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缶:上海踩踏事件无关群体素质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06日 转载)
     赵缶 媒体人
    
    赵缶:上海踩踏事件无关群体素质


    危险的发生,和群体素质毫无关系,只和政府的公共管理素质有关。
    
    上海外滩踩踏事故已经过去近一周,几天来,关于该事故的报道和分析都不少。就官方层面的工作,一个是救治伤者,安抚遇难者家属,此外就是对事故原因进行调查。事故调查目前还未有定论,但从事故善后工作来看,上海方面的应对尚算积极。
    
    事故为何发生在上海?几天来网络上弥漫着一种声音,很多人认为事故发生和这些去外滩跨年的人的素质有关。甚至有人提出,上海人就爱斤斤计较,谁也不让谁,所以当时在楼梯上对向人流互不相让最后导致踩踏事件发生。这件震惊世界的踩踏事件的落脚点居然又成了一场「群体素质论」,不能不说颇让人惊诧。
    
    「群体素质论」在很多事情上都很有市场。任何事情似乎只要拉出「素质」就都能得到合理的解释。但是,上海踩踏事件真的和中国人或上海人的素质有关吗?就我个人来看这是转移视线,弱化公共群体事件中政府的责任和承担,反而将大部分责任转移到了个体的身上。
    
    首先,踩踏事件遍布世界各地,社会学家早已有结论,在某些特定的场景下很容易发生踩踏事件,这和若干特定自然要素有关,但和群体的素质无关。即使公认的发达国家如美国人在面对公共事件上的素质较高,也不可避免发生踩踏悲剧,如2008年美国沃尔玛商场踩踏事故,如2010年德国的音乐节踩踏事故,都造成人员死亡的悲剧。
    
    其次,去上海外滩跨年的人群并非就是上海人,上海作为一个国际大都市,早已容纳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外来人口,谁说只有上海人才去外滩跨年?而且据媒体报道,在遇难者中就有来自马来西亚、台湾、云南、江西等各地的人。拿「上海人素质论」套在外滩遭遇踩踏事件的群体身上,是一种狭隘视野的表现。
    
    而且,通过一些亲历者的回忆不难发现,当时在现场,个人的力量是微弱的,因为没有专属的疏散信道,很多人只能随着人流向一个方向移动,完全无法掌控自我。在这种情况下,危险随时可能发生,但和这群体中的任何一个人的素质无关,因为你素质再好再差,也只能和人群中的其他人一样,盲目前行,困惑无助。
    
    很多人要问,为何纽约时代广场跨年、香港维港两岸跨年人数甚至比上海还多,别人为何就没有发生悲剧呢?这和群体物质无关那和什么有关?其实香港已经告诉了我们答案。1993年香港中环兰桂坊踩踏事件不可谓不惨烈,当时造成21死63伤,事后港府委任大法官展开独立调查,「警方没有试图控制聚集人数,因为不想破坏节日气氛。」成为事故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正是因为兰桂坊悲剧,香港此后在任何大型活动举行前都有严格的例行人数评估和人流管制措施方案。
    
    而上海外滩事故发生后,上海警方承认,当晚并没有对车辆和人流进行限流,更别说详细的风险预测方案和应急预案等。由此可见,人群聚集其实并不是危险,只有当公共人口管理缺乏准备导致人群失去控制才是真正的危险。而公共人口管理如何做到有所控制,这需要政府的承担和智能,制订相应的法律法规,让大众有清醒的认知和必要的安全培训等等。
    
    因此,危险的发生,和群体素质毫无关系,只和政府的公共管理素质有关。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910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赵缶:踩踏事件政府责无旁贷 (图)
·赵缶:还有多少「自力更生」的中国病人? (图)
·赵缶:剥夺问题家长的监护权应成为法律常识 (图)
·赵缶:策划艾滋病儿童被驱离并不能改变现状 (图)
·赵缶:游客海外不文明,不差钱,差什么? (图)
·赵缶:复旦投毒案嫌疑人权益也不可忽视 (图)
·赵缶:领导「打招呼」,法官敢不听吗? (图)
·赵缶:吴清源非汉奸 只是一个悲剧的天才 (图)
·赵缶:理性看待外国人收养中国孩子 (图)
·赵缶:实现「零艾滋」完全不可能 (图)
·赵缶:北京地铁涨价只是个开始 (图)
·赵缶:让市民记不住名字的市长不是好市长 (图)
·赵缶:对错案冤案不能停止关注 (图)
·赵缶:贪官家属的心理值得好好研究
·赵缶:「猪圈女童」的救助款哪里去了? (图)
·赵缶:潘小梅之死该问责的不是公民个人素质 (图)
·赵缶:APEC的天是蓝蓝的天 (图)
·赵缶:英雄都是虚的 (图)
·赵缶:人民陪审员形同虚设并不奇怪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