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东:大批普京的俄罗斯妓女涌入中国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06日 来稿)
    俄罗斯媒体曾引用国际反对奴役妇女组织的数字,称在中国境内有大约6000名来自俄罗斯的性从业者,而人们普遍认为实际数字远超过这个统计。
    
     中俄边境的黑龙江绥芬河有一个中国惟一的正科级口岸派出所,许多在中国卖淫的俄罗斯妓女被抓后就是从这个派出所遣送回国的。据该派出所介绍,深圳是俄罗斯妓女最多的地区。记者致电深圳市公安局求证时,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变相承认:“具体数字记者没有统计过,但深圳不是最多的吧?”

    
    他接着反唇相讥:“你们怎么弄这些花边新闻?”记者反问:“你难道认为这只是花边新闻而不是严肃的社会问题吗?”对方连忙说:“这个问题非常敏感,得问一下领导。”记者追问:“你们领导在吗?”对方说“领导刚刚出差”就挂掉电话。
    
    在此后对北京、上海警方的采访中,记者几乎都得到了“这个问题非常敏感”的拒绝理由。新加坡媒体曾以《北京的夜,有点儿色》为题报道了北京三里屯有外国妓女出没的新闻,《北京晚报》随后也派记者到三里屯调查,证实了这一说法。
    
    该报道称,一位专门替某酒吧拉皮条的河南男子说,该酒吧不但有30多名妙龄女子,而且还有来自俄罗斯、乌克兰等国的女子,一到周末生意火爆,有的时候连膊癞室貣都供不应求。酒吧老板每月为他的劳动支付600元工资,并包吃包喝包住。报道还引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官的话说,“各地有规模的色情业都有‘背景’,难以彻底清理。”
    
    记者在北京展开调查时,也有人劝阻道:“北京但凡组织外国妓女卖淫的夜总会、酒店和宾馆都大有来头,水深得很!”安徽、湖南、四川的警方接受采访时都纷纷表明,如果记者不透露他们的姓名和所在地名称并保证对谈话内容不录音,他们可以私下聊一聊。
    
    不仅警方对此讳莫如深,连性学专家们也纷纷表示,外国妓女在中国已是普遍现象,但目前没有一个专家对此作过相关调查和研究。“中国的专家和调查机构没有一个敢调查北京的妓女问题,选择的地区多为西南偏远省份。中国妓女问题就够敏感的,在华外国妓女问题就更没人敢碰了。”
    
    一家曾经在中国南方做过上千名性从业者访谈的商业调查公司的老总认为,一般国际机构也不会出钱作关于北京的调查。一位国内知名的性学专家则认为,北京的情况“太复杂”,不好做社会学意义上的研究。除此之外,语言障碍、团伙势力都是困难所在。
    
    从各方面反馈的信息看,在大陆从事色情活动的“洋小姐”以俄罗斯人居多,也不乏来自越南、柬埔寨、泰国和东欧一些国家的女子。刘文彦认为其根本原因是经济。现在来中国卖淫的俄罗斯女子,有不少是车臣人,有些还是讲师、教授,在俄罗斯本地卖淫的也很多,但由于本国娼妓市场竞争激烈,妓女们收入微薄,加之旁人的冷嘲热讽,她们中不少背井离乡到中国。
    
    “还有朝鲜女孩子,到中朝边境人民币5000元就可以带回来一个,一些人就把她们买来从事性工作。”中国东北边境城市图们市是朝鲜妓女云集的地方。图们江对面是朝鲜最贫穷的一个小村庄,当地人介绍,冬天图们江结冰时,很多饥饿的朝鲜女人偷渡过来卖淫,因为两地语言相通,加上朝鲜妓女价格跟图们当地妓女相当,“市场很旺。”
    
    有的在宾馆卖淫的朝鲜女子甚至不要钱只求吃饱饭。长春警方透露,在一次突击行动中,竟抓获了60多名朝鲜籍妓女。有的是被骗到中国打工的,大部分则是自愿卖淫。
    
    与“大陆妹”出境卖淫途径类似,“洋小姐”大都由国内外卖淫嫖娼集团统一组织入境。在俄罗斯,不少专门提供出国打工信息的公司藏污纳垢,暗中招揽妓女,以来华旅游之名为妓女们代办几个月不等的短期签证和护照,入境后即将其转手内地“鸡头”。在东北黑龙江一带,中国人借助地理优势亲自赴俄搜猎,每趟带回两三个“洋妞”。
    
    这类人并不急于将其转手,而是奇货可居,亲自充当“鸡头”组织洋妓从事色情活动。俄罗斯的媒体曾报道说,俄国家杜马成员切列普科夫曾指出,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的犯罪团伙与中国黑社会有“输出”妓女的合同。
    
    一位北京的学者也认为,来自国外的性从业者一般都带有团伙性质,因为在异国他乡,如果没有组织和系统的安排,单凭个人力量很难在另一个国家的地下性产业市场上立足。
    
    早年哈尔滨就已成为俄罗斯妓女的中转地,广西云南一带亦是为数不多的入境南亚各国妓女的云集地。起初,“洋小姐”们只活跃在边境地带,而近年来,由于人数猛增,身价已大不如当年。为了在短短的几个月稳稳当当赚上一把,洋妓们不惜路途遥远深入内地腹部。
    
    据悉,内地除黑龙江、广西等边境城市洋妓较多外,北京、上海、广州等大都市亦不乏其人,就连偏居西南一隅的成都也频频出现“洋小姐”的身影。据成都记者透露,这些小姐在俄罗斯男子的护送下,持边贸旅游签证,分两路越过国境线到达黑龙江下游的缓芬河,如商品般等待全国各地娱乐城老板的挑选。
    
    除了淫业集团统一组织外,也有“洋小姐”为了剔除中介的盘剥,另辟蹊径进入中国。比较常见的方式是以游客身份入境,三两结伴租住高档酒店,出没各大娱乐场所寻找熟客。珠海警方曾在两次行动中共抓获10名俄罗斯妓女,经查,她们都是18-23岁,价格在400-2000元人民币不等。
    
    都是在国内办理3个月旅游证件后入境,最后均以非法居留被遣送。在北京,来自国外的性从业者一般收费略高于国内高端的性从业者,价格在600—2000元人民币之间,而且通常不接受“包夜”。一位研究人员称,来自国外的一些中、高端性从业者一般月收入在2万—6万元人民币之间,“个别高级的性从业者是自己开着车和带着播濑时特交易的。”
    
    第二种方式是以艺术表演团体入境。湖南警方去年曾查获俄罗斯一6人非法表演团,6名俄罗斯女子均在20岁左右,主要出入各酒吧、夜总会表演“柔术”。表演完毕,演员下台寻找客人。“这些人不是专职妓女,确实有一定表演才能,正因为此,她们的价格相当昂贵,起码1000元以上。”
    
    当地警方说。安徽便衣警察2001年在一家酒店KTV包厢暗访曾抓获5名表演全裸脱衣舞的俄罗斯女子,她们均以旅游、探亲名义到安徽,年龄不超过25岁。她们不直接卖淫,只表演脱衣舞,20分钟900元人民币,客人可以触摸女子身体,摸上身另收小费50元,下身100元。如果确有客人出高价,她们则要求到四星级以上酒店开房,价格为1200元。
    
    第三种方式是偷渡,以朝鲜妓女为多。据警方介绍,外国妓女通常略懂中文,精通英语甚至法语。确实存在语言障碍的则用纸笔交易。成都某记者曾在当地一家夜总会巧遇拉客人,此人称有“洋小姐”和亳赖是犆提供,记者随即假扮客人入包房“点”了位金发碧眼的俄罗斯女郎。由于语言不通,“鸡头”还专门为其配有中国翻译。
    
    据翻译说,一段时间的耳濡目染,这些“俄姐”虽学会了“你心情不好吗”、“你为什么不高兴”、“来,记者喝酒”、“你是哪里人”之类职业用语,但所谓“陪聊”实属天方夜谭。客人往往忌讳翻译在场,如此一来,“俄姐”们也只能陪客人喝酒、跳舞、唱歌。
    
    近日,记者装扮成受公司指派带几个客户出来玩的职员,来到湖南长沙某娱乐城A402房间。包厢里有一张床、一个卫生间、桌子上放着卷筒纸和一瓶不知名的东西。
    
    普京已经走投无路,除了石油,只能依靠俄罗斯女人的人油来卖钱了!
    
    尾大的俄罗斯母亲万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013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东:脸书(Facebook)删除唯色的文章还算温和的
·刘东:红二呆、高干子弟都是弱势群体、劣等民族
·2015年第1天 习近平老巢上海发生惨剧/刘东
·刘东:上海惨剧敲响了邓小平习近平时代的丧钟
·刘东:破坏浙江基督教堂的黑手必须斩断
·刘东:老省长习近平试点浙江敌基督
·刘东:彭真为何保护通奸罪?
·刘东:毛泽东的淫乱从废弃的教堂开始
·刘东:香港捐款门与哈佛大学的习近平名次
·刘东:习近平就是隋炀帝
·刘东:中国政府是全球第一吸血鬼
·刘东:谷歌Goole绝对不敢网播《刺杀金正恩》
·刘东:习近平为何掐死人人影视?
·刘东:习近平是个不会开枪的“统帅”
·刘东:习近平牺牲中国、拯救俄国
·刘东:习近平的偶像已经崩溃
·刘东:老淫棍毛泽东虐杀情敌刘少奇
·刘东:中国正在发生一场全面政变
·刘东:为什么李克强不如王沪宁?
·刘东:中央团校是腐败的摇篮
·长沙基督徒慰问因声援香港被刑拘的刘东辉妻小 (图)
·湖南岳阳维权人士刘东辉今被当地警方刑拘 (图)
·刘东华:天变了 社会正回归常识
·湖南异议人士刘东辉的公开声明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