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白非:计划无计可施,廷安尚能安否?
请看博讯热点:令计划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14日 转载)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白非:计划无计可施,廷安尚能安否?


    
    军队内部的整肃和反腐,绝对不是表面的风平浪静。
    
    2014年末的军队人事大调整,力度直逼当年毛泽东八大军队司令员对调的大手笔,牵动了几十个正、副大军区级的岗位,习近平时代的军队人事新格局,初步形成。但正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大批南京军区、济南军区干部走马上任之时,一大批昔日风光无限的中将、少将却一个个悄然失踪了。
    
    与中纪委风风火火甩开膀子干、不分深夜与大清早地发布打虎消息相比,军队反腐公开的声音少之又少,以致于国内公众几乎看不到有关信息。像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杨金山的落马,是一直等到去年十八届四中全会才首次对外公布,而与他同批次被撤销中央委员职务的蒋洁敏、李东生则早已公开落马近一年了。人民日报日前间接证实了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政治部主任马向东、信息工程大学副政委高小燕的落马,已属非常罕见的信息披露了。
    
    但是军队内部的整肃和反腐,却绝对不是表面的风平浪静,绝对不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刚刚由二炮第55基地政委提升为二炮副政委的张东水,在副大军区级岗位上仅仅待了十三天,就被双规带走,成了解放军历史上最短命的高级将领,名副其实的「五日京兆」,令人瞠目结舌。最没面子的恐怕就是负责考核选拔工作的总政治部干部部了。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当前纪委的保密工作是何等滴水不漏。
    
    值得注意的是,张东水的前任、二炮原副政委于大清之前已经被捕。于大清曾长期担任总政治部干部部部长,被认为是徐才厚的铁杆马仔之一,因为徐才厚的卖官鬻爵,都要通过干部部来经办。而在于大清之前担任总政治部干部部部长的许耀元,此次也由武警政委转任军事科学院政委,从下辖上百万官兵的武警,到了只有几百教职工的军科院,虽然个人级别未变,但贬谪意味毋庸赘言。
    
    如果说查办于大清、张东水是清理「徐党余孽」,那么另一批将领的落马,更耐人寻味。兰州军区副政委范长秘、北京军区副政委黄建国都已消失多日。两人的共同点就是都出身兰州军区第47集团军,范长秘担任过47军政委,黄建国担任47军政治部主任。与徐才厚出身16军一样,47军是另一位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的嫡系。范、黄的落马,为军内打虎带来了更大的变量。
    
    重磅还不止于此。在2015年第一期的《炎黄春秋》杂志上,原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张金昌少将爆大镬,发表了长文《我所认识的贪官王守业》,曝光当年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的贪腐过程。在谷俊山之前,王守业是军内查处的最大腐败老虎。
    
    看张文的题目则似乎是痛打死老虎、落水狗。然而文中最令人震惊的消息是曝光了在王守业边腐边升、带病提拔的过程中,王守业的同乡、中央军委领导的秘书×××发挥的作用,不仅「代表×办」要求提拔王守业,而且干预后来对王守业的查办。王守业与现任总政治部副主任贾廷安都是河南叶县人,而贾廷安长期担任中央军委主席办公室主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张金昌的文章,不亚于当年罗昌平实名发文举报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后续如何,检验最高层的反腐决心。军内打虎的想象空间,真是空前巨大。
    
    在以往,想要查办担任过最高领导人大秘的人,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但令计划的落马,早让一切所谓潜规则化为泡影。计划已无计可施,廷安尚能安否?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310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白非:「新疆换主席」信号背后的信号 (图)
·白非:胡大总管立案审查 胡办主任官升正部 (图)
·白非:江苏干部倒霉了 (图)
·白非:外交反腐与权力洗牌 (图)
·白非:正解中共文宣系统人事调整 (图)
·白非:周永康徐才厚命悬一线 (图)
·白非:谁在纵容抗日神剧? (图)
·白非:重新评价「不折腾」 (图)
·白非:频繁人事调动是掌控军队最佳方式 (图)
·白非:打虎到山东 (图)
·白非:张德江会见韩议长 刘云山吊唁金正日 (图)
·白非:风吹草动军纪委 (图)
·白非:政治临时工 (图)
·白非:党管经济的新常态 (图)
·白非:学宪法犹如学雷锋 (图)
·白非:钦差载途:中央集权体制独有产物 (图)
·白非:人民币的新单位 (图)
·白非:梁滨拜年与主考官拜举子 (图)
·白非:国人缘何惯于帮高干认爹?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