生了一种有利于农民的决定性的转变。”并为西欧各国统一民族国家的形成提供了有利条件。
    
    十字军还从东方学会制作燃烧剂,后来又掌握了火药和火器的制作技术,加强了战争能力;特别是从阿拉伯人处学会了使用指南针,从而大大改善了航海技术。在十字军东征过程中,摇桨战船队逐渐被帆船队所取代,这标志着西方海军战略战术发展的新时期已经开始。
    
    2011年8月20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815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香港民族论”是毛泽东思想的残渣余孽
·谢选骏:期待新的天子及新的仆从
·谢选骏:豪宅与死亡——圣弗兰西斯的恐慌
·谢选骏:第三中国的首都应在嵩山周围
·谢选骏: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谢选骏:美国国会图书馆纪行
·谢选骏:打破论语(论语本文升级版@下)
·谢选骏:敲打论语(论语本文升级版@中)
·谢选骏:你有宗教感的生理基础吗——兼谈无神论和预定论
·谢选骏:向孙海英致敬兼驳“军报记者”
·谢选骏:屠杀精英的金蛇狂舞
·谢选骏: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谢选骏:大众永远是错误的
·谢选骏:毛泽东如何压榨学徒工?
·谢选骏:教宗可以上天堂吗?
·谢选骏:美国内心的荒野
·谢选骏:意大利是欧洲的费拉社会
·谢选骏:生物学意义的天子
·谢选骏:新母系社会的诞生——伊斯兰国扩张的西方内助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