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童大焕:世界越来越陡峭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16日 转载)
     童大焕 独立学者
    
    童大焕:世界越来越陡峭


    信息互联网反刺激和扩大了面对面交流的需要。
    
    前几年,一本废话写成的书(梁文道评语)长期占据亚马逊畅销书榜首,这就是《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世界是平的:一部21世纪简史》(The World Is Flat: A Brief History of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书中分析了21世纪初期全球化的过程,主要论题是「世界正被抹平」,科技和通信领域如闪电般迅速的进步,使全世界的人们可以空前地彼此接近,竞争更加激烈,是否能让全球的资源为你所用,是你能否在这个平坦的世界上立足的标准。
    
    托马斯‧弗里德曼把全球化进程划分为3个伟大的时代:第一个时代(全球1.0版本),从哥伦布起航开启世界贸易开始,这一时期全球化是由「国家」的力量在拓展,世界变圆了;第二个时代(全球2.0版本),这一时期「跨国公司」扮演着全球化的重要角色,世界变小了;第三个时代(全球3.0版本),这一时期的全球化将以个人为主,在全球范围内合作与竞争以至将世界变为平地,世界变平了。
    
    书中的观点认为,世界变平了,在全球化3.0时代,个人取代国家和公司成为全球化的主体,只要你有足够的能力和想象力,世界上的所有资源都可以为你所用;世界变小了,从小型变成微型,「光缆把全世界都链接起来,在没有刻意计划下,班加洛成了波士顿的近郊」;竞争在加剧,几乎所有的生产乃至服务都可以外包,借助外包,企业与企业之间,人与人之间充满了竞争与合作,因为竞争与合作带来了整个世界的变化,促进了人类文明的发展和传播。
    
    我推测《世界是平的》之所以会成为超级销售书,其中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它像一剂心灵鸡汤,也就是精神安慰剂。在「世界是平的」思想指引下,以互联网信息高速公路、高铁和高速公路、飞机为背景,无数人都在做着「世界变平、在家门口享受全球经济一体化和人类文明成果」的美梦,甚至幻想「我自岿然不动,世界八方来朝」,以为有了互联网和高速公路,他们稳坐钓鱼台就能成为世界中心,不管身在何方,整个世界都会围着他转。就像画世界地图的时候,每个国家都是以自己的国家为中心一样。
    
    他们的愿望的确部分实现了,比如信息一体化,只要通了互联网,你就能同步全世界。但更为本质的情形是,在交通和信息更加扁平化的世界里,原本陡峭的世界变得更加陡峭了,而且只会越来越陡峭!人类社会「陡峭化」的剧烈程度,丝毫不亚于地壳运动引起的沧海桑田,它最重要的表现,就是在新一拨世界性的城市化过程中,城市越来越高耸,乡村越来越扁平,甚至,世界上绝大多数原来炊烟袅袅的乡村,会逐渐变成无人区。而城市,则越来越密越来越高,与之相应的,则是城乡之间、城市之间房价的落差也会像地壳运动一样天差地别。到时,就像大部分人只能成为雇员而不是公司老板一样,城市尤其是大城市的房屋也将只为少数人拥有。而在城市内部,收入和财富的差距也会越来越大,正像我所说的房价越高的城市生态链越长一样,这个世界上最为富裕的人口,往往总是会与最为贫穷的人口比邻而居——或者反过来说也一样,这个世界上最为贫穷的人口,往往总是会与最为富裕的人口比邻而居——因为富裕的人口总在不断创造着就业机会。
    
    互联网和高铁、高速公路、飞机等现代交通工具是这样共同作用于与历史截然不同的现代城市化进程的:
    
    信息互联网打开了以往信息封闭中的人们的眼界,拨动了人们驿动的心;越来越便捷且越来越廉价的交通,则直接给驿动的心插上飞翔的翅膀,越来越多的人积极主动投入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中来!城市变得越来越有魅力和活力,乡村的人越来越少,只有一部分人偶尔从城市回到乡村旅游、休闲、度假、观光、回望。在信息闭塞和交通阻隔的时代,只要隔着十里八里的山路,小村庄和小村庄之间的方言和口语可能就完全不一样,甚至互相不能听懂。在全球信息一体化的时代,人们走出去的愿望比任何时代都更强烈。二十五六年前,当我还在上大学的时候,一封信来回至少要半个月,从闽西家乡的小村庄到北京,光是火车车程至少需要48小时。如今,世界最远两点之间,飞机航程不会超过20小时。(思考城市化问题的时候,头脑中请始终要有一根弦,就是:每个人的生命都不过是一个时间的旅程,时间成本永远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成本。)
    
    曾经我们认为,便捷的交通会使世界更加去中心化。但事实是,人口的聚集化中心化才能带来更高的效率、更多的创造、更美好的生活。快递公司可能超出一条街就不能给你提供送一个新鲜比萨的服务,城乡之间相隔五公里就业机会就可能相差十倍。
    
    哈佛大学教授爱德华‧格莱泽在《城市的胜利》一书中告诉我们:
    
    「在美国,有2.43亿人口拥挤在仅占全国总面积3%的土地上,那就是我们的城市。生活在东京及其周围的人口高达3,600万,这里是全球生产效率最高的城市区域。孟买的中心城区居住着1,200万人口,上海的人口规模与其相差无几。在一个空间如此辽阔的星球上(全球所有的人口可以全部住在得克萨斯州,而且每人拥有一套私人别墅),我们选择了城市。尽管长途旅行或者从密苏里州到阿塞拜疆的远程办公已经变得非常方便,但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正在越来越近距离地聚集在大型的城市地区。每个月有500多万人口迁居到发展中国家的城市里,截至2011年,城市人口已经占到了全球总人口的一半以上。
    
    「尽管技术方面的突破已经导致了距离的消失,但事实证明这个世界并不是平坦的,它经过了铺装。
    
    「在2009—2010年间,美国经济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但曼哈顿的工资水平仍然上升了11.9%,高于任何一个规模较大的县。2010年,曼哈顿的平均周薪为2,404美元,比美国的平均水平高出170%,比硅谷所在的圣塔克莱拉县高出45%,后者是除大纽约之外工资水平最高的地区。
    
    「纽约振兴─衰退─振兴的经历向我们揭示了这座现代大都市的核心悖论:尽管远距离的交流成本已经下降,接近性却变得更有价值。从剧情的波澜壮阔来看,纽约的经历是独一无二的,但推动这座城市奇迹般地崛起、衰落和重生的关键因素也可以在芝加哥、伦敦和米兰等城市身上找到。
    
    「在美国,在大城市的大都会区工作的工人的收入比不在大都会区工作的工人高出了30%。这些高出的工资被较高的生活成本所抵消,但这并不能改变高工资体现高生产效率的事实。公司之所以能够承受设在城市所带来的更高的人力和土地成本,唯一的理由是城市能够带来足以抵消这些成本的生产效率优势。生活在居民人口超过100万的大都会区里的美国人比那些生活在规模较小的都会区里的美国人的生产效率平均高出50%以上。即使我们考虑到工人的文化程度、工作经验和行业等因素,这种关系也是一样的。甚至在我们把工人的智商考虑在内时,情况仍是如此。在其他富裕国家,城市和农村地区的收入差距也同样巨大,在较为贫穷的国家,这一差距甚至更为明显。
    
    「圣雄甘地对于当时的反城市化运动是持赞赏态度的。这位伟人错了。印度的发展几乎完全依赖它的城市。印度的城市化与繁荣发展之间存在着近乎完美的关系。平均来看,印度的城市人口每增长10%,人均产值就会增长30%。城市人口占多数的国家的人均收入比农村人口占多数的国家几乎高出4倍。
    
    「城市人口占多数的国家的人们认为自己更为幸福。在城市人口超过50%的国家,有30%的人口认为他们非常幸福,有17%的人口认为他们不是很幸福或者一点也不幸福。在农村人口超过50%的国家,有25%的人口认为他们非常幸福,有22%的人口认为了他们不幸福。就各个国家而言,即使考虑到本国的收入和教育水平,生活的满意度也是随着城市人口比例的提高而提高的。」
    
    曾经我们认为,信息互联网会使面对面的交流大大减少,从而节约我们的时间和空间。在1990年代末,当网络热达到顶峰的时候,许多技术爱好者预测城市很快就会成为过时的东西,因为我们不再需要共享人行道和咖啡店。便宜的三明治意味着昂贵的办公室空间的结束。
    
    但是,数据显示正好相反:城市和面对面的交流已经变得更有价值!正如《城市的胜利》一书中指出的那样,自从电子邮件发明之后,商业旅行显著增加。自从视频会议发明之后,商务会议的参加人数猛增。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人们以为技术是他们的仿真人生的替代者,就像电话或者Google+让人们避开亲自参加聚会的麻烦一样。但是,技术取代面对面的交流不会很快甚至根本不会发生:面对面的交流有太大的价值,肢体语言和含蓄的信息都是不能在互联网上翻译的。这些局限性表明,社交网络不会成为老式社交的替代品,社交网络的重点将是成为一个更好的补充,扩大面对面交流的优势。
    
    如果让我来分析,为什么信息互联网反而刺激和扩大了面对面交流的需要,原因会有三个:一是信息互联网大大拓展了人们的社交圈子,以往互不相识的人们,通过互联网可以寻得数倍、数十上百倍的同情、同道、同好。以前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互联网使世界上最小的小众知音都更多了。圈子的扩大使得面对面交流的需求也增加。而面对面交流的地点选择,大多数时候肯定是在一个交通、服务都更便捷的「中心地带」。二是人类大量的思想碰撞和创造需要通过面对面的交流才能实现,尤其是碰撞和捕捉稍纵即逝的「灵感火花」,需要比书面语言之外丰富得多的面对面的交流信息。三是人类情感的需求与满足,也需要通过线下活动来实现。
    
    世界只会越来越集中,越来越陡峭。你,准备好了吗?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707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童大焕:长和重组─一个商人对政治的警告 (图)
·童大焕:城市化的逻辑 (图)
·童大焕:为什么美国也在加速向市中心聚集 (图)
·童大焕:中国城市化的两大明显趋势 (图)
·童大焕:从东北衰落看京津冀一体化 (图)
·童大焕:治安状况深刻影响城乡格局 (图)
·童大焕:养老地产多是「断代产品」 (图)
·童大焕:道统 法统和政统 (图)
·童大焕:乡村沦陷─管制失败加剧管制和落后 (图)
·童大焕:理性经济人假设错在何处 (图)
·童大焕:中国的天下永远是东南部的天下 (图)
·童大焕:谁让孩子成为正义的牺牲品 (图)
·童大焕:非农民落后乃观念和产权落后 (图)
·童大焕:我不对居住证管理办法寄予希望 (图)
·童大焕:泡沫是消化泡沫的唯一办法 (图)
·童大焕:智力发展的第一步就是容纳异己 (图)
·童大焕:城市化一定要走出人定胜天的虚妄 (图)
·童大焕:提振经济要从整肃公安始 (图)
·童大焕:CHINA市长拆迁户请你回来做官 (图)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