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保平:李嘉诚用脚投了什么票?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15日 转载)
     廖保平 独立作家
    
    廖保平:李嘉诚用脚投了什么票?


    长和重组,李嘉诚用脚投了对香港未来发展不明朗的票。
    
    新年伊始,李嘉诚日前突然宣布长江实业(长实)及和记黄埔(和黄)宣布业务合并、重组方案,两集团资产最终将分拆为两间以开曼群岛为注册地的新公司,同时,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长和)与长江实业地产有限公司(长地),在港上市,一时间引起种种猜测。
    
    李嘉诚是个商人,无论他把自己的公司合并、重组,还是把变更注册地,都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不应该有什么非商业的猜测。这次合并、重组,将估值偏低的房地产抽离出来,长和系的计算市值顿时就提高了。依照长实1月7日在联交所收市价格计算,比2014年的股东应占账面权益价值有23%折让,折让值高达870亿港元。通过重组简化结构后,这部分被低估的价值将被消除,等于天降870亿。
    
    出迁册英属开曼群岛的举动,有利于避税。众所周之,由于开曼政局稳定,无外汇限制,不收所得税,成了著名的避税天堂。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大陆公司也到岛上注册公司,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为了避税。
    
    另一个原因,是有利于李氏家族走向国际,便于今后进行海外并购。李嘉诚的接班人、他的长子李泽巨,跟他老爸长期立足香港不同,他有更宽广的国际眼光,希望走出去,投资广阔的国际市场。那么,把上市公司注册到开曼群岛,就等于为走向国际作出重要准备,因为在开曼群岛进行兼并在程序上要简省很多,比如只需要三分之二股东投票通过即可,不需要在法庭走法定兼并程序,融资、融券相对宽松。
    
    问题是,这么多年来,李嘉诚一直立基于香港,生于斯,长于斯,发展于斯,这里是他的根,是他创下伟业的故土,他对这片土地的热爱自不待言。这么多年来,他都没有将公司变更注册地,现在却突然有此举动,难道仅仅是顺其长子之意,仅仅是为了开拓国际市场?在一个自己非常熟悉的、打下坚实基础的环境里容易赚钱,又何必劳苦奔波于国际?
    
    走出去,无论出于什么动机,其结果就是资本撤离香港,联系到2013年,李嘉诚出售内地上海、北京物业,又是撤离内地。要是一般的商人有此举动,不会在业界引起轩然大波和各种猜测。李嘉诚之所以35年长期蝉联亚洲首富,就是因为他具有非凡的经营头脑和对投资环境、以及世界变化的敏锐把握,长期以来无人出其右者,被誉为「李超人」。在香港,乃至亚洲商界,他既是一个标杆,也是一个风向标,在华人圈有巨量的跟随者,他的举动无法不让人联想。且李嘉诚的撤资并非小数目,有数据显示,过去两三年,李氏家族从大陆、香港撤出的资产超千亿,其中一年时间就抛售了800亿地产资产。
    
    因此,「李超人」一系列从内地和香港撤资的举动,直到变更上市公司注册地,到英国属土的开曼群岛,使得上市公司成为「海外公司」,不受香港,更不受内地控制,与英国走得更近,考虑到李嘉诚长期在英属香港下做生意,与英国资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不能不说意蕴颇丰,耐人解读。
    
    我们当然不希望将商业扯上政治,但商业确实离不开政治的影响,做大为商业帝国时,更不可能与政治毫无关系,商人就是想摆脱与政治的关系,很多时候恐怕也不可得。只不过,这种政治影响对自身而言,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如果是后者,就会用脚投票,离得越远越好。
    
    对于内地的政商关系,想必李嘉诚在内地的投资过程中,是有切身体会的,如何处理好政商关系,常常是令商人头痛的事,这是由内地的政治特色决定的。不过很显然,李嘉诚再笨,也不会承认自己撤离内地、香港是因为对政治或司法的担忧、甚至不信任。
    
    退而言之,即便仅就经济而言,也不排除李嘉诚对香港未来经济发展的担忧,因为随着上海自由贸易区的设立及发展,其在亚洲的金融地位和作用必然会越来越重要,对香港形成强有力的竞争,香港遇到了经济发展可能触及的天花板。
    
    用纯粹的经济学、经济规律来解读李嘉诚当然没错,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对于成功的商人来说,赚钱虽重要,但没有什么比安全、稳定、法治的社会环境更重要,这并不是说香港不安全、不稳定、不法治,而是由于政治的原因,香港政局潜伏着不稳定的因素,特别是在经历了去年的「占中运动」之后,未来有什么变量谁也说不清楚,加之香港和内地资产价格泡沫化,目前正处于慢慢破裂状态,而「目前欧洲投资的机会更多」,落袋为安,去欧洲抄底,实现利润最大化,不实为一个不错的选择。因此,李嘉诚用脚投了对香港政局潜在不稳定的票,投了香港未来发展不明朗的票。
    
    这样解读并非什么阴谋论,而是坚信,李嘉诚做撤资举动时,绝对进行了综合因素的考虑,而对外,只能说一个因素。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111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保平:年轻人该不该炒股 (图)
·廖保平:社保缴费基数「逆势上涨」应该缓行 (图)
·廖保平:清退社会团体兼职官员释放甚么信号 (图)
·廖保平:没必要在赵本山面前装清纯 (图)
·廖保平:文化自信靠开门竞争不是靠关门抵制 (图)
·廖保平:计划有变 反腐不变 (图)
·廖保平:免于恐惧 才能获得自由 (图)
·廖保平:人心坏了 社会溃烂 (图)
·廖保平:军队反腐渐入佳境 (图)
·廖保平:国家公祭 一笔欠得太久的帐 (图)
·廖保平:公务员涨工资如何让人心服口服
·廖保平:大陆人歧视黑人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图)
·廖保平:日本的「路不拾遗」值得向往 (图)
·廖保平:「虎蝇」玩艺不新鲜 (图)
·廖保平:毛时代的「路不拾遗」不值得怀念 (图)
·廖保平:大学应该是思想市场的桥头堡 (图)
·廖保平:大陆经济的第二次机会在哪里? (图)
·廖保平:安倍为何自食其言会晤习近平? (图)
·廖保平:从一个商业奇迹看「宪政是个好东西」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