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石守正:广场水机的联想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17日 转载)
     广场水机的联想广场水机的联想广场水机的联想广场水机的联想
    (占领期间作者与友人阿Ming对广场上的水机感到好奇,走访了三个物资站,引发我们对都市废物议题的思考。)
    

    水机的故事
    
    雨伞广场内的人和物,每一个都有自己的故事。从他/她/它踏进广场开始,个别的故事就连系上民主运动,那种连系有时候很简单,有时却复杂无比,并不容易述说清楚。水机的故事,就是那种很复杂的故事之一。
    
    水机就是一般办公室用的那种蒸漏水机,插上电源,可以制冷和制热。大概由十月上旬开始(确实日子已不可考),几个物资站内就出现了这种水机。本来物资站都派发樽装水,水机出现之后,就由村民自备容器取水。只是广场上电源不容易找,所以水机只是泵水,方便取用。偶而也有人询问有没有热水供应,但经义工礼貎回绝之后,都欣然理解。广场之上,大家都是明白人,不必多费唇舌。据物资站的义工说,放置了水机后,大家都乐于采用,物资站也从此少派樽装水了。
    
    可是,对水机的来历,却没多少人感到好奇。
    
    立法会大楼正门外(煲底)有一物资站,主力旧物回收、分类,甚至处理食物渣宰,制造酵素,广场上其中三部水机就是由他们捡拾回来的。义工说会展每次展览过后,都遗下大量物品,单是水机他们就见到八部。只是人力所限,最终只能拾到三部。一部自用,另外两部则分发到其他物资站。可以想见,余下五部水机和其他展览物品一样,最终恐怕难逃成为「垃圾」的命运了。
    
    不知是偶然还是冥冥中自有安排,三部没有成为垃圾的水机,由官商云集的会展走到雨伞广场,夙夜留守,从此与民主运动拉上关系。那关系在「煲底」的物资站展现得非常明确。水机能够运作,需要有水、水桶(即放在水机顶部的透明胶水桶)和个别用户的容器。水是从老远的麾天轮附近取来的,来回一趟需要一小时;水桶又是捡拾而得。这里特别之处是,有「胶兜」让人借用,另备有机清洁剂,用后须清洗归还。义工说原意只是「胶兜」回收需时,故先行清洗,以免滋生蚊虫。但既已清洁妥当,干脆外借出去。此举大家都是支持的,没有人以卫生或其他原因而敬谢不敏。用后清洗却是另一问题。物资站有几桶清洁剂,清洗「胶兜」时需由最脏的一桶开始,逐级而上。但有些人大概看到那桶肮脏的液体,先已不愿伸手入去,而没考虑双手是可以事后清洁的。又有些人可能还有别处要去,坚持取用樽装水。物资站便同样坚持他/她们马上在樽上写名,以免与同行朋友的水樽产生混乱,最终喝了两口就将之弃掉。环境保护,有时候需要一丝不苟的细节和你我也不在意的心思。
    
    细节以外,就是大政策和大思考。
    
    回收率上升,意味甚么?
    
    近年政府宣传最力的是按年递增的废物回收率,由2001年的36%提升至2010年的52%,详见图一:
    
    数字会说话,但更多时候只是说部份的话。就算单从数字审视香港的废物问题,恐怕也应该综览全局,而非片面地聚焦于某些单一的统计,特别需要理解个别名称的含意。
    
    根据环保署的定义,堆填区接收的所有废物共分三大类:(一)都市固体废物、(二)整体建筑废物、(三)特殊废物。其中第(一)类都市固体废物又可分为家居废物、商业废物、工业废物三种。按2010年的数字,各类废物的比例参见图二:
    
    上列比例只是按堆填区接收的数字来计算,并非社会整体产生的总废物量。撇除「特殊废物」一类不谈,「整体建筑废物」指的是任何因建筑工程产生而最最终被弃置的物质,其中约94%属「公众填料」,例如碎料、瓦砾、泥土、混凝土等,可用来填海,平整土地或循环再用作为建材。余下约6%不能再用,会运往堆填区。(参见环保署网页:http://www.epd.gov.hk/epd/misc/cdm/b5_introduction.htm) 可是,单单这6%的建筑废物,已占了堆填区接收量的26%。其他占堆填区66%,合称为「都市固体废物」的,主要为家居废物。回溯十年的数字,可以窥见当中的长远趋势。仓卒之间,暂时只找到每日平均数,但已足堪参照:
    
    图三显示,由2006年开始,堆填区接收的废物量大致呈下降趋势,而且总体来说,2006-10年期间的废物量较诸上一个五年期为少。可是,仔细看看,当中的原因其实是建筑废物由2006开始大幅减少,估计是与2005年12月1日实施的建筑废物征费有关。至于「都市固体废物」,也就是家居、商铺、食肆、酒店、办公室、街市等你和我都有份产生的废物,其实变动不大。不过,当中家居废物大体是逐年下降,工商废物则相反,持续上升。
    
    前文一再强调,所自变量字都是堆填区的回收量,而非社会总体生产的废物量,其中「都市固体废物」占66%,是源于你和我都有份的日常生活。且集中于这一分类,看看更全面的图像:
    
    图四显示,单凭一瞥,已可窥见十年间日常活产生的废物实际是逐年递增,虽然更多的废物回收再用,但堆填区的负荷没有减少。再仔细检视,十年间回收量由1,940,000公吨上升至3,600,000公吨,几达一倍;而堆填区弃置量却没明显改变。也就是说,从36%到52%的年增回收率,实际原因是我们每年都制造更多垃圾,而非把原来丢到堆填区的垃圾改为回收再用。
    
    当然,你可以说若没有回收的努力,这十年已有更多的废物掉到堆填区。但问题是,为甚么我们必需把更多的物资变成「废物」,然后再找寻堆填区、焚化炉、回收等出路﹖我们可不可以釜底抽薪,源头减废,就像广场上的水机一样﹖这就是「煲底」物资站义工所说的「除了留意回收率,更重要的是看垃圾制造及弃置量的意思」。
    
    简单的统计回顾,结论就是:
    1. 掉到堆填区的废物虽然有下降的趋势,但原因是建筑废物减少,与日常生活直接相关的垃圾量其实变动不大。
    2. 这些日常生活制造的废物当中,家居垃圾仍占堆填量的44%,但已逐渐减少;工商垃圾却反见增加。因此,推行源头减废,不可单谈个人家居,应该包括工商界别。
    3. 香港人日常生活制造的垃圾其实逐年增加,虽然回收率上升,但没有减低堆填区的负担。
    
    民主与环境公义
    
    源头减废和民主信念一样,需要每一个人,包括你和我的生活实践。现实社会固然每天都在制造更多垃圾,就算是梦幻一般的夏悫村有时也令人气馁。「煲底」物资站的义工曾经诉说这样的一个故事:某次她故意把「垃圾」散落在地,有村民忍受不住,自行将之收拾丢弃。义工劝说村民把垃圾分类回收,但村民嫌麻烦,也不愿意讨论。义工形容当时的情况,说那些村民的措辞和态度固步自封,竟然与建制派无异。「民主就是需要讨论嘛,你怎可以嫌麻烦,拒绝讨论﹖」
    
    我们跟从水机的足迹,走访另外两个物资站,与个别义工谈了一会。当提及水机的来历,说它们在会展险成废物的时候,其中一位义工响应说每个机构都有自己的处事方式,商业社会总有计算,难以要求公司做分类回收。他也接受兴建焚化炉,因为外国的技术显示焚化炉「好靓」,可以成为公园,也解决了空气污染的问题。对于环保,他认为是很麻烦的事,留守也不因为环境议题。尽管如此,他仍然协助物资站的胶樽回收,这因为另一位义工常常叨扰提醒,若不做更为麻烦。另一物资站的义工认为在占领区胶樽丢弃太多,的确浪费,所以回收是好事,但也仅止于此。他同意这只是很初步简单的回收工作。他自言首次参与社运,以往緃使是七一六四也没上街,对政治殊少关注。现在会留意时事,但不了解民主普选和环境保护有甚么关系。
    
    民主社会的建立有很多前题,其中一项是借着法治,保障人权。人权指的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因而须要拆解个别阶层掌控社会的特权;如此才谈得上自由和平等,迈向社会公义。可是,人类社会存在不对等的权力关系,导致分配不均,社会代价和成本也大多由弱势的一方承受。这种情况在不同的脉络下,以不同的形式展现出来,有时候是阶级,有时候是种族或性别,当中的低下阶层、少数族裔、女性/性小众/跨性别人士的权利常受侵犯。环境议题亦然,弱势一方承受更多的社会代价。富裕人士可以支付更多电费,在市郊买大屋,甚至远赴海外渡假,避开城市污染,穷人却无此能力。发达国家享受更多经济发展的成果,又有能力投资于减废设备,但地球的环境代价却由低度发展(under-developed)国承受更多。当代人生产消费,成本却由下一代去支付,而他/她们无从置啄。
    
    环境议题并不是熊猫和海豚的专利,在专制社会之下,弱势一方与动物一样,备受剥削。如果民主的追求是要拆解专权,建立平等、自由和公义的社会,我们在争取合理分配、支持平权的当儿,也应该寻求环境的公义。
    
    备注:
    除特别注明外,本文统计数字源自 环境保护署于相关年份的《固体废物监察报告》,下载网址:http://www.wastereduction.gov.hk/chi/assistancewizard/waste_red_sat.htm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004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石守正:旺角黑夜的暴力与歧视——「南亚女」事件补白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 虎妈的孩子们 后记
  • 《林彪密函蔣介石》的玄機
  •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 四种沙门说明佛教就是沙门教、萨满教
  • 博客最新文章: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忌妒、嫉妒
  • 曾节明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 谢选骏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 康正果在主流之外戲寫人生——論楊绛的小說及其他
  • 谢选骏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 张杰博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中共红色娘子军团
  • 紫电邪恶无耻的马克思主义之九
  • 徐永海天凉了去看望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封锁的爱心
  • 陈泱潮4.《特权论》在北京西單民主墻一鳴驚人,產生重大影響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五)
  • 张杰博闻香港变战场“中国之治”遭遇重挫当代柏林墙正在坍塌
  • 陈泱潮3.1977年冒險首度全文刻印出《特權論》,【開中國民主墻運
  • 谢选骏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 滕彪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胡志伟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毛澤東出巡攜15個替身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傲慢
  • 谢选骏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论坛最新文章:
  • 玻利维亚宪法法院核准埃涅兹任临时总统 跑路总统莫拉莱斯
  • 旅美维吾尔人: 证据显示新疆有更多秘密集中营
  • 莫拉莱斯出走玻利维亚后抵达墨西哥城 誓言会继续留在政坛
  • 在华被判无期徒刑的日本前市议员是什么样的人物?
  • 越南强调应依照国际法和平解决中越争议
  • 香港暴力升级:警方校园镇压次日示威者瘫痪全港 北京威胁取
  • 宋楚瑜宣布参选总统亲民党不分区立委「会有郭台铭的影子」
  • 美高官在日表示韩国不应废弃《军事情报保护协定》
  • 香港警民暴力升级 欧盟呼吁各方保持克制 促请全面调查暴力
  • 林郑班子民望全见红 中联办续撑港府止暴制乱
  • 堵路第三天:冲突致交通几近停摆 港府被迫俨如停课 罢工罢
  • 港警强攻中大激民愤 师生申请禁制令兼发起全球联署
  • 香港中大变战场 中共政法委撑警:不开枪 要枪何用
  • 香港血腥夜晚 中大一学生头部中弹生死不明
  • 北京惊曝医现鼠疫病人 网上疯传官方谨慎
  • 八百多中国地方政府无力偿贷遭列失信该咋办
  • 资深港评忧北京挺硬或在港制造小"六四"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