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周看山:习近平反腐的两个目的
请看博讯热点:习近平观察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30日 转载)
    万维网友周看山来稿:第一个目的当然是遏制权力腐败。腐败在今日中国,已成为各种问题总的症结所在。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加剧了社会不公与贫富分化,且使得经济的可持续增长由于缺少内生动力而难以实现。当下中国面临的现实困境是,其他问题的解决,都有赖于反腐方面的推进。在习之前,为什么许多难点问题推不动,只能是走走过场?关键就在于缺少反腐进程的配合。习近平以反腐作为治国之柄,可以说是牵住了中国问题的“牛鼻子”,体现了对中国国情的深入了解。也可以说,反腐是当下治理中国的“兜底”工程,这个“底”不“兜”住,其他方面做得再多,也等于是朝着一个四处漏水的口袋里不断灌水,用力再多无济于事。
    
     这就是习近平反腐的长期和根本的目的,但他同时还有一个短期的、即时的目的,那就是布局十九大。把握了“布局十九大”这一关键点,就能够准确判断习近平反腐的下一步走向。反腐做到今天,已取得前所未有的实绩;只要继续保持压力,可以说已基本达到了王岐山所说的让腐败分子“不敢腐”的初步效果,反腐第一次真正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但是,由于十九大在即,习近平不可能满足于保持平均性的高压态势,而必然要进一步选择重点突破、威慑和打击的方向和对象。

    
    这一方向就是团派,对象就是团派诸大员。众所周知,十八大江派在常委层面取得了压倒性胜利,而团派仅有李克强作为代表入席。由于江强胡弱,也由于“法拉利事件”的影响,当时的团派只能退而求其次,在次一层级上进行布局,利用年龄优势,将目光投向十九大。所以,十八大后有评论认为,江派收获了十八大,团派将收获十九大——“收获十九大”,只是团派心里打的小算盘;能够完成从中央到地方次一层级的布局,且具有卡位十九大的年龄优势,则是江派相妥协的结果。毕竟,当时的胡锦涛还是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其对团派的多年扶植,也已经硕果累累,这一派的实力不容忽视。在大部分的肥肉已被自己捞在碗里的情况下,江派也不能不让团派捞点碎肉、喝点肉汤。这样,就造成了团派对十九大有所部署,而江派似乎无所部署的境况——实际上,江派的部署就是习近平。江不但在十八大上全力支持习上位、集权,而且将十九大的部署权也全部交到了习的手中。这才是全心全意的扶持,正如叶利钦之对普京。
    
    于是,就造成了十九大的特殊博弈局面:江派的布局服从于习近平的布局,而团派则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和先手。团派的这种小算盘和先手,无疑是今天的习近平所不能容忍的,这也是他在十九大上全面实现自我意图的最大障碍。但这一障碍并不容易排除。一方面,团派早已根据资历、年龄等党内接班的规则进行卡位式布局,已取得相当多先手,除非习近平能够打破一大批“党内规则”,否则这些安排就不可能不产生作用;另一方面,在换届的人事安排上,包括对于“储君”的确定,自邓小平以来,中共一直有“隔代指定”的传统。到时候如果江泽民离世或身体弱至不能视事,胡锦涛则可名正言顺地插手十九大的人事安排,包括习近平继任者的确定。正因为团派有着这么多的先手和优势,所以坊间流传的、将在十九大上确定的习近平继任者,无一不是团派人选,而且数量还不止一个。
    
    要打破团派的这种“大模样”,习近平只能“不走寻常路”,从反腐入手破局。如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周永康、徐才厚之后,反腐的重点对象大多是团派的重要人物或与其关系密切者。反腐重拳从江派的周永康开始,这很好理解。习近平要做的是前人未做之事,阻力之大不难想象,所以必须选择最易突破、风险最小的突破口。反腐要具有足够的威慑力,必须打破“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而要在常委中取得突破,只能从江派入手——有着江泽民的全力支持,拿下江派中的贪腐常委阻力不大、风险很小;如果一开始就动团派,胡锦涛不可能全力配合,到时候结果很可能不是打不开局面,就是遭遇强烈反弹,决不可能还有今日循序渐进、波澜不兴的稳定局面。
    
    至于“倒徐”,则是习进一步掌控军权之必须。为什么选择江派的徐才厚?问题在于谁还能够在江派之外选择出具有足够震撼性的反腐对象?胡对军队的影响有限,江派几乎一手遮天。不从江派入手,则达不到威慑效果。对此,江无疑也是大力支持的。
    
    通过周案、徐案,反腐的规则建立起来了,习近平的权威更加巩固。这时候,就可以就枪口对准真正的靶子了。于是人们看到,令计划轰然倒下,山西、云南等团派重镇纷纷移主,且离任者前途未卜;从李克强到李源潮、汪洋,这些团派大员都有主要助手或心腹管家被拿下如果这时候还看不清反腐的矛头所指,就只能说是有眼如盲了。
    
    习近平反腐的矛头指向团派大员及其先手安排,并不意味着他就要将这些人都打倒在地。习的目的是布局十九大,连续倒掉周、徐、令后,习反腐的威慑力已经足够,足以让人们相信习有着将反腐之拳击向包括常委层级在内的任何一个高官的魄力和能力。只要这些人摄于习反腐之威,主动向习靠拢,放下原来的小算盘,全力支持习的十九大布局,习可能不但不会拿下他们,反倒可能“招安”他们,让其为我所用——毕竟习总要用人,用谁不是用?关键是,一要放下原来的派系及考量,完全服从习的布局,且具有一定的忠诚度;二要拥有能够胜任所安排位置的实际工作能力。
    
    在此就不能不说一说最近舆论盛传的“李克强去总理化”一事,笔者认为此事并非空穴来风。中途换将固不可能,在十九大上换人则名正言顺。早在几年前十八大刚闭幕时,笔者就曾撰文指出“预计十九大还将有大戏上演,小李效法老李,由国务院转入人大,或是势所必然。习近平需要准备新的总理人选,也许他现在已有腹案。”(详见拙文《十八大后习近平将这样干》)无论是李克强的团派背景还是其实际工作能力,都注定了他不会是习近平满意的总理人选。只不过十八大时习近平的话语权不够,大的盘子由江、胡敲定,习只能小处酌改、大处被动接受。客观说,李克强自上任以来工作很努力,也出台了不少措施,但可惜由于其才具有限,且从团中央直接空降为地方大员,没有经历从基层逐级上升的工作经验,又是西方经济学专业出身,脑袋里装的东西自然是西方教科书多于中国实际。努力替代不了能力,在他的带领下,中国经济至今少有起色。
    
    话说回来,如果在当下习近平苦心营造的反腐高压态势下,上述团派大员还心存侥幸,习将不得不对他们再祭反腐大旗,选择其中的一两个再行“杀鸡儆猴”之举。而按照习上任后的一贯作风看,第一步也不会是“直捣黄龙”,而必然是先打外围,从下属、心腹、朋友、亲属入手,制造形势,一步步使对手无路可走,逼使其最终就范。具体而言,习氏反腐可以归纳为“五步曲”:第一步是制造反腐高压态势,现在已经有了;第二步是将其下属、心腹拿下,既行威慑,又可通过与其利益相关的下属、心腹,掌握其本人贪腐、违纪违法的直接证据,如前所述,针对团派诸大员的这一步已在进行;第三步是在海外放出相关对象的贪腐传闻,这一点,可见之于当下突然增多的团派贪腐传闻,当然,现在海外关于其他方面高官、甚至习近平本人亲属的传闻也不少,但这些都没有用,因为刀把子是掌握在习而不是别人的手中,是由他来决定挥向谁;第四步是拿下亲属,如果走到这一步,“杀鸡”就不能回头了,在此前的三步,在大势和威慑已成的背景下,如果当事人的反应能够让习满足,从习的一贯风格看,相信他是会收手的,在现阶段,判断习是否收手的标准只有一个,就看是否有利于习的十九大布局——令计划虽然在最后关头发表文章表示屈服,但令本身早已是死老虎,他屈服的价值不大,而且如果令不倒,对团派的威慑不够,至于其他更有实力和潜力的团派大员,如果能够更早一步(在亲属被拿下前)输诚,从而有利于习的十九大布局,结果可能不但无过,反而有功;第五步当然就是直接拿下本人。以上五步曲,步步推进、有张有弛、可翻可覆,充分反映了习近平的风格作风。
    
    由此亦可见,反腐已成为中共现行体制下权力博弈和布局的最重要工具。这样的有力工具,习近平必然希望是掌握在自己最信任的人手中,于是纪委书记一职成了权力配置的重中之重。由此外界应不难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推测,认为刘源应该担任军方纪委书记,结果却至今没有实现?军方纪委书记执掌军队内部的杀伐大权,其分量之重,几不弱于中央纪委书记。要登上这样的位置,能力、资历、功绩等,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对习而言的可信任、可掌控程度。而正是以这两点相衡量,刘不是合格人选:曾与薄熙来相近,刘的可信任度不够;刘本人不但很有主见,而且惯于表达主见,这种人无疑不易被掌控。因此,预计刘不可能接任军方纪委书记。对于他的反腐功劳,可能习宁愿以其他方式相酬。
    
    以上述标准相衡量,显然个性突出的王岐山也非习最满意的纪委书记人选,只不过十八大的盘子主要由江决定,习的选择有限。幸亏习、王曾有过上山下乡时的情谊,习又善于团结人;更幸亏这两人都是富有责任心、事业心,对腐败之危害有着充分共识的卓越人物。对习而言,起步虽不完满,结果却令人满意。但是,十九大上习近平必然会安排更加属于“自己人”的新的纪委书记,所谓“王岐山破格留任”一说,只是一些媒体人的狂想而已。
    
    来源:万维读者网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503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 “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 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 首届世界律师大会与政治往往撞弯了法律的腰
  •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 春秋的壯盛陣容
  •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附件
  • 谢选骏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 胡志伟十五萬人齊解甲竟無一箇是男兒
  • 家庭教会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徐永海上帝的科学——附录一:当今物理学所存在的几个重大疑问及
  • 胡志伟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 陈泱潮中國光榮革命聖君立憲的必要性、可行性、緊迫性和路徑.跋
  • 廖祖笙廖祖笙致函境外出版商及广告商
  • 胡志伟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 谢选骏学习就像雕刻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各有心思
  • 生命禅院我与魔王的又一次对话/雪峰
  • 谢选骏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 潘一丁香港法治已大乱高院勿做保护伞
  • 谢选骏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 穿越精神的戈壁人类历史最重大的转折点
  • 滕彪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论坛最新文章:
  • 科大学生周梓乐追悼会 大批港人排队致祭
  • 北约未来可能成为对华平衡的一股力量
  • 财富垄断的画皮: 谈比利时艺术家 Luc Tuymans的威尼斯个
  • 法国罢工第8天公交半瘫 工会称圣诞节不休战
  • 法国政府对退休制度改革作出让步
  • 美国在“台美数位经济论坛”拉拢台湾加入防堵华为
  • 法国总理宣布退休改革方案 64岁门槛惹恼所有工会
  • 日本将决定向中东派遣自卫队
  • 两泛民议员罢免动议遭否决 何君尧郑松泰须受委员会谴责调
  • 移居大马计划拒港警申请 港人申请则倍增
  • 华为赢得德国5G网络建设合约 尚待德政府批准
  • 韩方收回4处美军驻韩基地
  • 比利时9岁天才男孩将大学毕业 想读博士
  • 《回声报》:菲利普最终推出退休改革牌
  • 北京取消了今年的德中人权对话
  • 曾赴港记录反修例示威运动 大陆律师陈秋实被限制出境
  • 709律师王全璋之妻李文足获2019法德人权奖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