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叶匡政:《老农民》能否对新土改有些启示?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04日 转载)
     叶匡政 独立学者
    
    叶匡政:《老农民》能否对新土改有些启示?


    只有真正做到还权于农、赋权于农,新土改才能得到农民的支持。
    
    这些年极少看农村戏,总觉得能揭示中国当代农民真实生存状况的影视剧,很难在这个年代诞生。不过,北京卫视正在热播的电视剧《老农民》,倒是改变了我的一些看法。这部电视剧讲的是一个叫麦香村的北方乡村故事,从1948年讲起,时间跨度长达60年。该剧并未回避历次政治运动对乡村造成的伤害,从最初的土改、互助组、高级合作社、人民公社,到其后盛行浮夸风、共产风的大跃进、三年饥荒、文革等历史图景,虽无法展示完全真实的面貌,但也未作太多的遮蔽。故事虽主要聚焦于农民的日常与情感生活,但从那些浸透着眼泪与悲欢离合的故事和细节中,我们却能感受到那曾经在中国乡村大地上演的一幕幕历史悲剧,看到中国农业和农民面临的困境。
    
    《老农民》的两位主人公,一位是陈宝国饰演的牛大胆,一位是冯远征演的马仁礼。牛大胆是世代贫农,而马仁礼却出生于地主乡绅家庭,曾是有才华的大学教师。1948年土改后,一夜之间两人的地位发生变化,一个分了地、住进地主的「豪宅」,一个却沦为一无所有、谨小慎微的农民。从故事开篇就可看到,土改看起来分的是土地,实质上它改变了人心。人心变了,人与土地、财产、权力的关系才会变。细究起来,土改的头等大事倒不是给贫农分了土地,因这些土地没过几年就被合作化了。土改真正的大事是划阶级成分,这划定的阶级成分,不仅改变了像马仁礼这样一些乡绅子弟的下半辈子,甚至影响了下代人的命运。
    
    麦香村的土改运动还算和风细雨,并没有出现酷刑、枪决之类的暴力事件,地主与农民也没有真正扯破脸皮。但从麦香村的变化能看到,土改彻底改变了农村的社会关系和社会结构。过去的乡村秩序,是以宗族、学识、财产、声望为根基的,这一切都被「阶级」这个概念给颠覆了。那些曾主导乡村经济的地主富农们,在其后的运动中,一直是被批斗、管制和镇压的对象。它不仅摧毁了马仁礼这些乡村精英的社会和经济基础,使他们的土地被分、声望扫地,更通过授予不同阶级以差别各异的政治权力,显示了新政权完全不同于过去的逻辑观念。从《老农民》的故事演进可看出,所谓的阶级差别与当时一些村庄的现实还是有很大距离的,但经过这场政治仪式的冲刷,农民的个体意识开始被集体驯化。牛大胆等农民认识到,个人只有通过阶级才能发出声音,它打乱农民维持千年的日常生活逻辑,国家成为农民感恩的对像。
    
    从马仁礼的遭遇,我们能发现土改的悖论。土改划分阶级,原本依据的是土地引起的穷富差别与剥削,但有这种差别时,并没有划分出阶级,而在土地被没收、剥削被消灭后,才有了阶级的划分。于是,马仁礼这个曾经的大学教师在失去土地后,却成了地主分子。牛大胆得到了土地,却仍被称为贫农。阶级,其实是在取消了阶级之后被创造出来的。它有点像种姓制度,联系的其实是父辈的历史与血统,是对乡村权力的一种重构与身份虚拟。
    
    《老农民》展示了一次次的政治运动对乡村精英的打击,以及对乡村秩序的破坏,就这样,把中国农村一步步推到了生存悬崖的边缘。麦香村发生的一切,正是中国整个乡村的一个缩影,从人民公社的大食堂、到大跃进亩产万斤的浮夸风、三年饥荒,再到此文革的破四旧、割资本主义尾巴等等,麦香村发生的故事,也越来越荒唐。但这却是真实的,现实中的很多乡村,可能比麦香村发生的故事更违背常识,更让当代人难以置信。这些荒唐事件,不仅让每一个农民只能活在半饥饿的状态,也对整个农业体系形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到农村承包责任制前,中国农村经济已基本面临了全面的崩溃,连牛大胆这样的乡村权力的受益者也无法忍受了。所以他会誓死捍卫祖坟上的枣树,追打半颠狂的造反派媳妇,偷种烟叶,一直到带领村民签下生死状,借地种粮。
    
    剧中有很多细节催人泪下,印像最深的一个细节是,牛大胆借地种粮后,公社干部来铲牛大胆等人种的地,牛大胆握着镰刀,瞪着充血的眼睛对这些干部大吼:“我看你们哪个敢动!一粒种子一根苗,没露头,它叫种子,露出头它叫麦苗,长大了它叫麦子,熟透了它就叫粮食!粮食是吃的东西,是活命的东西,是乡亲们指着、盼着、望着的东西!你们把乡亲的麦苗毁了,就是把乡亲们仰仗活命的家伙事给毁了,毁了要命的东西,我不让,乡亲们更不让!谁要敢再抡一下锄头,我这把镰刀可不长眼睛!谁要敢再挥一下镢头,我这一腔子血就泼在谁身上!谁要是敢再铲一根麦苗,我就用谁的血浇这片老土地!」说完,众农民都一个个躺在土地里,用身体护着麦苗。
    
    看到这里,我流下了眼泪,这就是中国老农民当年真实的生存境况。土地自古以来就是农民的「命根子」,但在1949年后的30多年里,就是不允许农民掌握自己的命根子,一直用各种方式折腾农民的土地。农民连种地、种树、养鸡的自由也没有,又何谈其他的权利?如今,有人想为文革翻案,他们看了这部电视剧就会明白,那个时代的荒诞、恐怖和罪恶,比起电视剧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土地权问题,在任何国家都是政治经济的中心问题。由于数十年来,在社会和文化层面,一直缺乏对农民和土地史进行系统的疏理、清算与反思,使得国人对农民与土地问题的认知,一直是混乱的,大多受政治正确的历史记忆的影响,于是我们看到这些年在农村土地流转中又催生了大量问题,如强制流转,如大跃进式地追求规模和速度,多是以侵害农民的土地权益为代价的,像电视剧展示的那些历史一样,再度伤害到了整个乡村有农业秩序。今年,中共对农村土地的确权与流转问题,发布了规范性的《意见》,意味着中国新一轮土改的开始。这一轮土改的核心就四个字:「确权」和「流转」,提出了两个坚持:「坚持以农民为主体」「坚持依法自愿有偿」,并画出了红线:不能强制流转农民土地。这表明这一轮新土改如果成功,必是以尊重每个农民的选择为前提的。只有让农民成长为市场的主体,他们才可能分享到一点改革红利。
    
    中国经济改革已30多年了,大多数生产要素和产品都市场化了,但土地要素的市场化却一直滞后。土地资源的配置一直是由政府的计划,而不是由市场完成的。这不仅扭曲了国民经济的分配体制,使城市地价畸高,也造成了农村土地效率的低下。要顺利完成这一轮新土改,社会与民众对土地问题的认知尤其重要,这就需要多一些像《老农民》这样的电视剧,真实反映出中国农村和农民曾经的历史真相,这样才能让那些管理土地的官员意识到,在新土改中首先需要的是尊重农民意愿。既然土地确权与流转的主体是农民,无论设想还是方案,都需获得当地农民的同意。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如果发生过损害农民权益的事,就要进行纠正,将利益还给农民。只有真正做到了还权于农、赋权于农,新土改才可能得到农民的支持,农民才会有参与的热情。如果仍是搞政绩工程,片面追求规模,就极可能重咽当年「浮夸风」的苦果,反而会激化了农村一些固有的社会矛盾,最终波及整个社会。
    
    在这个关键时刻,推出这样一部回顾60年来农民与土地关系的电视剧,无疑具有很大的文化价值和社会意义。让民众通过电视剧中鲜活的人物与故事,去感受那个荒唐年代农民曾经历的苦难和迷茫,才能让民众主动反思如何从法律和制度上,避免同样的悲剧再度发生。这种史诗性回顾中国当代乡村历史的电视剧,不仅能转化为农民进行自我教育的集体记忆,也能为进行中的新土改,凝聚更多的改革共识。只有把当下农村土地的确权与流转,看作一个缓慢的、渐进的历史过程,既不拔苗助长,又要注意规模适度,并加强对农村土地市场的法律监管,才能避免让这一轮土改成为少数权贵的盛宴。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009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叶匡政:「有道」与权力的合法性 (图)
·叶匡政:民意的造假与南腔北调 (图)
·叶匡政:不改政道,只改治道有用吗? (图)
·叶匡政:孔庆东又犯病了? (图)
·叶匡政:革命是人类对自由的实践 (图)
·叶匡政:白话文为何丧失了声音之美? (图)
·叶匡政:周永康案的审查模式能否一以贯之 (图)
·叶匡政:别把司法权视为牟利的工具 (图)
·叶匡政:劝进表、隐微写作与捣鬼有术 (图)
·叶匡政:「庶人不议」与风月文豪 (图)
·叶匡政:「依宪治国」下的道路以目 (图)
·叶匡政:执政的朝四暮三之术 (图)
·叶匡政:政务微博闹剧的背后
·叶匡政:范曾难道批评不得? (图)
·叶匡政:谁来进行法治考评? (图)
·叶匡政:军队反腐民众也应有知情权 (图)
·叶匡政:希特勒究竟在想什么?
·叶匡政:大行其道的官员家族贪腐 (图)
·叶匡政:什么是儒学之本?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