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30日 来稿)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4年12月
    
    一、“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的一些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
    
    2014年12日23日上午,“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中的教案蒙难者王春艳、徐永海(我本人)来到“北京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办公室”接待室,去提交就教案的要求国家赔偿的《刑事赔偿复议申请》(见后附件)。
    
    照片1:王春艳在北京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办公室门口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照片2:徐永海在北京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办公室门口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北京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办公室”位于北京市东城区东厂胡同内。东厂胡同得名于明朝著名的、与锦衣卫齐名的“东厂”。永乐十八年“东厂”在此设置厂署,皇帝让太监做“东厂”的提督,用来刺探臣民“谋逆妖言、大奸大恶”之事,是残害忠良,制造冤案,无恶不作。今天的北京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办公室已经是楼房了,已经完全没有了以前“东厂”厂署的样子了。
    
    照片3:王春艳在东厂胡同口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照片4:徐永海在东厂胡同口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我们本应在上午11点以前到,可是由于王春艳居住在——位于北京郊区著名上访村——吕村;路途中又路过了天安门广场,又受到了警察的盘查。警察还查看了她的手机,说微信内怎么有那么多反对文章呀。因此,当我们来到这接待室时,已经晚了,要等到下午2点。
    
    中午没有事情,我们来到了不远的位于沙滩的原北京大学的旧址——红楼,现在的“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不要门票,还给一本书)。这里曾是新文化运动的营垒,曾是五四爱国运动的发祥地。在这里的展品中,有一个主题是“维权”,王春艳在此留影。
    
    照片5:王春艳在“维权”下留影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照片6:王春艳在“当年五四运动准备游行(也应当是游行回来)的教室”内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照片7:徐永海在“当年五四运动准备游行(也应当是游行回来)的教室”内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下午,我和王春艳来到“北京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办公室”,王春艳递交了《刑事赔偿复议申请书》,我因临时发现我的《刑事赔偿复议申请书》有点问题,我决定修改后,第二天再提交。
    
    在同一天(12月23日)的上午,教案蒙难者居小玲、王素娥、杨秋雨、宁惠荣四人来到北京公安局通州分局法制办(位于通州分局看守所),去递交《要求国家赔偿申请书》,因只有居小玲的申请书符合规格,因此只有居小玲递交了国家赔偿申请。
    
    第二天(2014年12月24日——圣诞夜)的上午,我再次来到“北京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办公室”,递交了《刑事赔偿复议申请书》。王素娥、杨秋雨再次到了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递交了《要求国家赔偿申请书》。
    
    照片8:王素娥、杨秋雨、居小玲到了通州看守所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照片9:宁惠荣、王素娥、居小玲在通州看守所门口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照片10:居小玲、王素娥、宁惠荣路过北京通州梨园派出所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在今年1月24日,我们被抓进此派出所,由此发生了“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
    
    二、圣诞夜这一天,我们唱诗、读经、祷告,来纪念主耶稣基督道成肉身、降世为人
    
    在圣诞夜这一天的上午,我们(徐永海、王素娥、杨秋雨)去递交了要求国家赔偿的申请(复议),下午我们来到了倪玉兰姊妹、董继勤弟兄(夫妻)家。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众肢体,相聚在了这里,我们唱诗、读经、祷告,来纪念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道成肉身、降世为人。
    
    照片11:宁惠荣、徐永海、杨秋雨在分享《圣经》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照片12:王金玲、王素娥在读《圣经》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照片13:徐永海、杨秋雨、倪玉兰、叶国强、郝威、刘跃在读《圣经》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照片14:叶国强、郝威、刘跃在读《圣经》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照片15:杨秋雨、董继勤、叶国强、郝威在读《圣经》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照片16:合影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后排:王金玲、王素娥、宁惠荣、杨秋雨、刘跃、徐永海、叶国强
    前辈:郝威、倪玉兰、葛智慧
    
    在2千多年前,我们的主耶稣来到我们人世间,来为我们做了美好的榜样,即为了爱我们这些罪人(仇敌),甘愿被钉十字架降阴间(3天后复活,40天后升天)。“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做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上帝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5:7-8)。
    
    在《圣经》中,耶稣说:“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所作的去”(约13:15);“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并且要作比这更大的事”(约14:12)。在《圣经》还说到:“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彼前2:21)。“他如何,我们在这世上也如何”(约一4:17)。
    
    我们学习《圣经》,来被耶稣所感动,来以耶稣为榜样,来崇拜效法耶稣,来与耶稣一起走十字架道路;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就会具有这心灵、生命的改变。当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时,我们就会具有健康的心身;当人人都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时,就会带来美好的社会。
    
    为此,25年来,我们这些良心犯及家人,我们坚持在一起学习《圣经》。由此,我们心中是逐渐地具有更多的爱,(并由此拿去应有的恨,由于我们的苦难经历,我们的心中应当比常人具有更多的恨),由此我们的心灵、生命发生了改变。
    
    为此,我们在圣诞夜这一天,我们相聚在一起,我们唱诗、读经、祷告,纪念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道成肉身、降世为人,也是为了来使我们的心中具有更多的爱——连仇敌都爱(只恨撒旦)。出于大爱的心,我们为我们的仇敌祈祷,希望他们也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与我们一起去天堂。
    
    当代科学发现:“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是真的存在上帝。我的科学研究发现:“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到了青春期后,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当人人都具有这大爱的心时,就会进入一个美好的社会,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我们从来不反对科学,反而进行科学研究。我们知道,《圣经》最科学,最符合科学,最具有科学性。可见,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没有错,更没有罪,我们不是什么极端、异端、邪教。
    
    可是在今年(2014年)的1月,在我们所经历的“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中,徐永海、杨靖、杨秋雨、张文和、吕动力、张海彦、王春艳、王素娥、徐彩虹、于艳华、居小玲、康素萍、杨敏等,我们13名基督徒及慕道友,却因为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被刑事拘留了,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左右。
    
    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没有错,更没有罪,为此我们要求国家给予赔偿。在今年的4月17日,杨靖弟兄就向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提起了“国家赔偿申请”(6月16日给予了答复)。在10月2日王春艳、徐永海也提起了“国家赔偿申请”(12月1日给予了答复),在12月23、24日,居小玲、王素娥、杨秋雨也提起了“国家赔偿申请”。
    
    目前,还有吕动力、康素萍、于艳华、张文和、张海彦、徐彩虹、杨敏,还没有提起“国家赔偿申请”,望这些肢体也来珍惜自己的权利(这是国家给我们的权利、权益)。在这里,特别希望,目前暂时居住在北京的康素萍、于艳华来珍惜自己的权利。
    
    三、感谢余文生律师,倪玉兰大姐在我们的“要求国家赔偿”中给予我们的无私帮助
    
    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多年来一直以良心犯为主。这些主内肢体,因为信仰、民运、维权坐牢,出狱后多失去原有的工作,没有了收入,其中不少肢体连低保、医保都没有(如王国齐弟兄,如我本人等),而生活十分困难。因此,多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不要弟兄姊妹的奉献(经济上的奉献),这些弟兄姊妹已经在其他方面为主奉献的不少了。
    
    由于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一直以良心犯为主,因此我们与其他教会(包括海外的教会、机构、团队等等)没有什么联系,更没有得到过什么资助。人家怕与我们接触带来麻烦,我们也不愿意给人家带来麻烦。好在我们也没有支出、花销,只是在每次聚会结束后,我(这些年来聚会一直多在我家)请大家吃一顿面条,夏天茄子面,冬天炸酱面。
    
    由于我是良心犯,由于多年来在我家聚会的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是以良心犯为主,因此我(本人)也与其他教会(包括海外教会、机构、团队等等)没有什么联系,更没有得到过什么资助。自2006年,我出狱后失去了原来的医生工作,因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一直失业在家,没有收入,生活十分困难。但是我没有因此就放弃信仰,而是信仰更加坚定,坚持为主传福音,坚持带领家庭教会。
    
    由于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都是良心犯,都是生活十分艰难的主内肢体,我们也没有得到过其他教会(包括海外的教会、机构、团队)的资助。因此,面对因为“参与家庭教会而被抓坐牢”这样十分荒唐的事情,我们理应在出狱后,立刻提起国家赔偿申请。可是由于这件事情确实需要律师的帮助,而我们没有钱来请律师,所以才拖到现在。
    
    教案蒙难者杨靖(老)弟兄——78、79民主墙的老人(曾为此坐牢8年)。在今年的4月17日,他自己到了公安局,填了《要求国家赔偿》的表格,来向通州分局提起了“国家赔偿申请”。6月16日给予了答复。但是因为没有律师的帮助,没有能继续向北京市公安局来继续提起《刑事赔偿复议申请书》。
    
    由于王春艳在——因教案——坐牢期间,患精神分裂症的弟弟走失、死亡,侄女永远失去了父亲,特别值得同情,而得到余文生律师的无私的帮助。余文生律师帮助王春艳写了《要求国家赔偿申请书》,10月2日,王春艳向通州分局提起了“国家赔偿申请”。参照这一文书模式,在同一日,我(徐永海)也向通州分局提起了“国家赔偿申请”。
    
    12月1日,我和王春艳接到《刑事赔偿决定书》——不予赔偿。我们必须要向北京市公安局提起“复议”。在此过程中,我们得到了倪玉兰大姐的帮助,她帮助我们修改了《刑事赔偿复议申请书》,为此,我们在12月23、24日,我们向北京公安局提起了“刑事赔偿复议”。
    
    照着同样的法律文书模式,在12月23、24日,居小玲、王素娥、杨秋雨向通州分局提起了“要求国家赔偿申请”。在这里希望吕动力、康素萍、于艳华、张文和、张海彦、徐彩虹、杨敏——尤其是目前居住在北京的康素萍、于艳华——也来照着模式(《要求国家赔偿申请书》、《刑事赔偿复议申请书》的模式),也来珍惜自己的权利。
    
    在此,我们感谢余文生律师、倪玉兰大姐在我们的“要求国家赔偿”过程中给予我们的无私帮助。目前余文生律师也坐了牢,被关在北京大兴看守所,望我们肢体们多多地为他祈祷,为他在苦难中的妻子、女儿祈祷。倪玉兰大姐也在苦难中,由于家被强拆,目前居无定所,刚租的房子就面临着要被撵走,望我们肢体们多多地为她祈祷,为他们一家祈祷。
    
    四、在苦难患难中,当我们面临绝境的时候,我们的主耶稣上帝一定会来给我们开出路
    
    科学说:“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是真的存在上帝。《圣经》中说:“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上帝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因此说,在苦难患难中,当我们面临绝境的时候,我们上帝一定会来给我开出路。
    
    多年来,有不少次,在我实在困难时,我们的主耶稣总是感动朋友、肢体来给一些帮助,如澳洲的孙利勇,多次在过春节前给我寄来些钱,说是给嫂子(我妻子)买件衣服、外边吃顿饭。如今年2014年春节前,孙立勇就寄来600澳元(3000元人民币)。可是我——多没有用这些钱给我妻子买衣服、外边吃饭——而是用这些钱来过日子,用在每周五聚会时请肢体们吃面条上。
    
    还有,由于坐牢期间的苦难患难,我患上了“腹股沟疝”。2006年出狱后本应及时手术,但是我却交不起一万多元的住院费、手术费。后来病情越来越重,不能多走路。我生怕那一天出现嵌顿性疝、绞窄性疝,到那时如果再交不起医药费,就只有等死了。
    
    一些朋友们在了解了我的经历和疾病后,给了我极大的关心、帮助。毛庆祥转来了秦山林帮助的500元人民币。在秦永敏的帮助下,刘路给我寄来了500美元。在秦永敏、王军的帮助下,一些朋友寄来了共1050美元,其中温久成100、董科100、南泉一50、郑治慧50、张振50、孙祝德50、肖俊阁50、戚长松50、李炳顺50、郑盛治50、倪雁珠200、冯雅英50、戴逸奇50、谢丽童50、魏勇50、张涵50。这些朋友都是从大陆去美国的打工者。
    
    在这些朋友的帮助下,在这些穷朋友的帮助下,我用这些钱终于做了手术,使我摆脱了痛苦。想想自己(我徐永海)1984年毕业后就从事医生工作,在这许多年中,作为医生我治疗过数不清的病人。可是在这许多年之后,我自己病了,需要动手术了,我却因为没有钱来去治病动手术。我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是一个政治犯、良心犯、信仰犯。
    
    为此,我深深地感到,我们这些政治犯、良心犯、信仰犯是多么的艰难、患难、苦难。为此,对那些帮助过我们这些政治犯、良心犯、信仰犯的朋友,我一直就是,给予公开的表扬、感谢。以此来使更多的朋友,也能来关心、帮助我们这些在艰难、患难、苦难中的政治犯、良心犯、信仰犯及家人。为此,在这里,我要表扬、感谢我们的一位姊妹,在加拿大的侯文卓姊妹。
    
    五、感谢在加拿大的侯文卓姊妹,她从自己的微薄收入中拿出钱来,帮助我们这些受难者
    
    侯文卓姊妹,几年前去了加拿大,她在北京时我们就认识,在一起吃过饭。当她看到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这几年的经历,尤其是因为今年教案,不少基督徒及慕道友与他们的家人所经历的苦难,如王春艳姊妹在坐牢期间,患精神分裂症的弟弟走失、死亡,侄女王楠永远失去了父亲,在加拿大的侯文卓姊妹心中很是伤痛。为此她从自己的微薄工资中拿出400(四百)加元,给我们寄来,让我们帮助转交给那些在苦难中的弟兄姊妹。
    
    为此,我们将这400加元(2093人民币)分为4份,每份500人民币元。第一份500元(人民币)转给了王春艳的侄女——王楠。因为父辈、祖辈(奶奶、父亲、两个姑姑)的上访维权,王楠从小就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现在是,奶奶死在维权道路上,父亲(王亚新)又死在的维权道路上,现在小姑(王春梅)又在维权道路上被判一年坐牢,小小的王楠实在是需要大家的关心、帮助。
    
    照片17:王春艳的侄女、王亚新的女儿——8岁的王楠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第二份500元(人民币)转给了给了田兰,她患乳腺癌刚做了手术。侯文卓姊妹在电话中说到,在她看到田兰乳房病变的照片时,实在心痛,就想帮助她一下。在我们13名教案蒙难者在北京第一看守所坐牢期间,因为维权此时田兰也在此坐牢,田兰和我们是难友。在狱中,在提审的路上,我们教案蒙难者曾与她见过面,是彼此鼓励。现在她在苦难中,她需要大家的关心、帮助
    
    第三份500元(人民币)转给了余文生律师的8岁的、上小学3年级的孩子。余文生律师,今年10月被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抓捕,至今一直不准会见律师。余文生律师80多岁的父母很是焦虑,8岁的孩子因想念爸爸,两个月来多次生病住院。余文生及他的妻子,他们的孩子,需要我们大家的关心、帮助。
    
    第四份500元(人民币)转给倪玉兰大姐,倪玉兰大姐和董继勤大哥,在十多年的维权道路上,是经历了太多的磨难。他们是几次坐牢,倪玉兰大姐双下肢还成了残疾。他们夫妻是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的主内肢体,在十多年前的2002年董继勤弟兄就来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在2010年董继勤弟兄在我们教会受洗,在2013年出狱刚几天的倪玉兰姊妹也在我们教会受洗。他们夫妻在接到这500元(人民币)后,用这些钱来操办了此次圣诞夜的聚会。倪玉兰大姐、董继勤大哥,是买了不少食物来招待我们,使我们这些在患难中的人,也过了一个快乐的圣诞夜。
    
    这一天在他们家里,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众肢体,我们唱诗、读经、祈祷,来纪念我们主耶稣道成肉身、降世为人。我们在一起交谈、欢聚,我们来感受主的温暖、教会的温暖、弟兄姊妹之间的温暖。
    
    400加元,2093人民币,还剩下93元人民币。这93元钱,我们将用在我们每周五聚会时,我们买面条上。在此,我们感谢在加拿大的侯文卓姊妹。
    
    六、为那些在苦难中的肢体、朋友祈祷,望有能力的朋友、肢体来帮助他们一下
    
    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已经走过了25个年头。25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经历过很多的苦难,如因为传福音,因为聚会学《圣经》,因为帮助肢体被酷刑的家庭教会和教堂被强拆的家庭教会,在1995年高峰、刘凤钢、徐永海被劳动教养;在2003年刘凤钢、徐永海、张胜棋被判有期徒刑等。
    
    仅在今年(2014年)1月,在我们所经历的“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中的徐永海、杨靖、杨秋雨、张文和、吕动力、张海彦、王春艳、王素娥、徐彩虹、于艳华、居小玲、康素萍、杨敏和3月“2014(两会期间)北京丰台卢沟桥教案”中的葛志慧、胡光、岳爱玲、李爱君、黄翠芝、杨贵琴、周育华等被刑事拘留。
    
    3月5日王素娥又被抓1个月,张文和被抓进精神病医院至今;5月胡石根被抓一个月;6月4日何斌、徐彩虹被抓一个月;7月份刘跃被抓半个月;10月后因为“占中”王素娥、杨秋雨、叶国强、王玉琴、张海彦、岳爱玲、赵作媛、吕动力被陆续被刑事拘留。在这一年中,其中一些肢体是被刑拘几次,如王素娥3次,徐彩虹2次,吕动力2次,岳爱玲2次,杨秋雨2次等等,每次都在1月左右。
    
    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中,在我们坐牢期间,北京的27名肢体及朋友,给我们募集了9千多元。这些朋友都是穷朋友,是你100,我300地给我们凑了这9千多元。在我们出狱后,弟兄姊妹、朋友们将这些钱交到了我们手里,虽然我们每一个人只得到这几百元钱,但是却使我们的心里充满了温暖。我们多么希望每一个从监狱出来的朋友、肢体,也都能来感受到这样的温暖呀。
    
    为此,我们祈祷,我们祈祷主耶稣基督感动那些有能力朋友、肢体、教会来关心、帮助一下这些在苦难中坐牢的肢体、朋友吧,帮助一下他们的家人吧。
    
    近年来,有不少朋友、肢体因为信仰、维权被抓。其中一些肢体、朋友以前曾来过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与我们一起学习过圣经,如丁家喜、李蔚、董广平,在此请肢体们为他们祈祷,请求朋友、肢体们关心、帮助他们一下。
    
    照片18、2013年2月22日,来我们教会一起学圣经的董广平(左)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董广平、胡石根
    
    照片19:2012年11月26日来我们聚会点的丁家喜(左2)、李蔚(后3排):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前排:齐月英、丁家喜、李卫平、高洪明、严正学
    后排:王玲、叶国强、徐永海、叶国柱、王学勤、杨靖
    
    在这些坐牢的朋友、肢体中,我们十分牵挂赵常青,赵常青弟兄是我们多年的朋友,在2013年的3月29日,赵常青弟兄还曾带着他的儿子也来到过我们这里,他的儿子很是懂事,也不哭也不闹,安安静静地参加我们的聚会,他才只有9个月。为此,张晓平写诗一首:
    
          常青父子
       
         抱起孩子就出门,
         公义二字装在心。
         西边声援维权者,
         东边看望朋友们。
         孩子不哭也懂事,
         小眼眨眨瞅着人。
         他才只有九个月,
         已知世间晴与阴!
       
    照片20:赵常青的儿子在聚会(左王玲,右胡石根)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在这些坐牢朋友中,我们还一直牵挂着赵勇,在今年2014年1月,在我们教案期间,在我们众肢体被关在梨园派出所内时,是胡石根长老,及王宇律师、杨子立、赵勇在派出所外边等候、关注着我们。我(我曾被警察强行释放出派出所半天)与赵勇交谈过程中,赵勇多次谈到了他的女儿。现在,赵勇家被强拆,他本人被打伤,又被抓,被关,至今在看守所里。望肢体们多多为他们祈祷,望有能力的朋友、肢体来帮助他一下。
    
    照片21:赵勇——北京维权勇士赵勇1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照片22:赵勇——北京维权勇士赵勇2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照片23:赵勇——北京维权勇士赵勇3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照片24:赵勇——北京维权勇士赵勇4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照片25:赵勇——北京维权勇士赵勇5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照片26:赵勇——北京维权勇士赵勇6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一想到这些在牢里的朋友,一想到他们的家人、孩子,如王春艳的侄女——王楠,如赵常青的儿子——小象,还有余文生的孩子,赵勇的孩子,我们就深深地感到亏欠(我们这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由于都是良心犯,我们实在是没有经济能力来在经济上帮助他们)。我们希望有能力(经济能力)的朋友、肢体、教会,能来帮助他们一下,尤其是在这过了圣诞节,马上就是新年,接着就是春节的这一时刻。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
    1、徐永海的《刑事赔偿复议申请》
    2、王春艳的《刑事赔偿复议申请》
    3、居小玲的《国家赔偿申请书》
    4、王素娥的《国家赔偿申请书》
    5、杨秋雨的《国家赔偿申请书》
    
    1、徐永海《刑事赔偿复议申请》
    
    刑事赔偿复议申请
    
    申请人:徐永海,男,1960年11月26日出生,户籍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电话:18600229405
    被申请人: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
    
    复议请求:
    1、撤销被申请人《刑事赔偿决定书》通公刑陪字(2014)005号,责令被申请人重新作出《刑事赔偿决定书》。
    2、要求赔偿5820、01元。
    
    事实和理由:
    一、事实经过:
    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家庭聚会——已经有25年历史。近十多年来,一直在我(徐永海)家聚会,先是在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259号,后是在西城区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每周一次,大家相聚在一起,来学习《圣经》,来被耶稣感动,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
    当代科学发现:“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是真的存在上帝。我的科学研究发现:“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到了青春期后,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当人人都具有这大爱的心时,就会进入一个美好的社会,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圣经》中说:“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亲爱的弟兄啊,我们应当彼此相爱,因为爱是从上帝来的。凡有爱心的,都是由上帝而生,并且认识上帝。没有爱心的,就不认识上帝,因为上帝就是爱”。《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旧约预言耶稣,新约应验耶稣。《圣经》与科学没有矛盾,《圣经》最符合科学。我们从不反对科学,而且作为科学工作者,我一直从事科学研究,我们不是极端、异端、邪教。
    在2014年1月,我们才来到北京市通州区南二条20号(一个独门独院)张文和家聚会学习《圣经》。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是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家庭聚会”学习《圣经》的日子,我们来到北京市通州区南二条20号(一个独门独院),可是院门紧锁,我们无法进入,我们无法聚会学习《圣经》了。
    张文和电话告诉我们,他被警察阻止在他家的另外一个住处通州区云景北里146号院11号楼262号。并诉说到,因为被警察阻止在家,因为耽误大家学习《圣经》,张文和(近60岁)生气、着急、心脏不适。作为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曾行医20年的我(徐永海),买了药去看望张文和,一些来聚会的基督徒及慕道友也一起前往。
    我们在通州区云景北里146号院11号楼262号张文和的家中,看望张文和。时间不长,也就十多分钟、二十来分钟。警察进入,将(除去6名老弱病残)在张文和家中的14名基督徒及慕道友(包括1名14岁的未成年人)抓到北京通州梨园派出所。后来,康素萍来到梨园派出所,想了解我们情况,也被抓进派出所。
    2014年1月26日,(在派出所被关押2天后)我们13名基督徒及慕道友(徐永海、杨靖、杨秋雨、张文和、吕动力、张海彦、王春艳、王素娥、徐彩虹、于艳华、居小玲、康素萍、杨敏)以“非法集会罪”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被刑事拘留,被关押1个月左右,才先后被释放。
    
    二、《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的主要叙述与决定,和我对它简要理解
    在《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里写到:“经审理查明:2014年1月24日,在北京市通州区云景北里146号院11号楼262号张文和家中,犯罪嫌疑人徐永海伙同张文和等人,以组织家庭教会讲经的方式非法集会,被当场查获。、、、、、、。通过侦查,有证据证实徐永海参与家庭教会。1月26日,徐永海因涉嫌非法集会罪被我局刑事拘留,后依法将刑事拘留期限延长至30日。、、、、、、。经侦查发现,徐永海参与家庭教会,涉嫌非法集会罪,可以先行拘留。、、、、、、。对赔偿请求人徐永海提出的赔偿申请不予赔偿。”
    通过《决定书》,我认为,公安局认定的事实应当是:我(徐永海)组织、参与了基督教家庭教会,讲了《圣经》(讲经)。因此,公安局认为“我这个组织、参与家庭教会,讲《圣经》一事”是违法犯罪行为;因此,公安局给我定了一个“非法集会罪”,将我刑事拘留了30天。
    
    三、“家庭聚会”合法,基督徒及慕道友在一起学习《圣经》合法,不是犯罪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
    《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白皮书》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1997年)阐明:“对基督教教徒按照宗教习惯,在自己家里举行以亲友为主参加的祷告、读经等宗教活动(中国基督教习惯称之为“家庭聚会”),不要求登记。”
    依照宪法,依照国务院的白皮书,我们基督徒在自己家里举行的“家庭聚会”既没有违法,更没有犯罪;根本不是“非法集会”,是遵守国家规定的,更是合法的,不是违法犯罪行为。
    可是,在这个《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里,却将“我们组织家庭教会,读经(学习《圣经》)”说成是违法犯罪行为。
    
    四、中国已经印了1亿多本《圣经》,可见人们在一起学习《圣经》不是犯罪行为
    《圣经》,在北京著名牧师——李克牧师——的《基督教之<圣经>“乃天下之大经也”》一文中写到:“全世界凡有人类生活的社会、国家都可以见到《圣经》”。据有关报道,在今年的11月份,在中国,在中国的南京,已经印出了1亿2千5百万本《圣经》。在中国印了这么多《圣经》,难道不是让我们来读的吗,难道不是让我们基督徒及慕道友来学习的吗。可见,学习《圣经》,讲《圣经》不是违法犯罪行为。
    可是,在这个《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里,却将“我讲经,我们一起学习《圣经》”说成是违法犯罪行为。
    
    五、集会“是指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我们仅仅是在自己的家里,却将我们定罪为“非法集会罪”毫无道理,更不合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第二条:“本法所称集会,是指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在这里是明明白白地写到:“集会,是指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我们是聚集了,但是我们是在家里,而不是在露天公共场所里。我们不是“集会”,而仅仅是在自己的家里相聚。常人在一起聊天、吃饭、喝茶、喝酒、打牌可以,我们基督徒及慕道友在一起学习《圣经》就不可以吗?就要戴上“集会、非法集会”的帽子吗?
    在《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里也明明白白地写到:“在北京市通州区云景北里146号院11号楼262号张文和家中”。也是说,我们是在自己的家里相聚,而不是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
    既然,我们不是在露天公共场所,而是在家里,是在张文和的家里,我们与“集会”、与“非法集会”有什么关系。将我们定罪为“非法集会罪”毫无道理,更不合法。
    
    六、《释放证明书》证实我无罪,对我的刑事拘留是错误的
    北京市第一看守所《释放证明书》京看释字(2014)46号 “徐永海、、、、、、因涉嫌非法集会于2014年1月26日被拘留,现因刑事拘留期限届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七条之规定,经北京市公安局决定,予以释放。 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2014年2月23日”
    我认为:对我的“予以释放”,应当是无罪释放。从《释放证明书》中也能够证实:我们是“家庭聚会”,不是“非法集会”。
    
    七、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通公刑赔字(2014)005号是错误,依法应当撤销
    请看:“《刑事赔偿决定书》 本机关认为:、、、、、、。我机关在受理徐永海涉嫌非法集会一案后依法开展调查,后立案侦察,经侦察发现,徐永海参与家庭教会,涉嫌非法集会罪,可以先行拘留。、、、、、、。”
    被申请人经过调查、立案侦查、传唤、刑事拘留、延长刑事拘留等等手段、等等程序,所得的结论只有2个字“涉嫌、、、、、、”;从一开始是“涉嫌、、、、、、”,绕了一圈儿,其结果还只是“涉嫌、、、、、、”。
    被申请人没有提起“起诉”,没有向检察院申请“逮捕”;掉过头来,却用“涉嫌、、、、、、”来掩盖错误的刑事拘留,是欲加之罪。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利用“涉嫌、、、、、、”刑事拘留我30日是错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相关规定,被申请人应当赔偿。
    
    此致
    北京市公安局
    申请人:徐永海
    
    2014年12月24日
    
    2、王春艳《刑事赔偿复议申请》
    
    国家赔偿复议申请书
    
    复议申请人:王春艳,女,1963年4月23日出生,户籍地址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六一路5号4-2-2号
    被申请人:北京市公安局
    诉讼请求:要求被申请人依法赔偿原告共计1403400.7元
    
    事实和理由:
    1、
    2014年1月26日申请人被被申请人以涉嫌非法集会案为由刑事拘留,2月24日以刑事拘留期限期满的名义释放,共被羁押30天。
    申请人一精神残疾的弟弟叫王亚新,王亚新在北京的唯一实际监护人就是他的姐姐申请人王春艳。由于申请人被羁押,王亚新在北京在无人监护的情况下出走,于2014年2月1日在大连非正常死亡。
    综上,被申请人无理非法羁押申请人,并间接造成申请人弟弟死亡,应按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赔偿申请人。申请人共被羁押30天应赔偿6020.7元(200.69元/日职工平均工资乘以30天)。王亚新死亡赔偿金1,047,580元(52379元/年职工平均工资乘以20年),王亚新的女儿王楠(2006年2月1日出生)生活费63600元(530元/大连市月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乘以120个月),王亚新的妻子申传红(无工作能力)(1978年12月20日出生)生活费254400元(530元乘以12个月乘以40年),王亚新的父亲王勤的生活费(530元乘以12个月乘以5年)31800元。以上共计:1,403,400.7元。为此,申请人特要求被申请人依法赔偿原告共计1,403,400.7元。
    
    2、
    2014年12月1日(12月2日收到)《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决定如下:“对赔偿请求人王春艳提出的赔偿申请不予赔偿。如不服本决定,可以自本决定作出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北京市公安局申请复议。”
    为此,现本人(王春艳)向北京市公安局提起复议申请。
    
    3、
    在《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里写到:“经审理查明:2014年1月24日,在北京市通州区云景北里146号院11号楼262号张文和家中,王春艳伙同他人参与非法传教集会,被当场查获。、、、、、、。通过侦查,通过讯问犯罪嫌疑人王春艳,其承认参与家庭教会,同案其他人能证实其参与家庭教会。1月26日,王春艳因涉嫌非法集会罪被我局刑事拘留,后依法将刑事拘留期限延长至30日。、、、、、、。经侦查发现,王春艳本人承认参与家庭教会,其行为有同案其他人证实,故王春艳涉嫌犯罪,可以先行拘留。、、、、、、。对赔偿请求人王春艳提出的赔偿申请不予赔偿。”
    通过《决定书》,我认为,公安局认定的事实应当是:我(王春艳)参与了基督教家庭教会。因此,公安局认为“我这个参与家庭教会一事”是违法犯罪行为;因此,公安局给我定了一个“非法集会罪”,将我刑事拘留了30天。
    我认可这个公安局认定这个事实。可是,这不是违法犯罪行为呀,而是中国人民共和国每一公民都应当具有的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1997年国务院发布了《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白皮书》中说‘对基督教教徒按照宗教习惯,在自己家里举行以亲友为主参加的祷告、读经等宗教活动(中国基督教习惯称之为“家庭聚会”),不要求登记’”。可见,家庭教会不是违法犯罪行为。可是,在这个《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里,“我们参与家庭教会”却成了违法犯罪行为。
    《圣经》,在北京著名牧师——李克牧师——的《基督教之<圣经>“乃天下之大经也”》一文中写到:“全世界凡有人类生活的社会、国家都可以见到《圣经》”。据有关报道,在今年的11月份,在中国,在中国的南京,已经印出了1亿2千5百万本《圣经》。在中国印了这么多《圣经》,难道不是让我们来读的吗,难道不是让我们基督徒来学习的吗。可见,学习《圣经》,讲《圣经》不是违法犯罪行为。可是,在这个《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里,“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却成了违法犯罪行为。
    《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第二条:“本法所称集会,是指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在这里是明明白白地写到:“集会,是指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我们是聚集了,但是我们是在家了,而不是在露天公共场所里。在《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里也明明白白地写到:“在北京市通州区云景北里146号院11号楼262号张文和家中”。既然,我们不是在露天公共场所,而是在家里,在张文和的家里,我们与“集会”、与“非法集会”有什么关系。
    为此,我向北京市公安局提起复议申请:
    2014年1月26日申请人被被申请人以涉嫌非法集会案为由刑事拘留,2月24日以刑事拘留期限期满的名义释放,共被羁押30天。
    申请人一精神残疾的弟弟叫王亚新,王亚新在北京的唯一实际监护人就是他的姐姐申请人王春艳。由于申请人被羁押,王亚新在北京在无人监护的情况下出走,于2014年2月1日在大连非正常死亡。
    综上,被申请人无理非法羁押申请人,并间接造成申请人弟弟死亡,应按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赔偿申请人。申请人共被羁押30天应赔偿6020.7元(200.69元/日职工平均工资乘以30天)。王亚新死亡赔偿金1,047,580元(52379元/年职工平均工资乘以20年),王亚新的女儿王楠(2006年2月1日出生)生活费63600元(530元/大连市月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乘以120个月),王亚新的妻子申传红(无工作能力)(1978年12月20日出生)生活费254400元(530元乘以12个月乘以40年),王亚新的父亲王勤的生活费(530元乘以12个月乘以5年)31800元。以上共计:1,403,400.7元。为此,申请人特要求被申请人依法赔偿原告共计1,403,400.7元。
    
    此致
    北京市公安局
    申请人:王春艳
    2014年12月23日
    
    3、居小玲的《国家赔偿申请书》
    
    国家赔偿申请书
    
    赔偿申请人:居小玲 女 身份证号码320105195607161228 电话 18500172208
    
     户籍地: 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南秀村27-1号202室 邮编 210008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徐永海收转 邮编 100088
    
    被申请人: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
    
    诉讼请求:1 依法追究被申请人法律责任。
    
     2 按国家规定给予精神损失赔偿费5万元
    
     3 由被申请人承担申请人医药费及后续治疗费
    
    要求被申请人按原告损失的合计数依法赔偿不得减免
    
    事实和理由:
    
     2014年1月24日申请人被被申请人以涉嫌非法集会案为由刑事拘留,2月24日以刑事拘留期限期满的名义释放,共被羁押32天。
    
     申请人被刑事拘留罪名是“涉嫌非法集会”这“莫须有”的罪名是在糟蹋中国的法律!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第二条:“本法所称集会,是指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第二条释义:“集会,是指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我们是在张文和家里,不是在露天公共场所,当时我们没有一个人有发表意见或表达意愿的行为。所以既不能用集会更不能用非法集会来定义。事实情况是:2014年1月24日上午我们去张文和弟兄家的平房(通州区南二条20号)学习圣经,门锁着,打电话和张文和弟兄联系听说他一个人在家中(北京市通州区云景北里146号院11号楼262号)生病了,后来就去药房买了药去送药和探望,我当时就想既然来了,其他事也做不成了,那就去探望一下吧,谁知我们刚踏入张文和弟兄的家(北京市通州区云景北里146号院11号楼262号)中,十分钟左右就失去了人身自由。通州分局梨园派出所警察要我们出示身份证后又以核查身份为由将我们押到通洲梨园派出所,1月26日凌晨警察又将我们押至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我被关押在西区一楼209牢房。阴暗潮湿、牢房白天也需开灯,编号10个人的通铺已经睡了12人,在我之前进去的已经有一女睡地上,我58岁也睡地上。睡在阴暗潮湿冰冷的水泥地上(有地热也不开)仅给我几个“屁垫”睡了3O天,我的腰至今在疼, 它是我这辈子再也不想去的地方,当然这不是我所选折的,也许哪一天我走在路上或睡在家中,还会以“莫须有”罪名坐牢“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后人”(我愿做文天祥)在2O9牢房所受到的折磨是我此生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
    
    第二条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举行集会、游行、示威,均适用本法。
    
    本法所称集会,是指聚集于露天公共场所,发表意见、表达意愿的活动。
    
    本法所称游行,是指在公共道路、露天公共场所列队行进、表达共同意愿的活动。
    
    本法所称示威,是指在露天公共场所或者公共道路上集会、游行、静坐等方式,表达要求、抗议或者支持、声援等共同意愿的活动 。我们在家里探望病人如果能够定义“非法集会”那么在家里行走、在屋内静坐都可以定为“非法游行”“非法示威”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也,贻笑大方!建议给我们量刑定罪的警察补习小学语文(主语、谓语、宾语、状语、定语、、、、、、)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警察)藐视国家法律、执法犯法!是公然破坏中国共产党的和谐社会,让我无罪坐牢!请求“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履行国家赔偿,以彰显中国司法之公正!还我以清白!
    
     此致
    
     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
    
     申请人:居 小 玲
    
     电 话:18500172208
    
     2014 年 12 月 23 日
    
    附:附件一国家赔偿申请书
    
     附件二身份证复印件
    
     附件三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释放证
    
    4、王素娥的《国家赔偿申请书》
    
    国家赔偿申请书
    
    申请人:王素娥,女,1966年10月18日出生,户籍地址辽宁省营口市西市区造船里13号2
    被申请人: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
    诉讼请求:要求被申请人依法赔偿原告共计6020.70元
    
    事实和理由:
    2014年1月26日申请人被被申请人以涉嫌寻衅滋事案为由刑事拘留,2月24日以刑事拘留期限期满的名义释放,共被羁押30天。
    
    被申请人无理非法羁押申请人,应按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赔偿申请人。申请人共被羁押30天,应赔偿6020.70元(200.69元/日职工平均工资乘以30天)。为此,申请人特要求被申请人依法赔偿原告共计6020.70元。
    
    此致
    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
    申请人:王素娥
    
    2014年12月24日
    
    5、杨秋雨的《国家赔偿申请书》
    
    国家赔偿申请书
    
    申请人:杨秋雨,男,1963年8月8日出生,户籍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夕照寺东里6栋5号
    被申请人: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
    诉讼请求:要求被申请人依法赔偿原告共计6020.70元
    
    事实和理由:
    2014年1月26日申请人被被申请人以涉嫌寻衅滋事案为由刑事拘留,2月24日以刑事拘留期限期满的名义释放,共被羁押30天。
    
    被申请人无理非法羁押申请人,应按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赔偿申请人。申请人共被羁押30天,应赔偿6020.70元(200.69元/日职工平均工资乘以30天)。为此,申请人特要求被申请人依法赔偿原告共计6020.70元。
    
    此致
    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
    申请人:杨秋雨
    
    2014年12月24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15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家庭教会无罪却被抓为此坚持要求国家赔偿/徐永海
·徐永海:使圣经公开出版应是中国基督徒的使命 (图)
·科学将告诉我们耶稣一定就是上帝/徐永海
·徐永海:我们家庭教会有肢体入狱有肢体出狱 (图)
·双十节被抓的叶国强杨秋雨王玉琴出狱/徐永海 (图)
·患难的维权人倪玉兰董继勤赵作媛吕动力等等/徐永海 (图)
·APEC期间良心犯徐永海致信美国总统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APEC各国与会官员
·徐永海:我们教会一些肢体是访民近日被抓 (图)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的求助书/徐永海
·因四中全会我又由监视升格为软禁/徐永海
·良心犯张文和王素娥杨秋雨叶国强王玉琴/徐永海 (图)
·四中全会被软禁者的禁食祷告25天/徐永海
·徐永海:为正在坐牢的肢体们朋友们祈祷 (图)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致信海内外肢体朋友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致信APEC峰会/徐永海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致信四中全会/徐永海
·2014两会期间北京丰台卢沟桥教案——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2日
·良心犯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20日
·就教案的国家赔偿申请在首个宪法日里遭拒绝/徐永海 (图)
·首个宪法日基督徒徐永海呼吁依宪治国 (图)
·徐永海:成功看望患难中的倪玉兰、董继勤 (图)
·徐永海:访民基督徒王素娥被警察抓走
·北京家庭教会成员徐永海将30天禁食祈祷 (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徐永海 (图)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图)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图)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徐永海 (图)
·徐永海: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徐永海 (图)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徐永海 (图)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长老从看守所获释
·徐永海杨秋雨等刑拘人士被关北京第一看守所
·北京家庭教会带领人徐永海 确定遭刑事拘留
·北京暴乱中南海 徐永海杨秋雨杨靖等均遭刑拘
·北京默契教会徐永海等,被通州派出所非法关押
·北京:徐永海等家庭教会人员聚会被抓到派出所
·人权日北京十分寒冷病重访民面临露宿街头/徐永海 (图)
·为我们家庭教会被抓的肢体们祈祷/徐永海
·我们大家不要忘记北京维权勇士赵/徐永海 (图)
·访民基督徒王素娥被抓/徐永海 (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禁食祷告第二天
·徐永海李学惠等看望朱春柳
·徐永海:我的父亲徐德志在7月4日去世
·徐永海:7月1日下午16点警察来我家 (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图)
·徐永海: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徐永海
·今天圣诞,1个基督徒被警软禁在家/徐永海 (图)
·为严寒中露宿街头的访民祈祷/徐永海 (图)
·就现在警车已经停在我家院门口/徐永海
·徐永海:北京一良心犯在法制宣传日的呐喊
·北京一良心犯在法制宣传日的呐喊/徐永海
·为出狱的维权人倪玉兰姊妹祈祷/徐永海 (图)
·我访民徐永海要糊口看病养家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