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宋志标:百般姿态都不对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20日 转载)
     宋志标 评论员
    
    宋志标:百般姿态都不对


    
    公安局用尽合法时间拖延,图以分裂国家罪治浦志强。
    
    浦志强案与曲振红案退回补充侦查,新的代理律师长舒一口气:他们原来是这么干净。公安局用尽了合法的时间拖延术,很想在微博发言上治浦志强于分裂国家罪,一番兴师动众,落得个进退两难,怕是又要闹出别的花样。回过头来看当初,让人感慨。
    
    只有结果才能论断手段。当初张思之担任辩护人,带着小字辈在前多有折冲,不言自明的是确有让人议论的地方。按照那时候的「口径」,治罪是很大的,暗示浦志强有极大的麻烦——很多人以为,他可能真的是被抓住了把柄,否则张老先生何故如此渲染?
    
    这么个一渲染,但凡有点不同意见的,也都「以当事人利益为主」了,再不言语。若言语了就是争功搏名,就是要将浦志强推上「祭台」,让他成为「集体主义的牺牲品」,任凭谁也都不敢了,这是多大的「罪名」啊。于是乎,舆论哗啦啦后退,一片沉默。
    
    现在看来,这个沉默期对警方办案是难得的机遇,没有「噪音」了嘛,听之任之,没人敢说「不」。说得刻薄点,这就是配合办案的节奏,为办案创造良好的舆论氛围——至今还有人继续使着这套路数,要为当初看走眼、行错步的辩护策略辩护,甚至不惜以危言耸听划出界线。
    
    不止是围观的人缄默不语,让浦查阅数据的南周、财新一众机构也不说话,说不得了。如果当初不是这个路数出牌,而是按照浦志强办理劳教案的行事风格去做,又会如何?他会落得比草拟出的四项罪名更多的欲加之罪吗?不好猜测,但也许不会比现在更憋闷。
    
    阴谋与阳谋往往是明暗两条线,相互呼应。就此观之,阴谋也是那些人,阳谋也是那些人,等到浦志强带出话来,如果以微博博文治罪,就要「打一场维护言论自由的仗」。一些围观甚久的人感叹:这才是像浦志强说的话。那过去都是谁在发声?
    
    谈论一个公众人物,尤其当TA系狱之后,越来越常见的就是声援还是沉默,一下子成了选择项。而且越来越多地选择沉默,声援越来越稀缺,似乎让人觉得不声援更符合利益计算。在公众人物所倡导的价值观上,他们越来越名不副实,成为曾经鼓吹的价值观的陌生人。
    
    而且,这种情形都得不到正常的讨论。谁要是多言了,就即刻被扣上大帽子,要遭到「杀威棒」。遇到这种情况,若是反唇相讥,又是一番撕破脸皮的样子。概括起来,往好处说,这是价值对价值观的伤害;往不好处猜想,就只好哈哈哈了,也只能这样。
    
    另外的一个猜想是,如果真要在法庭上打一场捍卫言论自由的仗,有几多人支持?有几多人再会祭出帽子戏法,驱赶关注的人群?到那个时候,连当事人都不领情,也都不忌惮做「牺牲品」了,又要编排怎样的驱逐令呢?诸如瞎操心、围观看戏等,百般姿态都不对。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906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宋志标:2014新闻业观察报告(三) (图)
·宋志标:2014新闻业观察报告(二) (图)
·宋志标:2014新闻业观察报告(1) (图)
·宋志标:家奴犯上:「他们」不是「我们」 (图)
·宋志标:舞台总在那里,看客总是不缺 (图)
·宋志标:宪法割据,各自取用 (图)
·宋志标:衰退的公共抗议 (图)
·宋志标:不自由,与自己和解? (图)
·宋志标:广州媒体大势已去 (图)
·宋志标:媒体衰败如广州 (图)
·宋志标:互联网大会的「浮世绘」 (图)
·宋志标:依法治国被「党的领导」执了牛鼻子 (图)
·宋志标:不要温顺地走进黑夜 (图)
·宋志标:中国舆论议程设置大逆转 (图)
·宋志标:放下幻想,接受真相——答《纽约时报》问
·宋志标:公知话语非死不可 (图)
·宋志标:民间公益被推上合法性悬崖 (图)
·宋志标:永续「政治雾霾」 (图)
·宋志标:网站采访权无足轻重 (图)
·网络热贴:媒体人宋志标为外媒撰稿被解雇 温州基督徒护十字架被打压 (图)
·为外媒撰稿记者宋志标被解雇 杀一儆百?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