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习近平为什么「没有退路」
请看博讯热点:习近平观察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8日 转载)
     吴祚来 旅美学者
    
    吴祚来:习近平为什么「没有退路」


    周永康家族受到致命、彻底的打击。
    
    比较一下薄案,谷开来与有关部门有默契,就是不伤害到自己儿子,那么她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承认罪错,薄熙来也应该有相应的配合,但为了让自己有红二代气节,有领袖范,他在法庭表演中,出尔反尔,让习、王难看,但最终呢,还是服罪。而这,是薄瓜瓜及薄家族安全的保证。
    
    薄熙来想不想问鼎大位?当然想,但他有没有参与政变?我们看到,由于薄家的臣服,薄熙来并没有受到更为严厉的打击,谷开来手上出了人命,仍然是两口子坐牢,全家光荣(如果薄家真的与周永康合谋政变,不可能如此安全吧)。
    
    周永康家族则完全不同,受到致命的、彻底的打击。
    
    早前的报道说,由于整个家族被牵连,以至于孙子辈的小孩子在北京连幼儿园都无法上,成为政治遗孤。
    
    有人说,薄家是红二代,所以受到一定程度的保护,但,周永康是常委,而且周永康是江泽民一手提拔上来的政法皇帝,他经营警察公安与政法系十年之久,严厉惩罚他,更可能引发动荡。
    
    通过反推,我们只能从政治传言上来认识周永康之「恶」,就是周永康对现任领导人有非常致命的行动或政治图谋,正是这种图谋,迫使习、王痛下狠手,按习、王释放出来的话来说是他们「没有了退路」,只能踏着周永康的脑袋,前进。
    
    刑不上大夫(常委)是江时代遗留的潜规则,对许多人来说,现在刑上了常委,问题变得非常严峻,不仅是因为政治斗争更为险恶,也使高层人人自危,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常委从获得免死免查金牌,到一夜之间可能沦为阶下囚,这对常委高层的震荡是多么巨大。
    
    所以,习、王能够破江泽民留下的惯例,非常不易,某种意义上是与江系决裂,同样也是终结刑不上大夫这样的潜规则。习王不仅要在周永康案中,不出现硬伤破绽,也不能在治国大事上出现大的问题,因为江泽民还在,江的势力与因反腐造成的不满势力随时可能纠集起来,对新领导班子进行反扑。
    
    习在宣传造势上,得到红二代、老领导集体们的拥护,军方也多次发表声明,支持习近平(军方频频发出支持习近平的声音,在过去是罕见的),这是对反对派或反腐会造成动荡的一种响应。也说明,习还没有到完全不顾任何反对声音,完全不用靠任何政治势力支持,就可以像武松上景阳岗那样,独自把虎打了。
    
    如果周永康没有对抗胡锦涛的中央,如果没有针对习近平接班有更凶狠的阴谋与手段,现在公之于世的周永康罪行,都是生活小节,这样的事情在腐败的高层中,只是饭后谈资而已。但,周永康主持政法委之时,对待政治异见者们,是政治问题经济解决,现在处理周永康的方式也没有变化,就是政治问题用生活问题、泄漏国家机密、贪污腐化等来解决。说周永康搞政变?或揭露周永康对现任领导人下毒手失败,这说不出口,为什么?中央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因为这牵涉到政权的合法性问题,没有公开的政治竞选,对于中共高层换届,只是一种潜规则与另一种潜规则的较量,一些政治老人与另一批政治老人之间的博弈,胜利者解释规则,笑到最后。
    
    习、王声言反腐没有退路,主要原因是三个方面:
    
    一是打击周永康这样的超级大老虎,不可能有退路,因为周永康祭出的杀手锏,迫使习、王做出同样级别的政治响应,这是中共内部的政治派别之争,也是你死而活之争,当年邓小平对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都没有祭出如此重拳,那是因为政治对手没有祭出杀手鐗,所以对手都相对安全。
    
    二是周永康案无论后面有怎样的说客,包括江泽民亲自来陈情,但习、王不可能动摇既定的决心,不可能在此事上给任何人面子,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等大老虎都是江泽民养育提携的重臣,江泽民的政治势力裹协了胡锦涛十年,如果不予以清除,势必还会严重影响到习近平时代,习、王必然会将江变成一个政治孤老,使他没有任何死灰复燃的可能。
    
    三是习、王都是极其自信的新领导人,如果在周永康事件上退让、妥协,那么他们身上的光环就会消失,连周永康都拿不下,选择性地打击小老鼠只会让世人笑话。
    
    还有就是经济层面上的严峻问题,国家经济已被贪官们掏空了,如果不遏制势头惩治腐败,不杀一儆佰,不足以平民愤,不能化解腐败困局。所以王岐山说,反腐败永远在路上,此非虚言。但反腐败永远在路上,如果不能在制度层面上予以解决,不能通过权力分立的政治模式解决公权力腐败,反腐败只会永远在一条不归的路上。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911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周永康与江泽民的责任 (图)
·吴祚来:文化腐败共同体正在形成 (图)
·吴祚来:析政治文艺经典《白毛女》(下)
·吴祚来:析政治文艺经典《白毛女》(上) (图)
·吴祚来:地主的贡献与牺牲(下) (图)
·吴祚来:地主的「贡献」与牺牲(上) (图)
·吴祚来:「资产阶级自由化」背后的故事 (图)
·吴祚来:党可不可以「反」 (图)
·吴祚来: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是军人干政 (图)
·吴祚来:回头看那场清除精神污染运动 (图)
·吴祚来:西单民主墙是一面镜子 (图)
·吴祚来:打压知识分子的运动又开始了? (图)
·吴祚来:点评习奥瀛台夜话:站在光绪一边,还是站在慈禧一边 (图)
·在文艺座谈会上的一篇重要发言/吴祚来
·吴祚来:人民的「儿子」与人民的「大大」
·吴祚来:儒教与党教 都是政教合一 (图)
·吴祚来:儒教能否取代「党教」? (图)
·吴祚来:周小平、范曾、赵本山 三人行 (图)
·《反间谍法》:又一个口袋像天网一样张开/吴祚来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