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木然:我为赵本山说句话
请看博讯热点:王立军、薄熙来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13日 转载)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木然:我为赵本山说句话


    赵本山的小品,为市场而生,也会为市场而死。
    
    现在的赵本山,只要一露面,就会立刻成为话题的主角。赵本山的几次表态,也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原来笔者有一文,说赵本山错在与权力靠得太近。现在看来,还有些话需要进一步说,这样,对赵本山的评价也会相对全面些。
    
    现在都讲一分为二看问题,在意识形态还特别强调不要搞历史虚无主义。这两句话,用在赵本山身上,也同样合适。不能一方面强调一分为二,到了赵本山那里就一分为一,只见缺点,不见优点。不能因为赵本山和政治走的太近,就因此否定赵本山小品的艺术价值,否定赵本山在小品上的贡献。
    
    赵本山的小品,南方人不喜欢看,北方人喜欢看,每年看赵本山小品的收视率都在百分之八十以上,南方的收视率最低仅达到百分之三。这是由区域价值观决定的。只是爱看爱听都是自由,北方人愿意看,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否则赵本山的小品也不会这么火。这也正如北方人对周立波的脱口秀兴趣不大是一样的。这种事,最好互不干涉。南方人喜欢南方的,北方人喜欢北方的。没有必要通过南方人否定赵本山的小品,北方人也没有必要否定周立波的脱口秀。多种多样的文化,自有其生存和发展的土壤,有其存在的客观必然性和合理性。
    
    说赵本山的小品就是调侃弱势群体,让弱势群体失去了尊严。这话说起来有道理,因为每一个人都具有平等的价值和尊严,从这个意义上说,调侃弱势群体确实有不对的地方。但是在电视上,那些污蔑国民党兵不抗战,把国民党兵搞成孬种的样子就对了?什么东西都怕比,这一比,赵本山还是占了上风。再说,赵本山的小品也有不是调侃的内容,也有正能量的内容,一把人家搞成个非主流,主流的东西就不提了,这就太片面了。
    
    小品就是小品,小品不是政治,把小品搞成政治,让小品为政治服务,这小品生存的空间就没有了,或者严格一点来说也就狭小了。
    
    如果说赵本山搞的是非主流文化,那么什么是主流?难道只有意识形态色彩的才是主流?实际上,非主流也是流,没有非主流哪里来的主流。主流与非主流本来就是辩证的,也是相对的。毛泽东时代搞的八个样板戏是主流文化,现在不也变成非主流了,可是样板戏的非主流仍然有人喜欢,这个东西强迫不得,喜欢就由着他们喜欢去。赵本山的小品,原来也是非主流,在央视风行二十年,说非主流就不对了。如果是非主流,请问哪个演员能做到在央视二十年都没有人能替代的程度。
    
    把赵本山搞成主流与非主流,都是权力的责任。把权力的责任推到赵本山头上去,这显然是不厚道的行为,也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赵本山的小品,主流与非主流,不能由权力说了算,应该由市场说了算。
    
    赵本山的小品,如果没有市场,权力不会把他推到主流当中去,也没有能力再把人家推到非主流。赵本山的小品,正因为符合普通人的口味,才有了市场。如果没有市场,什么流都不是。赵本山的小品,为市场而生,也会为市场而死。不能把赵本山小品说得一无是处,更不能给赵本山扣上意识形态的大帽子然后扔进历史的垃圾堆。否则就是对赵本山搞历史虚无主义。
    
    中国的艺人,活着本来就艰难。会什么东西能演,什么东西不能演,艺人们自己有时候说了不算。艺术有自己的独特发展规律,不能管得太死,也不能总以宣传正能量的名义,打倒一批,扶持一批。这些年来,权力扶起来的一批,基本上都是自我意陶醉,自我意淫,自我吹捧,自我肉麻,实则自欺欺人。没有市场的主流文化,根本就不是主流文化,你觉得好的东西没有人愿意看,你觉得不好的东西,看的人还很多。主流与非主流,市场即可证明。
    
    过去一直强调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现在仍然需要继续提。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文化的繁荣。如果只强调一种主流文化,靠权力支撑一种主流文化,那么文化不但繁荣不了,而且还会带来文化的大枯萎。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10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木然:领导高度重视的是什么? (图)
·木然:是「自白书」还是「投降书」 (图)
·木然:法治水平是个什么东西? (图)
·木然:基层腐败地动山摇 (图)
·木然:制度性通奸 (图)
·木然:用党内民主克服山头主义是否可行 (图)
·木然:个人崇拜为什么沉渣泛起 (图)
·木然:民主可以让官员不能做什么 (图)
·木然:公共知识分子是如何炼成的? (图)
·木然:如何让迟来的正义成为正义 (图)
·木然:是什么颜色在革命? (图)
·木然:刘铁男案为何无人喝采? (图)
·木然:文革冤案何时休? (图)
·木然:邓小平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什么没成功? (图)
·木然:究竟谁在抹黑中国? (图)
·木然:非大学官员任大学博导是学术腐败 (图)
·木然:国家安全不能成为法外之地 (图)
·木然:请给贪官以平等的人格尊严 (图)
·木然:权力拜物教是最大的邪教 (图)
·好心救火,却连累全家五口入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