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罪己意识与罪他律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20日 转载)
     吴祚来 旅美学者
    
    吴祚来:罪己意识与罪他律


    全国人大通过的国家公祭与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完全是选择性的公祭。
    
    我在评论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活动时,使用了一个词:「罪他律」,为什么要使用这样一个新词?因为我们从大陆马列意识形态历史可以见出,「罪他」是中共意识形态制造的各种政治活动的一个基本规律。我们知道,人民英雄纪念碑纪念的是1840年之后,保卫国家与人民的那些英雄,那么国家公祭平民百姓在各种战争与社会灾难中非正常死亡的百姓,也应该延伸到1840年之后,或者辛亥革命之后,应该把国共内战直到八九六四等政治灾难中非正常死亡或受政治迫害死亡的人们列入公祭,这样的公祭才能称之为国祭,而全国人大通过的国家公祭与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完全是选择性的公祭,只把历史的罪错锁定在半个世界前日本侵华战争上,而中国人自己造成的罪错,完全被虚无。
    
    人类历史上,将自己定性为伟大光荣正确的政治组织,可能只有国际共产主义组织或中国共产党组织。既然自己永远正确光荣,那么有罪错的只可能是对手或异己力量。罪他律由此产生。
    
    中国传统社会有两项伟大的发明,一是罪己诏(中国古籍中记载的第一份「罪己诏」是《尚书》中记载的《汤诰》,第一份正式的罪己诏则是汉文帝颁发),一是隋唐之时发明的科举制。罪己诏,前提是皇帝认为自己是会出现过失的(不是永远正确的),因此可能有罪,天下出现任何异像、大的天灾人祸,都由自己的罪错造成,这里还有一个默认的前提,就是天意,天作为一种神圣的精神存在,是会惩罚人类的,天下是皇帝的天下,所以皇帝是第一责任人。这是一种朴素的自然信仰,而这种信仰中,罪已意识与天下责任意识是统一的。而科举制,则是广纳天下精英,道德文章以彰人文精神,它使整个统治既有道德精神,又有文化品格。
    
    习主政之后,参访孔庙,重视古代社会治理,甚至用了皇权时代的巡察方式,中央政府对古代制度与对待西方文明一样,也是技术性借鉴,连古代中国政治文明中的美好精神,一点都没有顾怜。什么是古代政治中的美好精神呢?就是敬天惜民(有信仰),就是以德治国(讲道德),就是与民共治与民同乐(家国共同体),以及基层(县以下社会)自治。古代统治者最重要的道德精神中,就是自省与罪己意识,这是道德精神中最崇高的精神,而马克思列宁主义意识形态中,绝对没有这种道德理念(只有革命斗争,一切罪恶归于敌人,一切荣誉归于自己)。
    
    古代皇帝的罪己意识与罪己诏使最高统治者被置于道德精神之下,尽管位居天子之位,对不可知世界仍然有一种谦卑或卑微意识,正是这种意识,而对生命与人权有一种尊重,正是这种朴素的尊重,才有古代中国社会百姓的休养生息、社会祥和、文化繁荣,没有民主的社会当然不可能有理想的治理,但在家族极权(家天下)时代,中华文明仍然有不失和平的道德之治,亦有可称道的一面。
    
    与此对应的是基督教文明中的罪感意识,在神的面前每一个人生而平等,每一个人因信仰而得自由(自由之中包含责任),同时,每一个人生而有罪,悔罪将伴随终生,基督教文明将每一个人在道德上置于罪感的苦海中,通过神的拯救与自我净化、悔罪,来获得新生命。
    
    与罪己意识革命性对立的是罪他意识或罪他律,这就是马克思创造的共产主义思想体系独有的规则。
    
    马克思主义认为:封建社会是有罪的,剥削是有罪的,资本家是有罪的,地主富农是有罪的,宗教是毒害人民的鸦片,既然这一切都是有罪的,就应该除恶务尽,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人类社会应该无敌无罪,最终实现共产主义。与宗教中的天国不同,共产主义通过革命与斗争,通过无限地杀人除恶,人人自由幸福的天国,就可以在现世得以实现。
    
    马克思的资本论,就是一部寻找资本原罪的专著,资本家因为赚取了剩余价值,所以就是剥削,资本家的资本与管理与创新,都是无价值的,只有工人的人力成本,才是可以增值的成本,资本主义的财富增值,因此是工人阶级或无产阶级创造出来的,无产阶级创造了财富,完全被资产阶级占有,所以无产阶级应该通过暴力革命,夺取自己的劳动果实,无产阶级失去的将是锁链,而得到整个世界。
    
    狭隘的资本论,制造出资本家或资产阶级有罪的「科学数据」。社会主义也因此成了科学社会主义,但社会主义者或马克思主义者完全没有意识到,为了在现世实现共产主义天国梦想,他们的革命与斗争制造了多少罪恶。
    
    革命,革命,多少罪恶假汝而行。
    
    马克思说资本有罪时,形像地写道:「资本来到世间,每一个毛孔都充满了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因此有了原罪。但他没有看到资本给人类带来的市场经济与经济自由,并促成人类的经济文化繁荣,资本的原罪性与人类的原罪性一样,通过道德律与法律,其罪性得到制约或弱化,而文明性得到弘扬。但马克思发明的共产主义革命斗争理论呢?它从诞生之时,每一个毛孔流的却是别人的血泪,因为在马克思主义者眼中,不仅仅是资本,所有的资本家、富有阶级、信仰者、统治者,都是有罪的,都是革命的对像,而这一切的罪恶之源,却是私有制。
    
    马克思资本论发现的剩余价值、以此延伸的阶级理论、共产主义理论,最终导向是阶级斗争推动人类进步、而阶级理论则是分裂人民的理论,最终将任何异己的力量、对像都有罪化。正是其有罪,所以对有对它的斗争与革命,还有剥夺与镇压、消灭。至于这种剥夺、镇压、消灭、斗争是不是违法,是不是制造了更大的不义与罪恶,马克思主义者完全不予以反思,因为革命者没有反思意识,没有罪感意识,所以不可能罪己,不可能发布罪己诏。
    
    革命与斗争在马克思主义者那里,是一种科学,因此成为一种天道原则,它超越法律与人间伦理(人道)。马克思先是奠定了罪他律,然后才有阶级斗争与分裂人民。罪他律与分裂人民,将专文评述。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705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习近平为什么「没有退路」 (图)
·吴祚来:周永康与江泽民的责任 (图)
·吴祚来:文化腐败共同体正在形成 (图)
·吴祚来:析政治文艺经典《白毛女》(下)
·吴祚来:析政治文艺经典《白毛女》(上) (图)
·吴祚来:地主的贡献与牺牲(下) (图)
·吴祚来:地主的「贡献」与牺牲(上) (图)
·吴祚来:「资产阶级自由化」背后的故事 (图)
·吴祚来:党可不可以「反」 (图)
·吴祚来: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是军人干政 (图)
·吴祚来:回头看那场清除精神污染运动 (图)
·吴祚来:西单民主墙是一面镜子 (图)
·吴祚来:打压知识分子的运动又开始了? (图)
·吴祚来:点评习奥瀛台夜话:站在光绪一边,还是站在慈禧一边 (图)
·在文艺座谈会上的一篇重要发言/吴祚来
·吴祚来:人民的「儿子」与人民的「大大」
·吴祚来:儒教与党教 都是政教合一 (图)
·吴祚来:儒教能否取代「党教」? (图)
·吴祚来:周小平、范曾、赵本山 三人行 (图)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