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邓聿文:2015年需要推进对冤假错案的平反
请看博讯热点:草菅人命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05日 转载)
    邓聿文 政治分析师
    
    邓聿文:2015年需要推进对冤假错案的平反


    司法当局在2015年需要制定一个时间表,推进对冤案的再审工程。
    
    2014年已经过去,历史的进步总是藏在细节中,如果要给2014年做个评价的话,我认为不在宏大主题的宣誓──固然这也很重要,但中国从来不缺这类话题,而缺在宏大话题下的细节和扎实的行动,它们往往印证了一个时代的进步。
    
    依法治国无疑是2014年从庙堂到民间最关注的话题,但是,如何透过官方八股式语言搞清依法治国的真实意图,如何在宏大叙事中建立起普通百姓对法治的信心,却依然是雾里看花。这种情况下,一些具体的扎实的制度、措施、行动和个案,比起空洞的说教来,更具有力量。
    
    在对依法治国的高调宣传中,宪法宣誓制度和宪法日的设立,特别是司法当局对呼格案和聂树斌案──这两起近年影响恶劣社会关注度高的案件──的重审及追责,是值得一说的。宪法和法律不单是写在文本上,或口头说说的东西,要使它有生命,公民觉得须臾离不开,就必须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在实际生活中起实在作用。而宪法宣誓制度及宪法日的设立,通过一种仪式化、节日性的活动,将社会中的两个群体──最有权力的公务员和最应该受宪法和法律保护的大众──拉近同宪法和法律的距离,感受宪法和法律不是虚无的,体会到一种法律责任和使命,这比任何单纯的说教对培养人们的法律意识的效果要强得多。
    
    另一方面,通过对冤假错案的纠错和追责,显示司法当局有错必纠、有责必究的勇气,从而让人们看到执政者推进依法治国之诚意,树立起对司法公正的信心,这一点尤其必要。也许站在局外人角度,觉得纠正一起冤错案,乃理所当然,且也无需什么格外勇气。但是,身处其中,会发现这其实非常困难。从上述两起案件来看,尽管「真凶」后来现身,并承认自己犯案,按理应该容易纠错的,然而,虽有舆论关注,律师介入,长时间来它们依旧翻不了案,甚至连律师查阅审判记录的法定权利都被法院以各种理由拒绝。若不是大众借执政者倡依法治国而施以的持久压力,以及有领导人誓言杜绝司法腐败这样一个大背景,司法当局对它们的再审可能还要拖上一段时间。但即使如此,对聂树斌案来说,司法当局指定异地法院而不让本地法院重审该案,反映出该案再审的阻力是很大的。
    
    两起案件的再审虽是2014年最值得称道的事,但只是开了个头,我希望2015年将这一势头继续下去,形成一股对冤假错案的平反潮,而不能止步不前。历史是通过一件一件具体案例的公正审判而改观的。众所周知,对文革的否定是从平反冤假错案开始,当时第三次出来工作不久的邓小平和胡耀邦等人顶着巨大压力,将文革十年及之前十七年积累的大量冤假错案一件一件甄别落实平反,让人们相信领导人这回是真要带领中国走出文革的灾难了,开创一个新时代了。对依法治国也应做如是之想。坦率地说,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由于法制松弛权力腐败,我们也积累了一批冤假错案,有的影响非常恶劣,争议很大,甚至影响到改革开放的推进。除上述两起案件外,像刑事领域的畬祥林杀妻案、念斌案,清华女生朱玲被投毒案,经济领域的吴英案、曾成杰案、仰融案、顾雏军案等,都是社会关注度大,被舆论认为审判不公的案件。
    
    对这样一批案件,必须尽快重启再审和追责程序。这一是为了还冤者一个公道,二是为了还社会一个真相,三是为了不让司法机构再制造新的冤错案。没有这样一个纠错、平反及追责过程,再严厉的制度,都让人难以信任,包括司法系统人员,也会心存侥幸,认为自己即使制造冤案和错案,只要自己有足够的权力和关系,上级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从而,无疑会纵容他们继续作恶。
    
    冤错案的重审和追责,可以先从那些社会反响大,争议性强,本人或家属一直在为再审而奔走呼号的案件入手,特别是选取其中有代表性的刑事、民事和经济案件来再审。例如,多年前的顾雏军案,就是一起非常值得再审的案件。从该案的社会影响力而言,它影响了过去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在过去十多年,有实质意义的改革特别是国企改革之所以推进不力,与此案件有非常大关系。
    
    如果我们没有忘记历史的话,知道在2004年中国的经济界发生过一场有关国资流失的郎(咸平)顾(雏军)之争,这场争论随后发展成一场全民的声势浩大会的国有产权改革大讨论,虽然大讨论最后不了了之,但它带来的后果很坏,不仅争论的主角之一的顾雏军锒铛入狱,其企业和财产被没收,而且在全民所谓声讨国资流失的压力下,主管部门不得不停止进行多时的国企产权改革,进而连改革本身,也受到公众强烈质疑乃至被污名化,自那以后,改革在民间成了一个劫贫济富,制造两极分化之名词,社会谈改革色变。这种舆论氛围下,许多有意义的改革不得不停下来,致使浪费了十多年的大好时光。然而,今天看来,郎顾之争挑起的时机很让人怀疑,当年对顾雏军通过不法手段鲸吞国有资产的指控基本是莫须有,就连当时的法院都未采纳,但事后还是判顾入狱。所以顾在出狱后,一直声称自己受到广东地方当局的陷害,呼吁重审。根据律师事后覆盘,检察机关对顾的指控,很多站不住脚。对这样一起关系到企业家财产安全,牵涉改革开放,引起巨大轰动的案件,再审不但能还顾雏军本人和广东地方当局的清白,因为顾是不是借MBO鲸吞国资,还是遭广东地方当局暗算,再审能够清清楚楚;而且通过对司法黑幕的剥开──假如有的话──能让我们看到,当地方当局的一些腐败分子借助民粹情绪,操纵舆论,干扰司法时,会产生多么严重的后果,这个后果甚至会干扰到国家的改革大政。
    
    因此,司法当局在2015年需要制定一个时间表,推进对冤案的再审工程。这关乎执政党规划的依法治国能否深入下去,落地生根的问题。当然,对冤假错案的再审及其追责,必须严格按照法律程序进行,不能走过头,尤其不能用行政命令来代替司法审查。只有这样,人们才能真正建立起对中国司法进而依法治国的信心。此乃我对2015年的期望。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310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邓聿文:金正恩2015年访华可能性极大 (图)
·邓聿文:中日关系会再次恶化吗 (图)
·邓聿文:反腐与政治改革的关系 (图)
·邓聿文:为何对周永康不能限于党内处理
·邓聿文:台湾「九合一」选举后两岸关系展望 (图)
·邓聿文:关于反腐的几个问题(二) (图)
·邓聿文:关于反腐的几个问题(一) (图)
·邓聿文:中日谁在让步? (图)
·邓聿文:中美「暗战」全球经济治理权 (图)
·邓聿文:反思朝鲜政变传闻 (图)
·邓聿文:他是一个标杆——纪念陈子明先生 (图)
·邓聿文:文艺不做市场奴隶更不能做政治奴隶 (图)
·邓聿文:约束执政党,全面贯彻宪法的要求 (图)
·邓聿文:朝鲜究竟发生了什么 (图)
·邓聿文:专政之不行,就转向尊孔 (图)
·邓聿文:中朝关系或将迎来一个小阳春 (图)
·邓聿文:亲亲相隐还是大义灭亲?
·邓聿文:民族主义与狭隘民族主义 (图)
·邓聿文:国家治理现代化与改造人大 (图)
·邓聿文:习近平“改革成本论”的背后深意
·邓聿文:政坛“60后”会开创中国未来吗?
· 邓聿文:改革春天已到
·邓聿文:十八大后中日钓鱼岛或擦枪走火
·《学习时报》邓聿文十问胡温 政治遗产被热炒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