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桑普:陈佐洱补脑论的潜台词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11日 转载)
     桑普
    
     政治评论人,律师,法学博士,独立评论人协会会员,华人民主书院讲者,占中义务律师团成员,前《主场新闻》与《立场新闻》博客,热爱历史、哲学、法律。自2007年起,在香港《苹果日报》、香港《开放》、香港《辅仁网》、台湾《自由时报》、台湾《民报》、英国《BBC中文网》、美国《民主中国》等平面媒体与网络媒体发表多篇政论文章。着有《风雨如晦》、《革命倒影》。

    
    1月8日,港澳办前副主任、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大言不惭,在北京一个有关香港青年问题的座谈会中表示「占中」显示香港教育出了问题。
    
    他指出「病状」是「相当一部分人在国家民族意识、公民意识、人生理想目标及历史、文化、地理知识方面,存在很大缺失」,进而在「非法『占中』期间,香港教育领域乱象丛生」,就连「香港回归时才哇哇学语的娃娃,现在有人成了挥舞米字旗冲击军营、立法会、政府总部的『排头兵』」。
    
    他认为「病因」是「这些当局在制定每一项政策,推出每一项措施,比如课程设置、学校管理,是否从香港实际出发,考虑到与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利弊得失呢?是否考虑到与《基本法》规定和长期繁荣稳定的利弊得失呢?」「这是不是与当局一段时间以来秉持的教育理念,与贯彻实施中国宪法一国两制方针和香港《基本法》有不衔接的情况呢?」「除了学校教育之外,我们的家庭教育、社会教育、传媒教育又做得怎么样呢?」
    
    陈佐洱的「药方」是「补脑」!他表示:香港教育领域包括教育行政当局、各种背景办学团体、校董会、从事人文社会教学的教师,以及走进校门的社工。当中常年累积的问题,在「占中」运动当中,成为了「苦瓜毒豆」。他指出:「大乱而后大治」,「围绕争夺香港管治权的较量是长期和反复的,远没有结束,不可高枕无忧,得过且过」。至于弥补教育领域的缺失,在于针对香港青少年,在「洗脑」后要怎么「补脑」,并说这一点值得香港社会关注和思考。
    
    那么,应该如何替那些「苦瓜毒豆」来「补脑」呢?陈佐洱点名要求「教育局长」必须做好工作,而且声称根据《基本法》,「教育局长」必须随时接受「中央政府」及香港社会「监督」。他敦促教育局善用手中庞大资源,「指导」办学团体及教育工作者,通过教育「除害草」,让「新苗」得以成长。
    
    接下来就是陈佐洱的「学习」独白,标榜自己「补好脑」后威风凛凛:「中国香港梦理应是美丽中国梦的一部分,正在构筑和迎接的是一个甚么样的中国香港梦,是不是一个为青少年创造美好未来的中国香港梦?」堪称旷世假大空废话。他认为香港教育领域需要思考和回答这个问题,并且开展相关工作。
    
    如果大家还不善忘,几乎最早把占领运动形容为「颜色革命」,呼吁当局采取「霹雳手段」对付占领人士,声明自己绝对「不与汉奸和港独分子交谈或做朋友」,抹黑占领人士为「恐怖分子」,声称占领人士预谋「篡夺香港特区管治权」的,正是陈佐洱本人。他的「脑」是否很「补」、究竟谁替他「补」了些甚么东西,大家心知肚明。
    
    要深入批驳陈佐洱这些荒谬说法,以至他的「补脑论」,恐怕并不必要。因为有基本常识的人都会知道:
    
    一、把「洗脑」(brain washing)改成「补脑」(brain stuffing)说出来,两者基本上是同义词,根本没有分别,愚哉斯言,藏头露尾,变相公开承认「塞脑」或「填脑」,简直自取其辱。
    
    二、监督和指导每个学生人格与思想、除害草、种新苗,根本不应该是文明国家教育行政官员的权力和职责。
    
    三、由中共集团指挥命令特区教育官员如何监督思想、指导学生、除害草、种新苗,完全违反《基本法》第136条及第137条「特区政府自行制定教育政策」及「自主办学与学术自由」原则,公然再度践踏「一国两制」及「高度自治」,而且状无愧色。
    
    四、按照陈佐洱的观点,在这些「占中」年轻人的小学及中学阶段主管教育政策的罗范淑芬(1998年11月至2000年6月任教育署署长,2000年7月至2002年6月任教育统筹局局长,2002年7月至2006年10月任教育统筹局常任秘书长),现在高踞特区行政会议,身兼港区全国人大代表,不是已经足以证明中共体制内部「逆向淘汰」与「质劣者胜」的现实吗?她为何今天继续升官发财而无需问责?如果不是她,究竟谁需要负责?李国章?孙明扬?吴克俭?抑或指不出任何人,而陈佐洱正在撒谎放屁?
    
    毕竟陈佐洱说了上面一大堆垃圾言论,恐怕连他自己也不大相信。由始至终,那些只不过是一堆「表忠」和「立威」的「粗言秽语」而已。目的何在?这里涉及到陈佐洱在中国共产党内的角色定位这个根本问题。
    
    简单来说,陈佐洱在上级面前是一名「奴才」,在下级面前是一位「龟公」,在世人面前是一个「笑话」。为何说他是「龟公」、「马夫」?因为他这次发言的对象,不是要说给香港市民听,而是要说给习大大听。他一方面高捧习大大的治港方针和纲领而大肆渲染,另一方面让习大大更加「认识」到香港教育真的出了「大问题」,希望习大大不但「心有灵犀」,更加「心有戚戚」,进而认为必须更加重视香港年轻一代「教而不善」的问题,决心加强监督和指导,必要时换走无能特区官员,然后允许从地下党中提拔和安插「猛人」出来坐镇香港教育事务,甚至不断制造社会舆论氛围。
    
    但是他们深知:事无财而不行。没有钱财,哪有奴才?「监督」要钱,「指导」要钱,「除害草」要钱,「种新苗」要钱。不过,只要习大大首肯,财源自可滚滚而来。陈佐洱即可安排别人收取与分配「资源」给各线地下党组织。地下党组织各线成员得财之后,当然「天一半地一半」,但肯定会约略花点小钱在「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传媒教育」之上,炮制出一些亮眼的新闻,证明自己用财有道,但是绝对不会把工作做满,或者追求全面「成功」,以便未来继续摊大手板向中共中央高层要人要钱,继续「监督、指导、除害草、种新苗」。
    
    事实上,陈佐洱这种行径跟色情场所那些「龟公」、「马夫」基本上没有两样。习大大在他的眼中,只不过是一名「嫖客」,地下党员都是「妓女」。嫖客给钱,妓女收钱,马夫抽佣,层层分赃,皆大欢喜。妓女不要太骚,嫖客魂萦梦系,一叫春他又来。于是,在陈佐洱以及其他各大「马夫」的努力底下,不断渲染色欲(「教育有大问题」),推销妓女(「要有霹雳手段」),高捧嫖客(「迎接中国香港梦」),有中国香港特色的「维稳」体制就是这样炼成的。
    
    还记得刚好在陈佐洱发表「补脑论」那一天,香港特区教育局局长吴克俭正在外访。教育局发言人回复表示:「现时的学生都是新生一代,大多未经历过《中英联合声明》及《基本法》的草拟过程,我们坚持继续及优化有关工作,以加深学生们对《基本法》及『一国两制』的认识」。真不好意思,我正好经历过《中英联合声明》及《基本法》的草拟过程,也对《基本法》及「一国两制」有所认识。我的结论是:越能认识《基本法》与「一国两制」以及读通《白皮书》,越会明白中共集团不断欺骗港人和打压港人实现民主普选和高度自治。因此我可以肯定:一旦当局着力鼓励香港学生加深对《基本法》、「一国两制」、中国历史、中共党史、毛邓江湖习文选的认识,只会越来越促使学生憎恶中共专政集团及其所作所为,卒致满城尽皆黄之锋。
    
    由始至终,不认识民主、法治、人权、历史、是非的是中共,不是香港学生。中共官员「没脑」,还要闹着说要为香港学生「补脑」,大可省点力气。毕竟,零不会突然变成一,「没脑」的中共本身也无法「补脑」。等待中共的,只有灭亡,一切只剩契机而已。
    
    来源:香港立场新闻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304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桑普:占领后的约捕、报告和咨询
·桑普:立场新闻败部复活之后
·桑普:当中国皇帝遇见日本首相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桑普:香港反占中大联盟搜集罢课中学生数据,制造白色恐怖
·桑普:从民主回归到民主自决——香港民主运动的趋向
·桑普:香港律师界大奇迹日
·桑普:中共决战香港前夕之爆料抹黑
·桑普:七一游行与预演占中之后
·桑普:冲击立法会事件与中共魔爪
·桑普:台北凶案与新疆恐袭的差异
·桑普:另眼看习总吃包子
·中港矛盾與香港本土民主發展/桑普
·朝鲜延坪炮战的真正动机/桑普
·六十年來沒有一聲「對不起」/桑普
·制止綠壩復活的草泥馬/桑普
·劉曉波何罪之有/桑普
·桑普:双规由尉健行发明,粗暴践踏司法
·1989年驻京记者桑普:冒死拍摄六四血腥镇压/视频 (图)
·1989年驻京记者桑普:现在中国远不如80年代/视频
·桑普:从乌市爆炸案看习近平的恐惧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 谢选骏老赖商人和老赖政府
  • 生命禅院生命禅院的自由理念/经纬草
  • 谢选骏毛泽东的市值抵不上一间毛房(茅房、厕所)
  • 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 独往独来中共空军0:4败于泰军空军大校演讲泄真相
  • 滕彪瑞典国会议员要求将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驱逐出境
  • 谢选骏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 胡志伟周恩來向楊淑慧索要周佛海回憶錄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简要版本
  • 谢选骏共产党为何替特朗普哀嚎
  • 胡志伟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胡志伟廢帝大婚時徐世昌黎元洪各獻兩萬大洋
  • 陈泱潮電子書《中國光榮革命》作者陳爾晉簡介
  • 吴倩你们的耶稣:那些把他们与生俱来的权利交给巨兽的人,将永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