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贝带劲:网络新闻管制下的「临时」媒体人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8日 转载)
    「我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媒体人。」在一家知名网站从事新闻编辑工作的小朱(化名)说。 「其实我只是一个发帖员,上面有选帖员、审帖员,下面还有删帖员。」早在2000年,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信息产业部就联合发布了《互联网站从事登载新闻业务管理暂行规定》。在每一个持有 「新闻牌照」的网站,都有大量的员工像小朱一样,从事选、审、发、删的工作,以免违反该规定划出的细致而全面的禁区。他们和报纸、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的编辑、记者、评论员一样,都被称为「媒体人」。
    
     网络媒体监管严格

    
    互联网的发展,迅速催生了网络新媒体的繁荣,很快引起了当局的重视。胡锦涛2007年就曾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加强网络文化建设和管理,充分发挥互联网在我国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中的重要作用」,「使互联网成为传播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新途径、公共文化服务的新平台、人们健康精神文化生活的新空间」。
    
    2004年6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了《国务院对确需保留的行政审批项目设定行政许可的决定》(国务院令第412号),在500项「确需保留」的行政认可中,「互联网站从事登载新闻业务许可」位列第372项。在《互联网站从事登载新闻业务管理暂行规定》中,划定了9项禁区;而在此后(2005年)发布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又把禁区增加到11项。后者明确规定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登载、发送的新闻信息或者提供的时政类电子公告服务,不得含有的内容项目。
    
    违反规定的网站,将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 2013年5-6月期间,国家互联网信息办依法查处一批非法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业务网站。截止6月27日,有31家非法从事新闻业务网站被关闭。即使一些知名网站也不例外。 2014年7月29日,凤凰网新闻客户端传播情色信息被曝光;2014年10月19日,腾讯大秦网曾因违反《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被关停7天。
    
    传统媒体监管更甚
    
    在中国,媒体一向被称为「党的喉舌」,每一个媒体都有它的「归口管理单位」,维持着或明或暗的体制联系。在「文革」和「1989年六四」中,都有媒体因此而上位,或者因此而遭殃。 1989年以后,当局对传统媒体的管理日趋收紧。
    
    2013年,全国人大会议上通过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将新闻出版总署与广电总局整合成为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BBC中文网在一则题为《中国传统媒体监管走向一体化》的评论中指出:
    
    「广电总局和新闻出版总署虽然在行政职能上隶属国务院,但在实际运作上更听从于中共中央宣传部的领导,而且一直被广泛认为是中共控制媒体的重要工具。此外,除了不断向中国国内各级新闻媒体机构发出行政指令,掌控中国国内舆论动向和进行言论审查外,这两个机构也担负着严控外来媒体进入中国的渠道。例如,所有外来广电媒体要进入中国落地或与中国媒体进行内容合作,事先都要经过广电总局的审批通过,而境外杂志在中国境内的出版发行,也需要得到新闻出版总署的首肯才能成事。」
    
    中宣部或者地方党宣部门,以及各级政府所属的监查部门,或者俱有指导性地位的媒体,则经常会发布一些涉及禁止报导、删除、禁止评论等方面的指令。小到不允许使用「蒙古大夫」指代庸医等禁忌(新华社在新闻报导中的禁用词汇),大到具体对某事件、某人物、某用户,甚至某词语的全网屏蔽,可以说应有尽有。
    
    2014年5月26日,腾讯公司员工张贾龙被通知解除合同,理由就是他有「泄露商业秘密等保密敏感信息行为」。而这些「商业秘密」,指的就是这些指令。随后的6月30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发的《新闻从业人员职务行为信息管理办法》称,「应加强对新闻从业人员职务行为信息的规范管理」,「其中包含国家秘密、商业秘密、未公开披露信息等,都属于职务行为信息,应加强管理」。
    
    媒体人各寻出路
    
    这些禁令,以及各种各​​样的审查,不管是针对​​传统媒体还是网络媒体,都营造了同样媒体环境。对这样的环境,身处一线的「媒体人」最为敏感,而他们也只是把媒体人当作一个临时的身份,各寻出路或者正在各寻出路。
    
    媒体人「九段」(网名)说,他1995年开始记者生涯,之后做过编辑、评论员、评论编辑,2000年在财经时报做评论编辑。期间,他接受了自由主义思想之后,活跃在网络,提出了「新闻的公平原则」和「新闻监督的主体应是强制的」,以及「话语权不对等条件下的新闻监督方式」等观点。
    
    2003年后,他又在《新京报》、《领导者》杂志、《凤凰周刊》等媒体任职。作为一个曾经的资深媒体人,九段认为,他当初选择留在国内从事新闻,是有着所谓新闻理想的,尤其是作为中国最早的市场化媒体工作者,那种有别于喉舌的操作方式以及当时引发的效果,很类似后来的网络,「这种效果是一种支撑」。但是中国媒体环境的现实,从高度管制到媒体人的普遍堕落,很容易让人变得愤世嫉俗直至绝望无奈。 「在我20年的新闻生涯中,坚持是一种罪。」九段这样总结自己的媒体人经历。
    
    2009年,已经觉得所谓的新闻毫无意义的九段,终于转行金融业。这与中国新闻环境的越来越恶化有关,他认为,「年轻一代的新闻人多数缺少激情,只以饭碗为务,其中拔尖者基本都是各种小圈子敲诈,已经彻底堕落」。
    
    在2014年7月底离职的广州纸媒记者何光伟认为,他离职的主要原因是报社不景气,工资太少。 「这个行业就是一烂摊子。领导全是官员,他们是不会做新闻的。”「以前有点小理想,现在想想很好笑。在一个新闻不自由的国度,谈新闻理想是个不现实的问题。 」谈及以后的打算,何光伟说,「我也会加入到你们的队伍(自由撰稿人)中,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环境就是这样,我有什么办法,只是养家糊口吧。」2010年来到北京时的小朱,月薪只有4000元,现在已经涨到了8000元,但是要应付越来越昂贵的房租和生活费用。 「每天发帖子时,我都怀着给自己发讣告的心情。」另一名「发帖员」,小朱的同事说。
    
    陆媒在职媒体人老孙(化名)说的很实在:讨论新闻理想,都绕不开一个现实,传统媒体是靠新闻管制来庇护和包养的,其内部的权力体系与政治体制同构。因此,媒体的价值观不可能脱离党手中的那条绳。市场化媒体近二十年来对政治文明和市场规则的鼓吹,不过搭了体制演进的便车。对基本是非问题,绝大多数媒体人是口齿不清东摇西晃的。这样的后果很严重:媒体内部高管鼓吹新闻理想,伪,底层鼓吹新闻理想,悲。说得再漂亮,也粉饰不了上下相疑、同版异梦的真相,底层如有可赚快钱的好去处,早滚蛋了。高层如有更多优质求职者,早撵了手下这帮老刺头。连这个前提都忽视,你在记者节写感想写得猝死黑网吧,又有何益?
    
    「所谓新闻理想,不过一个内涵和外延都很可疑的大框。缺少体制慰安的屌丝们抱团取暖,歌哭在此。理想,首先得有目标,得有可行性评估,新闻理想的目标是什么,可行性在哪里?说到底,记者不过一份工,勉力做好即可,动辄理想时代啥的,不过是无耻的僭越,无冕之王本就滑稽,再想黄袍加身就只能押上底裤换了。都别给我装悲壮,你悲悲不过聂树斌唐慧,壮你壮不过杨佳钱明奇。记者本就是一个蘸人血码字换口粮的行当,别再云山苍苍江水泱泱,我不出奈苍生何了,累不累呀哥们儿?」老孙就职的媒体福利挺高,但他表示,如果能尽快寻到好的出路,也绝不留恋媒体行业,「得先考虑养家啊」。
    
    来源:泡泡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011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贝带劲:侧面旁观南京大屠杀公祭日 (图)
·贝带劲:后占中时代的抗争 (图)
·贝带劲:“持证上网”时代即将来临? (图)
·贝带劲:自媒体“非新闻”:为民间抗争助力
·贝带劲:「反占中」中宣部挥刀大陆香港同步封杀 (图)
·贝带劲:「雨伞革命」未息中外黑客展开网络大战 (图)
·贝带劲:香港「占中」事件中的大陆讯息封锁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考
  •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 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 潘金莲的纸老虎成长为共产党的塑料水怪
  • 谁说苍蝇叮不死大象——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
  • 一评中国国家主席权利大小因人而异是否违宪
  • “中美国”变性“中英国”
  • 美国议会为何不做中国人权法案
  • 平生未见香港笼便称北漂也枉然
  • 平生未见香港笼便称北漂也枉然
  • 战胜义勇军进行曲的血肉长城
  • 香港死城VS北京死城
  • 香港死城VS北京死城
  • 太专业了反而弄巧成拙——完美成为玩没了
  • 伟大思想为何都反社会甚至反人类
  • 人类灭绝之后地球续存反而减轻了人类的压力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9、《特權論》發掘、恢復、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正面成
  • 徐永海因十一被上岗的徐永海说说自己的心里话
  • 谢选骏反美武装维护了美国的新闻自由和尊严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人生的价值、意义和目的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的好运气又来了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系列节目专访第七集
  • 谢选骏华国锋的亲戚禁止国民评论国事
  • 苏明张健评论拒绝恐惧,积极投身民主大革命
  • 谢选骏没有假学历办不成大事
  • 陈泱潮8、《特權論》與《新階級》的不同之處
  • 谢选骏墨西哥人口过剩入侵美国
  • 李芳敏14400018說話狂傲攻擊義人的,願他們說謊的嘴唇啞而無聲。
  • 徐沛臺北的紅色文藝活動
  • 曾节明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陈泱潮7、《特權論》指明了【斯大林-毛澤東模式】黨國體制變革的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九七憶往(六)
    论坛最新文章:
  • “九一八事变”88周年纪念仪式在沈阳等地举行
  • 委内瑞拉:国会批准瓜伊多任临时总统
  • 韩国能够阻止旭日旗进入东奥会吗?
  • 以色列二次立法选举仍未打破政治僵局
  • 菲律宾为何又逮捕了300多名中国人
  • 费加罗报:售给中国的法国粮田的尴尬
  • 百姓吃肉难 中国再投放一万吨储备猪肉
  • 韩国将日本从贸易白名单中除名措施生效
  • 以色列大选胶着 内塔尼亚胡与甘茨胜负难分
  • 中国未能在联合国阿富汗议案加入“一带一路”字眼
  • 中国网民抹黑硬指香港火车出轨是「暴徒」人为
  • 美国首控中国雇员诈骗签证挖人才
  • 十一临近 超级安检 胡锡进也抱怨
  • 海外中国留学生如何面对香港抗议运动
  • 所罗门群岛:“中国继续这么做,不是太精明”
  • 以色列出口民调显示利库德与蓝白党势均力敌
  • 世界报:中国把所罗门群岛从台湾那里抢来了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