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豪宅与死亡——圣弗兰西斯的恐慌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
    

    话说“死亡谷里藏豪宅,为你图解五大与世隔绝的城堡”:
    
    1、
    
    史考特城堡(Scotty'sCastle) 在有名的美国死亡谷国家公园有一个史考特城堡。这个拥有25个房间的童话式宫殿,坐落在格雷普韦恩山脚下,造价两百万美元。建造这个城堡的主人是一个芝加哥商人,建于1925年,由于资金短缺未完成。城堡的主人死后,由国家公园管理局接手了这个地方。
    
    公园管理局每天都提供城堡游览活动。尽管城堡未彻底完工,内部仍配有大量的油画、古董、枝形吊灯,还有各式各样国外进口的室内陈设用品。
    
    2、
    
    燕窝城堡(Swallow's Nest) 燕窝城堡位于乌克兰南部的雅尔塔,坐落于高40多米的极光悬崖上,建造于1911年至1912年,由俄罗斯设计师设计,为新哥特式建筑风格,已经成为乌克兰最知名的旅游胜地之一。 燕窝城堡已经成为克里米亚南海岸的象征,为克里米亚游客最多的旅游景点,可眺望浩瀚的黑海。燕窝城堡长20米,宽10米,矗立于陡峭的悬崖上,也许正是由于其所在的位置而使其闻名远洋,成为世界游客造访的对象。 由于其重要的地理位置和独特的造型,燕窝城堡曾在多部苏联电影中出现,如《无人生还》、《超时空战士》等,被搬上荧屏的城堡更加的迷人。
    
    3、
    
    布列加玛城堡(Predjama Castle) 布列加玛城堡建于文艺复兴时期,城堡建在一个洞穴口上,布列加玛城堡的奇特之处在于,它既不位于峡谷,也不位于山巅,而是镶嵌在1230米高的石灰岩中。 布列加玛城堡具体的修建时间不详,城堡最早被一名德国人提及是在1274年,据称是阿奎莱亚的主教建造了这座哥特式的城堡。这座城堡被修造在自然岩石曲拱之下,高高地位于石墙之上,这使得出入城堡变得很困难。直到二战结束后,它被南斯拉夫政府国有化,并成为了一座博物馆。
    4、
    
    方特希尔城堡(Fonthill) 这座位于费城郊区的灌浇混凝土城堡非常古怪,但比它更奇怪的是关于方特希尔的传言。据说管家的灵魂仍飘荡在这座宅邸里。如今这座城堡是默瑟博物馆的一部分,开放给游人们参观其前主人的一些艺术藏品。
    
    5、
    
    吉尔特城堡(Gillette Castle) 因扮演福尔摩斯出名的演员威廉·吉尔特在1914年建造了这座偏僻的石堡。这座古怪的宅邸里充满了许多奇物,比如监视镜子、木锁以及47扇各不相同的内门。
    
    、、、、、、
    
    不过我今天要讲的不是豪宅地处偏远,给人惊悚的感觉;也不是豪宅内部疏空,令人倒抽冷气。而是设施完善的豪宅,令人可以足不出户,居住其间,无异于自我囚禁,结果形同死亡。
    
    出身富家的富二呆子圣弗兰西斯(又译圣方济各,San Francesco di Assisi,1182—1226年,又称亚西西的圣方济各或圣法兰西斯),也许就是因为这个理由而选择了逃避豪宅、逃避富裕,脱身于流浪和乞讨。结果由于他身任的富人基因,还是成为天主教方济各会和方济女修会的创始人。
    
    (二)
    
    方济会又称"小兄弟会”。他是动物、商人、天主教教会运动以及自然环境的守护圣人。传说因着天主的圣意安排,在圣弥额尔总领天神的四十天斋期前,天主显现异相,在他身上印下了耶稣受难时所承受的五伤(即双手双脚与左胁)用以感化罪人的硬心,使之痛改前愆而得救恩。圣方济各的圣痕也是至今为止罗马教廷唯一官方承认的圣痕。
    
    圣方济各出生于富裕家庭。二十几岁之前,为军人和战俘。他放弃财产和家庭,过清贫生活,进行隐修。1208年起开始讲道。许多人从他修道,1209年方济会的托修会获得教皇英诺森三世批准,正式成立。1212年协助贵族妇女克拉雷成立克拉雷安贫会。1219年去埃及传教。造访圣地耶路撒冷。1224年“见到耶稣”后,他是第一位身上有圣痕的人。他的影响是被政治和财富所腐化的教会,帮助恢复人们对教会的深信不疑。
    
    玛窦福音第十章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使他决定终生要神贫。那段福音的故事是耶稣告诉他的信徒要他们出去宣扬天国的来临,他们宣扬时不需要带钱,连走路的拐杖都不用带,而且他们也不要穿鞋:“你们白白地得来,也要白白地舍去。腰袋里,不要带金银铜钱。行路不要带口袋,不要带两件褂子,也不要带鞋和拐杖。”
    
    他穿着粗布衣服,赤脚,而且照著《圣经》的说法连拐杖也没有,四处呼吁大家要反省悔过。很快的城内有名望的人士伯纳多·昆特瓦雷把所有财产都贡献出去来跟随他,而在一年内陆续加入有将近十一个跟随者。他称这些跟随者为“fratres minores”,在拉丁话中“小兄弟”的意思。方济会修士有时候会被称为Friars,这是由拉丁话的兄弟“fratres”转来的。
    
    (三)
    
    贫穷微小的亚西西修道士圣法兰西斯,以及他那群喜气洋洋的跟随者,构成了基督教简朴的另一模式。他们踏遍世界,内心沉醉于上帝的爱中,充满着狂喜之情。澎湃的喜乐乃是他们简朴的标记。
    
    他生于意大利古城亚西西富裕之家,年少时过着欢愉优悠的花花公子生活。他是当地青年贵族的领袖,时常发起玩乐,狂欢饮宴。敏锐的法兰西斯后来染上疾病,又参军不遂,再加上其也原因,于是开始了一连串很长而且激烈的心灵挣扎。这挣扎在1206年达到最高潮。那时他父亲非常愤怒,把他带到主教面前,废去了他的继承权。法兰西斯就脱下所有衣服,赤身离开,决心顺从主的呼召,过使徒式的贫穷生活。很多人看见他在迫害中仍然喜乐,听见他自称与“贫穷”女士结合,大受感动,成群结队地跟随年青的他。法兰西斯听见这决定性的呼召后三年,有位十六岁的女郎顾蕾娜(Clara)想要加入这运动,于是组成了法兰西斯会的妇女支会,通称“贫穷女士”(Poor Ladies),或者“贫穷顾蕾娜”(Poor Clara)。结果,这群快乐的男女成立了天主教中最浩大最有影响力的修会。
    
    早期的法兰西斯运动结合了神秘的默想与传教的热诚,这情况并不平凡。沙拨(Paul Sabatier)也许是撰写圣法兰西斯传作者中最权威的一位,论到法兰西斯的传教热诚时写著说:“他满足快乐,越来越觉得必须叫别人也与他分享,并且要到地的四极去宣扬地怎样获得这快乐”。
    
    他满怀热情,走过意大利许多地方,又到埃及向苏丹传道,也曾设法在西班牙的回教徒中服务。法兰西斯是位很有魅力的演说家,而他深刻的信仰以及闪闪发光的热爱,在人心中激发起近乎疯狂的热情。
    
    他派出他的小弟兄(Brothers Minor)到欧洲和摩洛哥各地传道,称那谦卑的队伍为“上帝的变戏法者”。他们的责任是“复兴人心,引导他们进入属灵的喜乐中”。
    
    圣方济会不单传教,也歌唱。他们充满热情喜乐,崇拜时常常达到心醉神迷的狂喜地步。法兰西斯具有诗人的心灵,时常即兴作出赞美诗,最著名的一首乃是“太阳颂”,与太阳兄弟、月亮姊妹、风兄弟、水姊妹一同庆祝。那是一首欢乐的崇拜诗,颂扬上帝为所有美善事物的创造主。
    
    热爱受造物显然是这些简朴修士的一个记号。他们的生活与大地很接近,而且特别喜欢大自然。有一次,法兰西斯与墨瑟奥修士 (Brothe,Masseo)往一条小村子讨面包。回程时,他们拿著几片干面包皮,四处寻找可以取饮的水泉;终于找到了,并有一块平坦的石头做桌子。他们吃这微薄的食物时,法兰西斯好几次感叹地说:“墨瑟奥弟兄啊!我们真不配享受这样大的宝贝!”最后,墨瑟奥修士忍无可忍,禁不住抗议说:“这么贫乏的处境实在不能称为宝贝,既没有台布又没有餐刀,没有碟子,没有汤碗,没有房屋,没有餐桌!”法兰西斯兴奋地回答:“那正是我认为极大的宝贝。没有一件东西是用人工做成的。这里的一切东西,都是上帝所供应一一烤过的面包,美好的石桌,清洌的泉水,都是明证。”他们高高兴兴地吃完了食物,然后继续向法国前进,“欢喜快乐,歌颂上主”。欢乐的信靠是他们简朴的特色。有一次,法兰西斯聚集了约五千个圣方济会的修士,在一片空旷的平原上举行露营大会,圣道明(St,Dominic)以及好几位著名人物都前来参观。会议到了某一程序时,法兰西斯站起来,发表一篇动人的讲章。结束时他吩咐所有修士:“不要为吃喝或身体的其他需要挂虑担心,只要全神贯注祷告上帝,赞美。把一切身体的挂虑交给基督,因为他特别眷顾你们。”圣道明听了这话,心中不安,觉得这命令似乎不够谨慎。然而不久后,周围各城的居民陆续来到,带来丰富的食物。一个庆筵接着开始,所有修士都为上帝的预备高兴感谢。圣道明大受感动,谦和地跪在法兰西斯面前,说:“上帝实在看顾这些圣洁微小的穷人,我以前竟不了解。我答应,从今以后遵守福音的圣洁贫穷召命”。
    
    (四)
    
    法兰西斯懂得何谓喜乐,不过那种喜乐是根源于“与主同钉十字架”,而不是“逃避十字架”或“歪曲十字架”。
    
    有个可喜的故事说到法兰西斯如何教导利奥修士(Brothe,Le。)完全喜乐的意义。一次,他们两人在严寒的雨中同行,法兰西斯逐一提醒利奥什么是一般人相信会带来喜乐的事物,每次都加上一句:“完全的喜乐不在其中。”最后利奥捱不住了,就问:“我奉上帝的名恳求你,请告诉我完全的喜乐究竟在哪儿?”于是法兰西斯开始列举他所能想像到的最屈辱、最自贬的事物,每次都加上一句: “利奥弟兄啊!你把这个写下来,完全的喜乐就在其中。”结束时他向利奥解释:“圣灵的恩典和才干中,最要紧的是要能克服自己,并且甘心乐意因为爱基督的缘故,忍受痛苦、侮慢、屈辱、艰辛。”
    
    显然,这能帮助他克服更大的恐惧。
    
    那么更大的恐惧是什么呢?
    
    是地狱么?
    
    或是“豪宅与死亡”么?
    
    圣法兰西斯的生平给我们提示了一种健全的独身模式(不健全的独身例子在教会史中罄竹难书)。独身这事不可等闲视之。坦率地说,对于简朴的生活模式而言,独身是必须的条件。假如法兰西斯不是独身,也不可能做到他所做过的一切。
    
    独身不能造就简朴,但简朴却需要独身。假如我们想要过像法兰西斯那样的生活,最好不要结婚;如果想要结婚,那么最好不要试行像法兰西斯那样生活;就是因为不了解这简单的事实,人类社会已造成了许多痛苦不幸。
    
    法兰西斯和圣方济修士懂得上主的喜乐。他们的记号是单纯的爱和欢乐的信靠。他们以兴奋快乐的心对抗物质主义以及心怀二意的精神。今天最需要的乃是这种满有胜利喜乐之简朴。
    
    圣洁的贫穷法兰西斯的一生充满了传奇性,但造就他丰盛生命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对“贫穷”与“和平”的坚持,这是他自圣经,尤其是耶稣教导的体会。法兰西斯曾对他的同伴们说:“一旦我们拥有什么,就需要武器保护它们和我们自己,这是为什么会有许多争吵、战祸及法律诉讼的原因。这些事,使我们失去了造物主之爱,也使得邻舍反目成仇。对我们这小群人而言,我们已完全溶入『不拥有世上任何短暂物质』的生活中。”他又说:“造物主已呼召我们,过着贫穷和一无所有的生活,为要施行拯救的计画』。为我们与世界立约:『我们给世界一个好榜样,世界供应我们所需』。让我们坚持这圣洁的贫穷,这是一条窄路,却是通向完全与永恒之福的保障。”他溶入自然的生态生活。法兰西斯与其同伴,除了外出布道、作工、乞讨、照顾贫病外,其它的时间,就是在旷野自然中静思、默想、祈祷及亲近造物之主。
    
    他常有数周,甚至长达40昼夜的独处、禁食生活,在这样的时间里,他必然由周遭自然环境中,体会到人与生物及人与造物者的亲密关系。法兰西斯的故乡山谷青翠秀丽,再加上他敏锐的心灵,以及喜好创作吟咏诗歌,就更使得他与自然有着溶为一体的关系。他对自然生物之爱,远超过罗曼蒂克的情感,我们可由他创作的诗歌及一些轶事中略窥一二,尤其是他那首传颂数百年的“太阳颂”(Canticle of the Sun),更突显了他那拥抱,关爱万物的剔透心灵。他不只是爱有生命之物,对无生命的万有,也看到他们内在所贯穿的永恒生命,更体会到自己(人)与他们之间的依存关系。他在每一样受造物中,在每一种自然脉动里,法兰西斯都看到原创者的形像与祝福,他没有现代环保运动的“回收”、“减废”、及“生态保育”观念,但他却完全溶入有生命、无生命、死亡及永恒之中。
    
    (五)
    
    大概只有在自然中,才能摆脱对于豪宅的死亡恐惧。
    
    很多圣方济各生平的故事是和他对动物的爱有关. 关于圣方济各对于大自然的关怀最有名的故事大概是在《小花》(Fioretti)一书中提到的,说到关于圣方济各和鸟的故事。《小花》一书搜集了在圣方济各死后的多种传闻及民间故事。一天圣方济各和他的伴侣们在旅途上看到了路的两边的树上有很多鸟,他告诉他同伴们说 “你们等我,我要去对我的鸟姊妹传教.” 鸟在他传教的时候围绕著他,被他的声音吸引,一只都没有飞走. 圣方济各对他们说:
    
    “我的鸟姊妹,你们受助于天主太多了,所以你们一定要随时随地感谢上主。为了他给你们自由在天空飞翔,为了他给你们衣裳、、、、、、你们不用耕种不用收割上主就喂了你们,给你们河流和泉水止渴,给你们山谷遮荫,给你们高树筑巢。你们虽不知道如何缝纫或编织,上主就帮你和你后代制好了衣服。因为主如此爱你们,他对你们满是恩惠。因此,永远要赞美天主。”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705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第三中国的首都应在嵩山周围
·谢选骏: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谢选骏:美国国会图书馆纪行
·谢选骏:打破论语(论语本文升级版@下)
·谢选骏:敲打论语(论语本文升级版@中)
·谢选骏:你有宗教感的生理基础吗——兼谈无神论和预定论
·谢选骏:向孙海英致敬兼驳“军报记者”
·谢选骏:屠杀精英的金蛇狂舞
·谢选骏: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谢选骏:大众永远是错误的
·谢选骏:毛泽东如何压榨学徒工?
·谢选骏:教宗可以上天堂吗?
·谢选骏:美国内心的荒野
·谢选骏:意大利是欧洲的费拉社会
·谢选骏:生物学意义的天子
·谢选骏:新母系社会的诞生——伊斯兰国扩张的西方内助
·谢选骏:伊斯兰国有可能成为新的罗马
·谢选骏:中国基督教化的滚雪球趋势
·谢选骏:网络攻击是文化战争的新形式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