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义:计划河流 计划经济 计划死亡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25日 转载)
    郑义更多文章请看郑义专栏
    
     我曾经写过一篇关於天津引黄的文章,主要意思是反对以工程措施为主来解决生态问题。比如说,哪儿没水喝了,就搞些调水工程,把周边的甚至远处的水调过来缓解喝水问题。当然,并不是哪儿都有权力调水,必须是特大城市尤其是享有特权的首都。要调水,就要修建一套由水库、渠道、泵站组成的调水系统,好不容易把这一套系统建成了,却往往无水可调了。以天津为例,等调水系统建成,由於大范围生态环境急剧恶化,整个华北地区已经没有一条长流河。政府方面并不吸取教训,反而把赌注下得更大。海河水系不是没水了吗?何不从黄河调水?好,水调来了,渠道超过一千里,沿途渗漏蒸发,天津得到的水仅有实际调水量的一半。黄河也没有多少水可调,还需要从上游的小浪底水库调。小浪底放出的水,经沿途损耗,能流到天津的只有七分之一。小浪底水也不多,那就接着往更上游调,龙羊峡、刘家峡、万家寨、三门峡,四大水库接力向小浪底放水。算下来,天津喝这一口水,需要耗费黄河几大水库当时的一大半存水。

    
    这篇文章写过了,我就算尽了自己的天职,不再理会是否有反应。因为网络是封锁的,我的名字就是一个禁忌。却不料近日在网上查黄河资料,蹦出来一篇文章很眼熟,仔细一看竟然是自己几年前的旧作,不过隐去了作者姓名。漏网了!真是有点意外。还有不少跟帖,这就更令人高兴了。
    
    一位叫“青山应如是”的网友说:“南水北调绝对是个SB工程,为了北方能用上一点点水,大部分的水会被浪费在途中,并且需要庞大的工程和劳力去做这件SB事。”
    
    网友“心动即是缘起”说:“南水北调堪称全世界最愚昧的工程,把水从低处抽到高处,这TM要耗费多少能源啊,这TM简直是集五千年傻逼之大成才能想出来的馊主意。”一个跟帖解释说:“因为大领导们在北方”
    
    有趣的是,还有一个小小的争论。网友“绿茶”说:“计划经济,计划生育,计划死亡,计划河流,计划大海,计划月球,计划宇宙,人定胜天。”一位“默默的女侠”反驳说:“我没学过水利,不敢妄加评论。有人能给出缓解北方水资源匮乏的方法吗?愤青才会一味地怪罪官瞭。”
    
    网友“绿茶”回覆道:“本粪青回答SB:曾经的官僚大哥赵书记曾给出过方法:市场经济。缺水就别老想着修红旗渠浪费人力物力瞎折腾。地区间的自由贸易会让人民在合适的地方干合适的事情,而不是守着盐堿地种粮食。”
    
    这些跟帖使作者大受鼓舞。有反应就好,骂也不错,总比水花都看不见好。
    
    我认为“绿茶”这几句简短的话相当有深度:“计划经济,计划生育,计划死亡,计划河流,计划大海,计划月球,计划宇宙,人定胜天。”——所谓“计划经济,计划生育,计划死亡,计划河流,计划大海”,第一层意思自然是反对以工程手段、行政手段来解决生态环境问题,而背后一层意思,则是反对少数计划者也即统治者决定绝大多数人的命运。计划经济据说最科学最合理,但实行了几十年之后,人们才搞明白,这个“科学合理”其实是对那少数制定计划的人来说的,对绝大多数的人来说,则是剥削与奴役。“计划死亡”也并非激愤之词,在中国,还真是发生过。毛泽东和他的同僚们就曾经认真讨论过到底杀多大比例的人才能稳定政权,到底是杀千分之一就够了呢还是要杀千分之二。
    
    来源:RFA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205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郑义:APEC蓝背后的秘密
·中国经济奇迹的秘密 /郑义 (图)
·郑义:发展不是硬道理 (图)
·郑义:开着警车和救护车打上门来的环境土匪
·郑义:无比宏伟的兰州移山造地工程 (图)
·王康:神树,流亡的民族寓言——读流亡作家郑义的《神树》
·郑义:疯狂的亚洲鲤鱼 (图)
·郑义:对当年广场绝食等的反思
·抵制PX与带孩子逛动物庄园/郑义 (图)
·北京污染严重 已接近不适合人类居住 /郑义 (图)
·为谷歌推出的全球森林监测地图叫好/郑义 (图)
·中国人活得太愚蠢还是太精明 /郑义
·纪念田纪云万里提议土地私有化政纲二十周年/郑义
·对于东平湖大量死鱼的自然法判决/郑义 (图)
·全地球人都要为中国的污染买单 /郑义
·疯狂薄熙来的银杏树/郑义
·郑义:环境成本是带毒GDP的千万倍
·郑义:肆意排污是蓄意谋杀重罪
·为持续笼罩半个中国的大雾霾叫一声好/郑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