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宋志标:慈善立法没法谈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24日 转载)
     宋志标 评论员
    
    宋志标:慈善立法没法谈


    慈善立法不是建立在共识基础上,甚至连最基本概念也存分歧。
    
    在慈善立法的喧哗响动了十年之久后,近期慈善法立法进入了加速轨道。民政部承担草案提交的任务,但草案何为,没有公布。这边厢,民间公益行业的思想者、法学家与基金会人士,紧急开会,纷纷建言献策。这个情形非常热闹,也非常落寞。
    
    之所以说是「热闹」,是因为迄今为止,没有什么大事件能如此广泛地搅动公益慈善界的了。慈善法出台与否,褒贬阵营各自发言,喧哗声异常繁密。之所以说是「落寞」,是因为按照立法的现实经验,民间公益圈发声,很可能进不了决策层,属于一厢情愿。
    
    慈善立法,比如红会、慈善总会这样的官办慈善部门,其实无需担心。它们作为体制慈善的有机组成部分,不用为命运操心。反倒是民间慈善想得很多,也想往慈善法里塞入很多要求。问题在于,主导立法的慈善部门与民间公益之间,已经渐行渐远。
    
    还有一个观察角度是,公益界以外的一半民众,甚至是知识分子,对于慈善立法的情况不了解,不感兴趣。这也让希望慈善法更具有革新支持能力的公益界,缺乏舆论支持。这让公益界的立法需求只能局限在内部,而这个恰恰是慈善部门占据主导权的领域。
    
    本次立法不是建立在共识基础上,甚至在最基本的概念上都存在很多分歧。比如公益界认为应该叫「公益法」而不是「慈善法」。因为公益是推动变革的行动方式,而慈善不过是富人对穷人的安排。以慈善的思维立法,一定会将立法方向带着偏离公益欲求。
    
    从现在看来,公益界在这个最基本概念的争夺上已经失败了。慈善立法的一个根本原则,是将慈善作为社会保障的补充——也就是除社会抱歉、社会救济、社会保障之外的第四个资源——换言之,慈善要被纳入体制内,公益界势必认为这是对行业的矮化。
    
    除了矮化,立法的慈善偏好还在于提供了一套束缚公益的东西。公益这些年形成了许多探索,比如募款的商业方式、比如善款的增值、或者市场化手法解决公益难题等。这些问题都遇到了政策瓶颈,如果慈善立法不能解除这些束缚,公益行业势必还要继续蹉跎下去。
    
    所以,公益界争相向慈善立法过程进言,带有推动变革的意味——可是从现有的环境来说,尤其在政府对公益行业保持高度警惕的情况下,这种举动恐怕难以得到平和且公正的响应。如果立法的起点不是共识,那慈善与公益的分歧也不可能将立法引导到弥合裂痕的道路上。
    
    这种失望的预期已经显现。始终站在公益界前列、持续抨击慈善总会的徐永光直言:慈善立法研究的是过时问题。而在7个月前的立法报道中,徐永光还给与了一点希望,提醒公益姓「民」、不姓「官」。短短半年多,徐永光的态度从谨慎预期到失望,很能说明问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外无舆论声援,内有重重裂痕的情况下,慈善立法不是如何谈的问题,而是根本没法谈。相信一些立法原则已经确定下来,而且不好更改,所谓开门立法不过是在形式上「吸取民意」的权宜之计。但愿这是偏激说法,也只有等着看了。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411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宋志标:2014新闻舆论观察报告(四) (图)
·宋志标:百般姿态都不对 (图)
·宋志标:2014新闻业观察报告(三) (图)
·宋志标:2014新闻业观察报告(二) (图)
·宋志标:2014新闻业观察报告(1) (图)
·宋志标:家奴犯上:「他们」不是「我们」 (图)
·宋志标:舞台总在那里,看客总是不缺 (图)
·宋志标:宪法割据,各自取用 (图)
·宋志标:衰退的公共抗议 (图)
·宋志标:不自由,与自己和解? (图)
·宋志标:广州媒体大势已去 (图)
·宋志标:媒体衰败如广州 (图)
·宋志标:互联网大会的「浮世绘」 (图)
·宋志标:依法治国被「党的领导」执了牛鼻子 (图)
·宋志标:不要温顺地走进黑夜 (图)
·宋志标:中国舆论议程设置大逆转 (图)
·宋志标:放下幻想,接受真相——答《纽约时报》问
·宋志标:公知话语非死不可 (图)
·宋志标:民间公益被推上合法性悬崖 (图)
·网络热贴:媒体人宋志标为外媒撰稿被解雇 温州基督徒护十字架被打压 (图)
·为外媒撰稿记者宋志标被解雇 杀一儆百?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